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6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3)
3.

「喂,魯夫你到底要找什麼?」

「我也不知道耶。」

「什麼?」

燈光下突然止住的腳步,就連影子都快要被灰霧所吸收。

帽沿下一片延伸到頸後的陰影遮去了魯夫的笑容,氣溫低寒的夜裡,冷風冷颼颼的爬過背脊,生出一連串的麻癢。

鬆開的掌心只有冰冷。


「我覺得這裡會有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才留下來。」

「所以我才問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的是…」


-----


紮營在岸邊的日子進行到第三天。一夥人圍著這幾日不滅的營火,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在這段期間港口沒有任何船隻經過。

見到那扇沒有開啟過的城門,騙人布第三百六十七次搓了搓自己雙臂,找了個背對著城門的位子坐下,接過香吉士沒什麼敬意端來的熱飲。

這座城市的傳聞已經讓他的雞皮和寒毛交互跳舞了整整三天,大概是以往坐鎮的索隆不在的關係,加上雖然沒個正經但是看著就是會讓人莫名心安的魯夫也不在,讓他們有些心浮氣躁。

香吉士用來放菸的菸灰缸裡的菸蒂已經疊成一座小山了,由此可知光是坐在這裡那座城帶來多大的壓迫。

關於這裡的「故事」,羅賓前晚已經全數道盡,但此刻羅賓卻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喂喂喂…他們已經進去三天了,不要緊嗎?」騙人布道,看到漸漸瀰漫而來的白霧忍不住又搓搓雙臂,「尤其是讓索隆那個路癡去找,會不會最後反過來去找索隆啊?」

「不然騙人布你去好了。」香吉士涼涼道,「不過在霧城裡…方向感也沒什麼屁用,嘖。」

「喂喂香吉士我跟你說,我得了一種看見霧就會昏倒的病。」

「這種事去找喬巴。」

「騙人布你生病了嗎?!!!」

娜美見狀只是嘆了一口氣,直佩服他們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辦法鬧起來。

「雖然說早就料到魯夫絕對會不顧一切衝進去…但三天沒有消息實在有些不尋常。」

「不尋常?」

「從一到達這座島,魯夫就像要去找什麼東西一樣。」如果只是平常看見島的喜就罷了,回憶起當時魯夫的表情,娜美覺得有什麼她不希望看見的事情發生。

「索隆知道嗎?」喬巴問道。

「如果索隆不知道的話…那我們也不可能知道了。」停頓了半晌,又道,「或許索隆知道些什麼才會去追魯夫…」

「索隆那傢伙會想這麼多?」

失笑了一會,「說的也是。」

相互又糗了不在場的魯夫和索隆幾句,一直未插話的羅賓突然道:

「這座城市被稱為迷霧籠罩的鬼城前,曾經是戀人口中的後花園。」

「耶?!」

「騙人的吧?!」

「…由於後來的傳說掩蓋了更早之前的傳言,而且這裡的氣氛也和書中的描寫不同,一時間沒有想起來。」羅賓看向迷霧籠罩的城門,上頭爬滿了藤蔓,而潮濕又陰冷的關係讓城牆的角落充滿了青苔;從任何角度看,這都不能算是一座稱得上浪漫的城市。

「戀愛就是因為朦朧不清,才會讓人想要伸手捉住所謂的幸福。」

「但所謂的幸福又是什麼模樣,至今沒人可以定義。」

「可以確定的是捉在手中的,戀人的溫度。」

「到死都不能放手,戀人的心無法捉摸,只能捉住可以捉住的東西。」

「這就是這座霧城最原本的傳說,關於一面鏡子與自由的故事。」


-----


「耶耶索隆,真的有歪歪扭扭的房子耶!」

「這種房子是怎麼蓋的…」

站在一棟完全無視平衡與美觀性的建築物面前,其詭異的程度就像是把廢棄的巨型垃圾放在一根釘子上;傾斜的角度已經並非人力所及,至今仍未倒下堪稱奇蹟一件。

推開呈現倒三角形的門,魯夫喚了幾聲都沒有人回應。帶著一貫無奈的表情要魯夫別衝直撞的,要是把這間搖搖欲墜的房子給拆了他們就麻煩大了。

魯夫只是拍了拍屋內僅有的一張床,要索隆過來。

「有床耶!反正也沒人,我們在這裡睡一晚吧!」鬆軟的被子與傾斜的床鋪,原本是四個角柱此時只剩下三個,且個個高度不同,垂掛在上頭的暗紅布幔似乎要傾落。

一旁雕有薔薇的茶具,沒有濾嘴的茶壺,只有椅背沒有椅面的椅子,鑲在牆壁的壁爐乾淨的彷彿從未用過,而壁爐上方是一顆斷了一角的羊。

除此之外一直未有動作的鐘在他們進門後也悄悄地移動。

索隆環視了一會,尚未判斷出居住在此的主人身分就被魯夫一把抓過,身體陷至過於柔軟的床裡頭,手捉不到施力點,而唯一可以扶持讓自己起身的魯夫此時又壓在他的身上。

「吶,索隆?」逼近的呼吸吞吐在索隆耳旁,耳的聲音中掺著刻意的撒嬌與慫恿,索隆挪挪頭顱,不甘示弱地朝著魯夫露出一抹邪笑。

「你說呢?」

魯夫也同樣綻開笑,右手強硬地攫住索隆的下巴,用力地奪取屬於自己的專利。

伸手圈住魯夫的後頸,微微瞇起了漾著殷紅的雙瞳,彼此啃咬著對方的唇舌,彷彿要將對方拆吃入腹一般,慢慢地蠶食。

指尖扯著縐褶不堪的衣襬,凌亂的被褥,索隆帶著微溼的白色衣衫褪去了大半,露出半邊臂膀;親吻著身下只屬於自己的身軀,在鎖骨處留下了自己的印記,魯夫滿意地發出嘖嘖兩聲,讓索隆反過來在自己的頸窩處留下吻痕。

手越過索隆的腰身執起骨感十足的手指舔舐,另手探進腰纏布順勢往下撫摸,聽著索隆極力壓抑地悶哼,卻又放縱魯夫看似玩弄的舉動。。

玩心大起的在肱骨處搔癢,令索隆發出不連續地呻吟,隨即被一把捉住四處游移的手,因為情慾而暈紅的臉頰淡淡表露出邪魅的情色。

「魯夫。」

還帶著一些喘的聲音彷彿挑逗似的,勾引魯夫伸出另支手往索隆身上撫摸,然而他知曉這是索隆打算遏止的警告。

情慾沖昏頭這件事還不曾出現在索隆身上,他清楚的看見雖然蒙上一層水霧卻又清的過於犀利的紅眸;不甘心似地扯去索隆的腰纏布,在腰腹留下一枚再霸道不過的紅痕。

「我知道了啦…索隆。」

他也知道如果他強硬做下去會招來什麼結果,然而他也不曾想過去忤逆索隆的意願,更坦白的說,他不想嚐到之後索隆帶著抗拒的縱容。

是他的,始終會是他的。

盯著索隆整理儀容的動作,魯夫暗暗舔了舔下唇,任性地不將腰纏布歸還,眼底隱含著與年紀不符的霸氣與佔有慾,將這個男人鎖在自己眼底。

索隆自然也注意到這番視線,沒有任何的抗拒地任由魯夫打量,並回以一個極富自信與挑釁的笑容。暗中若隱若現的腰身,那抹印記彷彿在招搖著『他』的所屬權。


「你想知道的問題答案,你不是已經知道了。」

出現在屋內的第三道聲音,微弱地彷彿要斷去。







------------------

(於NR的回覆)

已經不是清水了=口=!!!

後半段有點小色色的部分看得我很開心呢~
雖然ZORO打算停止,
卻沒有讓我覺得可惜的感覺,
始終覺得LUFFY也好疼ZORO啊XD

這兩個人就是要互相疼來疼去,
才是LZ啊~~~

"是他的,始終會是他的。"
這句話讓我尖叫啊~~
沛沛XD~~
2007/ 02/ 06 (火) 00: 10: 12 | URL | 魅影P.H. # -[ 編集 ]


-


不要清水也很好的嘛...哈哈、哈哈哈...
[只是寫的時候死了不知道多少腦細胞]

LUFFY的心態正是:反正都是我的,遲早會有吃抹乾淨的一天!(某廢遭毆)
[如果ZORO要,LUFFY絕對是毫無阻礙的連人帶骨吃光...XDDDD]

寵來寵去的LZ才是LZ阿~~(扭)
只有ZORO寵LUFFY太不公平了啦=3=
[結果回過頭來看我發現我在實踐誘受和邪氣受的ZORO../////]

嗯,ZORO是他的,他也是ZORO的!

2007/ 02/ 06 (火) 12: 27: 04 | URL | su # HNNEL57Q[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0-39ef52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