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4.01 [原創/SCORCHER系列]擁抱禁止
將所有染料混合在一起攪和所形成的漩渦,慢慢融合成妖詭的慘絕。
令人作嘔的噁心。

他閉上眼不去看那一團簡直糟糕透頂的東西。
手中的畫筆頹然放下。


眼睛透過玻璃看見了夕陽西下,一個人坐在空盪的教室玩弄一罐罐價值斐然的廣告顏料,就連他也忍不住狂笑。



在搞什麼啊你?
糟糕得連我都看不下去。



聲音從身後傳來,玩弄顏料的少年只是將畫筆扔到一邊,無視已經融合成一塊墨色的液體,將滿手的鮮豔塗抹在自己白色的襯衫上。

轉頭朝著來者露出過於燦爛的一笑。



反正都只剩下一點,乾脆全部混在一起清掉比較省事。
看你的樣子根本就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哈哈,或許是。
趕快清一清,你是想窩在學校多久?
喲,學長你這是在邀請我一起回家嗎?



被稱為學長的少年撇撇嘴,隨意倚在門邊。
白色的襯衫搭配上纖瘦的身軀,173cm的身高稱不上高窕,但在他眼中就是有說不出的魅力。
注意到他的視線,頭微微一偏衝著他露出過於張狂的臉,彷彿耀自己外貌似的,毫不保留將自己赤裸裸曝獻於陽光之下。
橘紅色的日光不偏不倚落在他一邊臉頰。


站起的身軀恰恰遮去那身滿是暈黃的身影,他一手撐在學長的臉龐旁的牆柱上,就像老八股的愛情喜劇一樣將人鎖在臂膀陰影。
露齒一笑。
下顎微抬,四十五度向上睨看。冷淡的聲線即使少了起伏也是那樣饒富韻味。


滾。
學長不要這麼無情嘛。
臭死了,該死的你把顏料弄在我制服上我就踹死你。
只要不要弄到制服就好了?


眉間的距離一近,在幾個瞬間變成連陽光都無法穿透的距離。


吶,我可沒有沾到喔!
…去死。


學長倏地抬起右腳,手腳頗快地往後退了一步的學弟,朝著臉上浮起了淡淡紅霞的學長又一次燦爛的微笑。
或許只是夕陽的關係,在兩個原因之下用另一個不抱情愫的可笑原因打消自己的妄想。
他細細回味唇上的滋味。


切,我要走了。
不等我嗎學長?
管你去死。
再說一句就好了。
我不想聽你廢話。

與之同時響起的拒絕,學長轉過身子,沒有意外在玻璃上看見學弟的影子籠罩住自己全身。


學長和她分手了?

看來我就有機會了呢,當初把學長讓人我後悔了好久。


緩緩回過頭,沒有意外地看見學弟如一日燦爛到讓他感到虛偽的笑容掛在那張還尚嫌清嫩的臉上。
什麼氣氛醞釀出浪漫,學長冷哼。重新將自己的背倚在過於冰冷的柱上,他先是沉默,雙手抱臂冷淡道。


你像傻子一樣在這裡玩顏料就是在哀怨這個?
不,我現在開心的很。
白痴。


學長這次俐落的轉身,讓一片金黃灑落在他的背上。
走出那片陰影,不等任何動作接續,乾脆地退出了學弟的眼底。



我懶得等你。



只來得及捕捉這一句。將臉埋在自己有些乾燥的手掌中,吃吃地狂笑出聲。
重新執起畫筆,滿是色彩的畫布被一片墨所掩蓋,變成怎副性他也不管,只是將顏料不斷不斷地覆蓋。

最後一聲巨響是木板清脆的碎裂聲。


嘩啦啦沖去手上的顏色,刷得手掌都出現過於鮮艷的裂痕。



這次、這次,絕對不會弄髒你的制服。
我會追上你。



2007.03.04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18-d8a5dd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