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1.02 《散步》
Hermit&Rover的家庭趣事~四



《散步》



「你要出門?」

溫柔的waiter綾杉看著起身狀似要出門的水市。
低頭看了一下時鐘,而下午正是他最喜歡用看書來消磨時間。
察覺到這點的綾杉有些困惑,臉上露出一點好奇,但也沒有無聊多問。
只不過,即使是個性變幻莫測的他,鮮少會打破自己的習慣。
怎麼今日突然轉性了?

「嗯,晚點就回來。」
將書收到書櫃裡,水市抄起外套便往門邊走去。
而在一旁的歲也展開的翅膀尾隨而上,停在水市的肩膀上。
或許這就是水市與歲之間的默契。
從以前認識到現在,歲永遠都可以第一個知曉水市的內心。
今日的反常,可能也只有牠知曉。
即使,牠只是一隻烏鴉。
這麼一想…有時還真令人吃味呢。
畢竟,水市也比誰都寵溺牠,無論玩鬧有多麼過分,歲永遠都可以遠離戰場。

“感情真好呢…”
綾杉溫柔的笑了笑便回頭做自己的事情。
見狀,水市又落下一語:

「如果累的話,就休息一會吧。」
「不會,不做這些事情反而會不知道要做什麼呢。」

綾杉笑著回答,依舊是和煦的溫柔。
就像冬天的太陽一樣,所有人都可以感受他的他溫暖。
這笑容,在水市眼中不自覺得與某人重疊起來。
於是水市推了推單邊眼鏡,唇畔掛著一絲微笑便離開了。



***


艷陽。
水市眨眨乾澀的雙眼,來到了有陰影的大樓旁。
“走錯了時空嗎?”
在太陽底下,水市說了句怪異的話。

或許對時常一個穿梭在不同時空的人而言,怎麼也無法體會時差的問題。
尤其,是對一個活了平常人更為久長的水市而言。
四處的景色永遠都是如此陌生。

所以水市離開了大樓的陰影,隨意的漫步在街道上。


規律與錯雜的腳步聲在耳邊不斷響起。
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生活的步調。
但在水市耳中聽來卻是如此空洞。
“他們在追求什麼?”
水市這樣問著,交錯來往的人們自然不會去理一個『時間』多到不行的人。
更不會理會一個只是毫無意義遊走的浪人。

時間依然流動著,但在水市眼中卻是過的如此之快。
也如此之慢。
彷彿一切都沒有變過。
這個問題也同樣困擾著自己。



「水市哥哥。」
清脆的聲音拉回了神遊的水市。
雖然有些訝異柳馨人在這裡,但也沒有引起水市多大的驚慌。
掛上熟悉的微笑,水市笑答:
「小馨,你現在要回去嗎?」
「嗯嗯,不過我還想要去買冰淇淋。」
柳馨摸摸自己的肚子,水市明白了,小馨又肚子餓了。
於是水市也摸摸自己的口袋,回想自己帶多少錢在身上。

「哥哥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好啊。」
柳馨笑著點頭,抓著水市便往另外一個方向去。

被拖著走的水市亦是笑了開來。
對於這個孩子他始終都是疼愛有佳。

“小,你帶了一個很可愛的孩子回來呢。”

無論在什麼時候,柳馨天真的笑容總是可以輕易撫平亂竄的心。
或許這就是『精靈』這個血統,帶給週遭自然的感覺。
如春風一樣的和煦。


***


買完了冰淇淋,水市與柳馨來到了公園。
坐在噴水池旁,鴿子與遊人的嬉鬧,讓水市又與恍神二字搭上關係。
柳馨也只是安靜的在一旁把水市遞過來的第二支冰淇淋吃下去。
安詳的氣氛留連在身旁,水市瞇著眼看著嬉笑的人們,伸手把盤旋在空中的歲招了回來。
突兀的讓鴿子驚惶了一下,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往水市看去。
而水市也只是淺淺一笑,表示別在意。



「小馨,環境還可以習慣嗎?」
水市沒由來的一問,撫摸著歲的羽毛似乎是不經意的悠。
「嗯嗯,如果空氣不要那麼糟就好了。」
柳馨照實回答,又舔了口冰淇淋。
「會討厭嗎?」
「嗯…不知道耶,不過東西很好吃。」

水市笑了起來,貓眼變成了彎彎的月牙承載著許多笑意。


「水市哥哥?」
柳馨張大了眼睛,草色的頭髮被風吹的飄舞。
「不…沒事,當哥哥一時心血來潮好了。」
水市用手捂著下巴吃吃的笑了起來。


到最後,柳馨依然不懂,水市為什麼要笑的如此開心。
但事實上,水市一直都存在著『謎』這個特質。
無論是誰,似乎都很難在那雙墨的雙眸中找到解答。


「小馨啊,你真的很可愛呢。」
水市又說了一句,拿起衛生紙擦去柳馨嘴角邊的糖漬。
「我告訴你唷…你跟小宴就是坦率這點最可愛。」
偷偷在柳馨耳邊咬耳朵,柳馨唰一下臉紅起來。
微紅的雙頰與草色的頭髮有著最純粹的顏色。


柳馨低下頭默默的把水市另外買來的蛋糕與飲料也一併吃下肚。
水市則是雙手抵在噴水池的外邊,仰頭看著刺眼的太陽。
只有悠圍繞在清的人身旁,水市怎麼也無法遮去太陽的刺眼,從指縫中洩露出無私的光芒。
眼角瞥向柳馨,滿足的笑容洋溢在臉上。
就算是心情不好的人也無法抗拒甜美的笑容。
水市今日下午莫名的陰鬱,也這樣消失了。

「我還真像個老人啊。」
水市摸著歲笑道,一旁的柳馨又是疑惑不已。
「小馨不用明白,我只是下午無聊跑出來晃晃而已。」
「為什麼要出來呢?水市哥哥你昨天晚上看的書不是還沒有看完。」

柳馨偏頭一問,水市並沒有猜想到柳馨會記得他昨天並沒有熬夜把書看完。
於是水市勾起了邪邪的笑容,朝著柳馨極其曖昧的一笑:
「那是因為我想來找可愛的小馨啊!」

語畢,柳馨又紅起了臉蛋,水市哈哈大笑幾聲,在她使用意念力前討好她。
「小柳馨,可別把哥哥當成人偶玩啊!」
「哥哥不要變成色狼啦!」
柳馨嘟著嘴,惹的水市又是笑聲連連。


「哥哥的多重人格有時候會讓小馨感覺怪怪的呢。」
「喔?」水市挑眉,稍稍收斂放肆的笑容。
「好像…變成另一個人,有時候變得好冷酷唷。」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柳馨的雙手捉緊了自己的裙襬。

眼尖的水市突然握住柳馨的手,在柳馨誤以為水市依然是剛才的色狼的時候,開口的語氣沒了輕佻,多了分溫柔的穩重。
「哥哥答應小馨,盡量不要在你們面前表現出這個模樣的。」

雖然是笑容,卻多了分承諾的意味。
烏的羽毛不知道什麼時候飄落下來,與鴿子的雪白一同落在被人們踐踏過的大地上。
柳馨有些發楞,水市依然只是摸摸她的頭,示意不要在意。

但這怎麼能不在意?
在記憶中有了這個人的人影,就怎麼也無法忘記他多變的個性。
或許哪天看見他始終如一的笑容,反到讓人感到怪異起來。

於是柳馨悄悄的捉住水市的衣襬,搖搖頭。
「怎麼了嗎?」
「那都是水市哥哥嗎?」
那,自然指的是水市奇特的多變個性。
水市明白,也不想隱瞞。
所以水市老實的點點頭,在噴水池旁綻開溫柔的笑容,就如同那虛幻的彩虹般。
柳馨的手因此又捉的更緊了些。

「哥哥會離開嗎?」
在柳馨的臉上,找到害怕失去的驚慌,一時間水市反倒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幾乎是擁有的無限,水市鮮少去思考離開與否的問題。
骨子裡有著抹滅不去的冷傲,在夜深人靜時不免像小一樣露出不同的一面。
奔馳在暗中,始終都是暗的子民。
離開,對於他而言只是到了另一個地方。
而留下的人們卻無法忘記那個消失的背影。
水市因此又想起了一個人,在柳馨看不到的角度下扯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最後,水市並沒有回答,只是摸著柳馨的頭。
歲磨蹭著水市的臉頰,明白牠意思的水市勾起了一抹稱的算是無奈的笑容,在垂下眼簾落寞的陰影有些寒冷。
“我明白…”

明白什麼?
一個離開的人將會為不捨的人留下多少陰影。

“我會盡量不要打亂他人的生活…”
但實際上他卻已經無從選擇,天下的人無一不是活在別人的回憶中。
不管他在如何漠視自己,存在過的東西總會留下那麼一點蛛絲馬跡。
即使,有些事情早已經隨著時間淡忘。
但還是有這段記憶存活在某些人心中。



「嘎────」
歲突然尖叫出聲,嘶啞的聲音驚起了鴿子散去。
在所有人投以責難的眼神過去時,水市卻意外的沒有露出絲毫抱歉無奈的眼神。
一雙深的雙眼緩緩的掃過每一個人,在接觸的那一剎那不可避免的顫抖起來。
柳馨因此抬起頭來,宛若烏雲籠罩的沉重一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馨先回去好嗎?哥哥想起來今天要做什麼了。」
「啊?我陪哥哥去。」
深怕預感會成真一般,柳馨緊緊的捉住水市的襯衫。
不知怎麼的,上頭的潔白看起來有些灰暗。柳馨看著水市的雙眸,漾著溫柔笑盈盈的模樣讓人不得不相信他。
「相信我,我不會再像上次一樣突然不見的。」
水市再次保證,微笑中的意涵在明白不過。

「噢…」
「我回去的時候會再去買蛋糕給你的,就剛剛那家好不好?」
「嗯嗯。」

柳馨點頭,在水市的催促下緩緩的離去。



同時間,水市也站了起來,環視周遭漸漸離去的人們。
道路開始蜿蜒起來,所有人就像是受到操控的人偶無意識的漸漸散去。
水市只是用著悲憐的神色看著漸漸要沒入那叫做暗長夜中的日霞。
而影子漸漸的伸展開來,像是要將日光遺留的空隙填滿。

日,漸漸落了。
留連不捨的赤紅做出最後的反撲,執意為夜留下最後的光芒。
彎月勾不住夕陽的腳步,在追趕過程中已經來到天邊。
水市瞇起的雙眼,如同貓一般捕捉瞇細了雙眼找到一個人影。
一個無論如何都不想見到的人。


「果然是你…」
水市看著依然是執守著責任的渥瀾,難以自厄的嘆口氣隨即凐滅在完美的笑容下。
「我是來帶你回去的。」
一副奉命行事的模樣,無論何時水市都無法相信那張臉之下會有其他表情。
「不,既然我離開了,我就不可能再回去。」
「但你依然是哈迪洛普特家族的一份子。」

聞言,危險的警告而使水市瞇緊雙眼,從那細縫中洩露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
渥瀾因此而心驚,卻也沒有表露出什麼。
或許在這個男人眼中,責任與任務永遠比對方的影響來的許多。
打從水市知道這個男人起,就已經明瞭固執,一直都是形容這男人的特質。

「沛夫亞,這是你的宿命。」
「我叫水市。」
眼中,已無方才的溫柔,渾身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氣息。
渥瀾也只是慢慢的揚起右手,地上的影子開始扭曲變形,像是有了實體般在渥瀾身邊出現了一道等高的身影。
「影族的能力是嗎。」
水市輕哼,並不把他的威脅放在眼底。

影族,一個奇特卻不容於其他族群之中的一群。
擁有著操控影子的能力,能夠變化成有影子的生物外型,卻因為異常的偏執而不被其他總族接納。
若真要說的話,若能掌握影族那份偏執,那個人也隨之被操控。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操控影族。
那些人往往都死於影族的偏執之下。

而眼前的人,正不巧是一個被操控的影使。

水市為此而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輕狂的神色自幽的眼底佔據的美麗。
倏的,水市的四周開始出現了許多相同的影像,跨在他與他的兩旁。

「鏡子…你的玩意還真多呢。」
並沒有所謂的驚慌,泰然的舉動更能襯托出水市從骨子裡散發出的冷凝。
渥瀾一瞬間內,誤把眼前的人當成是昔日冷漠冰霜的少爺。
即使,那張稚氣的臉頰已經漸漸被時間淬鍊成另一個不熟悉的模樣。
那與生俱來的高貴卻是怎麼也無法掩飾。

「即使負傷,我也要將你帶回去。」
渥瀾拼了命將那分驚愕壓在深處,操控著影子便往水市的方向衝去。
水市沒有跳開,伸出的雙手像是在操控些什麼。頃刻,影所刺穿的是自己的胸口,像是個壞去的娃娃倒了下來。
「被利用了還執迷不悟,那群人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
「命令就是命令。」

水市嘆了一口氣,不再與他的固執打交道。

爭鬥開始,水市並沒有離開原地,只是揮舞的雙手操控著無形的絲線,在每一個撲來的影最後都會把兵刃刺往自己的胸口。
渥瀾因此而氣喘呼呼起來,在水市起了動手之先前所有鏡子內的影像突然跑了出來將水市包圍起來。

「真可惜…雖然我的能力被封了起來,但要傷我畢竟還不是件易事。」
聲音從渥瀾的耳邊傳來,絲線聲啪的一聲斷裂,極其刺耳的打擾渥瀾耳朵。


「如果沒了『言靈』…你覺得他們還會要我回去嗎?」


不想多做停留的水市招來歲後留下話便離開了。

在看到那抹纖細的身影時,渥瀾又回想起當時毅然離去的背影。
同樣是那樣孤獨、那樣冷漠。
但那個意義卻已經大有不同。

渥瀾握緊的雙手緩緩流下冷汗。
並非打不過,而是心折在那雙毫無感情的眸中。

“又一次…”
渥瀾心想,竄動的心依然狂躍不止。
第一次,在那雙眼睛下他忘記了要追回他的命令。
這次,依然如此。

打破了那張極為嚴肅的臉,渥瀾露出了淡淡苦笑。



於是夕陽就這樣消失了。
影子在一瞬間黯淡下來,只有街燈支撐著影的殘弱。



***




神情維持著讓人畏懼的冷漠,卻一如往常般掛著微笑更顯得那分詭異。
水市無意掩飾什麼,指尖,緩緩的顫抖著。
在害怕些什麼?
或許在那張偽裝的太好的面具下,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
理所當然。

他在害怕,害怕現在將會消失。
在他出現的同時,他害怕柳馨會被帶走。
所幸歲所帶回來的訊息並非噩耗,這讓水市的心稍微放了下來。


“歲…萬一小馨被帶走怎麼辦?”
近乎哀求般的語氣,將那分冷酷瓦解殆盡。
像是捉緊浮木般,水市不顧人潮的眼光,將歲抱進懷裡。

“不可能再像當初一樣逃離,歲…莫非我創造出棲身之處是個錯誤?”
“我只是不想要再這樣流浪下去啊…”

歲又磨蹭磨蹭水市的臉頰,嘶啞的發出低鳴表示別在意。

“但是我不會後悔的,就算再重來一次,選擇還是一樣…”
絕不會改變的決心,承滿著各種情感交融成的色在暗下卻顯得明亮起來。


水市緩緩的閉上雙眼,再次張開眼睛時已經回到原本清冷的模樣。
只有抱緊歲的手依然有些微顫。


***


有些蹣跚的腳步在水市買完東西之前。
倏然一個轉身,另一到身影阻擋在水市面前。
抬首一看,水市眼神稍為溫和了下來。

「看來不用我的幫忙嘛~」
練笑道,吊兒郎當的隨意拿起水市方買好的泡芙丟入口中。
「不過真的打起來的話,你肯定會打的很辛苦。」
「這話不用你來說。」
緊繃的神經舒緩了下來,帶著一些譴責的眼神瞥向歲,而歲則是退了幾步,到水市看不見的地方。

「你都看見了?」
依然是不帶任何殺氣的微笑,但對於極為了解他個性的練就算看到也不會老實說對。
更何況,那張皮笑肉不笑的容顏,怎麼可能瞞的過擁有真實之眼的他?

所以練的回答自然是:
「沒有,我剛剛在把妹妹沒看見。」
「哼哼。」

水市哼個兩聲,昂步疾走。
跟在後頭的練摀住了嘴巴悶悶的笑了起來,等到笑夠了才追了上去。



「你真是太杞人憂天了啦!」
「要你管。」
「喔?那為什麼看到我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啊?」
「你還說你沒看見?」
水市眉挑的老高,練急急忙忙的搖頭退後。

「我沒有啊────」
「哼,看我給不給你晚餐!」
「你、你這個善變的人!你答應我今天回來會給我晚飯的啊!」
「抱歉,我就是善變。」
水市一甩頭,做個鬼臉後馬上拔足跑了起來。

「可惡,我今天吃不到你就死定了。」
追在後頭的練落下狠話,而前頭的水市則笑盈盈的玩弄在後頭嚷嚷的練。
「敢威脅我,練你好大的膽子啊!」
「水·市,不怕我咬死你你就別跑!」
「呵呵…」
………
……




***



練與水市回到Hermit門口前,便聽到裡頭傳來的聲音。
「還真是吵啊…」

練晃晃頭,在打開門後馬上躲到一旁。
飛撲過來的野宴將水市推倒在地上,在水市反應過來前就聽到小的話:

「小馨你看,水市哥哥這不就回來了嗎?」
「嗯嗯。」

水市啞然失笑,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扶正自己的單邊眼鏡,想要起身時馬上又被野宴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到屋內。
而練悠悠哉哉的把門關上,沒忘記把外頭的招牌換成:『今日公休』的字樣。

「哥哥,你回來啦!」
小率先道,而一旁的柳馨也衝到水市身旁捉著他的手。

「放開拉~水市是我的!」
野宴在水市的右邊開口,雙手將水市抱的緊緊的。
而柳馨也難得露出固執的模樣,硬是要將水市拉過來。

「才不是呢!」
「我的我的啦!」


“你看,想太多吧!”
“多嘴。”
水市瞪了練一眼,馬上又被野宴和柳馨拖到沙發上。



甫未坐定,綾杉便端來熱騰騰的紅茶,來不及說聲謝謝前小搶先道:

「哥哥,回到家要說什麼啊?」
小對著水市笑道,同時要野宴和柳馨安靜下來。


半晌,水市伸手將單邊眼鏡拿下,露出那雙載滿感情的眸,自嘴角邊緩緩露出比平日更溫柔的笑意。

「我回來了…」





有點寫上癮了阿>/////<這種溫馨的小家庭感覺~~
感覺很久沒有寫這種文呢,寫起來感動到不行>0<[雖然文筆還是不怎麼樣拉...汗水]
水市還是很幸福的小孩呢~[轉圈]小馨也是可愛到不行啊![:又開始戀童了一一]
這樣看來,水市還是很有人情味的阿~
只不過會有現在的情感,也要歸咎於當時發生的悲劇啊...[痛哭]
小舒說小馨跟水是有點像是友雅跟藤公主,笑~自己也這樣覺得
愈來愈喜歡寫這個了阿>0<~
可愛的一家人,或或~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5.01.03 19:55 | |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727111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