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1.14 [OP/ShA]Farewell
香克斯和艾斯碰面的機會不多,跟魯夫比更是少上一大截。

當艾斯加入白鬍子之後,見面的次數更是如香克斯有酒不喝的機率一樣低得可憐。

而當他出現在白鬍子這次登陸的小島上時,一干子的人動作都停了下來。


「一個人前來…你還真有種,臭小子。」咕嚕嚕豪爽地喝下那一大甕裡的酒,白鬍子隨手就將酒甕往香克斯身旁的巨岩上扔去。

器皿迸碎的聲響響起時,一片碎片不經意地往香克斯的方向射去。眼也不眨地隨意一捉,平穩躺在香克斯掌心中的碎物緩緩化為塵埃散去。

「哎哎,我只是為了一點私人的事情來拜訪某個小鬼,用不著這樣歡迎我吧?」眼神瞥向巨岩不遠處的第一大隊隊長馬可,香克斯蠻不在乎地笑笑。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紅髮。」現身於營火下的第三大隊隊長裘斯道,「這裡豈是你無聊想來晃晃就來晃晃的地方?」

「我可是滿懷誠心前來啊,喏,這就夠表達了吧?」指著自己所搭乘的小船上的色物體,香克斯將手隨意擺在腿旁,一副空隙百出的模樣。「弄來那樣東西可花了不少功夫啊…嘖,我可是一個人也沒帶,還需要什麼證明嗎?」

不著痕跡散發出莫可披擬的霸氣,定力稍差一點的人手已經放到武器上,隨時都有大打出手的意味。

「哈…」白鬍子一擺手,聳聳肩退至一邊的馬可和裘斯兩人也分別回到營火的隊伍裡頭,方才劍拔弩張的氣氛也緩和了下來。只是從白鬍子的眼底仍有那麼一絲的戒心掩蓋在狂氣之下。

「你消息可真靈通啊,香克斯。」摸摸自己高起的鬍鬚,白鬍子口氣不無輕嘲道,「他拿到惡魔果實也不過是前陣子的事。說吧,你找艾斯有什麼事?」

「只是來看看那個小鬼罷了。」咧嘴一笑,香克斯盤腿坐下,彷彿只是話家談一樣,「能在一年內就打出名聲來,可真不簡單。」

白鬍子突然放聲大笑,拍了拍自己大腿:「哈哈哈──那是當然了,比起當年你窩在羅傑船上當什勞子實習生,艾斯那孩子可是奇葩。」

「讓我看看你拿了什麼東西來吧,哈哈哈哈────」興致大好的白鬍子豪氣萬千地又提起一甕的酒往喉嚨裡倒,扔了個巨大無比的酒碟至香克斯眼前,從小船上取回的酒沒三兩下就被喝乾。


將酒甕與酒碟重重擺放在地上的聲音一點也無驚動在營火中狂歡的海賊們,只是那一瞬火焰靜止的身態,讓馬可和裘斯淡淡地看向他們老大一眼。

同時,往白鬍子和香克斯看了一眼的,還有未來自稱自己為「鬍子」的汀奇,此時正隱沒在營火所搭建起了暗下。


「你是來看艾斯那小子吃了果實沒對吧?」口裡掩不住的酒氣,卻毫無醉意的白鬍子盯著香克斯道,「白鬍子裡的規矩,誰得到的東西就歸誰所有。那孩子吃不吃他自己決定…你少廢話,香克斯。」

話語中有著誰都聽得出來的威嚇,香克斯不禁心裡發出:啊啊…兩聲,白鬍子對艾斯的讚賞,大概沒人看不出來。感嘆著年紀輕輕就爬到這個地位,同時也佩服起從小就將自身才華表現的淋漓盡致的小鬼頭,如今已經是各大海軍及賞金獵人的目標。

比起魯夫總是莽莽撞撞的性子,艾斯優良的品行真是讓人不禁感動落涕……撇除那小小的缺陷。

思索著艾斯會在多久內得到大隊長資格的香克斯,隨即被白鬍子彷彿喃喃囈語的話拉回神志:

「相傳惡魔果實會反應食用者本身的特性…艾斯那孩子會得到什麼樣的能力也就不足為奇了。」

「看來艾斯是打算吃了大海的秘寶…」

「一切都他自己決定。」白鬍子道,背靠著專屬於船長的墊子,那凌的氣勢一瞬間緩和了下來,香克斯內心一直緊繃的弦也頓時一鬆。

「他在另一頭,你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超過了以入侵者的身分制裁。」指著另一頭的海岸,香克斯起身笑笑向白鬍子致謝時,後者冷冷哼了聲,不予回應。

「謝了。」

「有你這種船長…真是辛苦了貝克曼。」一副真是糟蹋人才的口氣,白鬍子不覺又是一個哼聲道出。


×


筆直走向海岸時,香克斯忍不住回想起哪段在風車村的日子。僅餘的一手按在劍上,偶爾抬頭看了看藍色的天際,彷彿緬懷一樣,但隨即他又為自己宛若老去的海賊緬懷時,自嘲地笑了一聲。

路並不長,阻退了幾隻棲息在暗中的猛獸,香克斯很快就來到艾斯的所在地。

一縷飄起的輕煙與香氣濃郁的烤肉,卻四處不見本尊的身影。香克斯隨意撿起早已擺放在一旁的枯木,替快要熄滅的營火重新旺盛起來。

在營火的另一邊,擺放著摺疊整齊的衣物以及鞋子,在想是被野獸吃掉(怎麼想都知道不可能)或是在島上晃晃(會不穿鞋和衣服嗎?)如何怎麼的,察覺到有人的氣息而下意識轉頭的香克斯,便看見從海岸緩緩走來一道溼答答的人影。

「啊、馬可謝謝了,沒想到只是游一下…耶──?」真正看清來人是誰而頓時愣住的艾斯,很沒形象地垮了下巴,轉身喃喃唸道:「我游錯地方了?…嗯,肯定是天太游錯方向。」沒想到他跟弟弟魯夫一樣會迷路啊,艾斯忍不住搖搖頭嘆氣。

「喂喂…」一把將人捉回來,香克斯忍不住彈了艾斯的頭一計,「這麼久沒見面,不會打聲招呼?」

順手捉來早準備好的毛巾往艾斯身上罩著,用著像是在替亂跑的小貓擦澡一樣的動作,好幾次艾斯都想從那支手下逃脫。

「好了、好了,香克斯────別再擦了!!」

好不容易脫離掌控,跳到一旁梳著亂糟糟的髮的艾斯沒好氣嘟嚷。不自覺流露出任性的姿態,一瞬時間彷彿倒轉到在風車村的過去,香克斯原本慵懶的笑臉染上一層暖意。

「沒想到那個在魯夫旁邊收善後的小鬼頭也這麼大了啊…」忍不住流洩出的感嘆,香克斯看著套上上衣坐回營火旁的艾斯,招手要他往自己靠近。

撇撇嘴,因為一陣寒風而抖了抖的艾斯還是坐到離營火最近──也就是香克斯示意要他坐下的位子,拿起早已烤熟的肉一口咬下。

沒回應香克斯的感嘆,又或者說回應了就等同附和他所說的話,可能間接導致這個男人會突然像小孩子一樣尖叫的反應,讓艾斯選擇了沉默。

那段往事迅速回流腦海,即使是這麼久沒見了,只要一碰面熟悉的感覺就會油然而生。


「…」

「喂,不說點什麼話?」香克斯推了推艾斯,而後才發現坐姿端正頭卻倒向一邊的某人已經打起呼來。

臉上掛滿線的香克斯無奈地笑笑,替營火加了幾根柴木。

「啊,我又睡著了…」扭頭,發現自己不是在做白日夢的艾斯便瞧見正在溫酒的香克斯。

「你這小子的怪癖還是沒變啊,哈哈…」或者說,這也是他們一家子的怪癖吧!想起這小子的爺爺聽到最乖巧的寶貝孫子也跑去做海賊只差沒召集所有軍艦和白鬍子幹上一架的消息,香克斯又是一陣狂笑。

「對了,你無聊來這散步?」反正這個反應也不是一天兩天,就連現在都被唸了許多次的事情艾斯也只是聳聳肩,又咬了一口烤野豬問道。香克斯耍任性的性子早就是每個海賊都知道的事情。

想到那個嚴肅總是收善尾的貝克曼副船長(跟以前替老弟收善尾的自己還真像…艾斯不由得露出心有戚戚的表情),艾斯不禁向香克斯投以一個「你還記得你是船長嗎?」的目光。

「哈哈,的確是來散步。」倘若白鬍子不批准就不見得了。香克斯將僅剩的一支手跨在艾斯肩頭,「要見你這臭小子一面還真不容易啊!聽說你得到一顆惡魔果實?」

「嗯?是啊。」艾斯老實道,其實說來應該是老爹(白鬍子)變相送給他…哎,這樣反而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怎麼,你想要?」身為可以和鷹眼一決勝負的劍客,雖然少了一支手應該還不至於要吃惡魔果實吧?

雙眼瞥向斷臂,頓時覺得烤野豬索然無味而放下用餐的手。沒發現自己瞳孔已經縮小的艾斯,默默地翻弄柴火,而這個小動作卻逃不過香克斯的眼睛。

施加在艾斯肩膀上力道加大,突然感覺到一絲疼痛的艾斯疑惑地轉頭看著香克斯,訝異地發現那雙總是懶洋洋的眼底流露出對於親密的人才會有的溫柔。

「哈哈~你以為坐在你旁邊的是誰?只是來看看你而已。」

即使是口齒伶俐待人親切凡事彬彬有禮卻又不失立場堅定撇除一點習慣上的缺陷外可說是完美青年的艾斯,對於那句怎麼聽都會起遐想的話語還是唰──地雙頰冒出紅潮。

「!!──…」這是一向爽朗任何事情都難不倒的年輕大海賊無言地表態。

戳戳貌似有些石化的艾斯雕像,香克斯先是發出悶悶地「噗嗤」,隨即蹂躪著艾斯的髮狂笑。回過神來嚷嚷「香克斯!!」的青年,用著平常罕為看見的暴力對待「特地」前來看他的紅髮。

待(暴走中的)艾斯平復下來,香克斯已經笑到岔氣了。


「噗…原來看起來像什麼事都難不倒的艾斯也會──」在艾斯那張「完美」的笑臉下噤聲的香克斯嘴裡仍不時冒出充滿笑意的悶笑。

「嘿嘿…」耳地聲線不知怎麼有點寒。

深諳眼前的有為(?)青年絕不像外表一樣無害的香克斯,默默歛起笑得嘴有些裂的嘴角,咳了一聲,用著正經的表情道:

「怎麼,決定要吃那顆惡魔果實嗎?」

「啊啊…」伸長四肢活動活動筋骨,艾斯沒去看香克斯的表情,「…吃了之後,就不能像現在一樣游泳了。」

雖然果實的能力讓人很心動,但是失去浸在大海裡的資格還是讓喜歡游泳的艾斯有些不捨。


「魯夫那個笨蛋再落海我也拿他沒輒了。」攤手一臉無奈的表情。看見香克斯的斷臂,艾斯依然會想起當時他不在風車村的那天、香克斯為了救魯夫而斷臂的事情。

即使事情不是他所造成的…但與生俱來的血緣羈絆,還是讓他對於香克斯的斷臂感到那麼一點的……愧疚;即使香克斯早就說過為了朋友他並不在乎。

惡魔果實,就好比他名稱所帶來的意義一樣,那是額外的寶藏與大海的詛咒。即使艾斯只是隔著盒子觸摸那顆果實,內心還是會為其蘊含的能力感到顫抖,那是興奮、也是一種賭上命運的感覺。

香克斯凝視那張依然帶著一點少年才有的任性與飛揚跳脫,縱使海賊都是叛逆份子,但是充斥著活躍與恣意睥睨,卻是只有年輕的海賊所專屬。

一手捉住艾斯的手,後者詫異的眼神瞥來,香克斯用著他一貫大剌剌的海賊式特有的強硬笑容與態度道:

「要是你也落海了,我再去救你就好了。」

「!」艾斯迅速整整自己的表情,露出那一貫自信的笑容,「那就先謝謝了。」

隱藏在話底下的意義沒有說破,就維持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平衡與曖昧。沒有去猜測是否還有更深的隱晦,兩張同樣掛著笑的表情是何種意涵,同樣沒人臆測。


拍拍褲管,把溫好的酒放到艾斯懷裡,突然間接觸到高溫而燙到的艾斯一沒注意被拽了手臂,比起酒更令他感到灼熱的觸感輕輕拂過他的臉頰,艾斯猛然退後,一臉不可置信。

反倒是香克斯一臉沒事發生的模樣,拍拍艾斯的肩膀:

「我先走了,你們船長限我兩個小時得滾離這座小島,否則就以入侵者看待…有空到我們船上晃晃吧,哈哈哈…」

揮揮手,香克斯毫不戀棧地離去。艾斯先是沉默了一會,在香克斯走遠前突然大吼:


「謝謝你的酒,香克斯叔‧叔──」

因為叔叔(加重音)兩字而滑了一跤的香克斯回頭便看見笑得十分得意的艾斯,忍不住也笑了出來。


──我會來救你的。

隱含在香克斯嘴裡沒有說的話是一句對某個人的警告。回小船時他不由得朝向汀奇的方向看了一眼,臉頰上的傷痕隱隱作痛,但礙於身份的關係,他仍沒有說出口。

很快就把這件事拋至腦後,艾斯的反應可愛得讓香克斯哼著歌回去自己船上,即使等等又會被貝克曼唸到死也不會影響到他的好心情。



「那個行事任性的傢伙終於走了。」隱藏在距離艾斯所處的海岸邊一點距離的第一大隊隊長和第三大隊隊長相互默道。

「你認為他只是來看艾斯這麼簡單?」奉老大之命前來探查的裘斯向同僚問道。

「應該說,只是『單純』來看艾斯而已嗎?」

「老大會生氣吧…」

「肯定會。」


×


三個月後,『火拳‧艾斯』的名聲傳遍全大街小巷海軍海賊賞金獵人。

白鬍子船上。

眾人看著艾斯新的懸賞單七嘴八舌的討論,身為當事者的艾斯則是被夥伴們一個個捉去灌酒,同時他的身份也晉升到第二大隊隊長,氣氛簡直high到最高點。

馬可發現在這場宴會中始終保持笑容卻沒有開口的白鬍子,默默溜到他們老大身旁。

「老大,有心事?」

「嗯…你還記得那天紅髮那臭小子來找艾斯時帶來一大甕的酒?」

「嗯。」

想到那甕酒的名字,白鬍子忍不住放聲大笑,馬可一臉不明就裡地看向他們老大。

「哈哈哈哈───香克斯你這渾小子,算你有本事。」


── Firedrake。


繼承那個革命軍‧龍的血脈,擁有自然系火焰的艾斯,再適合不過。

「老大?」

「去慶祝吧,把酒窖裡的酒全搬出來!」

「是!」



2007.1.13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05-78fc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