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8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5)
5.

自願被套牢的枷鎖,始終是枷鎖。


沉默不語,默默看著躍動的火燄。從城門不斷清洩而出的寒意卻遠遠不及方才羅賓的一番話。

充滿哀悽的鬼城,回首看去陰森的城市籠罩了一股比起『恐懼』還要深遠的『不祥』,打從心底散發出的顫抖,無法用言語描述,介於憐憫與哀傷之間,更多的是對故事本身所傳達的執著感到害怕。

無法哭泣的壓抑,明明感覺到痛苦卻吶喊不出。



天方魚肚白。

迎接旭日到來的早晨卻依舊如此寒冷。香吉士向營火添加的柴火,依稀可以瞧見睡得頗不安穩的眾人,在陽光與寒意的刺激下緩緩甦醒。

朝著最先清醒的羅賓露出暖暖的一笑,香吉士甩開那一身水氣,熱情地將溫熱的咖啡端給羅賓。

羅賓笑著接受。但香吉士知曉,即使羅賓是從帳篷中出來,倦態卻忠實地表達她一夜未眠。

端上溫暖的熱飲與微笑是香吉士的體貼。他們也都知曉回到船上休息會來得好些,卻沒有人想要離開。

已經不是魯夫擅自跑進去這座城的關係,在這背後隱藏的未知彷彿疾病一樣,駐進了他們心裡。

「廚師先生…等等我打算進城一趟。」

「小賓賓?」香吉士一驚,急忙阻勸道。

伸出食指要香吉士禁聲,羅賓將空去的杯子交還香吉士,然後起身。

「對於這座城的傳說我還有些地方不明白,我去去就回來。」

「可是──」

「廚師先生,就麻煩你了。」

香吉士無法拒絕,尤其是羅賓向他露出如廝信任的笑顏。香吉士忍不住又是花痴一番,但明亮的藍眼下卻是罕見的認真。

「不過,小賓賓你要答應我,一但有危險要馬上離開──」

「嗯。」

羅賓的身影隨即也消失在群霧之中。

隨之清醒的娜美捉著香吉士大吼,緊張到驚醒的騙人布和皺著一張臉的喬巴也開始唱起雙簧。

而一天才要開始。


-----


明明看起來像近在咫尺的建築物卻遲遲無法看清其本身的面貌。

弦月的光芒漸漸無法看明,從一開始高掛到西垂,終到無法窺見。

索隆持著和道的手被魯夫緊緊捉在他的掌心裡,而被包覆的手腕傳來令人心安的溫度。

他到底還是明白魯夫毫不猶豫接受了那位名叫歐斯的男人(或者說是少年?)的提議。

他不信詛咒,不信鬼神,但他信人。

信人心的力量。魯夫這點與他看法相同,很多時候他們比彼此更了解對方。

他們之間罕有隱瞞,然而也不曾想要去追究那份相遇之前的往事。

…有些事情,不說比說還要意味深長。他看著在旅途中成長的魯夫,有什麼東西也一併滋長……他知道、想過,卻任其發展。

現在他們在一起,在一起用野心開創未來。


遠離墳墓座落的小丘,原本還可以看見歪曲的房子,此時也只剩下一枚點;然而那棟建築卻還是最初看到的那樣,遠遠的只有一幢影。

「索隆。」

魯夫向平常一樣的口氣開口道。索隆斜睨了他一眼,應聲道:

「啊?」

「我絕對不可能放手,索隆。」魯夫轉身與索隆雙眼相視,後者並無特別的反應,只是輕輕扯起嘴角。

「啊,我知道。」

「無論是伙伴還是其他…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會放開。」索隆注意到了魯夫用的是複數,卻也清楚魯夫說的對象一直是他。

眼裡只有他;反之,盈滿紅色的雙眸也一樣。

魯夫說完逕自捉著索隆的手繼續前進。充滿了霸道的宣言,在一出海他就知道了,知道了他們會一直捉住彼此直到他們其中一個人死亡為止。

他也知曉換作其他夥伴魯夫也會一樣堅持,就像邀請娜美入夥時一樣,魯夫一旦下了決定,任誰都無法改變。


-----


不對勁。

背後的景色變成一片空曠,連白霧都無法看見的距離,彷彿走出了霧城的範圍,而歐斯所指的建築卻還是一片影。

「我們走多久了啊…怎麼都走不到?」

索隆皺起雙眉。四處透著古怪的氣氛,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擾亂他們的五官以及感知。

魯夫伸長了手臂,目標是距離他們至少十幾公尺遠的枯木。

同一時間,索隆也拔出三把刀向前衝。用著難以想像的速度來到枯木旁,明明沒有揮刀的念頭卻還是劈開了枯木。

盯著自己的雙手,又看了看裂成兩半的樹木。緊接著飛過來的魯夫將索隆撞倒在地。

「痛…不要老是用飛的過來!」索隆揉揉被撞到的後腦,沒好氣道。但也只是按慣例的提醒,索隆也知道說了也是白說。

「嘻嘻。」絲毫沒有改進的意味,魯夫笑盈盈地壓在索隆身上,也沒有想要移開的意思。

索隆雙手抵在地面,身子微微向後傾。先是看了看笑得一樣欠扁的魯夫,隨即環視周遭,在瞥見地上的陰影時不禁發出吃驚地低呼。


「怎麼了?」

「魯夫,影子。」指著他們一旁的影子,魯夫不覺有他,回過頭向著索隆露出疑惑的模樣。

「影子怎麼了?」

「不對勁…」

「啊?」

索隆先是推開魯夫從地上爬起,看了看遠處的影,然後抬頭。

「喂、索隆!怎麼了?」魯夫拍了拍索隆的肩膀,跟著索隆的視線看去,也不免驚呼。

「月亮?剛剛不是已經天亮了?」

「而且圓缺的程度不一。」比起方才看到的弦月,此時的月亮顯得豐滿。

索隆瞇細雙眼,重新拾起刀警戒;魯夫也褪去了玩笑的顏面,與索隆背抵著背,神色嚴肅的眼觀八方。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嘖。」索隆只是握緊了刀柄。

「終於發現了。」熟悉的聲音卻是截然不同的口氣,魯夫與索隆雙雙一愣,瞥了對方一眼,隨即一張熟悉不過的臉出現在眼前。四周的景象開始模糊,凝聚又散去。

「這裡是以前被稱為『戀人的後花園』的霧城。」


歪曲的房子裡,開始行走的秒針飛快地以時軸為中心,迅速地運轉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霧城…」

進了城裡的羅賓也不免低呼。然而她答應香吉士去去就回的承諾,卻出乎她預料地被打破。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2-a10a06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