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4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1)
我把愛給你,給你,一切給你。
只請你──

──放我自由。


1.

小鎮上只有濃霧,以自己為中心往外五公尺是其可視距離。

霧城,是這座城市的名字。從霧城中央的鐘塔筆直延伸到城牆正門,「通過水色長廊你會看見一色」,說的就是這條大道,可以直接通到唯一可以停泊的岸邊。

反過來說,想要直接到達鐘塔也是相同的道路,但這裡的人們習慣用「揮之不去的死亡」來形容返回的通路。

「簡直就像通往生與死的道路。」步行不到幾分鐘,已經深陷在濃霧之中的索隆冷哼道。

放眼望去只有白色灰色,低頭勉強可以見到大地的褐色以外,所有景色都只是空白。

即使是眼力及好的索隆也難以用肉眼去探看人群的所在,但對於一個劍士,看與不看,對於他想要判斷出各物體間的距離絲毫不成困難。

此刻他的耳邊依稀可以聽到魯夫的笑聲,其餘的,還是空白。就連人的心跳聲都極為薄弱,倘若不是曾近距離看到人影,還真以為這座城沒有活人。


兩天前。

紀錄指針指到了這座島,萬般不得以來到這座島的眾人在聽聞這座島詭異的傳言後,紛紛留在城牆外頭不願進來。

「…簡直是有去無回!每個回到岸上的人都像死屍一樣,一點生氣都沒有。」這是過去待在岸邊的海賊留下的信息,旁邊還有死者的名字。一個一個數來少說也二三十個,而且都是不同時間所刻上去的。

所幸這座島的紀錄只需要一個星期,勉強待在沿岸倒也是無妨。只是對於有冒險卻無法嘗試的船長而言就是個酷刑了。

雖然娜美耳提面命要魯夫不要輕舉妄動,而城牆那頭倒也真傳來詭異的氣氛,挨了一堆拳頭哭喪著臉說好的魯夫晚上還是偷溜。

冒險的味道,守夜的索隆聽到魯夫發出興奮地低哼,低嘆了一口氣,提起三把刀尾隨而離時背後冷不防貼了一道陰影。

「一個星期,只能少不能多。」暗中一點火星,加雜著想忽略都難的菸味。

「囉唆。」把原本蓋在身上的毛毯扔向來者,「下次在站在我背後我就砍了你。」

「混帳…」心頭莫名一把火燃起,香吉士正抬腿要往他腰腹踢去,卻又因為他一句話怒火消失殆盡。

「去睡吧。」

索隆低聲道,聲音輕的彷彿從未發出過。香吉士猛然一轉頭,索隆的背影像是被濃霧籠罩一樣模模糊糊,想要追上去,看了看身後熟睡的眾人,皺眉嘖了一聲,回到索隆原本待的位子坐下。

「兩個白痴…」


跟著魯夫的聲音追去,不知不覺被霧中的水氣弄得滿身濕。

說這個環境對人心沒有造成影響是騙人的,就連心志堅定的索隆在面對這一片可以說是愁雲慘霧的城市中,也會感到有些無力。

但,也僅僅只是如此。

然而魯夫的笑聲在這裡就顯得格外突兀,比起那個鐘塔的鐘聲還要宏亮的笑聲,對於這片霧茫茫的城市中就像燈塔一樣。

索隆又邁開了步伐。


-----


「唔,這個是什麼?」

一片灰霧中有道閃亮的光芒閃過自己的瞳孔。魯夫停下腳步左右環視,來回穿越自己週遭的人群彷彿沒有看到魯夫一樣,聽見魯夫的喊話也沒有回應。

「又來了…什麼東西在發光啊?」魯夫瞇眼探詢光的來處,最後抬頭看向在白天也依然點亮著的街燈,疑惑似地靠在一座莊園圍欄牆柱上。

霧似乎散了一點。可見度提高讓魯夫看見了人潮的臉孔,每一個都是灰白色。

灰白慘白黯淡白,最後融合成一種像是死灰色的暗調。

「就像死人的蠟白色,對吧?」從魯夫身後傳來一道語調平穩的聲線。

「耶?」

魯夫跳下圍欄,扭頭看了看說話的人,不,正確來說應該是半人,他的下半身泡在一個巨大的池子裡,但由於霧的關係魯夫無法分辨那是不是他想像中的魚鰭。

魯夫露出他一貫爽朗的笑容。

「你好啊~我是魯夫,你是人魚?」魯夫探頭探腦的想要看出些什麼,但就像他試圖想要找到小吃店的招牌一樣,什麼也看不清楚。

「是或不是有什麼關係嗎?」說話者頭偏向一邊,魯夫也跟著把頭歪向一邊,兩個人互看對方的臉孔,偏換個角度,魯夫又發現有道光閃過他的眼睛。

「哎,到底是什麼閃來閃去的?!」嫌惡地拍來拍去,說話者──姑且稱他為人魚吧,此刻湧上了一股笑意,笑聲未出,倒是揚起了嘴角。

「這個。」脖子上有一面用細繩垂掛著的小鏡子,人魚指著那面小鏡,「你是外來者所以不知道,我們都用這個來辨識誰是誰。」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喊一聲就好了嘛~」人魚微笑不語。

「不過你們這霧還真大啊…你知道什麼時候霧散嗎?」原本以為這座城會有很好玩的東西才興沖沖冒著生命危險偷溜進來,沒想到進來只看到揮散不去的濃霧,魯夫開始厭惡起這裡的霧了。

「這裡的霧不會散的。」人魚斂去笑容,臉上的表情有種難以形容的嚴肅和詭譎,卻又透露著一點嘲諷。低身潛入池子裡,魯夫反應不及險些要墜入池子追問。

「喂、等一下!我還有事想問哇啊啊──」捉著圍欄,透過莊園裡明亮的燈光,一棟約四層樓的老式鐘樓映入眼裡,透露著青森的白色磚石,藤蔓纏繞的紅色瓦磚。

「小兄弟,你這是私闖民宅喔。」與人魚平板的聲調不同,清亮的語調令人有種精神為之清醒的清爽。

原本魯夫也是這樣感覺的,只是還來不及看清楚是誰就被一把推出圍欄外。敏捷地翻過身落地,回首又是白茫一片。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也沒有想要再一探究竟的興致,魯夫雙手放在腦後踱步離開。


「他看起來和一般海賊不一樣呢…」人魚再一次浮出水面時向來人道,並親暱地磨蹭他的掌心。「為什麼要趕他出去?」

「因為…」男人溫柔地撫過人魚溼潤的秀髮,然後落下一吻,「你是我的,我不喜歡你和其他男人說話。」

人魚閉上眼不再言語。








----------------------------
(於NR的回覆)

總之......是同人...但是是同人以外的故事囉..................
......................
.........我在說啥= =...

本來一直在想最愛LZ的沛沛不會吧文案實施在LZ身上[吧?]...
呵呵呵......看到後面我就放心了~~[大轉圈]

人魚啊......是人魚嗎!?
2007/ 02/ 03 (土) 16: 30: 43 | URL | 魅影P.H. # -[ 編集 ]


-


嘿嘿,其實還是LZ的故事喔~XD

[對不起我是壞人=V=我把魔爪伸到LZ了....]
這一對夫婦是案例~[哎,不知道該怎麼說- -]

人魚...恩,他是人魚,他是魚魚[!]
咳咳...可以不用理我說啥..

2007/ 02/ 03 (土) 16: 35: 00 | URL | su # HNNEL57Q[ 編集 ]


-


好冷
2007/ 02/ 03 (土) 17: 25: 16 | URL | KEVINS # JalddpaA[ 編集 ]


-


冷就多穿幾件啊- -...
2007/ 02/ 03 (土) 17: 47: 37 | URL | su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08-cddcd0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