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11.21 [OP/SaZ]七五三
十一月的風吹來,站在道場前廣場練習的小鬼頭,除了一個頭髮的男孩外,無不打了個哆嗦。

薩卡搓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扭頭看著那個腦袋除了練功和打敗克伊娜以外所有神經線都斷掉的索隆,忍不住用手肘推了推寒風中仍屹立不搖的傢伙。

「啊?」竹劍揮下,索隆隨口應了聲。

「你不冷嗎?」

偏頭,像是完全不解他的問題,「冷?」

不知道該打他一拳還是嘆氣,薩卡把冰涼的手貼到索隆的臉上,溫度的差距讓索隆縮了一下。

「薩卡你的手怎麼這麼冰?!」

這下薩卡也不得不翻了個白眼,嘆氣道:「索隆你也太鈍了,冬天已經到了,只有你還穿著短袖跑來跑去。」

「喔?」環視了一圈,索隆對於自己的特立獨行還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可是我不覺得冷啊。」

「這就是你奇怪的地──」突然禁聲,薩卡乖乖握起竹劍以掩飾在偷懶的行徑,在師父轉過身去時又停下動作。別說是薩卡,許多人也搓搓因為寒冷而毫無知覺的手。

「以後索隆肯定會為了練功跑去冬泳。」一臉『你這個練功狂絕對會這麼做』的篤定,薩卡對著一練習起來便無視周遭眼光的索隆道。

在師父解散的口令一聲令下時,歡呼的聲音遠遠超過練習時的喝聲。依然持續著揮刀練習的索隆還是在薩卡的提醒(偷襲)之下,才百般不願意的收起竹劍,一同離開那片廣場。



口袋裡的幾個銅板鈴鈴響,薩卡捉著索隆去一家他常去的小吃攤,也不忘替索隆這個沒神經的多帶一件外套。

「那間店的輪真的很好吃──冬天吃那個最讚了!」薩卡興高采烈道。

雖然沒有特別想吃的意願,但凹不過薩卡的要求,索隆還是放下下午的訓練陪他到那間所謂很好吃的小吃店。

或許是運動過後的關係,索隆的體溫遠比平日要高,但也可能是他本來就不怕冷,相較其他人而言,索隆身上散發的暖意讓他就像個大暖爐一樣。

男孩間本來就無太大的身體之防,踢打撲踹之類等等屢見不鮮,雖然索隆的防心較他人高,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卻低的不可思議。

在同輩的人當中,薩卡已經是他很親近的朋友了。對於他捉著自己的手的舉動,索隆也沒多大的反應。

「索隆…你的手好溫暖啊。」把溫熱的手貼在自己冰涼的臉頰上,薩卡一臉舒服的模樣讓索隆沒好氣的伸出另支手戳了戳薩卡的額頭。

「白痴,你乖乖練習就不會冷了。」

「練習完後手還是冰冰的啊,哪像索隆像個超級大暖爐。」

「胡說。」

「明明就是!」

一邊鬥嘴一邊走到小吃店裡,鬧哄哄的店面不斷傳來嘻笑的聲音。兩個嘴裡塞滿輪的小鬼頭像是在比誰比較破壞形象一樣,在相中同一個竹輪時就會伸出筷子搶,每次都引來老闆娘和週遭的歐吉桑的狂笑。

「嗯?」

索隆的動作突然一頓,收手不及的薩卡差點將筷子戳到索隆的手上。

「你幹麻啊,索隆?」順著視線看過去,薩卡注意到從店面後頭走出來的小女孩,身上穿著很鮮豔很漂亮的和服,頭髮和服裝明顯都是經過打理。

發現有人盯著,小女孩又躲回老闆娘身後,只露出一雙圓圓的眼睛。

「喂…索隆……你───」薩卡才要轉過頭去糗索隆恍神,僅知好不容易到手的蘿蔔就被他一口吞下。

「薩卡你發什麼呆啊。」嘴裡咬著蘿蔔卻咬字清晰,真…不對,薩卡戳著索隆咬東西而鼓鼓的臉頰,氣沖沖道:

「明明就是你先頓了一下…」

「最近有什麼節慶嗎?」

「耶?」

「剛剛我也有看見穿和服的人,神社那邊有廟會?」觀察力驚人,卻很少發揮在正常生活上的索隆這番問題讓薩卡一時無法回答。

一旁的老闆娘聽聞,露出了「媽媽」關愛的笑容,向索隆解釋道:

「不是廟會,是祈福。」看見兩個小鬼頭轉過頭來,老闆娘又笑道:「15號這天爸媽會帶小孩去神社參拜,祈求孩子活潑健康,幸福快樂。」

「男孩子是三歲或五歲,女孩子則是三歲或七歲,對了對了,來,這個給你們兩個。」老闆娘遞給兩人各一個紅白相間的棒棒糖,「這個是神社提供的千歲飴,祝福你們能得到一千年的幸福。」

接過糖果:「謝謝老闆娘。」



謝過老闆娘後,兩個人含著糖,走著同樣的街道回去。

看了看有些灰濛的天,如果這幾天再冷下去應該會下雪吧,薩卡猜測。看了看一年四季都是穿著道場制服的索隆,他忍不住抓緊了索隆暖暖的手。

「怎麼了?」

「索隆…沒慶祝過七五三嗎?」

「七五三?」索隆疑惑道。

「就是剛剛老闆娘說的。」索隆點點頭,老實答道:「沒有,這是我第一次聽到。」

索隆看薩卡開始踢陸上的石子,便放慢了腳步。

「…五歲那個時候,我還記得我媽媽帶我去過,那個時候爸爸就已經不在了。」索隆沒去看他,從聲音聽的出來他的口氣悶悶的,聽上去就是很不好的回憶。「不過很快媽媽就去世了,與其一個人幸福一千年,我寧可媽媽好好活著。」

抬頭,薩卡問道:「索隆呢?索隆比我早進道場,在這之前都沒聽過你說爸媽的事。」

搖搖頭,「沒什麼印象了。」在他的腦海中,爸媽這兩個稱呼很少很少出現在自己口中,而從他開始修行後,就更少去提及。

師父好像也問過他會不會想念他們,但他的腦海中幾乎找不到關於他們的影子。是被拋棄了嗎?還是其他緣故所以沒有想過來找他的孩子?

疑惑都只有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索隆不知道的是,關於寂寞或孤單這些『一個人』才會產生的情緒,在他很小的時候已經伴隨著修行一起慢慢的累積,逐漸轉變成影子一樣存在,習慣去感受,並成了自然。

加上天生比他人獨立的個性,索隆也從不會去質疑『一個人』有什麼不對。而實際上他也並非都只是一個人,他不會拒絕別人的親近,只是更習慣一個人行動罷了。

「那索隆的生日呢?」

「吭?」

「至少記得自己的生日吧。」

靜默…索隆很認真的回想關於生日這檔事,其認真的模樣就像訓練的時候一樣,薩卡看了忍不住往索隆的頭敲去──後者很自然地躲過。

「11月11日。」應該吧,記憶中是這樣沒錯。

薩卡驚呼:「那不是剛過?!」

「無所謂啦…」

「生日耶,一年只有一次!」

「喂喂薩卡,你要抓我去哪啊──」被捉著走的索隆一時踉蹌,險些摔倒。

「去跟師父說,我們今晚一起圍爐吃火鍋!」

「那樣太麻煩了啦,薩卡──」




方桌上,用著剩下的食材弄得簡便火鍋熱騰騰地冒著香氣,一邊勺湯、不忘數落索隆的克伊娜將一大碗的火鍋料和肉放在他眼前。

「連生日都會忘記,索隆你的記性跟你的方向感一樣差。」沒好氣道,克伊娜把飯碗遞給薩卡。

「少囉唆!過去又沒有人問過…」愈說愈小聲,發現自己在抱怨的索隆埋頭就是狂吃。

「那以後索隆的生日我們就一起吃火鍋,薩卡你也一起來吧。」

點頭,薩卡捧著碗悄悄朝索隆比了一個「你是笨蛋」的表情,擺在圍爐桌下的腳冷不防地被踹了一計。

「好痛──」

你才是笨蛋!索隆扮個鬼臉反擊。

把湯喝一喝,躍至索隆身後搔他癢,兩個又開始鬧起來的傢伙在師父的笑聲下,被索隆的天敵、克伊娜一人賞了一拳結束。

「吃飯時間就乖乖的吃飯!」

「…是。」一旁師父笑得更為開懷了。




翌日。

薩卡手中捧著一樣東西,急急忙忙的往道場跑去。在看見索隆時,也不管他手中竹劍隨時都可能把他打飛,便拉著人往一旁去。

「你看,索隆~~」薩卡將盒子裡的東西打開,攤開正好是一件男式和服的外衫,「我從家裡找到的,這個給你!」

「給我這個做啥?」

「七五三啊!去神社拜拜的都要穿這個,索隆趕快換上吧~我已經跟師父說過了!」

說著,還真的拖著索隆往房裡去,不明就裡的索隆一邊被拽著,一邊念念不忘被擺在門外的竹劍。

「等等薩卡──為什麼我要去神社?七五三不是過了?還有我年紀超哇啊啊───」二度險些摔死,腳先撞到門檻的索隆緊接著又被突然停下的薩卡撞得差點往後摔。

「趕快換吧!」

拿起一件件色深淺不同、繁複的布料,索隆頭上冒出了幾條線。

「薩卡…你會穿嗎?」

「…」

對於習慣只穿一件上衣的小鬼頭而言,和服還是太繁瑣了點。



不得不拿去請教師父,七手八腳後宣告完成已經是一兩個鐘頭後的事情了。

頗感不適應的索隆抓著衣襬,忍不住想扯開壓在胸口一層又一層的衣服,站在索隆身後替他做最後調整的師父最後也不得不滿意的讚嘆聲,而薩卡則是驚歎得沒有言語了。

「…好熱……」

「索隆!你穿起來很好看啊!!!」

「是嗎?」又大又重…走起路來好不方便…

「嗯。」

「是啊索隆。」調整了被索隆扯歪的帶子,師父也讚道,「索隆很適合穿這樣的和服。」

什麼好看不好看都不重要讓我脫下來去訓練啦…

「走吧,我們去神社。」

「真的要去?」突然覺得這是有預謀的…直覺讓他往一旁笑的溫煦的師父看去,唔,怎麼有點冷…


一前一後被拖出道場,穿著木屐走路的索隆好幾次差點把木屐踢出去,等到了神社面前,比起平常花的時間多上一倍不止。

倆人輪流拉了一下鈴,又買了昨天吃的千歲飴,坐在神社的台階上,索隆發現穿著這個不便行動的和服比做一整天的重量訓練還要累人。

「吃了這個糖以後,我跟索隆一定會幸福一千年。」將最後一口糖咬碎,薩卡宣示道。

「笨蛋,誰會活這麼久啊!」

「嘻嘻~那麼改成如願以償好了!索隆要打敗克伊娜,然後成為最強的劍士!我則要發揮正義之劍到極致────」

互相擊了掌,索隆信誓旦旦笑道:

「一言為定!」



2006.11.20 Fin


-後-
...這個...這個CP...雖然想了很久,但好像沒真正看過純粹這一對的...(雖然我也沒真的寫...淚奔)
雖然還有得寫,但按原作肯定要得再重播一次Kuina死去的那段(汗),然後給定情之劍(/////),相遇(劇場:詛咒的聖劍),最後變成薩卡瑪雅、LZ...那還是別寫好了(被毆)

怎麼會...這麼純情.......呢......[s:9]

(小小小的番外...阿嘎嘎...事後再補.....←這人的私心怎麼也改不了...)


恩,ZORO生日快樂XD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01-7d078b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