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7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4)
4.

在最初的時候,這裡的霧是戀人所稱頌的朦朧;包圍整座城市的城牆與濃霧也都是詛咒生效之後的事。

傳說中居住在霧城,持有魔鏡的男人就住在水色長廊的一側,靠近鐘樓的地方,與眾不同的是這名男人的居所附近一點霧氣都沒有。

男人透過魔鏡嚐到了一見鍾情的滋味,每天醒來便是持著鏡子看著心上人的身姿,而這樣的執念讓鏡子的魔力不在局限於那小小的圓形;凡是可以映照出身影的東西,舉凡鏡子、水池、玻璃…都可以讓男人窺見他所想要的一切。

有一天,男人再也不能滿足只能藉由鏡子去觀賞他的心上人,他想要握住那雙美麗的手,想要親吻,想要與心上人一起在霧城裡併肩散步。

冰冷的鏡子再如何真實,都比不上活生生的人。

無法體會到戀人的溫度是多麼的寂寥。男人懷著脆弱卻又堅定的心前去告白。


「然、然後呢?」眾人嚥嚥口水問道。

羅賓微笑揚起,卻不帶著愉的口吻,平淡地繼續說道。


心上人很快地改口變成戀人,就像霧城隨處可見的情侶一樣,男人與他的戀人共度了一段愉快的時光。

而那面魔鏡只是靜靜地擺在男人的房間,化做一面平凡的鏡子。擁有了愛情就像獲得全世界,男人就像一般沉浸在戀愛中的男人一樣,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


「但是,」


正如霧城所代表的意義,戀人間模糊不清、曖昧的關係正是他迷人的所在;而怎麼也嫌不夠,永遠也無法滿足的慾望也是常人對於愛情矛盾的心態。

想要更徹底更了解戀人的一切,然而看穿這一切卻失去了那股朦朧的美感。

看著戀人走出房門便急忙拿出魔鏡的男人,不能遏止自己將戀人鎖在身邊的欲望。魔鏡的魔力開始影響到他們的正常作息,戀人發現自己照鏡子時,鏡裡自己的雙眼彷彿是另個人的眼睛,用著他的臉孔窺探自己。

感情出現了裂痕。開始畏懼的戀人發現了男人的魔鏡,要求男人不要再使用魔鏡的能力,但這一切並未讓男人聽進耳裡;相反的,男人認為戀人有事情瞞他,更嚴本加地監控戀人的行蹤。

從男人手中逃出的戀人發現無論到何方,只要能夠反射出自己影像的物品都充斥著男人的視線;原本是忠實反映使用者一切的鏡子再也無法照出屬於自己的臉。


「最後戀人求他,他願意給予他所能給予的一切,只求還他自由。」


-----


「難道那傢伙看到────」魯夫一臉如喪考妣的樣子,要是剛才索隆誘人的樣子被看到怎麼辦?!

「…白癡。」沒好氣地用刀鞘敲了他一計。

索隆雙手拎著刀,由於腰纏布被魯夫扯下的關係,他也只能採取這樣的作法。

跟著魯夫走過歪歪曲曲的樓梯,不時還會踩到傾斜的木板或是窄縫。低頭越過像是窗戶的方框,他與魯夫兩人站在一塊只有用一根細長的柱子支撐的木板上,而樓梯的出口居然是面向墓園,高度約一層樓半再多一些。

與之齊高的是幾公尺外的一株枯木,枯木下有個巨大的十字白色墳墓,一名穿著破爛的大衣與可笑的小丑帽的少年蹲坐在十字架上。

從少年的口中傳出冷調的旋律,彷彿歌謠,輕快的拍子與沉悶的調子。


“...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


魯夫和索隆相互看了一眼,也不想在這塊要傾倒的木板上佇立(雖然前者玩得頗開心),一躍而下。

少年只穿著一隻襪子,手拿著一枚折成一半的硬幣;而待在墳墓旁的貓只有三隻腳、一只耳朵與眼睛與半邊鬍鬚,尾巴呈現不自然的扭曲。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喲,不請自來的訪客你們好,我是歐斯,這隻貓叫做烏鴉。烏鴉喜歡亮金金的東西,你的耳環給我。」指著索隆的東西老大不客氣道。

「不准,索隆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

「你這臭小子!魯夫──別抱著我!!」索隆與魯夫幾乎是同時間大吼,「還有明明這是貓,叫什麼鴉啊!!?」簡直就是莫名奇妙。

「我高興。」稱為歐斯的少年冷冷用鼻孔哼氣。


「這小子知道?我記得是說男人沒錯吧!」原先第一次見面對人都沒有特別好惡的魯夫由於歐斯第一句話就嚴重侵犯到他的主權而有些微慍,在態度上就可以明顯感覺出他心情不好。

索隆自然感覺到了,但更令他在意的是從那間破屋出來到這裡,居然沒有這座城特有的霧氣,空氣清晰地令人咋舌。

然而那股趨之不散的沉悶卻依舊存在,且比起濃霧更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壓抑。

「哼哼,你自己知道還要問我?」毆斯冷哼,語末不斷出現不屑的哼聲,「我已經23歲了,小鬼。」

「原來是發育不良。」講話一向直白的魯夫此時也不客氣地直接說出他的看法,「索隆,我們走。」

「走去哪?」看著背後白色一面,彷彿無形的將他們擋在這裡。索隆眉間一皺,隱隱感到不對勁。

「你會帶他去死,小鬼。」口出驚人,兩人不約而同停下腳步。

歐斯又是冷冷一笑,坐在十字架上玩弄貓尾巴,「我說過了,你知道你要什麼,所以你會讓他死。」

「什麼意思?」

「每個來這裡的人結局都差不多,不是化作慾望本身,就是死在慾望之下。」歐斯冷道,露出與外表不符的嘲諷與蒼涼之態。「也有不少人是活在慾望之中,譬如小鬼你看到的人魚或是這個男人看到的酒保。」

對於他得知他們的行蹤魯夫和索隆分別一凜,大有警戒的意味。

「都是因為愛而囚禁在這座霧城。想要不帶詛咒離開這裡的戀人,只有解除了『毋虛之鏡』的詛咒才有辦法完身而退,那樣東西就在那裡。」歐斯指著他身後一棟被夜色染成墨的建築。

「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的話?」認為詛咒純粹是無稽之談的索隆凝聲問道。

「你也可以不信,我只是向每對來這裡的情侶提出相同的警告。」歐斯又恢復到初見面時蠻不在乎的欠揍模樣。魯夫拉下帽簷,於陰影中露出饒富興趣的笑容。

「我們走吧,索隆。」

「魯夫?」

看魯夫默不作聲,索隆先是瞥了迷霧籠罩、卻沒有蔓延過來的後方,而後鬆開了一直緊握的劍,與魯夫並肩而行。


「最後一件事。」歐斯的聲音就像他們在屋中時所聽聞到的一般,細弱地彷彿未曾出現過。「你懂得什麼叫放手嗎,小鬼?」

魯夫聞言一瞬停了腳步,卻是輕得連索隆都沒有察覺的細微。再一次壓低草帽,魯夫若無其事的昂步離開。


看著不曾散去的濃霧與自身所處的地方,截然不同的空曠感,歐斯拿出一枚鏡子,讓他在月光下閃耀著月色的銀光。

而後露出一抹苦笑。

「那些人啊…是自願被囚禁在這裡。」

「能夠擁有囚禁戀人的心的詛咒是多麼吸引人…即使像那個喝醉酒的白癡一樣讓戀人離開這裡,詛咒也不會消失…」


“..Married a wife on Sunday. Brought her home on Monday...but,”

“Sick was she on Thursday, and to bury his wife on Sunday.”


-----


然而,失去自由的戀人被男人囚禁在鏡中。

即使失去了戀人的溫度也無所謂,失去了擁抱與親吻的機會也無所謂,只要戀人還在自己手中,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看透戀人的心,並緊緊的捉在手中,死也不能放手的詛咒。

與之抵抗的戀人化做更深的濃霧,抗拒赤裸裸的探視。


從此,鏡子成為了囚禁的器皿,將戀人永遠的囚禁在鏡裡,不能逃脫。





※註1:
“...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原文為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選字《鵝媽媽童謠》My Mother Has Killed Me


※註2:
“..Married a wife on Sunday. Brought her home on Monday...but,”原文為
Tom Tom, of Islington
Married a wife on Sunday,
Brought her on Monday,
Brought a stick on Tuesday,
Beat her well on Wednesday,
Sick was she on Thursday,
Dead was she on Friday,
Glad was Tom on Saturday night,
To bury his wife on Sunday.
  ──選字《鵝媽媽童謠》Tom Tom, of Islington

(其實是Tom打死他的妻子。)






---------------------
(於NR的回覆)

我的語言無能了......

所以除了喝醉酒的某人之外,大家都把戀人留在身邊不然就送他去死了...麼?

忍不住再回去看一遍1.2.3...

中間不擔心ZORO被看光的LUFFY也好可愛啊,
後面那個養貓當烏鴉的歐斯,
著實侵犯到LUFFY的「領域」了呢,
啊哈哈哈哈~~
2007/ 02/ 07 (水) 10: 07: 45 | URL | 魅影P.H. # -[ 編集 ]


-


曾經記得不知道是哪篇網誌上,蘇沛說很想把這裡弄得跟DC一樣腐味重。

嘎嘎…恭喜成功ˇ

這裡的腐味真是重到某隻缺氧 ˇ

不過那個詛咒還真是可怕,感覺毛毛的…
2007/ 02/ 07 (水) 13: 52: 10 | URL | Gray-Black # -[ 編集 ]


-


>>阿魅:

[拍拍]
就是那樣沒錯(看遠)。

1、2、3是美好的,尤其是3。(相信LZ fans會跟我感同身受=V=)
不過老實說這種文寫起來很爽(遭踹)

Luffy就是直白的說出自己內心看法才可愛∕腹啊!(狂笑)
歐斯就是這性格扭曲的男人,哈哈~


>>Gray-Black:
噗,的確是XD
有做到真是太好了~(?!)

不好意思讓你毛到了||||b
其實這就是這篇文的目的...(汗爬)

2007/ 02/ 07 (水) 23: 52: 43 | URL | su # HNNEL57Q[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1-baa17e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