Darkling Ruins

2006.08.22 [100題/OP/AZ]#46.某年某月某日
100題文創之 #46.某年某月某日
文案:同人∕OP∕A&Z    





大概是發生在三年多前的事情,確切的時間不可考。

那是在某個劍士尚未被冠上魔獸、海賊獵人羅羅亞‧索隆之稱的事。

也是某位方離開風車村,尚未有火拳‧艾斯之稱的事。


那是,出顧茅廬個性仍飛揚跳脫的兩個小夥子都尚未成名之前的事。


×


白日,日頭炎炎陽光普照的正午,放眼望去竟無半朵雲的蔚藍天空灑下在熾熱不過的日光,在街道上隨處可見一朵朵開的漂亮豔麗的向日葵,朝著太陽的方向追逐著。

正午的酒店應該是門可羅雀,人煙罕至的零星,此時卻聚集了許多人的圍觀。

在酒店吧檯前坐著兩個年輕人,一個是握著酒杯臉直直貼在桌面的髮少年,另個則是身旁擺滿了酒杯而趴伏在桌子上的髮少年。

兩人的年紀如此的輕卻像個醉鬼一樣癱在吧檯前,傳言其中一人是在拼酒的當下突然倒了下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持杯的手卻未將酒溢出絲毫。

另個少年則是打敗了許多成年男子,勉強可以算是不勝酒力倒下,因為當時在髮少年身旁早已豎倒了五六人。

正因兩個阻礙老闆做生意且尚未付飯錢酒錢的兩名少年在面對眾人的視線卻未有芒刺在背的警覺時,一臉殺氣像是要將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丟出店門口的當下,兩名少年緩緩的清醒了。

先是髮少年一臉茫然的環顧自週,似乎是見怪不怪的打了個哈欠,然後飲下昨晚拼酒的啤酒;另個髮少年則是揉了揉雙眼並未環視週遭,衝著抬頭就可以看見的老闆問道:

「啊…天亮了啊?」

臉上無數青筋,老闆皮笑肉不笑的回應:

「已經正午了,年輕人。」而後又補述:「你們兩個,決定好誰負這攤酒錢了沒?」


昨晚,整間酒店就只有兩名年輕人,也不知是因為年輕力勝當時又只有他們年紀相近而激起不服輸的心情,在髮少年刻意前來搭訕:這位兄弟,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啊?之後便開始無止盡的酒拼,一旁被激起的酒客也不服輸前來挑戰。

喝掉多少的酒老闆已經不想去數了,他只想知道這兩個小兄弟身上有沒有足夠的現金可以支付昨晚胡鬧的代價。

「啊…」

一個往左一個往右看,一張同樣錯愕不解無奈的表情出現在兩名青年臉上,老闆見狀便知道昨晚的生意肯定是赤字連連,背後殺氣又更加濃郁些。

「想吃白食是吧?」抽蓄的獰笑。

「喂,你身上有沒有錢?」拋出口袋勉強只能償付一頓飯而無力付清酒錢的髮少年向旁邊的髮少年問道。

「很抱歉,沒有。」攤開雙手表示無奈,不過髮少年臉上倒是沒什麼擔心的模樣。

「昨晚是你提議的,你留下來洗碗好了。」

「你喝的酒錢明明就比我多!要洗你也有份吧。」

相差無幾的年紀果然特別能挑起對方不服輸的心態,髮少年為自己居然沒有彬彬有禮的接續感到些許詫異。

「誰先搭訕的自己負責。」一臉『要不是你就不會有現在』的髮少年瞥眼看他。

雙手抱臂,他咧嘴笑的不懷好意:「找人拼酒的小鬼也一樣。」


互扯著對方撕牙咧嘴的爭辯時,遠比兩人高大氣勢也比他們強的老闆一手拎起一個,面目猙獰惡狠狠的開口:

「既然如此,兩位小朋友就乖乖留下來工作還債吧。」

髮少年突然大大愣了愣,相對的髮少年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前者推了後者一把,小聲道:

「走吧!」不忘拽了髮少年一把,順著作用力前進的髮少年不知為什麼也跟著跑了起來。

「現在的小鬼…」慍怒的老闆殺氣具現中,凝氣、咆哮:

「別跑────」只差沒提著菜刀砍人的老闆在後頭追逐著。


「喂,為什麼我要跟著你跑?」髮少年提著一把白色刀鞘的刀奔跑著,這時髮少年才發現髮少年原是使用刀的劍士。

理所當然的口氣:「啊,因為我有要緊事啊。」

「那關我啥事?」撇嘴。

「不然你留下來洗碗好了,老闆還在後面。」指著後頭還在喊別跑、臭小子死小鬼的老闆。

「才不要。」一個人洗兩人份的傻事他才不願做。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跑吧!省的你被抓到抱怨我沒拉你一把。」

「切。」那不就是共犯了嗎?髮少年哼口氣不大情願的跑著。



越過無數個街口,後頭的怒罵聲似乎也聽聞不見,髮少年回頭確認老闆是否放棄時,髮少年老大不客氣坐在一旁房舍的大木桶上,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什麼小兄弟?雀斑臉!」看起來對方年紀不比自己大到哪去的髮少年感覺被貶低而不客氣地回應,盤腿坐在對面的木桶上,才回道:「羅羅亞‧索隆。那你咧?」

「嘿嘿~等我名揚四海的時候你就知道了。」髮少年得意洋洋笑道。

「嘖。」髮少年懶的去理會髮少年,轉而思忖要怎麼解決酒店老闆的事情,這個鎮應該還會待上好陣子還是別惹火老闆比較好。

「不知道這最近哪有有賞金的海賊…」髮少年喃喃自語道。


髮少年挑了挑雙眉,有些詫異道:

「你是海賊獵人?」年紀這麼小?除了臉看起來有點老成以外這小鬼沒幾兩肉打的贏人嗎?

但他忘了,其實他也不過是大他沒幾歲的少年,沒什麼資格說人家。


「不…只是沒錢靠他們的賞金吃飯。」索隆回答道,倏地亮出刀鋒,「是誰?」

髮少年也跳下木桶,神色輕鬆但也留意看著突然從四面八方湧入來者不善的人們。


圍攏兩人的一群人,自他們兩眼前站出一個像是為首的壯漢,一臉不屑地落下狠話:

「居然敢在這個鎮上吃白食?活膩了是吧──」

「是酒店的人?」感覺不大像,但其散發出的惡意讓索隆悄悄握緊刀柄。

「不,只是惡霸或是鎮上的混混…借機找碴的吧。」髮少年看了那名應該是老大的人一眼評語,但隨即又補充道,「但也可能是海賊…」

索隆皺眉,他只關心一件事:「有沒有被懸賞啊?」

「這麼弱…應該沒有……吧。」

被激怒的混混幫老大氣的臉紅脖子粗,從沒被小鬼頭如此瞧不起的屈辱令這場不可避免的混戰提早開打。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兄弟們,給我上──」

「喲喲,這麼生氣對心血管不大好喔,老兄。」髮少年好心勸道卻引來更大的反彈風波,跳開迎面砍來的大刀,髮少年有些擔心的瞥向一旁持刀的少年。

但顯然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遊刃有餘解決了那群不長眼的混帳以後,還有時間搶過他們的刀…不對!

「三把刀?你是三刀流!!?」髮少年訝道,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連牙齒都咬著一把刀的劍客,他對他的興趣倒是愈來愈大了。

「嗯。」見怪不怪的回應,索隆砍了那群找死的傢伙後不忘向髮少年提醒:「雀斑臉,你行不行啊?」隨手又解決了一個,站在索隆身旁的傢伙倒下比站著的還多。

「喂喂,什麼雀斑臉啊。」髮少年沒好氣應道,這小子倒是囂張的可以,左耳還穿了三個耳洞…不過挺合適且頗具象徵性的樣子。

眼看只剩下最棘手的幾人,兩名少年不約而同的背靠著背,狀似蠻不在乎輕鬆的應付不知為什麼衝著他們來的敵人。

「你不是要成名嗎?該不會連這些混混都需要我幫忙吧?」

「看誰先解決就知道了。」

「哼!」

雖是競爭,卻又巧妙的替對方解決了死角處的敵人。無可言喻的默契令索隆嘴角微微揚起:「不嘛~」的笑意,髮少年倒是大剌剌的笑了出來,踢飛妄想從背後攻擊的雜碎,眼前還有兩個人。

兩名少年笑的一臉狂妄的朝剩餘的兩個人走去,還可以跑的混混連忙拔腿跑了起來,不甘示弱的兩人紛紛也追了上去。

「你左……耶?」髮少年一轉頭,哪裡有另個人的身影,無意間瞥向手腕間的錶,多走了兩格的時間讓他再度驚了一會。

「糟了糟了,錯過約定的時間老爹肯定不讓我上船──啊,我忘了刺青師傅!」連忙把礙事的傢伙給解決了,髮少年連忙往港口的地方跑去,正想回頭找他一起上船,但隨即還是壓下這個念頭。

「憑他的實力肯定會再見到他,哈哈~」髮少年信誓旦旦的心想。


「羅羅亞‧索隆,下次再見了────」髮少年回頭大喊,耳朵隱隱傳來叫喚自己名字的聲音,令索隆在打昏手下敗將時力道沒有酌量而腫了個大包。

「那傢伙…」

環顧四周都沒瞧見那個雀斑臉,不會被幹掉了吧?還是迷路了?

索隆挑了兩把看似比較耐用的刀收回腰間,拖著看起來比較有賞金像的傢伙前去換錢。

但眼前的路早就不是自己熟悉的大道,在把兩個混混拖去換賞金前,兩個後腦著地的傢伙更適合待的地方是醫院而不是監獄。


那是背上尚未烙上白鬍子標誌前的髮少年。

那是仍未尋到夥伴孤身一人作戰的髮少年。


×


由於追捕鬍子而到猷巴前同夥的艾斯蹲在酒桶上豪飲,上個與他乾杯的索隆則是坐在木桶旁淡淡的看著胡鬧的魯夫他們。

艾斯不由得竊笑出口,當年那個小鬼頭已經這麼大了啊。

「笑什麼?」

「沒什麼。」艾斯擺手道,「沒想到你居然會踏上我弟的船,早知道應該把你拖來白鬍子…」

「啊?」一頭霧水。

「你不記得了?」一臉錯愕的某哥哥。

「記得什麼?」

挫敗,一手搭在索隆肩上,一本正經道:

「你忘記我們曾在一個小鎮打敗過幾個混帳嗎?」

「這麼多混帳我哪知道是哪一場!」

說的也是。艾斯又道:

「當時我跟你說等到名揚四海的時候你就知道我的名字,這下你記得了吧?」

「你在說什麼啊…」皺眉的索隆一臉不解的模樣,艾斯不由得垂下雙肩,頭一次被忽略、更正,遺忘的這麼徹底啊…

不過當時艾斯既沒戴上牛仔帽,也沒有背後囂張的刺青,更沒有吃下惡魔果實,一身行頭都與過去迴異,比起索隆當時顯眼的三把刀與左耳上的金飾,搶眼的色頭髮來說艾斯的確算低調了。

也難怪索隆會想不起來了,更何況他連名字都沒留下。


「索隆!艾斯!你們在聊什麼?」飛撲過來的魯夫蹲在兩人眼前問道。

「問索隆願意不願加入白鬍子。」

「喂喂什麼時候說的事?!」

瞇眼,「不准!索隆是我的──」

「喂喂……」


×


『大哥~大哥~!』

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替強尼和約瑟夫解決問題而成了他們大哥的索隆沒好氣的回頭,正想要他們別這樣叫他的同時,一張寫著天文數字的懸賞單擺在眼前,強尼一臉誇張地向索隆道:

『大哥你看!這傢伙的賞金又創新高啊!』

『吭?』接過懸賞單,名為波特卡斯‧D‧艾斯的海賊令他感到有些眼熟,但他印象中從未出現過這個名字。

當然,身為白鬍子第二隊隊長,被稱為火拳艾斯這件事他還是知道的,只是那張臉…


『他是誰啊?』




2006.07.13 Fin


加個小片段:

「哎哎哎,師傅你小力點──」

趴在床上給刺青師傅刺刺青的髮少年哀哀叫道,但身子倒是躺的四平八穩。

「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好痛──」

「抱歉抱歉,不小心刺歪了。」刺青師傅沒什麼誠意的道歉道。

「啊!我是ACE,不是AS啊刺青師傅…」

「啊?那打個叉重刺好了。」

「痛、痛痛痛痛────」


-後-
記得ace跟zoro年紀相差不多…所以便拿來寫文了XD
最近挑題一直挑不順,大嘆,寫文也是
想看zoro跟ace一起並肩作戰啊,啊啊~

17歲的ace不知道是怎生模樣?
總覺得這篇裡的他個性並沒有捉摸的很好…兩個人的年紀應該要更小一點的= ="(好像有些過於稚氣了,汗死)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74-48d57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