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8.22 【愛の十三題速寫】10.紀錄(5)
〈紀錄‧Data〉  ─── 5.




─── A mind all logic is like a knife all blade. It makes the hand bleed that uses it.




夕陽下千絲萬縷般的纏綿是越在頭頂無數的電線交織穿插。
影子在地表展現一幅糾纏的景象,有點靠近又不會過於貼近的距離映照出若有似無的碰觸。
曖昧。
即是難以釐清的感情與朦朧不明的來往。

海堂站在乾的右側,彼此的背袋掛在外側,看來彷彿與過去沒有差別相處靜默流淌,乾利用自個的身高優勢探看在自己身旁的海堂,『右側』,乾不自覺地看向自己的右手。
「乾學長?」海堂呼喚著恍神的乾,後者看著比自己瘦小的學弟抬眼望著他的神情。
內心忽然顫了顫。
「嗯?」乾推了推眼鏡應道。
被鏡片遮掩的雙眼有意無意逃避著什麼,海堂望去只能瞧見餘暉照射在學長身上的暈黃。
熟悉的場景…多少次他看見夕陽下對著他微笑的學長,難以自厄的、心跳加快。

「怎麼了?」
「嘶…」海堂撇過頭去,抿嘴回道:「沒什麼,我要回去了。」
還是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
即使笑顏如此相像,即使仍是那樣溫柔,卻不是專屬於他。

看著海堂別過自己視線的反應乾眉間悄悄洩漏出他的不滿,他沒有察覺自己在對海堂的舉動感到不滿時都會皺著眉頭,心沒由來的悶躁。
乾想起無意中翻見的筆記,出口挽留:「你不來拿訓練表嗎?」
「訓練表?」海堂驚道。
「在失憶之前就已經排好了,在那之前你不去練習?」
「…我自己去,學長你先回家吧。」海堂拒絕道,沒能看見乾不的神情,也沒看見那剎那差點想捉住自己肩膀的衝動。
兩個人都在逃避著,逃避那斷層帶來的感情缺口,明明只要一個人前進一步就可以獲得救贖,卻死撐著不去跨越那條線。

海堂在等,等他自己想起來的那一刻,同時也考驗自己是否有足夠的毅力去相信他們一同建築的感情能否經的起挫折。
乾在猶疑,他隱約發現了海堂對自己重要性,但他還未釐清自己將他放在心底的哪個位子上,在關係未明瞭前他不敢踰矩,生怕帶來的結果並非兩人所能承受。

「那…路上小心。」
放下原本要撫摸學弟髮絲的手,乾轉而推了推鏡框先行離去。
留在原地的海堂並未立即動身,在拉長的影子都無法都溝到對方的身影日頭已經漸漸落至地平線以下,淺灰色的天幕似乎連影子都要帶走似的蕭條,在街燈亮起與日落的交界那瞬間的空白連存在都變得稀薄。
海堂緩慢地蹲下抱著自己的雙腿自嘲似的低喃:

「……海堂,你連等待的毅力都沒有嗎?」


---


跳脫通勤時間的午後人潮稀稀落落。
坐在咖啡廳一隅的兩人比起同齡略為成熟的臉引來了許多人的側目,自然相貌俊秀帥氣也是原因之一。
還有的是戴著框眼鏡的人身上一襲筆挺的色硬領制服,中學生特有的氣習往往被那人高大的氣勢所壓下,狀似矛盾的搭配又有種難以忽視的存在感;坐在學生對面的則是一身輕便的休服,穩動的冷靜與鮮少有表情的面容總讓人誤以為是老師上班族等等。

忽略學生身上的制服所表達的年紀,饒是偷來喝杯咖啡的女性也不免往這桌多瞥了幾眼。

然而兩人卻只是靜靜的坐著,並未交談視線也未有所交集。
直到桌上的咖啡都已經放涼,學生翻閱筆記的舉動也告個段落,玩弄著手中的筆他抬眼,對方的話也同時響起:
「乾,看來你並無適應不良。」
「嗯…不是大問題。」他推推鏡框首次仔細的打量他眼前的人。沉靜的外表下同樣有著對網球的熱愛,他不用翻閱筆記不用看紀錄片不必去問其他人,這個人的存在本身就有股令人折服的魅力讓人願意去相信、追隨。
即使再看一次關於他的球賽他仍會改變自己的球風,他深信。

「情況允許的話,真想跟你打上一場。」乾笑道。
「以後仍有機會。」
「不知道到那時我還是不是我…」乾喃喃自語道,手塚睨了他一眼執起咖啡抵在唇邊,並未飲下。「可惜我們現在沒有球具,我記得這附近有個球場。」
「嗯。」手塚僅是淡淡應了一聲。
知曉他不多言的脾氣,或者說不多說些無謂的話,部活練習時他就不斷聽見關於他們部長的傳言,但即使是用再多言語去描述也比不上親眼看見的感受。

於是乾也安靜了下來,視線穿過玻璃穿過人潮穿過川流般的車輛到達某個點。手塚停下翻閱雜誌的動作,眼角瞥向口袋裡的手機,靜靜躺著一封不久前傳來的簡訊,『好好幫幫乾。』,不二傳來的簡訊只有這些字,並無其他。
他思索著要如何開口,早在他看見乾的時候就發現他沒了過去總是掛在臉上輕鬆的神情,總是鎮定的沉穩因為失憶而有了動搖,三年的交情並不只是口中說了就算,加上在網球部一起努力而凝聚的團體意識,一點不對勁一眼就能看出。
就是信任乾、大石他們才願意暫時放下肩上的責任去療傷。只是…

「手塚,你會感到陌生嗎?」乾突然問道,「在你眼前我是個陌生人,還是…」
「比起三年前我認識你,現在的你多了徬徨。」手塚沉聲道。
「是嗎?」微微揚起一個苦笑,鏡片後的雙眼緩緩闔上。
「你就是你,不會因為失憶改變。」
「但互動卻會。」同樣沉著聲的乾左手抵著下巴道,右手拿著筆在空白的筆記上隨意亂畫,「就算有資料我對你們依然不了解,因為資料不會告訴我過去的互動,你們有我忘記的那個部份,在想起來前那些過去我都只會是外人。」

「…」沉默,眼前的人一個用力而將光滑的紙渲染上一層深藍的水漬,他雖然感覺到強抑徬徨的不安卻幫不上忙。
所以手塚僅是等待,靜默卻是支持著乾宣洩自己幾日來的不滿。
一張紙被畫滿了滿滿的曲線乾卻渾然不覺,看著將所有抱怨悶在心底的乾手塚在心底不禁暗嘆,開口道:
「乾,鍵盤上的A鍵和B鍵在哪?」
「啊?」
「不用看也可以馬上按出來吧。」見乾點點頭手塚又續道,「確切的座標位置卻不見得,那是因為按鍵盤這件事我們是用身體去記憶。部活練習也一樣,在球場上遇到相同的狀況身體會做出應對的反射動作。」
「……」
「跟你的互動我們也不曾特別去記憶,很自然就能應對。」
「但海堂沒有…」乾不自覺脫口而出最大的困惑,聞言手塚也不禁挑了挑眉間,「嗯?」

「他針對的對象是誰?」
知道他對自己的態度與對待其他人不一樣,但真正站在自己面前卻又恢復成正常的學長學弟的關係,他想知道他在看誰,是他還是過去的他?

「…有何差別?」
「不一樣,有時候感覺他在透過我看另一個人…」
他希望海堂是看見現在的自己,但當他正視自己的時候又希望他能用『過去』對待他的方式看待他,釐不清這複雜的感覺,他希望『現在的自己』能夠存在在他的眼中,卻想知道那眼底的眷戀是針對誰?

「那你希望的是什麼?」手塚問,更多像是呢喃自語的乾聞言愣了愣。
手塚直盯進乾的雙眼,重複道:
「你希望海堂怎麼待你?」
「…」

「乾,你希望的是什麼?」

第三次重複,手塚沒有給任何答案任何提示任何選項。他想起乾下定決心的那天,他說他絕不放手自己的幸福,他說他可以為了一個人將數據擺在感情之後,他說就算要等多久他都願意等到那個人點頭將未來交予自己。
他幾乎不曾看過冷靜自持的乾快要瘋狂的模樣。

「…他應該也是一樣,乾。」


遺忘與被遺忘的雙方痛苦應該是相當的,尤其是過去如此親密的兩人。
即使遺忘者多努力想要過著相同的生活,被遺忘者多希望可以若無其事的在一起,那種分開消失的寂寞會將分離的愁思渲染自己整身,哭泣不能、吶喊不能,淹沒瓶頸的清水縱使平靜無波,卻只消一個搖晃就會滿溢。

看著陷入沉思中的乾,手塚僅是呼喚來服務生替兩人換上兩杯熱咖啡,靜靜地拿起雜誌閱讀。
一口飲下未加糖的咖啡,乾皺了皺雙眉卻不曾想倒入糖漿,他玩弄著湯匙,讓它自己指間發出空盪的撞擊聲,左胸隱隱發出共鳴。


---


『原本這一切都是沒有差別的,正因為你們的關係非比尋常才會為此感到苦惱。』

一個午後只有寥寥幾句關心的問候,涼了又涼的咖啡融不了過多的糖而散發出芳醇的苦澀香,更多時間能聽見的是湯匙與杯緣清脆的交撞與書頁的翻閱聲。
日頭逐漸黯淡而蒙上淺灰的街道只能看見一隅的橘光鋪陳在未有街燈籠罩的柏油路上,乾猶自沉思,從失憶那天開始起的記憶迴繞在無意中所寫下的日記上,想要歸納些什麼,但得到結論前卻斷在理智與感情的交界。

他正視海堂的存在,進而追尋那層被遺忘的關係,然後心悸。
分不清楚是惱怒或是失落,他思循著海堂見到他的第一個反應,『學長,我是海堂。』當時他說道,瞳裡只承載他一人。
於是他便跟著海堂回到自己家內,是啊,若真要追溯起自己的心對海堂的信任早在那時就已證明了一切。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他只讓信任的人踏入自我的領域,能擁有自己鑰匙的人又有誰?
飲下最後一口咖啡,映照著空杯的陰影是窗外昏黃的街燈,人潮又漸漸湧起的夜間充斥著返家的人們,陰影乍起即滅。乾笑著拒絕服務生再度端上的Menu,手塚放下雜誌問道:

「要回去了?」
「嗯…」
「想通了?」
乾推了推鏡框,正視手塚一派認真的雙眼,「或許,但沒跟海堂一起回家很不習慣。」
「嗯。」
「如果不做些什麼疑問依然會存在,我會試著解決。」撕下那頁被自己畫的慘烈的紙張,像是要將所有繁複的疑問全數揉去一樣的決心,「今天…謝謝了。」
「沒幫到什麼,何必說謝謝。」手塚回道。
「…下次見面希望可以好好打上一場。」乾笑道,緊鎖的眉間似乎緩和了下來。
手塚點點頭,「嗯。」
「那我先走了。」
「再見。」
「再見。」





*193∕滿是邏輯的心思如每面都是刃的刀,它會弄得用者滿手是血。


-後-
噢噢,結果還是爆掉了手塚大人跟乾老大的威力實在難以抵禦啊這兩人好刺眼(捂眼)───
寫寫都害怕變成乾塚還是塚乾這個會令自己小宇宙爆掉的東西(抱頭),我不要阿我不要(淚奔)不過這個戲份實在長的很過分啊嗚嗚嗚小蛇我對不起你我會想辦法彌補的畢竟這是乾海文啊────(負:你這女人終於有自覺了阿= =)
每次寫長篇其他人的戲份都會比主角在一起長囧囧,都是我的錯(跪)
下章努力加油ing,噢噢我寫到我的心和肝都快要爆掉了六月三號怎麼這麼快就要來了我才寫到一半(更多一點)而已=皿=
(合掌)來吧該到突破點的下章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79-3ef25b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