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1.02 《午後的散》
Hermit&Rover的家庭趣事阿~笑^^



《午後的散》


日陽照射下所遺留的陰影席捲了一群坐在咖啡廳當中的人們,時間彷彿停在那一刻,午後的太陽既不刺眼也不炎熱,就那麼正巧的替咖啡廳裡的人帶來迷濛的光照,清風徐徐拂過每一個人的臉頰,柔和中帶有著清香,舒適的讓人想要沉迷於其中。
這裡是城中一間隱密的咖啡廳:Hermit,來訪的客人都可以感受到這裡與眾不同的地方,宛若世外桃源般的寧靜祥和。
掛在大門上的風鈴突然叮咚作響,清脆耳的聲響伴隨著風鈴的碰撞一同奏著耳的聲音:
「我回來了~」小那水藍淡的如雪白的長髮隨著身子一同飄蕩,粉紅的衣襬悄然融入了這個境域中。
「柳馨,你也回來啦!」小往旁一看,紮著兩條鞭子草色半長髮的身影也落入了眼中。
「嗯。」柳馨小小聲的回應,回首繼續跟自己的午飯奮鬥。
「小馨,要不要來杯茶?」綾杉用著柔柔的聲音詢問,而柳馨也僅只是點頭示意。
「吃吃吃,小心變成胖子唷!」一直盤據在小肩上的淡藍色鸚鵡柯人突然插嘴說了句討人厭的話,但見柳馨眼底的褐色眼珠子正慢慢的變成淡色,嚇的柯人稍稍避了避視線。
「小聲一點,澰他正在睡覺呢。」站在一旁替柳馨倒茶的綾杉比了個禁聲的手勢要柯人聲量稍稍放低。
「安靜一點,柯人。」主人都這樣一說了,柯人也只能乖乖閉上嘴巴。
才安靜沒有多久,門上的風鈴又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次的聲響卻是快又急,出聲的人口中所說的話也是一樣的快且響亮:
「都已經中午過後了,怎麼還會有人在睡覺呀?!」野宴一古腦兒的將手提袋扔到吧檯上,巨大的聲響讓一旁熟睡的澰也受到波及。
「噢…」澰吃痛醒來,看來那手提袋似乎打到他了,「野丫頭,拜託你小聲點好不好…」實在是受不了這個長的像鬼娃娃一樣的侏儒妖精…都已經活了那麼久了,居然只有146公分,真夠矮了。
「啊!」野宴一副現在才發現有人坐在這裡的樣子,看了著實讓人覺得很…欠扁……
「原來是你這個晝伏夜出的人啊!太陽都曬屁股了還在睡覺,難不成你想要變一頭豬?!」野宴還比比自己的鼻子往上頂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可笑。
「我是吸血鬼不是人,不要把我跟我的食物拿來比。」被這麼一吵,澰的睡意全消失了,「耶,這麼多人阿。」不該來的都來了,該來的也都來了,今天是開派對是不?
「水市,泡杯咖啡給澰好嗎?」看他一臉倦意的綾杉體貼的為他求來一杯咖啡,但斜靠在一旁瞇著色貓眼看書的水市只是揚揚好看的細眉,淡淡道,「好呀,櫃子裏面有三合一濃縮咖啡,桌上有熱水,旁邊有杯子,自己動手吧。」
「你…」澰氣極,但是卻無法對水市破口大罵,一罵下去可有他好受的了,他可不會忘記他身邊一群崇拜他的傢伙,「哼,來杯冰茶就好了。」
「今年會鬧水荒唷!你喝水不要喝太多了。」看見水市哥哥[or姊姊?!]起了玩心,小也參了一腳,而澰則是惡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便大口喝下那冰涼的冰茶;而天性愛搗亂的野宴當然不會缺席,連忙插上一口,「小呀,看來澰好像很熱呢,你要不要給他加一下『冰塊』?!」
野宴會這麼說自然是有她的原因的,因為小不但有占卜預知未來的能力,還有控制冰系元素的力量,讓她結凍一個人根本不是問題,何況是幾個冰塊;不過,那冰塊自然是不會給他吃來消暑的。
「呵呵~好呀。你要冰塊嗎?」說著,小的指間便出現了巴掌大小的冰塊,野宴正想要搶來砸人時綾杉卻阻止了,「別鬧了,澰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呢,要來點什麼嗎?」
「我昨天看見他喝了好多紅色的液體…」從一堆盤子當中抬頭的柳馨有些怯生生補充,看見澰的眼神瞥來趕緊又低下頭去。
「那就是不會餓囉!綾杉你可以不用忙了啦~」野宴趕緊拉回正要準備澰午飯的綾杉,而看書終於告一個段落的水市懶懶的起身伸個懶腰,「嗯哈~」
「老僧出關啦!」脾氣甚差的澰出口排解一下怨氣,「喏,你今天是扮演男的阿?!」
白色上衣外披一件色牛仔外套,色牛仔褲以及色皮靴,右耳一條曜石的十字項鍊…可惡,真想要搶過來收藏啊!
「呵~就如你所見,今天我是男的。」總是一副中性打扮的水市半瞇著眼巡視四周一眼,「看來大家都到齊了呢。」
「水市哥哥~」小高興的道,「還有一個人唷!」
「喔?!」水市寵溺的摸了摸自家妹妹的頭,不甘被冷落的野宴也要求有相同的待遇,「水市~人家也要。」說著,還跳下椅子纏上了水市的手臂。
水市笑瞇瞇的摸了摸野宴像是鬼娃娃的臉頰,讓野宴滿足的不再開口搗亂,「會是他嗎。」
「是誰呀?」野宴問,但是水市還是維持一貫的微笑不作答。
「嘻嘻~」小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看著澰,看的他心裡毛毛的。
「看什麼?!沒看過帥哥啊!」可惡,該死的白天!!視線都開始模糊起來了,就說他討厭白天來這裡呀!
「澰,我看你坐進來一點吧。」發現澰的不尋常的綾杉指了指最裡面的位置,但在那位置旁邊的柳馨卻挪了挪位置,遠離那裏;而快昏死的澰根本沒察覺柳馨的小動作。
「澰哥哥,你有兄弟要來了…」運用自己的意念力搜查了Hermit的周圍,柳馨馬上就知道是誰要來了。
「誰?」因為日光開始昏眩的澰有些混亂道。
風鈴突然被彈開,走進來的是一個擁有長至腰際的髮紅眼男子:
「喲~不濟的老哥又開始大白天昏眩啦!」說完,還不望撩撩自己前額的頭髮,對於這個自戀的同父異母弟弟緋瀾 未,澰可以說是打從心底不歡迎。
「哼,你這個不正常的吸血鬼來這裡做什麼?!」為什麼他這隻吸血鬼會不怕日曬?!可惡阿!
「在路上看見你家的蝙蝠受點傷特地治療好送來給你你還這麼兇!況且,我也收到了歲的傳信阿。」未遞出一隻包紮好的蝙蝠以及水市的烏鴉,歲,送來的信,「你的蝙蝠是怎麼受傷的?」
「要你管。」澰有些憤恨的接下自己受傷的蝙蝠,叫出屬於自己的傳送陣把他送了回去。
「水市,來杯咖啡好嗎?」未自然也不想看見這個每次都沒好臉色給他看的老哥,看見水市斜靠在一旁,連忙要了杯咖啡,而水市卻不是用對待澰的態度對他,未一說,水市馬上就有了動作。
「待遇差真多…」澰小聲的嘀咕,但水市還是聽見了,看他別有深意的微笑了會後,隨即又多沖泡了一杯咖啡下去。
「水市,那今天的聚會…」先送上一杯涼飲給未的綾杉問道,但水市確是回給他一個慵懶的微笑:
「呵呵~沒有,只是心血來潮,加上小說今天是見面的好日子,所以我就把各位都請來了。」
聽見這個答案,除了小跟他本人之外,皆是一副錯愕的表情,但隨即又冷靜了下來,對於這個人是不能用常理判斷的。
「可惡,我要回去睡覺了!」最先沉不住氣的澰拍案便決定要走人,但沒有一個人把他攔下,這令他有點挫敗。
「不送。」難得可以來這裡品嘗水市泡咖啡的待遇加上綾杉這傢伙的廚藝,說什麼未都不會就這樣走的,何況,晚上水市還是一個調酒師,錯過可就可惜了。
唯一有挽留他的,就是水市了,只見他握著滾燙的熱水瓶冷冷的下達命令:
「野宴,把空間封死;小馨,制住他的行動;綾杉,把他拖回來;小,用冰讓他冷靜冷靜一下。」水市俐落的下達命令,想要跑走的澰只能用著滿懷怒意的眼神瞪著每一個執行的人。
「抱歉了澰,等會我在做飯給你當補償吧。」老好人綾杉是惟一一個為澰感到同情的人。
#&*OX#!@…澰只能在心底咒罵所有人,眼睜睜看著這著比他瘦小的綾杉把他拖回去,心裡感到窩囊極了。
「呵呵~」水市躺回屬於自己的沙發,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繼續打開書本閱讀,「別生氣嘛~我只是,希望你們回來聚聚而已。」
水市輕柔的聲音回盪在咖啡廳中,聽見他這一番話的人也只是笑笑包容他的任性,隨即又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水市~你希望我們回來的話,只要說一聲就好了,我們馬上就會趕回來的。」野宴黏在水市的手邊道,而水市只是輕笑數聲隨即將沖泡好的咖啡送往自己的唇。
用眼角餘光看了看眾人,心情極好的水市揚揚好看的唇,再度吮吸了一口咖啡之後又繼續閱讀下去。




附註:『練』在最初的時候是這個『澰』字,後來因為有些時候打不出來,所以就改成這個『練』字。
未來的文中,也都是使用這個練字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9-04a38e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