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9.19 [阿呆系列]#01.別碰我!混帳(LZ)
【阿呆系列】#01.別碰我!混帳
(副標題:不要不要靠近我 or 船長的下午茶時間)

飾演者:Luffy、Zoro
(註:請別對角色的形象抱太大期望,鞠躬。LZ私心最高XD)


悠哉的下午三點一刻,某劍士的午睡時間與Tea Time。
微風徐徐,坐躺在木板上的某劍士雙手交叉放在腦後,席地盤腿,頭頂是剛晾上去的色腰纏布,少了腰上一節造成某劍士像隻沒了色部分的熊貓,怎看怎詭異,大概是審美觀被迫降低所造成的視覺上落差。

當然,這種事情總是會遇上那麼幾次,譬如某船長硬是要與劍士共用腰纏布導致彈性疲乏無法貼服在腰上達到保暖的效果而被捨棄,又或者是某廚子笑地一臉不懷好意指著布兜說難道這是你的貞操帶諸如此類的話語。
簡而言之,好比百寶袋一樣神秘的色腰纏布此時與主人分隔兩地,這令拿著蘋果糖的船長極其興奮的伸出橡膠手環上毫無遮蔽的腰間,突襲。

「喲──索隆起床了───」

速度滿分、姿勢滿分,以完美的曲線落在劍士雙腿的船長一手環腰另手執糖嘴巴湊在索隆的左耳吶喊。
被迫清醒的索隆一手摀耳一手推開貼在臉旁的魯夫,眨眨飽含水氣的雙眼,口氣與表情十分不搭嘎。

「吵死了!」十足十的凶惡,搭配上那張睡眼惺忪的臉一點威嚇力都沒有。
尤其是在對象是魯夫時,索隆平常嘶牙咧嘴的樣子只會換來一句好可愛v v

這次也不例外。

「索隆好可愛啊──起床了起床了!吃點心~」撲上臉去磨蹭,船長以劍士絕對不會反抗的優勢吃盡豆腐,沒有腰纏布要上下其手更為容易吶,呵。

蒙其‧D‧魯夫(17),年下攻第一把交椅,間歇性天然腹確立。


「我的份你已經吃掉了吧。」
任人吃盡豆腐而不自知的小藻,此時依然寵溺著自家船長。
「才沒有,你看──」將手上的蘋果糖湊至索隆眼前,魯夫一臉討好似道。
「那你吃掉吧。」
「索隆把糖衣吃掉我在吃。」

挑了半邊眉,索隆盯著百分百純天然無雜質的笑臉突然感受到一股寒意,但習慣性放縱的劍士只是推開蘋果糖,一臉狐疑道。

「幹麻這麼麻煩?你直接吃掉就好了。」大概只有他一口的量吧,索隆看著那小巧玲瓏可愛的蘋果糖心想。

渾然不覺已經變相答應把糖衣舔掉的某劍士再度忽略船長眼底一閃而過得逞的笑意。

「好嘛~索隆!」
「好啦,先從我身上下去!」被壓的雙腿發麻的索隆要求道。
「不要!索隆先舔掉──」
「你先下去再說。」
「不要。」
「我腿麻掉了,魯夫!」
「等等再幫你揉揉就好了。」
「糖可以等一下再吃。」
「索─隆──」

一臉失望透頂被遺棄的模樣成功喚起索隆的不忍,第三百五十七次無言相看對決,羅羅亞‧索隆,敗。

「唉…」一臉無奈的接過蘋果糖,無視一旁睜著星星眼只差沒流口水的某船長。
真是的,既然想吃的話就直接拿去吃就好了啊,都說給他了。

劍士沒料到的是,船長之所以流口水的原因並非來自糖,而是為了舔去糖衣而露出的丁舌。

「索隆看起來好好吃v v」──謎之聲。


言語付諸行動是船長最為稱頌的美,此時這樣的積極也因為視覺刺激而運用。

「嗚哇哇──」由於劣勢而迅速被壓倒的劍士發出與之相符的狀聲辭。
「索隆我要開動了!」
「唔──」

蘋果糖呢?
── 因為愛融化掉了(笑)。


×


不知道為什麼腰纏布再度晾在杆上的隔天下午三點一刻。

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時間,打盹的劍士像在行光合作用一樣,以一派悠到不行的態度度過。
而同樣這個時間也是船長先生最愛的下午茶時間。

大概是貞操帶(?)不在的關係特別容易引來色狼,更正,親愛船長的關愛。

「索隆~~~起床了!」

速度滿分、姿勢滿分,這次是直接伸出橡膠手將人按倒在地。頭部吃痛的關係讓索隆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飽含濕氣的紅眸,口氣一如平常的凶惡。

「魯夫!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直接撲上來──」
「吃冰淇淋吧!快融化掉了。」

看著捧在眼前超豪華的冰淇淋聖代,索隆不能明白的是這看起來像只有那兩個女人才能享有的福利為什麼魯夫手上也一杯?

「不要,你自己吃吧。」
「這是特別留給你的耶──」

像蛇被打中七寸一樣,對船長毫無抵抗力的劍士認命的拿起小巧的湯匙,勺著閃耀著粉紅色澤的冰淇淋入口。
同樣流著口水看著索隆的船長眼巴巴的看著入口的冰淇淋,索隆勺了一口遞至魯夫眼前。

「要吃嗎?」
「要!」

是什麼被吃掉都不知道的某劍士…在同樣和煦溫暖的午後,美好的下午茶時間船長依舊飽餐了一頓。

冰淇淋呢?
── 因為愛融化掉了(望遠)。


×


有一就有二,接二連三是不變的真理。
水色連天美麗的下午三點一刻,同樣睡在船尾的劍士這次將三把愛刀擁在胸前。惟一比較不同的是今天的氣溫比前兩天下降許多,突然打了個哆嗦的索隆睜眼迷茫的看向四周,正當鬆口氣的當下一道挾帶著強烈風勢的紅色物體熊熊往自己飛來,撞開了三把刀,他的人也被按倒在地。

「魯夫……」
這次又是什麼詭異的甜點了?
被迫當了兩次甜點果腹的劍士終於有了「不能在這樣放縱他」的意識,正所謂被賣了還給人數鈔票,吃了兩次才恍然大悟的劍士,已經不是後知後覺可以道盡。

「索隆,你醒啦!」
身上依然是一件紅背心的魯夫使勁往索隆身上磨蹭,索隆這才發現魯夫的身子冰的不行。
「就算不醒現在也醒了…你身體怎麼這麼冰?」
給人當暖爐還是當豆腐都不知道的索隆接觸到魯夫冰涼的身體也不在堅持要他從身上下去,任由他捉著自己的手往臉上貼。

「今天好冷喔。」習慣性(?)忽略索隆的問話。
「嗯…」不是都要人提醒才會感覺到氣溫變化的恐龍神經嗎?難道等等會下雪?
「索隆,我們去睡覺好不好?」

看了看天氣,索隆渾然不察便答應道:
「好啊。」
「喲!走吧──」

捉著手就往寢室跑,經過眾人時其他人不約而同給了劍士一個:祝你好運的眼神。
可歌可泣,今天的下午茶依然是甜蜜滿分。


×


如果事情不結束,這篇文章就會像肥劇演個不停,所以我們長話短說,速戰速決。

在船長美好的下午茶時間持續到第四天的當下,劍士的布兜回到他的腰上,三把刀放在隨時都可以拔取的位置,天氣很好,氣壓正常,盤腿而做的劍士屏息以待等著三點一刻到來…

「索隆!!」

迅速往旁邊一閃,正當索隆認為躲過的頃刻,魯夫的橡膠手突然伸的老長,將整個人綁地像竹節蟲一樣束縛在身前。

「索隆,你為什麼要躲啊?」
不躲難道乖乖任你宰割?索隆暗忖。

但,這位先生,無論你躲或不躲,到最後還是任船長宰割不是嗎?(Z:閉嘴!)

「我今天不想吃甜點,也不想睡覺!」
「甜點我已經吃掉了,我也睡飽了!」

「那你要做什麼?」
一臉狐疑看向魯夫,索隆使勁想掙脫卻徒勞無功。

「做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啊!」說的理直氣壯。
索隆你生氣好可愛v v

「──混帳!別湊過來──唔─…」


這位先生,想躲你也躲不掉啊。



-後-

「為什麼一到下午就不能去船尾呢?」小船醫睜著圓圓可愛的雙眼問道,毫不知人間多險惡。
「喬巴乖,等到索隆嫁給魯夫你就知道了。」孩子你還小,大人的世界是很可怕的。
騙人布在一旁默默補上註解。不過你們也沒多大為何要用看破紅塵的口氣道?
「啊?」
「有些事情不要懂比較好。喬巴我們去吃點心吧。」
「噢噢!」詢問未果的船醫很快就忘記方才的疑惑喜孜孜的奔去廚房。

啥,腰纏布?不怕死自己去問索隆為什麼吧,誰知道索隆後頸出現的紅痕是誰弄的啊這與每天某人弄濕某人腰纏布之間有什麼關聯我都不知道…


(啊,一點都不好笑。)



2006.09.15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93-b91d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