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9.24 [OP/LZ]背靠04.
4.

癱在梅莉羊頭上的船長好比廚師前天放在廚房泡水的花枝,路過的喬巴一臉訝異地衝上前去關切,不過卻被完全軟體動物化的魯夫駭的倒退三步躲到航海士位子旁的遮陽傘旁。

「魯夫還沒恢復啊…」有些受不了的頭疼,娜美自船艙走出看著從一早就癱在那的船長。

「魯夫是不是生病了?」喬巴關心問道。

「給他藻就會恢復了。」端著甜點從後頭出現的香吉士接口:「娜美小姐~~請嚐嚐我做了一個早上的愛情料理吧!!」

「真的嗎?」說著真打算去找藻來的某船醫被女王…更正,航海士一手攔下。

「不是那顆藻對他沒效…放桌上就好。」回頭向還維持著詭異姿勢的香吉士道。

「好的~」

喬巴看了看不確定又問:「魯夫真的沒事嗎?」

「沒事沒事,喬巴你去忙你的吧。」揮揮手表示絕對沒問題,娜美拉開躺椅坐了上去,「但魯夫也太誇張了,香吉士,把點心拿給他吧。」

「點心~~!!!」

看來是不用了。盯著早就被劫走的盤子香吉士和娜美均心想。


吃得津津有味讓人無法聯想三十秒前仍是懶洋洋毫無作為的船長,娜美看著開始耍把其他人的點心吃掉而被用暴力制止的兩人心想。

是種直覺嗎?

對於一種正常的情況隱含著混亂的預感像大石一樣壓在心頭,她感覺有些煩躁,但很快就被噪音驅趕到腦後。

「你們再多囉唆一句午飯全去喝西北風吧!」擊掌一個怒喝,什麼鬱悶被套上無聊的杞人憂天娜美自信依舊。

「西北風可以喝嗎?」

怒,「你中午站在船首張開嘴試試看!」

鬼姿態的航海士換來了小船醫啜泣與低吟的娜美好可怕娜美好可怕…之類的話語,魯夫嘟著嘴看著不能動手動口的點心窩在一旁。

香吉士側在靠海一面的船板上,緩緩的燃起香菸。


×


羅賓帶來的消息令梅利上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安靜了好半晌,吟詠的文字像是疾病一樣席捲了所有人。

只見其他人將視線放到決案的魯夫身上,壓低的帽簷看不清他的表情,微顫的雙肩令所有人有了不安的預感。下秒,發亮的雙眼令某些人不由自主抹去「果然如此」的心酸淚。

「猜謎!我們來猜謎吧~冒險就在那張紙上!」

「冒險冒險~~」

眼看勸阻無效的船長已經沒人想去說服他取消這個念頭,索隆無奈地笑了笑將視線放到海上,無視開始討論(實際是爭論)起來的夥伴。


「喂,臭劍士。」

想也不必就知道會這樣稱呼他的人是誰,伴隨話一起傳來的菸味令索隆眉頭一皺,卻沒想開口回敬。

長長呼口氣,香吉士也未正眼瞧他。兩人以一種像是背對著對方的姿勢表達什麼信息,卻沒有開口。


良久,伸了個懶腰的索隆,打了個哈欠。瞥了已經(被迫)消音的眾人那一眼,提著三把刀正準備往船尾走去,在身後的廚子將菸蒂扔到海裡前道:

「找碴嗎?」

「沒這個時間浪費在你身上,等等我還要去準備女士們的下午茶。」

「哼。」

「雖然你神經粗的跟太古生物沒什麼兩樣,也感覺到這次事情不尋常吧。」

「臭廚子,你想說什麼?」轉過身,索隆挑眉一副說話不要拖拖拉拉老子還有事的跩樣。

從口袋裡摸出煙盒,夾於香吉士指尖的菸在菸盒上敲出細微的聲響。索隆往後踏了一步,旋過身去便打算離開。

「如果是因為你讓女士們受到危險,我就踢死你,臭藻。」

在索隆轉過身時香吉士道,前者沒有任何回應。


×


所謂預感,大概就是在某種情況下突如的心理壓力遠遠超過現實所能負荷的膽顫吧。


提著上岸時購回的釀酒,拔開軟木塞,並未急著飲下的索隆背靠著牆,頭微微向後仰。映入眼裡的夜空除了一抹弦月外其餘都是藍,一口豪飲的酒在喉間叫囂著酒精的怒放。

羅賓帶回的消息太多疑點,簡直就像有人挖了陷阱等他們跳入,且確信他們一定會落網。如果是以這個前提去思索,那張紙上的詩就可以確信不會假,畢竟要引人上鉤線索的可信度是必然的。

那麼,會是誰?哪方的人?又是為了什麼?

飲下另口酒含在嘴裡,盈滿唇齒間的液體刺激著依舊清醒的神經。索隆想起踏上島有人監視的視線,想起魯夫和自己矛盾的說詞,想起騙人布說看到另一個羅羅亞,還有羅賓一雙眼掃過所有人,最後卻停在他身上的忖度。

與他有關。

「嘖,真不會被臭廚子的破預感料中了吧!」雖是保持著不屑的口吻,但表情卻是怎麼也無法輕鬆下。




桌子上點著一盞小燈,戴起眼鏡手持羽毛筆抵著下頜思索,娜美將羅賓帶回的紙張鋪平放在平常畫海圖的桌上。手捧著咖啡倚在一旁的羅賓輕聲道:

「我想上頭所指的『十年凶月,凶月十年』,應該是上個島嶼十年發生一次的洪水。」臨走前特別仔細觀察了當地的生活方式,雖然從遺留的古蹟可以確定那座島嶼的人文歷史並不短,但人民卻對他們的過去一無所知。

這實在是太不尋常了,特地調查過後羅賓結論道。

「洪水是嗎。」娜美沉思道,「這跟那個針對我們的人有什麼關係…」這幾乎不合邏輯,殺了知情人,卻又留下原本他們所要追查的線索。

怎麼看都像是在挑釁,引誘他們上鉤的陷阱。

原本心底的不安在看見完整版的詩後趨加擴大,在掌握的線索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似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想到白天嚷嚷著要冒險的傢伙,娜美實在懷疑自己的不安是因為這個詭異的詩或是他們的船長。

「那『亡命之月』…」娜美看著翻出近日的海圖、星象圖,想從這些之中找出關聯性。「如果說十年一次的洪水稱為凶日,以這個做先決條件,那亡命之月也不難猜測了。」

「一百年一次的大洪水嗎?的確有這個可能…」

「哎,這種文字遊戲實在不是我們的專長啊。」搔搔後腦,娜美一臉頭大欲捉狂的模樣。

「或許船長先生會給我們意想不到的結果呢。」過去向來都是這樣,不是嗎?羅賓微笑道。

「是這樣沒錯。」娜美雙手攤開微微嘆口氣,「但今天你也看見了,魯夫被冒險沖昏頭,這陣子讓他無聊太久了,大概他現在還是滿腦子冒險冒險。」

說來的確也奇怪,憑這船帶來災禍的運氣,這段日子的確安逸到詭異。

羅賓未再開口。這一切狀似平靜的表面下有多少動盪蔓延著,在事情發生前他們都會處在被動的一方,這對他們實在太不利了。

那個兇手最後離去前的話也令她頗在意。環顧整艘船的人,他們從未多問彼此的過去,但從先前所待的環境去推敲,會令兇手說出這番話的人選…淺而易見。

「再過陣子吧。」有了頭緒,但還不能確定。

倘若目標真的是他們,事情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


十年凶月,凶月十年
一切翻覆欲滅頂的蔚藍咆哮緩緩──
湧向死亡的月暇朦朧是邁往黝之路在斷魂前
那百年月華哀鳴嗚咽,十方小格零碎的殘缺
釘於十字,於罪 那腥紅一片鏽色的斑駁
頃刻覆滅

十年凶月,凶月十年

亡命之月


×


夜。

坐在梅利船頭的是平常早已就寢的魯夫。在索隆守夜的一個夜晚,拎著一個酒瓶踱步於甲板上普通不過的夜晚。

他看著按著草帽抬頭看著天空的魯夫,一面陰影就這麼恰恰遮去了他的半邊臉頰。

『魯夫。』

『噢,索隆!』

倚在一側,同魯夫一同看向夜空。最後他緩緩感覺到背後襲來一股溫暖,捉著越過肩膀的手,他微微仰起頭,抵在魯夫胸前,聽著隨呼吸起伏的頻率,他沉聲問道:

『這麼晚了,不去睡?』

『常常看見索隆站在船尾看著天空,所以我也想來看看到底有什麼可以讓索隆守夜都做一樣的動作。』

聞言略感到驚訝的索隆挺直身子,將全身重量都壓在索隆身上的魯夫順勢掛在索隆背上。一個巧勁,令索隆沿著梅利羊頭的脖子坐了下來。

魯夫跳至索隆眼前,雙手搭在他的肩上。

『……怎麼了?』由於是被迫坐了下來,索隆的姿勢有些近似跪坐。挪動身子使雙腳側在一旁,還來不及調整成盤腿坐的姿勢魯夫突然抱了過來,臉埋在他的胸口令他有些難受。

『怎麼了?』

索隆再次問道,回應他的是更緊的擁抱。


連日魯夫什麼也不說摸上他的床就只是緊緊的擁抱,難得地令索隆又一次的守夜中發起恍來。

有時是在睡夢中突然撲過來,又譬如說現在。在空盪酒瓶放下時,魯夫背光的身影他無法瞧清,領著一條薄被自動自發捉著他到牆邊,坐下。

沒了白日躁動的雀躍,完完全全屬於冷靜的沉默。索隆並非對於這樣的魯夫感到吃驚,只是偶爾有些不適應,白天嬉笑的船長,到了夜晚偶爾也會展露不同的一面。

魯夫倚在索隆肩旁,草帽隨意的擺放在兩人腿中央。闔上眼彷彿沉睡似的安穩,一條薄被恰恰是僅容兩人貼在一起的度。

「…魯夫…真的睏的話,回房間睡。」索隆輕聲道,但他確信魯夫絕對有聽見。

僅睜開一隻眼,魯夫再度揚起一貫燦亮的笑容,明確的拒絕:
「不要。」

似乎不大意外這樣的回答,索隆也只是挑了半邊眉,挪了挪身子讓魯夫更為好躺。「隨你。」

這樣的溫柔,若不仔細觀察,實在細不可聞到無法察覺。然魯夫確實的感受到了,一同移動了自己的坐姿,不將全身重量壓於索隆身上。


沉默盈滿了兩人鮮少開口的唇齒,他們一向如此。既不需要多餘的言語就可以明白一舉一動的意涵,便任由靜默遊蕩週遭。

一如往常,索隆將視線調高。看著勾著半天夜的月亮,意識恍惚間,浮現了羅賓帶回的那首拗口的詩,沒有旋律卻清晰的在腦海中勾勒出一片跌宕起伏的調子。

「──亡命之月…」

胸口像是被掐住一樣難受,索隆不自覺地閉上雙眼。

然他沒發現的是,一雙白分明的瞳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的側臉。在沒有人發覺的許多個夜晚,魯夫都用相同的眼神注視著他身旁的人,似乎這樣就能將他永遠的留在視線內。

這樣的心情源於何時,連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太過習慣睜眼就能看見那抹,即使身影早在腦中根深蒂固的描繪出清晰的影像,但在一次險些死別的驚悸後,這樣的理所當然在當時瓦解碎裂。

明知道他是全船上最不需要擔心的人,相對的,他對他而言也是如此。

這樣的信關係依然存在著,而在私心背後,隱藏的是魯夫依然年少,對於情感依然徬徨的迷茫。他只知道索隆的份量被一點一滴的加重,沉的他無法不去重視。

伸出手,用著橡膠的特性將索隆圈在懷裡。後者微微訝異魯夫突如的舉動,卻未說什麼,一如他縱容他那樣。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96-cb958f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