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1.02 《消失》
依然是Hermit&Rover的家庭趣事~



《消失》

人不見了。
這個人是誰?一個很重要的人,缺少了他就像失去聯繫一樣。
但也因為這個聯繫不見,所以所有人顯得特別緊張。
就連講起話來就覺得缺少了空氣傳遞,講起話來格外模糊。
「水市…跑去哪了?」綾杉艱澀的開口,看著已經許久不見的練問。
而消失的人,水市,也是許久不見了。
練一擺頭,隨手將頭髮撇到耳後,回答:
「我不知道。」
「他會跑哪去了…小呢?」
「好像去他姊姊那了。」回答的是野宴,神情同練一樣,絲毫沒有擔心的樣子。
「姊姊?」
「那傢伙還有一個姊姊,好像不是同個父親生的。」練回答,口氣還是一樣漠不關心。
但是這樣的人卻出現在一群擔心的人裡頭,看來應該是被抓來詢問的。
「是嗎…」綾杉呢喃道,但灰色的眼睛裡依然有掩不去的擔心。
他已經消失將近兩三個月了,而這種事情是以往鮮少發生的,就算發生了,也從不會像現在一樣悶不吭聲走人。
「我找過了。」正用電腦搜尋的野宴插口,「找不到他的人。」
「那傢伙想要躲起來,就算你查遍全世界,把空間劃爛還是找不到他的人。」練出口諷刺,卻是事實。
那個人,神出鬼沒的讓人頭疼。
面對練的嘲諷,難得的,總愛拌嘴的野宴沒有回話。
對她而言,水市是最重要的人,在這節骨眼上,看上去像是沒什麼,但或許她是最緊張的也說不定。
「小應該知道吧。」綾杉又問,回答的還是練。
「就算她會占卜,可以看見人的影像,但是對他而言,沒什麼用處吧。」頓了頓,練又續道,「何況,小會去那裡,說不定是他刻意下的咒。」
水市擁有言靈的魔力,一出口,便成了秩序。
或許這是他刻意創造出來的結果,但是沒有人可以印證。
「小馨,你有辦法感覺到他嗎?」綾杉又問,在柳馨開口前練打斷他的話:
「你要他把搜尋範圍拉到全世界跟每個領域嗎?你也太看的起這隻精靈了。」
就算她的意念力在強,也不可能擴大到全世界,何況,這世界並不是只有一個平面而已。
所以練的話再刺耳,還是事實。
「我可以試試!」柳馨出口辯駁,這次打斷的是野宴:
「少自不量力了,如果你都找的到我有可能找不到嗎?」
氣氛,凝重的讓眾人喘不過氣來。

「不用找了…」練打破這樣的寂靜,「他會回來的,不然他不會刻意留下棲身之所。」
「什麼意思?」
練閉口不語,面對綾杉關切的眼神,練把視線轉到戶外。
「你們是先遇到小,所以不知道水市以前的事。」野宴回答,但也同樣把視線調開去。
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棲身之所?好讓人心驚的字眼。
「不要把我們蒙在鼓裡…水市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練冷冷回應,口氣比先前冷了許多。
「我們是好友不是?為什麼要隱瞞?」
「每個人都是他的朋友。」練道,連眼神也森冷起來,「就算是朋友,有些事情那傢伙也不可能透露半句。」
「所以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說完,練背過身去,在場的人都感覺的到他打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寒意。
只有他銷毀人偶之時才會散發這樣的氣息,此時一流露,所有人都暗自心慌了起來。
時間停頓許久,沒有人發話。
空間中只有野宴敲著鍵盤的咑咑聲,練走到水市平常待的沙發,一雙淡色的雙眸似乎變成了暗紅的猩紅色。
為什麼眼珠會變色?似乎只有他跟水市知道,但是沒有人看見。
他們之間的謎,似乎比他們的秘密加起來還多。
「他有多重人格。」許久,練開口,所有人都把視線調往他去。
「這你們知道,所以這傢伙多愁善感起來當然只會當他轉移到另一個個性,現在就是如此。」
「每個個性都是他…這是他說的,你是指這個嗎?」
「嗯。」練點頭,算是回答綾杉的問題。「所以他個性當中,自然有一些不希望別人看見的模樣。」
「就像現在。」野宴下了評語。
「為什麼會有這間店?無論是Hermit或是Rover,如果是我所認識的水市,他根本不可能會讓自己有永久的落腳處,更不可能讓你們進來。」
那個人,骨子比他還冷。
「隱者,流浪者,為什麼要這樣取名?這才是他真正的模樣吧,既然如此,那他現在不過是重拾他的身分罷了。」
「他是天生的流浪者,他會開一間店已經很讓我驚訝,如果他願意一直待在這裡,那更恐怖。」想到過去,練似血的雙眸又更殷紅了些。
但是其他人都專注於他的話,沒有發現他眼底的變化。
「他骨子裡還是很渴望流浪,既然你們都可以包容他那麼多缺點了,就多包容他這一點吧。」
這一番話下來,讓綾杉冷靜多了。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沒什麼好謝的。」
又這樣靜下來了,但是心境已大有差別。
「要打電話跟小說嗎?」
「或許他已經知道了,別忘記他們還是有血緣關係。」
「明白了。」
對談過後,練離開了,隨後野宴也要離去。
能夠這樣聚會,已屬難得,平日都是水市開口把所有人招來的。
「你們就好好待著就好。」正當綾杉有所動作時,似乎聽到遠去的練開口。
「他會回來的,不然就把他的店給毀了,到時候他一定會衝回來。」
為什麼?綾杉心想。
回答他的是要打開大門的野宴:
「就如你所說,我們是他的朋友。」
一說完,野宴離開了,練的氣息也不見了,然而綾杉與柳馨的擔心也放下了。
Hermit又回到原來的寂靜。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0-b3d434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