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4.12.31 [NARUTO]《所謂天才》
應該是無差別cp吧...汗水




《所謂天才》


有人說旗木卡卡西是個很奸詐的人。
若要用一種動物譬喻的話,應該就是狐狸了。
他比那位九尾妖狐所寄宿的主人──漩渦鳴人還來的相像。
尤其是在面具下露出那雙笑的有如月牙的般的眼睛。



“鳴人…追在佐助後面,你想追回什麼?”
卡卡西捧著書坐在窗檯邊問著躺在病床上的鳴人,語氣就像談論天氣一樣悠。
“我?”鳴人抬頭望著白色的天花板,咧開嘴一笑。
“那是小櫻的希望啊!”
唉,真是走火入魔了。
卡卡西心想,臉上半分表情都沒有轉換過。
“那你呢?難道你沒有原因就去做白工?”
鳴人連想都沒有想,直接回答:“他是我的朋友啊!”
卡卡西從鳴人眼底看到了同樣的堅決,又問:
“然後呢?”
“我要問他為什麼要去找大蛇丸…為什麼要離開我們…”
從鳴人的眼中讀出那時的不甘心,又充滿了憤恨的不滿。
果然是個單純的小子啊…卡卡西心想,對於鳴人的心情也不是不能了解。
無論是誰他都會像現在一樣拼命去把夥伴找回來,對於漩渦鳴人而言,『朋友』是他等待許久才出現在人生當中的腳色。
撇除小櫻的請求,他也會像現在一樣奮不故身的去挑戰那個已經決心離去的人。
跟阿凱衝動熱血那點有點像啊…卡卡西心想,一雙眼睛因為笑而瞇了起來。

對卡卡西而言,佐助是個完美又勤奮的好學生。
天才,同樣都是天才當然格外了解天才那種冥頑不通的思考模式。
所以,對於鳴人的直線條及坦率或許他跟佐助是怎麼樣也無法了解。
頂多只能用推敲,來猜想下一步的舉動。
或許也因此而造就了許多奇蹟。
漩渦鳴人,或許在孤獨上與佐助如此相似。
但實際上卻大相逕庭。


“得到答案之後呢?”
“就把他帶回來。”
鳴人笑的很有自信,但卻隱約讓卡卡西感到一種悲哀的感覺。
那小櫻呢?你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她?

卡卡西闔上書,伸個懶腰打個哈欠,決定把今天的探病告個結束。
“好好睡上一覺吧,或許你醒來病就好了。”
“啊,卡卡西老師──”
鳴人高呼,來不及拜託卡卡西端來一碗拉麵就已經不見蹤影。


聽說小櫻跑去跟火影學醫數方面的忍術啊…不知怎麼的,這樣的組合看起來有些怪異。
無論是大蛇丸、現任火影、自來也。
所謂三忍似乎投射在現在的佐助、小櫻和鳴人身上。
“又要發生大戰了是嗎…”卡卡西自嘲道,在樹上跟鳴人揮了揮手嚇嚇他後又溜的不見人影,而外頭走進來的正是日向雛田那小丫頭。



游走於枯葉之中,走過的大地冉冉響起沙沙的聲響。
卡卡西走到山谷之中,被雨水洗的潔白山頭四處充滿著落葉。
木葉,用火焚燒過後就會產生新的芽。
將書收到懷裡頭,卡卡西一躍而上,來到突出的石塊旁。
“就像現在眺望遠方…”
想必你也會這樣做吧,佐助。
呼嘯的冷風嗚咽起來,悲鳴在空中彷彿在耳邊私語。


“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你!”
沒有意外的,在佐助眼中找到這番企圖心。
同樣的,也在鳴人眼中看到不服輸的氣魄。
“我也一樣。”
面對兩個一樣想要打倒他的小鬼面前,他還是維持那一慣表情:
“先學好查克拉的控制吧。”
一邊是九尾的力量,一邊是天才的血統。
無論怎麼看來都是難以預料的兩人。
現在也印證了,當不可預料的兩人碰在一起時。
所發生的事情往往都超出人的想像。
誰能夠知曉當日兩人對戰過後佐助所留下的話?躺在地上的鳴人為什麼一臉憤恨的躺在水泊中?


即使到了晚上也可以聽見佐助操控查克拉的聲響。
一種緩慢的波動在千鳥飛出時候急速運轉起來,劃開了空氣向展翅的鳥兒。
地上掩不去打鬥的痕跡,離巢的鳥兒回來時已經不是當時的幼雛了。
“我教你千鳥可不是要你跟村中的人對決啊!”
卡卡西如此道,用鞋底劃著一圈圈的『過去』。



用苦無射向一旁影中的落葉。
不是漫無目標,而是影隨著夜色漸漸隱沒在樹叢中。
伴隨的月的腳步追蹤,黝的髮色以及深藍的裝扮背後映著一個極為醒目的標誌。

宇智波家徽。

在暗中,血輪眼的血色似乎異常明顯。
追逐著一個已經離開的背影,卡卡西發現現在的自己倒有點像鳴人所做的事情。
追上他要說什麼?
卡卡西疑惑,就這麼一頓就讓眼前的人消失在視線中。
“跑遠了嗎…”
卡卡西停下腳步,雙手插在口袋中開始在森林中漫步起來。
他來這裡做什麼?
這必定是第一個疑惑的事情,但卡卡西選擇忽視它。
若只是來這裡看星星這理由未免太過牽強。
“或許是回來看看…”
扯了一個笑容,卡卡西飛快的往一旁一躲,視線隨著射來的方向一瞧,應該跑遠的人卻出現在暗的深處。
“要我不要多嘴是嗎…?”
看到他眼中警告的意思,卡卡西顯然興致很好的信步走去。


你在找什麼?你不是對這裡已經沒有留戀了嗎?
…不關你的事。
好歹我也是你的上司,你難道就不能表現出一點尊重嗎?
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佐助冷淡的回完話,濃郁的血色愈發愈顯得妖惑。
那是開打前的專注,卡卡西自然明瞭血輪眼運作時所散發出的壓迫。

“如果那是過去式的話,那你現在是在尋找過去嗎?”
卡卡西笑著,面對著這番沉重一樣是顯得從容不迫。
或許只有天才才可能擁有這樣的專寵,佐助眼見卡卡西一點都沒有離開或跟上來的念頭,一偏頭,登時就不見人影。

速度又更快的是嗎…
卡卡西看著地上的落葉緩緩的粉碎飄逝在空中,樹林又回到原有的安詳。





事後,卡卡西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
在面對漸漸恢復的鳴人以及漸漸堅強的小櫻,他沒有告訴他們,佐助雖然變強了,但是那顆心或許藏的更深了些。
到最後…究竟是誰被誰影響呢?


“佐助,你比鳴人更讓人傷腦筋阿…”



事實上,天才也不過是會掩飾的蠢蛋罷了。







後記:
一時間的妄想作...而妄想的時候就在段考的時候,倒...
結果寫是寫完了,但是gb的坑卻未填....55555...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1.08.20 00:36 | |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8-bdb8d9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