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21 [OP/LZ]Love without freedom(8) Fin
8.

梅利號內。

一眼就可以看出的狼狽,魯夫身上沒有傷痕,卻宛若打了一場仗過後疲憊。

看到昏厥的索隆,喬巴二話不說衝上前去,並無忘記身為醫者的本分,要魯夫盡快將索隆安置在床上。

無從得知發生了什麼事的眾人閉口不語。魯夫罕見的神色也是令他們無從開口的原因。看不過去的娜美將沾溼的毛巾往魯夫丟去,指著外面高喊:

「去洗一洗再回來看索隆!髒兮兮的,弄髒床單我就罰你一個星期不准吃肉!」

「聽見了沒有?」

「魯夫──」

眼見威嚇仍沒有效果,眾人不免嘆口氣。反常的靜默使娜美掄起的拳頭也鬆了開來。

「喂…」感覺到魯夫不對勁而閃到一旁的騙人布,直覺告訴他最好不要靠近現在的魯夫,但也不禁擔憂道:「魯夫是怎麼了?」

「自己問他。」雙手抱臂倚在門邊的香吉士,嘖了一聲笑,緩緩將咬在齒上的香煙捏在指尖。

冷不防地朝索隆一腳踢去,一旁的人驚呼:

「香吉士?!」

「你做什麼?」

垂下的瀏海看不見他的表情,那支腳停下的原因並非出自於主人的意志,而是一雙凜冽的瞳。

那剎那,香吉士也不免感到一陣寒。


「魯夫就算了,香吉士你發什麼瘋?!」像在甩去什麼不安,方才收起的拳頭直直的往香吉士頭上敲去。

迅速收回自己的腳站直,頂著一個與形象不符的大包,與往日一般露出一臉癡迷的臉。

「娜美小姐~~我只是想試試可不可以踹醒那顆臭藻而已!」

「你是想殺了他吧──」

那種力道,是要讓索隆提早見閻王吧。騙人布如此吐嘈時,卻驚訝的發現魯夫的話語他重疊。眾人吃驚地回望,拿下聽診器的喬巴也一臉驚恐地望向凝著一張臉的魯夫,忍不住悄悄退後。

「喔?」語音一沉,燃燒成灰燼的隨手一彈,扔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僵持的氣氛消弭不下。娜美等人皆閃至一邊,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哎呀,看來我回來的不是時候呢。」

羅賓的笑聲緩和了冷凝的現狀。見到羅賓歸來馬上化為花痴樣態的香吉士,乾脆地放棄與魯夫的對峙。

「小賓賓~你可終於回來了!要不要來杯熱可可,還是咖啡?」

面對香吉士殷勤,羅賓先是回以一笑,然後將手上的兩樣東西拋至床上。

「我想船長忘了這個。」

將目光調至床塌上的帽子,不著痕跡的瞥了床上的人一眼,彷彿暖陽般的笑容再一次綻放時,方才那股緊繃彷彿春雪急融,消失的無影無蹤。

「謝了,羅賓。」

眨眨眼,羅賓微笑點點頭,領著其他人離去。




闔上門是一連串的呼氣聲響起。

「吶,羅賓。」娜美來到羅賓身邊,輕聲道,「你知道魯夫他們發生什麼事情吧。」

羅賓還未回話,娜美便抱著雙腿蹲下,續道:

「你去了三天…原本我們打算今晚再等不到人的話就一併進城,然後魯夫就扛著索隆回來,什麼話也沒說。」

「三天?!」羅賓低呼。娜美聽聞抬起來頭來,向著露出疑惑羅賓問道:

「怎麼了?羅賓你氣色好差──」

「小賓賓這三天有休息嗎?」香吉士也加進對話,將不知何時沖好的熱牛奶強硬的交至羅賓手中。

表情帶著一絲責備,但沒有明說。

「讓你們擔心了…廚師先生,我很抱歉。」羅賓歉然一笑,雙手持著馬克杯思忖。

一出城她便有感覺到身體的代謝速度加快,相對疲勞也大為上升。

向娜美要了一面鏡子,羅賓頓時就明白那些傳言的由來。

「三天的時差…」如果現在她臉上的蒼白是三天的代價,倘若是一個月呢?

身體在短時間內要承受這之間的時間落差,也難怪承受不住而死亡。

這時她完全的明白歐斯的警告,幽幽嘆口氣。



「喬巴!你說什麼──」騙人布的聲音從另一處傳來。

「怎麼了?」其他人也湊了過來。喬巴拉著帽簷低下頭顱,不發一語。

「騙人布,喬巴說了什麼?」

騙人布抖了一抖,不敢確信道:

「讓索隆昏去的人,就是魯夫啊……」

「!!」

「是真的嗎,喬巴?」娜美不可置信又問道。


任誰都知道,魯夫與索隆兩人不曾真正傷害過對方,他們也無法想像有原因可以讓他們分開。

讓人為之嫉妒的羈絆,彼此的信是船上誰也無法比擬的雄厚。

但現在卻要他們去相信魯夫傷害索隆,這個真相他們無法接受。


喬巴聽著,由垂下的陰影傳出哽咽的回答:

「索隆身上只有兩道傷口…手臂上的血指印還有脖子的掐痕…都是魯夫造成的,索隆昏迷的原因就是脖子上的勒痕!」

「…魯夫……怎麼可能…」

在這項事實背後也透露了一個訊息,對於魯夫的攻擊索隆並沒有任何抵抗,甚至是毫無防備地接受。

是什麼原因讓魯夫對索隆動手?



一連串不對勁的舉動讓一干人沉默下來。

羅賓緩緩閉上眼,隨後露出讓人心安的微笑:

「放心吧,一切都會沒事。」

「羅賓∕小賓賓?」

「每一次難關船長先生不都克服過來了?這一次我們就繼續相信下去,我想劍士先生醒來,船長先生就會給我們答案。」

「何況,如果船長先生有意殺死劍士先生,為什麼還會將他帶回來?」

「這其中必定有什麼原因。」

羅賓笑道。她思忖,會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應該是那面遭受詛咒的鏡子惹得禍。

如果每對戀人都會因為詛咒下手殺了心愛的人,那麼現下的狀況是否可以解釋成他們掙脫了詛咒?


「啊…說的也是。」

被安撫的眾人重新綻開笑顏。娜美也刻意用輕鬆的語調道:

「搞不好魯夫只是中了催眠,那個傢伙太直線條了。」沒好氣地擺手。

「是啊,哈哈哈──…」


背過眾人點起涼菸的香吉士,吐了一口灰色的白煙,用著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量道:

「但願如此…」


如果,只是催眠就可以讓魯夫那小子對藻頭動手…

若本人不曾冒出這個念頭,又怎麼可能被催眠。


方才魯夫警告性的一眼而一同湧起的暗,香吉士並未向任何人提起。

然而他也未向任何人道出他所猜測的假設。

香吉士啐了一口,任由海風括去他低啞的冷哼。


-----


屋內。

魯夫按著他的草帽,放於他的心窩處。


草帽是他的野心,是他的誓言,也可以說是他的意志,他所背負的一切,就像海賊旗被賦予的意義一樣。

他曾將他放在他不該放下的地方。如今,他又回到自己手中。

扭頭將視線放到索隆身上,他坐到床邊,伸手撫摸自己造成的傷痕,他真正想要安撫的或許不是索隆,而是他失控的心。

他不曾、也不該傷害索隆。

那一瞬間令他掙脫束縛的是完全不設防的索隆,刻意讓自己門戶大開,用最直接的方式叫醒他。


『如果你是魯夫的話,你不會動手!』


索隆給了他如廝自信地宣言,並將生命交予他;或者說是用他的性命去賭,證明他的自信。


他信任他,同時也用這種方式考驗他。

魯夫怎麼可能不懂,他一向懂索隆;而索隆卻又比他更了『魯夫』這個人。



「醒了。」魯夫雙手分別撐在索隆的頸旁,居高臨下看著緩緩睜開的紅眸。

手一挪動,便碰觸到羅賓帶回的和道。

索隆推開魯夫,拔起和道將刀刃貼於魯夫的脖子。

只要索隆一個使力,魯夫的腦袋便會與他的身體分家。但即使是面對這樣的壓迫,魯夫卻揚起了他一貫大剌剌的笑容。

「你明白我的意思,魯夫。」索隆的聲音沒有特別的起伏,彷彿只是在說一件普通不過的事。

「啊,我懂。」魯夫應聲,將帽子往後挪了挪,不讓草帽遮去他們交會的視線。

「嗯哼。」索隆挑起半邊眉毛,偏頭道:「如果你會是輸給那個破鏡子的男人,我不會追隨你。而追隨失敗的男人,對我來說是證明我只有這種程度。」

語畢,索隆收回和道。盯著不發一語的魯夫。


他會害怕索隆被搶走,也想要將這個男人永遠留在身邊。

但絕不是死亡。死亡對於他們而言並不是陌生的詞,而因為這樣的原因死去會令他們到地獄都恥笑自己的愚蠢。


魯夫生來有一種自信,他想要的東西,他會令對方心甘情願的給予;帶著不甘願的心情他一向沒有興趣擁有。

可以說,他的獨占慾是構築在他人心甘情願的情況下。

那樣擁有索隆的方式,違反了他的原則。



所以,他會給索隆完全的自由。

自願留下的心,才有辦法完全佔有。

他要讓索隆心甘情願留在他身邊,因為能讓他當上世界第一大劍豪的,只有自己。惟有自己,任何人都不行。

與之交纏的野心愈結愈深,愈纏愈緊,直到無法掙脫的死黏。


──那時,他就會完全屬於自己,即使達成野心之後也無法分開的糾纏。



「索隆,你記得你加入時跟我說了什麼。」靠近索隆,雙手越過他的肩,將索隆籠罩在自己的陰影之下。

「嗯。」一手扯開開始把玩自己耳環的手,索隆抬起頭來,盯著背光顯得格外高大的魯夫。

「我一定會當上海賊王…我答應過你。」低頭輕舔自己留下的烙印,魯夫欺身向前,手探近索隆的衣內,撫摸曲線美好的背脊。

扯著魯夫的背心,索隆指尖微微用力要魯夫適可而止。

「你失敗了,你就必須向我切腹,魯夫。」低啞的嗓音富含警告,魯夫吻完脖子,改捉起索隆的手臂,一一舔去自己留下的血指痕。

魯夫微笑,張開雙臂抱住索隆。

「我不會讓那天發生。」

「還真有自信。」挑起雙眉,索隆推開魯夫,改將手輕擺在魯夫脖子上。「魯夫,你可別忘了……」

「你也是我的。」索隆低聲在魯夫耳旁道,用著與魯夫相同的霸氣宣言。


能將你推向顛峰的或許不止我一個。

但,沒有我,你絕對無法達成。


吻著那雙迷人的雙眸,魯夫理所當然地回道:


「嗯,當然了。」



── Love without freedom, End


2007.2.12 Fin

-後-
按照正常狀況是,累積了好幾天的空腹而高喊肚子餓了的Luffy與開始狂睡的Zoro。(然後一切導入正軌)
但因為太破壞形象不予錄用- -

很多地方要刪修…再說吧-”-


其一bug:照理說Zoro的腰纏布被卸下,當時遺落在高塔內的應該是三把刀而不是一把,不過…就當做鬼徹和雪走是插在Zoro褲頭沒有被卸下吧(喂喂)




------------

(於NR的回覆)

嗯啊…上回沒有留名又問一大堆問題的混傢伙就是我Orz
  原來那條人魚是被撿來的呀,雖然八股不過似乎還蠻好玩的ˇ
戀人龐大的執念讓這個詛咒更加更我毛了…
  啊好,我不會說出去的,畢竟期待也是人的某種生活動力ˇ
2007/ 02/ 13 (火) 00: 12: 48 | URL | Gray-Black # -[ 編集 ]


-


喔喔~無所謂啦^^
這次用的模板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存暱稱- -"所以每次都要重打很麻煩...

雖然這次自創人物除了歐斯沒有名字,但一向自創人物都有故事的XD
(只是懶惰如某都很懶的去實現←喂)

啊啊,人心的執念是很恐怖的啊(冷汗)

笑,謝謝觀賞XD

2007/ 02/ 13 (火) 12: 33: 15 | URL | su # HNNEL57Q[ 編集 ]


-


看完一篇文章而产生的这么强烈的感动在于我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了。没想到在这种阴暗的背景下竟然还没有偏离原著的路线我只能仰着脖子去找找看北斗七星的位置了。
乍看上去这个故事仿佛在阐释一种司空见惯的爱情,然而不是这样,关键不在于爱情本身,而在于这个背景,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话说Robin姐姐所担任的角色真的是相当的重要,作为一个线人和另一个故事的讲述者,这种处理方式非常的舒服,也减轻了主人公对话的负担。我认为最后的那一段Luffy和Zoro的一种关系的解释简直可以让我这个局外人看到沛沛对OP的爱了[笑]
但是作为读者,我更爱的是这个故事里的背景,还有这个故事。这个城的故事听上去像是一个残酷的童话,看得出来这一定是沛沛喜欢的风格,这个城的环境就像是隐藏在被人们虚构的第二个世界。我觉得我应该把那几张LZ修改一下了。
沛沛你得文给我带来灵感了。
[抱]我真的真的很感动

2007/ 02/ 13 (火) 18: 50: 14 | URL | 我就是那传说中的鱼 # -[ 編集 ]


-


阿阿~~阿魚的回言比我填完坑還要讓我感動阿(抹淚)
按著原作走有很多麻煩,但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煩;寫的時候會礙於原作綁手綁腳,但原作就有的設定會讓文章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解釋──譬如羅賓姊姊的戲份,LZ的羈絆...(說穿了設定就是麻煩-"-可以省就省←懶人)

而LZ比SZ或其他CP還具有一個特點:身為船長的L是領導的位置,可以帶領他們前去任何地方。
而那個地方Z必然也會前往。就劇情上來說,在一個地方的背景設計下就會鬆許多XDDD。雖然用SZ寫這個場景應該會頗有浪漫(?)的感覺,但是就是少了全員都在的感覺...

(扯多了:P)

至於羅賓姊姊是另一條主線的部份,其實...隱含著我不會寫對話的缺陷orz
我對OP的愛無所不在XDDDD

啊,我對這類風格實在是愛不釋手...有點殘酷卻又帶著童話的味道~~一直覺得OP不適合,但看了新連載還是毅然決然動筆XD。
感動自己的文可以招來靈感阿ˇ←一直覺得是廢柴(泣)

噢耶~~謝謝回言~~

2007/ 02/ 13 (火) 21: 37: 58 | URL | su # HNNEL57Q[ 編集 ]


-


女王啊~絕對女王般的小Z!
國王配女王~喔~好殺~XDD!

我不曉得能說些什麼~而...
又該說什麼?能說、想說的~
已經有人以同樣心聲說出了!

只想喊一句曖昧王道~啦啦啦!
還是喜歡這樣交心的感覺~^_^
淡淡的、輕輕的點點碰碰就好!
在各種方面都是!不一定需要~
過度的肢體接觸!愛死這種方式!
2007/ 02/ 14 (水) 15: 28: 13 | URL | 真 # -[ 編集 ]


-


哈哈,國王女王大好XD
[私心至上ˇ]

知道你喜歡就好啦ˇ哈哈~感謝回言ˇ
淡淡地像老夫老妻一樣
就是LZ的醍醐味阿XD

2007/ 02/ 15 (木) 18: 09: 03 | URL | su # -[ 編集 ]



阿沛...我終於來給你的LWF回文了...

這陣子腦袋很空,什麼都沒在想,也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寫,唯一有稍稍去花心的就M大人和Sh先生。

前兩天的半夜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非常想再看一次LWF,於是我花了兩個半夜來看;或許是因為這兩天都沒看到你的緣故[好像都是擦肩而過......呃,差了好幾個小時..],也有可能是我最近對惡俗童話開始瘋狂追逐。

這樣詭譎的氣氛,是我內心空空的時候最喜歡的內容,就這樣看了第二次還是第三次,看完之後內心有說不完的滿足[?]。

[p.s LWF真的好一文多用.....]

看了看我覺得,文的尾聲之前,Luufy掐住Zoro脖子,而Zoro下了人生最大的賭注,就是他的生命和『Luffy』;這部份,除了是你對LZ的私心外,還是對Z的私心吧?

就像阿穆說的一樣,這篇很有童話的色彩[他說我感情用事嗚嗚...]。『霧』和『後花園』的意思應該差不多吧?當人們給霧城取了那個外號時,是否就無意中決定了霧城最後的結果?

現在已經秋天了,我冷的要死,文的氣氛冷颼颼的,明明早就知道最後Luffy沒有殺死Zoro,看到那部份時仍然放下心中的石頭,想著:『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身體還是冷的,心卻暖烘烘的。


[去睡覺了...]
2007.11.03 09:17 | URL | ADY | 編輯
超萌WT大神所創造這兩只之間的一切(純真野性、信任契合、生死約定、夢幻誓言、交纏野心......),竟然讓世間的愛情友情親情顯得有些蒼白,這是感情的終極夢想啊!

潛水好久看了許多兩岸三地OnePiece的Z&L文章,LWF是我最愛的一篇!其中LuffyXZoro戀情不但不背離原著精神,竟然還能顯現強化。我最愛的Zoro和最喜歡的Luffy,在俊逸的文字和表面冷酷卻內在華麗的灰色背景之中,看的時候很享受,看完好滿足。

本來自以為是ZL派的我深愛上LZ就是因為這篇。領悟力和程度像是金字塔,層次高人數少,比例極少的作家和藝術家擁有看見本質的能力,那樣的領悟是多數人不能自行發現和理解的。我很幸運看到您的LZ文,被引領發現最美味的部分,真的好開心自己能感受到!呵呵......
2008.03.29 15:07 | URL | luffyXXXzoro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5-5714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