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19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6)
6.

那面魔鏡,擁有照出所求者想看一切的力量。

同時忠實地映照出無法碰觸的真相。


然而,魔鏡卻已不單純為持有者奉獻;相反地,反過來考驗持有者的心智,但至今仍未出現看過魔鏡而保持理性者。

對情侶而言,由於遭受男人對戀人的執著影響,鏡子不再映照出持有者的面目,反而會顯現出心愛的戀人。

相傳能夠掙脫出魔咒的情侶,會在鏡子上看到彼此的身影。


此鏡乃為後世所傳的『毋虛之鏡』。


-----


堂皇富麗的哥建築,從一片空曠的視野到巧奪天工的細微,即使長久被湮沒在暗之中,從依稀的月光中也可以窺探出其雄偉。

但魯夫與索隆卻無暇欣賞,一瞬間轉換的場景並沒有讓他們感到震驚,而是剛才的聲線太過熟悉,相互覷了一眼,等待下個動靜。

「索隆,你剛剛也有聽見對吧。」

「啊,我沒有聽錯。」

「會不會是騙人布那小子在玩音貝?」

「白痴,他會進來嗎?」何況也不可能他一個人出現在這。

忍不住用刀背砍了魯夫一計,方才劍拔弩張的氣氛散去。透過劍身映著月光,雖然微弱卻足以讓他們打量現下的處境。

是間比起歪曲的房子正常許多倍的房間,且每樣東西都比他們所看過的東西還要華麗數倍,即使不是行家也可以看出這裏的價值非凡。

只是,這些華貴的擺設都蒙上了一層灰,蜘蛛網與塵埃,一瞬振翅而去的蝙蝠,斷了半截的燭台與──

──一面與之不符的鏡子,上頭只雕有一隻彷彿人類的手骨,無名指的部份鑲著一顆深紅的石榴石,恰恰正對著窗口,且鏡面乾淨到透露出冰涼的寒意。

「剛才我的聲音…就是從這面鏡子傳出來的?」魯夫看著鏡子道,伸手想要碰觸卻被索隆阻止了。

「是誰在裝神弄鬼?」索隆低聲道。


『就是這你這小子想要當上海賊王?』與魯夫相同的聲音再度傳出,卻是與魯夫個性截然不同的冷酷。

魯夫與索隆同時將視線調回鏡子,魯夫和索隆紛紛一凜。

分明是兩個人站在鏡子前,但鏡子卻只有照出索隆的身影。


『魯夫』的聲音再度響起:

『當上海賊王又怎樣?當上大劍豪又如何?你們兩個的緣分也只會到那裡而已。』

「什麼?」語調一沉,聞言倆人雙雙露出慍色。


『你以為你還能擁有他多久?』

『一旦他達成目的,你還有什麼用處?』

『海賊王?哼,那又如何?』

這些話直接從魯夫的腦中響起,用他自己冰冷的聲音去擊斃魯夫的理智,每一句都像是鐘樓裡的鐘聲,在他的腦海裡轟隆轟隆作響。

他正要反駁,卻發現自己無法開口。


「喂!魯夫──」索隆收回鬼徹與雪走,只留一把和道在手中。

空下來的手推推抱頭蹲下的魯夫,神色出現罕有的驚慌;然而魯夫的表情也是他從未見的痛苦,像在隱忍些什麼。

捉著開始失去溫度的手,索隆回頭看了那面只有他自己身影的鏡子,和道指著鏡子,一雙紅眸流洩出嗜人的殺氣。

與之相映的是那支像是人骨的手上的石榴石,在索隆散發出殺意時亦愈發璀璨,像是從沉睡中復甦,慢慢由深紅色轉為猩紅。


『你早就知道這個男人達到目標後,你就失去意義。』

『途中失敗你就會永遠失去這個男人。』

『乾脆在失去他之前徹底佔有……』


『這不也是你的希望?』


即使忍著遽疼睜開眼也無法集中焦點,一團團白色的光霧慢慢顯現出只有一個人的索隆,影像是他不曾參予過的、索隆的過去。

他與和道的主人所立下的約定,在女孩死去時也被索隆塵封的枷鎖;他無法伸手扯開那名叫薩卡的人牽住索隆的手,也無法與還是海賊獵人的索隆一起飲酒。

那些在索隆心中永遠都搶不走的存在,被強迫植進記憶中,滋長出每個戀人都曾渴望過的罪惡。

明知道擁有未來就好,卻還執迷不悟的想要渴望更多的糾纏。



──閉嘴!!!



魯夫吶喊道。

他的身體忠實地表現出抗拒,原本渙散的雙眼逐漸聚焦,忍痛而咬緊的下唇流出鮮血,他感覺到自己冰冷的手死命捉住索隆,直到鮮紅從索隆的手臂出現,他也可以感覺到索隆並無抗拒,甚至不在乎他在他身上留下的傷害。


──他才不會這樣對待索隆,他也不在意那些索隆含在口中不曾說出口的過去。

──只是因為這些無聊的事,才無法撼動他跟索隆!


『換個方式說好了,你根本沒有能力留住他。』

『你有幾次差點失去他?遲早,差點必會成為一定。』


影像變成在狂歡島的那次,索隆自他眼前慢慢被吞噬,他卻無法捉住。

在快要碰觸到的距離,屬於他的全部被奪走。


──可惡!!!


溫度從指尖溜走,一切都悄聲無息。

身為武者的魯夫無法分辨是他自己鬆開了手,還是索隆自行掙脫開來。

明知道那個像自己的聲音只是幻覺,卻怎麼都沒辦法掙脫。


「喂!魯夫──」

「不過是面鏡子罷了,你難道會輸給一面鏡子?魯夫!」


手臂上出現清晰的五個血指印,但索隆根本無暇顧及這些。

捉著魯夫的肩膀使勁搖晃。剛剛他只聽到轟地一聲,魯夫便突然抱頭倒下,掉頭看了鏡子,卻發現鏡裡的自己給了他一抹殘虐的笑容。

他原本拔劍要砍了鏡子,卻被魯夫捉住手臂。

但方才魯夫卻放開了他的手。


「你這白癡──魯夫!!!」


『看吧,你就要失去他了。』

『承認我所說的話,你就可以徹底得到他。』



『愛不需要自由…不需要。』

『你給他自由只是讓他有機會逃開。』



「魯夫──唔!」索隆的聲音愕然斷去,他看著魯夫突然捉住他的頸子,低頭隱去他的表情。

而那雙掐在索隆脖子的手,溫度低的不可思議。


『沒錯…』

『這樣就對了。這樣他就會永遠在你手中…』



「你給我閉嘴!!!」恢復視線的魯夫像是掙脫了枷鎖,朝著鏡子大喊。

看到被自己壓在身下掐住脖子的索隆,禁錮的雙手讓索隆失去意識,他就像在汲取體溫一樣,無法鬆開。


『愛沒有自由,不需要自由…』

『將心刨出來看個清楚,一丁點都不放過……』


『…沒有自由的愛…』





-----------------

(於NR的回覆)

阿沛...我要哭了阿沛......
那面鏡子討厭的要死...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他說的話...
對一半錯一半Q口Q!!!
我的確是進去之後就寧願把戀人殺掉的~~~~

不過,
老子其實很花心的- -......
可能對方死一段時間我就忘懷了吧....................

[↑真該死]
2007/ 02/ 10 (土) 01: 59: 18 | URL | 魅影P.H. # -[ 編集 ]


-


啊...[拍拍]
- -我沒料到我會到...真的
[寫的時候一邊聽papuwa的歌狂笑,寫出來會變這樣我也不知道←喂]

我也挺花心的[茶]
沒辦法哭過哀過之後、就、就過去了嘛(踹)

2007/ 02/ 10 (土) 19: 48: 35 | URL | su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3-345f86f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