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9.16 【愛の十三題速寫】10.紀錄(6)
〈紀錄‧Data〉  ─── 6.




─── When I stand before thee at the day's end thou shalt see my scars and know that I had my wounds and also my healing.







陽光肆虐。
即使離窗外還有個櫃子的距離仍可感受到太陽散發出的熱,像是將光化為一層薄薄的面膜完整的貼服在臉上,隨著置於食指與中指間的筆一轉再轉,陰影就像悄聲流瀉而過的時間一樣流逝。
掛著令人不解的愜意神情,坐在乾身旁的同學看著那號稱「失憶」的朋友,忍不住用手肘戳了戳好友的臂膀。
「喂、乾!」
挑挑雙眉,乾應道:「嗯?」
「想起什麼了嗎?看你高興的。」將自己的座位挪向乾,好友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詢問。
「怎麼說?」饒富興趣回道。

下巴拖了老長,好友一臉稀奇應道:「除了開發可怕的乾汁外,很少看到你笑。」好友道,隨後又補充:「外加替你小學弟弄訓練表的時候。」
「很奇怪嗎?」摸了摸自己下巴,乾有些意外自己的『想通』已經到了可以表現在臉上的地步。他不否認方才他所說的的確是自己高興的原因。

「奇怪極了。」好友再度拉長臉表示自己的震驚之情。「你笑大概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喂、你還沒回答我,你記憶恢復了沒?」
「還沒。」乾老實回道。
「呿,上次複習考我贏你的事情居然沒想起來,你刻意的對吧!」再度用手肘肘擊,好友一臉憤慨。
「我贏你的機率是74%,頂多是語文輸你一截。」看他突然愣了愣,乾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少來,抽屜有考卷,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吃虧可不是他的作風,這幾天回去可是好好地調查自己所忘記的三年內學業成績。

乾笑的一臉得意,狀似要拿出考卷證明。
「失憶還這麼精,嘖。」垂頭喪氣的撇過頭去,冷不防的被乾一掌推回座位去,好友正想撇過頭去臭罵,卻撞見化學老師那張萬年不變的撲克臉以及…乾熟悉笑的不懷好意的表情。
笑屁啊,好友內心吶喊道。

「筱岡同學,上星期的作業你沒交還膽敢在課堂上說話?下課後跟我到辦公室來。」撲克臉老師說完話後是全班哄堂大笑的聲音。筱岡窘地想要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就說嘛,乾這傢伙笑的話準沒好事!

乾一臉你自找的,無視好友仍用雙眼散發怨毒電波,視線調往窗外,幾日壓在自己胸口的巨石似乎輕了點,承認了他對自己的重要性,其他都不重要。


『你希望他怎麼待你?』手塚的話猶際在耳。


─── 像對待其他人一樣的方式?
若是如此,那現在的不滿足又是為了什麼?


─── 像過去那樣?
過去又是如何誰能告訴他?他是他,卻不見得是多了現在自己三年的他。


其實答案已經很明白了…

無論是現在或是過去都無所謂了,重要的是他願意「正視」自己,其實他的不滿足與不知所措只是來自於海堂看他的眼神總是有層隔閡,他不滿足於這種距離而感到心煩。
於是那層芥蒂始終存在。

追根究底都是他們不明白該如何自處,該用何種方式看待對方已矣。


『你希望他怎麼待你?』
重複再重複的問題,乾微笑,用著再自然應該不過的語氣:

「…用他最自然的態度……」


---


手握熟悉的小黃球,摸索著有些熟悉又手生的球路,在球自眼前飛越而過的同時腦中很自然的運轉出球可能運行的軌道。
一切就像呼吸一樣自然的運作著,球場對他而言就像放大的棋盤,其敵手的一舉一動彷彿都可預料般的清楚印在腦海裡,『這就是我最擅長的數據網球。』,他同時心想,口中低喃對方球路的機率。

一場比完,6-0完勝。
乾並沒有驕傲也沒有像過去那樣指出對手的缺點,相互握完手後只是靜靜地回味方才球場上那種熟悉的感覺,一場場練習賽下來,他已經無法分清數據網球與過去的習慣究竟是哪方佔多數?
然後習慣地抬起頭往網球場外探看,草色的頭巾恣意飛揚,即使只是平凡不過的凝視,心頭沉甸甸的鬱悶在見到海堂的瞬間除了流淌的溫馨以外,只有想見他的心情。

在靠近他之前桃城的身影就已經霸佔了海堂的注意,縱使知曉他們之間只是普通的競爭對手、又或者只是比誰都貼近的兄弟,在乾眼中總是多了一分刺眼。
甫開口,伴隨著叫喚的聲響一聲清脆的「喀茲」,不僅是乾一瞬的錯愕,被套入鏡頭的兩人也驚訝失色。

「只是拍張照而已,何必這麼驚訝?」拿著相機的不二笑臉盈盈的解釋道,「阿桃跟海堂除了打架和雙打以外要湊在一起的機會可不多,我只好在這時替你們兩個拍了。」

「啊啊啊──不二學長你這是偷拍!」桃城不顧死活的嚷嚷道。
「嘶…」對於跟桃城一起入鏡感到不滿的海堂只有慣性的嘶聲,他還沒蠢到要反抗不二學長。
「這可不是偷拍喔,阿桃。」無比溫柔的笑顏在藍眸稍稍顯現時浮出濃厚的殺氣,「我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拍照,不要汙辱我對於照相的堅持。」

「難道給學長拍照當紀念阿桃這麼不願意嗎?」不二笑顏異常的閃亮。

被嚇的倒退好幾步的桃城硬生生將不想跟毒蛇合照的怨言吞到肚子裡,眼角瞥到乾學長的身影,雖然不知道失憶的乾學長是否像過去那樣心偏的很超過,乾汁的威力他可是萬萬不想領教。
打哈哈說了幾句順口刺了海堂幾聲,桃城在不二學長和乾學長營造的龐大壓迫感下離開。

不二回首就看見似乎緩和了臉部表情的乾,以及扭過頭去不知道為什麼會被留下的海堂。

「乾,你要不要也跟海堂合照一張啊?」

問了等於白問的問題,早在乾看見不二手中的相機時這個要求早就確實的存在,只是乾沒想到不二會順水推舟搶了先問話。
點點頭,也不給海堂表示意見的機會,乾捉著海堂手一起入鏡。

像是被保護在羽翼下的姿勢,乾的雙手自海堂的頸後環繞在他的兩側,確確實實表達出『只有自己才能』的獨占慾與保護慾,海堂睜著一雙眸略為吃驚的抬眼看著乾,笑著接受海堂無言的埋怨的乾,不二並未要他們看向鏡頭,而是選擇將這幕悄悄的保存在底片中。

在兩人驚覺要照相這件事情的當下,不二早就消失不見蹤影。

仗著身高的優勢將人鎖在懷中的乾,低頭便能瞧見海堂紅透的耳根子與弄皺的頭巾。
他發現比起前幾日兩人像是為了『相處』而待在一起的淡然,即使侵入自己的生活領域那分不能言語的熟悉,現下清楚表達自己情緒的海堂更能撩動他的心弦。

「乾學長!」被禁錮在雙臂中不能動彈的海堂低吼,這種突如來的親密令他感到不知所措。
就像好不容易忘掉的習慣突然又出現一樣的心悸,當下他忘了乾失憶、忘了催眠自己去忘記那胸膛傳來的溫暖。
在失去後的復得,海堂既是熟悉又生疏。

「喔……喔!抱歉…」老實得放開雙手,乾沒什麼誠意地道歉。
看著海堂像驚弓之鳥一樣跳離自己的掌握範圍,乾竊笑在心頭,臉上仍是保持一貫平靜的表情。
他不知道這個表情在海堂眼中像極了平時以戲弄他為樂的乾,背過身去的海堂不禁思索才一個夜晚的差別,他已經無法分辨乾學長的失憶是過去、亦或現在的事。

「對了,海堂。」乾按住海堂的肩膀,扯下他的頭巾重新替他綁好。
看著海堂吃驚的模樣真是種奇特的享受,乾氣定神閑的打好結,動作熟悉地連自己也感到詫異。

「我今天將訓練表帶來了,練習完後陪我走一趟教室吧,我忘記帶來了…」
「噢…好。」海堂口氣略嫌僵硬的應道,才想邁開步伐走人時乾未斷的嗓音又悠悠響起:

「…別太勉強了……海堂。」

再熟悉不過的口氣,海堂忍不住轉過頭去求證乾說這句話的認真性,好似叮嚀、又像是警告的語氣在每一次交予他訓練表時都會重複的話語。
除了稱呼以外,海堂眼裡的乾似乎與過去沒有差異。
只是這次語句似乎包含了更多──…他以為是錯覺,分明自己隱藏的很好,沒有人察覺的驚慌──被硬生生的剖開來…

「別忘了喔。」乾笑笑地再次提醒,也未再捉弄海堂便去練習了。


一旁偷偷觀察著乾與海堂的眾人不約而同的鬆口氣,菊丸率先拍拍褲管,抱著網球拍笑道:
「哈哈~我就說乾絕對沒問題的嘛!」
「看來手塚幫了很大的忙啊。」大石長吁口氣道,「既然乾有察覺到自己的心意,應該很快就恢復了。」
雖然乾的趣味頗令人無言,但熟悉的作風和漸漸與過去合拍的作息應該可以證明乾的記憶有恢復的跡象。
大石腦中已經在盤算要怎麼像乾伯母報告這個好消息。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兒子除了無法解決的事情以外都稱為小事,而小事一向都不會向爸媽有所透露。
於是大石和海堂便成了乾伯母最常打電話問訪的對象,只是乾都沒有察覺就是了。

「不過手塚也真不夠意思,居然只是找乾去喝咖啡…難道他的手還沒好嗎?」菊丸不免抱怨道,除了要他們好好加油以外手塚幾乎沒有多提別的事。
不僅是菊丸,就連想與部長好好打上一場的越前與桃城也是一臉憤慨,但對象是部長他們也只能摸摸鼻子私底下唸個幾句了事,畢竟他們還不想跑操場到死。
「那天手塚也沒有帶球具,那就算了啦。」河村替手塚解釋道,雖然有些遺憾但機會還多的是不是嗎?
畢竟他是青學的『部長』,他會回來的。青學所有成員都如此相信著。

「不過…」不二莫測高深的笑道,「乾的動作,未免也太快了。」
快得令人詫異乾想通與行動的速度。不二想起乾確定自己心意後,一連展開許多令人訝異的舉動,即使是檯面下的動作,但那分滿溢的曖昧早就讓心思縝密的人發覺。

「這樣可是會嚇到海堂呢…」不二惡質地笑道,一抹笑開的溫柔亦包含了放心的神色。





*289∕白日已盡,當我站在你的面前,你仍然看見我的疤痕,了解我受過創傷,但已痊癒。



-後-

折騰很久的一章,久到我都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有句話一直想寫,一個表明兩個人關係、也是解開過去記憶的關鍵──…
但遲遲找不到地方插進去,哎…那句話不寫感覺就寫不到結局,雖然這裡乾老大的行動很快,快得讓我忍不住思考是否要再加過渡期…算了,再悶下去也不是辦法,把原本要放在後頭的東西擺到前面來,於是可憐的桃城同學再次成了犧牲品(合掌)…
(桃:你跟我有仇阿=皿=!!)
該想起來了乾!不二子都抱出親愛的相機了啊~~
結果反而是柳的戲份又被我排到好後面好後面,究竟是為什麼……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90-e01235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