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2.23 [LWF原創番外]Manacle
Love without freedom 番外I
  ──《Manacle》



1.

人魚公主的結局:由於王子誤認鄰國公主為救命恩人,無法歌唱的人魚公主跳海化作一堆泡沫,接而清醒的王子追趕而來,用愛重新得回公主。

故事中公主有了條人類的雙腿,且恢復了歌聲。


是的,童話故事都這樣寫。

坐在礁岩上的人魚唸著人類所寫的故事。若月光再傾斜一點,會發現人魚的嘴角帶笑,卻沒有半點溫度。

夜晚才是人魚應該出現的時刻,陽光太過刺眼,會讓麟片受不了刺曬而龜裂;而夜裡出現的人魚卻又多了一股白日無法窺見的神秘。


而人魚,卻從未想過會有被驅逐大海的一天。

他觸怒了魔女,原因如此簡單。


在夜晚才有辦法變回人魚的人魚,將魚鱗暴露於月光之下。

膚色是比人類還要淺的灰白,而近一點瞧可以看出過於透白的膚色中有淡淡的藍色。

白天必須以人身忍受高溫卻無法回到海洋的詛咒,夜晚卻又離不開水邊的兩難,人魚只能留在岸邊。

岸邊是邂逅王子的地點?落難的王子被人魚救起,然後陷入愛河。

人魚再一次用他略嫌低穩的聲音輕笑。


同族之人也無法理解他──一條被詛咒的人魚在想些什麼。他們不懂,擁有著人類的美貌、魚優美的姿態與令人讚嘆不已的歌聲,這樣的條件讓人魚有什麼不滿。

然而人魚也不解,既非人也非魚的人魚,是該擁有哪種生活?

無法離開水,卻又渴望著陽光,但一接近海平面就會被人類所捕獲。

故事畢竟只是故事,人魚深諳這一點。

有時他在想,他願意沒有人類的思考,只當一條魚;然而這些都只是空想,他注定身為人魚,非人也非魚。

他一邊冷看周遭渴望人類世界的同族,亦看著仇恨人類的他們,他們矛盾的心宛若人類,卻也嘲笑人類的愚昧無知。


──我才不懂你們。


人魚好幾次在心裡如此回答。



如今,人魚在等。

等待屬於他的命運。人魚仰望天空,他一向不喜歡太過刺亮的白天,彷彿置身于火爐之中,會讓他有種待宰的活魚,正準備被扔進烤箱或是油鍋。

對於一個人魚而言,他懂人類太多,也懂得太少。

他喜歡游到大海深處,讓完全的暗包圍,讓五官只能感受海流,感受細小的浮游生物流過身邊,張開眼是完全的暗,然而那樣會讓他有股安心的歸屬。

他該屬於那裏。

他可以不要美麗的珊瑚礁臥椅,也可以不要五顏六色的璀璨,只要讓他盡一個身為魚的責任,安靜地,等待。

或許是死亡或許是沉睡,也可能是被海底湧升的海流載往他不可能見過的國度。

然而不是現狀。

人魚緩緩閉上眼,海風帶來人類的氣味。

他又再一次低笑。





2.

「人魚的眼淚很值錢,但我不會流淚。」

人類男子搖頭。「我不需要。」


「人魚有一副好嗓子,但我不會歌唱。」

人類男子搖頭。「我不在乎。」



「人類,你想要什麼?」

人類男子搖頭。「我只要你。」





3.

人魚尾隨著男子離開岸邊,身上沒有任何束縛行動的器具。

男子的笑宛若海風,舒朗卻總帶著一股澀,苦苦的,卻不會讓人感到不適。

人魚盯著男子的側臉,他有一副好看的臉,比起他看過同族──那些可以冠上「美」或是「英俊」的形容詞的同胞們或許差多了,但卻多了一分親近感。

哎,他總是不會形容。簡而言之,他的同胞們就像是太過美麗的藝術品,完全不能碰觸;這個男人則否,像是把「溫柔」化作了具體。

人魚的視線放到了男子的頭髮。海藍色,在陽光的照射下會反射出金輝的光芒,然而一到暗卻又是深沉的不能捉摸。

他難得的起了一點興趣,關於人類。


「我怎麼了嗎?一直盯著我瞧。」男子笑問。

人魚盯著男子的雙眼,問道:

「為什麼是我?」

「嗯?」

「我既不能替你製造財富,也無法替你賣命,我只是一條被驅逐的人魚,帶著我只是累贅。」人魚看著男子一手抵著下巴,煞有其事的沉思起來。

「──…還是想把我做成標本,像過去那些自詡為收藏家的人?」

男子聽了這番話,低聲笑了出來。

「我沒這麼殘忍。」男子答道。「嗯……不過你考倒我了,我還不知道為什麼。」

人魚首次皺起了雙眉。

「如果你不喜歡,你可以離開。」男子道,無論表情或是舉動都還是一派溫和,然而這樣的慷慨反而讓人魚不解。

「別這樣看我,弄得我好像誘拐犯一樣。」男子看了人魚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人魚的肩頭。「嘛,雖然我的舉動挺像這麼一回事。」

「倘若你真的不願意,我可以帶你回岸邊。」

男子誠懇的話讓人魚認真思考起來,他得說,這個男人十分懂得收服人心。

沒有脅迫、沒有勉強,凡事好商量的模樣反而讓人難以拒絕,且態度好得讓人不能不信服。

這樣心動的提議,人魚沒有去思考。

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到哪裡都一樣,在魔女願意收回詛咒之前,他永遠也無法真正回到海裡。

他只是想要一個,被男人留下來的理由。


「給我一個原因,讓我說服我自己留下。」人魚向男子提出要求道。

男人想了想,靠近人魚,眼對眼鼻對鼻,男子首度收起了微笑,口氣也不再像方才一樣。

「我見過無數人,也見過幾次人魚。」

「我一直在找可以把『我的東西』放在他人身上的對象,帶著它讓我太沉重,可惜沒有合適的人讓我寄放『那樣東西』。」男人的微笑又重新掛回唇邊。

男人拉開他與人魚的距離,執起他的髮把玩。

「這大概是我選中你的原因,你是目前我見過最合適的人。──當然,這只是我主觀的想法,沒有任何科學原因可以考究。」原因連男子都無法確認,他鬆開了指尖的髮,讓人魚抉擇。

「現在離岸邊還不算太遠,你有權利拒絕我。」


人魚回頭看了看他走過的道路,延伸至遠處的深藍。

原本就缺少的眷戀,此時更是化作了回憶中的一頁。

一心只想過著魚的生活的他,第一次有人給了他『人』的包袱。

他有自由可以選擇,回去岸邊等著另個命運來臨,或者是接下男人所給他的擔子。


「我不是人魚公主。」

男子愣了愣,隨即笑道:「我很抱歉,我也不是王子,只是一介平民。」

「我是你的了,人類。」人魚伸出他的手,卸下那些冷漠與過去,綻開冷情之後的微笑。

男人執起他的手落下一吻。

「朔,我的名字。」


人魚沒有告訴他,對於人魚而言,人類的體溫過高,肌膚的碰觸會讓人魚有種被灼傷的疼痛。

這樣的疼痛,卻讓人魚清楚記得他的決定,屬於『他』的決定與自動接受的枷鎖。




4.

朔將人魚帶到霧城,一座傳說中被詛咒的城市。

他為人魚挖了一個佔地極廣的池子,替他戴上在城裡被人們所認為的,戀人詛咒的『鏡子』。

長年的濃霧與潮濕的水氣,幽森的環境與沉重的氣氛。

他們在這裡居住下,並從此不再離開。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6-65d979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