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5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2)
2.

憑藉索隆的方向感,唯一不會走錯的是這間名為「GARNET」的酒館。

推開門,霧氣彷彿被擋在門外。暈黃的燈光與慵懶的氣息,一進門索隆就感覺到了,與一般他常去的海賊酒館截然不同的氣氛。

深沉的頹糜,吸一口就會發酵的浮靡在身體裡流竄。為此,索隆更是提起十二萬分精神應付。已經打過照面的酒保默默擦拭酒杯,見到那抹搶眼的色也只是從酒架上取下Vodka,連杯子都未擺上。

「你還沒找到你的船長?」坐在吧檯另一頭明顯有了醉意的男子開口道,手中一瓶蘭姆,同樣沒有杯子。

顯然酒保知道給予酒蟲杯子只是徒自己的麻煩罷了。索隆一坐下便是拔開瓶塞,連置於一旁的開瓶器都用不著。

「少囉唆。」以酒會友,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

「明明就聽到傳言還要進來送死,你們還真是膽大啊…」擅自做了乾杯的動作,男子哈哈笑了數聲,轉頭又向酒保要了一瓶。

「不過霧還真大…」男子哼哼笑道,湊近索隆身邊,「你也這麼覺得對吧?不過霧不大的話就不叫霧城了,哈哈哈哈────」

就索隆的觀察,他身旁這位男子的個性可以算上奇葩一位,目前為止他還沒遇過這麼多嘴的傢伙。當然他也發現了,這裡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掛著一枚鏡子。

「這個啊…是我們城裡的護身符。」男子解釋道,「我們拿他來辨視,真實之鏡會映照出正確的景象,讓我們在霧裡也能看見真實──過去海賊也有海賊覬覦那面鏡子,那面被稱為『毋虛之鏡』,可惜那一個個都發瘋了,哈哈哈…」

「你呢?你跟你的船長也是為了這個而來?」男子咧嘴笑問。

動作靜止了下來,索隆與酒保亦是。

一項面無表情的酒保突然揚起了饒富興趣的淺笑,男子總是帶笑的臉孔卻出現了戲謔嘲笑的意味。索隆暗紅色的眼眸清楚的映在Vodka裡,緩慢的搖晃,搖成醉人的弧度。

他露出海賊一貫侵略的笑容。

「很抱歉,我沒興趣。」雙唇吐出極其不屑的口吻,然…「如果那個笨蛋有興趣就另當別論了。」

男子噤聲,酒保卻笑了出口。

「這裡的霧難道都不會散嗎?」索隆問道,最後的Vodka也只剩下同色的透明。

「啊啊…」男子手肘抵在吧檯上,盯著酒保沒有回答。

「要是霧散……我們大概也會煙消雲散吧。」今晚首次開口的酒保收去空瓶,表情還是一貫的冷漠。

索隆聽聞,眉也未動,只是低聲冷哼。

「要走了?」

「我來這的目的只是把我們船上的笨蛋帶走。」回首索隆冷哼了一聲,一手按住蠢蠢欲動鬼徹──他隱約察覺出什麼,卻沒有動作。「對於你們這座城市的傳說我沒有興趣。」

「何況我不信神。」最後離開前補道。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小子,你說是不是?」男子向酒保問道,後者淡淡瞥了男子一記。「同樣不信鬼神的你,把愛人親自送往死神那了,嗯?」

冰冷的殺氣席捲了整間酒館,男子低低哼道,退離了酒保殺人的絕對距離,摸著胸懷的鏡子緩步離開。

「愛人啊~就是要緊緊捉在手裡…死也不能逃脫……」


-----


傳說,這裡的居民是吸血鬼,而這座城市吸血鬼的巢穴。

所以一旦霧散了,直射進來的陽光會讓他們煙消雲散;而一具具毫無生氣的人,據傳言是被不知名的魔獸吸食精氣。

為了驅邪人們都帶著一面鏡子,有謠傳說鏡子可以照出魔獸根本的模樣,而看到自己臉孔的魔獸會嚇著跑走。

無數的「傳說」讓這座城更顯得詭譎,但這對魯夫和索隆而言根本無關緊要。


城市在歌唱著,歌唱著死亡的送葬曲。

路過的詩人用他好聽的聲線詠唱著不詳的歌謠:告訴你告訴你,有個性格扭曲的男人拿著扭曲的六便士,走在一條一哩長的扭曲道路上踏上了扭扭曲曲的台階,你就會在扭扭曲曲的房子裡看見性格扭曲的男人。

「他會告訴你你所想要的。」魯夫最後聽到詩人如此落語。

然後詩人的吟詠聲隨著濃霧也逐漸模糊。


五個街口七條巷子,即使擁有方向感也不可能在濃霧中找到正確的路。

但他的確知道他要往何方。

步履堅定,索隆白色的汗衫隱隱沁出夜涼的汗露。中央的鐘塔傳來午夜十二點的哭喪,然後他看見了熟悉的草帽。

一切都像平常一樣理所當然,關於他看見他。

「喲!索隆~」魯夫綻開笑顏,是濃霧也無法將那樣的笑臉隱藏在灰色之下。索隆暗暗吐了口氣。

「別鬧了,回去吧。」「你果然來了。」

「呃?」

聲音同時響起,同時結束。索隆先是看見洋溢著燦笑的容顏,而後將視角往下調,一把捉住他的手不放的魯夫用著讓他無法掙脫的力道握持,心頭一陣怪異油然而生。

魯夫是魯夫,他不曾弄錯。

索隆鬆開僵持的力道,露出他一向縱容的笑顏。

「喂喂索隆~我剛剛聽到有個男人說『他』知道『我想要什麼』,哈哈~我們都不認識他居然會知道,好神奇啊~」

「這沒什麼好稀奇的吧…」任誰認識魯夫一段時間,馬上就可以推敲出他的愛好,索隆不覺得這有什麼稀奇的。

握住索隆的手力道又更強烈了一點,強烈到讓索隆開始感覺到疼痛。

「陪我去找那個傢伙。」

歌謠的聲音又開始響起,恣意在穿梭在人潮中的亮影閃過他的眉梢他的眼,索隆閉上眼,先是長長吐了一口氣,然後用相同的力道回應他的船長。

「走吧。」他沒拒絕過他的要求。

魯夫當然也明白,因此掛在嘴上的笑容更加擴大。

他一直都知道,知道這個男人不會拒絕他的要求,在第一次見面他就知道了。


背後傳來詩人的低笑,手中的鮮花奉獻給他的美人。

沒有陽光滋潤的鮮花只是一個碰觸,便嘩啦嘩啦謝了一地,彷彿哭過的淚痕傳來苦澀的芬芳。

就連索隆一向柔嫩的髮也開始憔悴。




※註:「有個性格扭曲的男人,手拿扭曲的六便士,…」原文為: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選自《鵝媽媽童謠》There Was A Crooked Man

(其實翻譯城駝背的男/老人和駝背的貓比較洽當,但這裡採性格扭曲解釋)







--------------------
(於NR的回覆)

那男的...真不識相啊...= =...
哼哼~!
[↑這人實在是...]
2007/ 02/ 03 (土) 17: 55: 17 | URL | 魅影P.H.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09-bca0b7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