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4.01 [原創/SCORCHER系列]第三個同居人
喂,凱。
吭?
那個傢伙已經在那裏三天了。
然後?

藍紫色的眼睛掃過身旁戴著詭異小丑帽的傢伙,雙手抱胸,不怎麼感興趣的追問。
然而盯著「那個傢伙」的男人,倒饒富興趣地接續。

我挺有興趣的。
要找麻煩你自己幹,我懶得理你。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戴著小丑帽的男人不怎麼意外地回道。瞇細了一雙像是貓眼的青色雙眸,直盯著坐在高樓上坐在圍欄之後平台的男人。

雖然昏暗,沒見到陽光但瞳孔仍是被刺疼了一下。
他吹了一聲口哨。


該不會是想跳樓吧?戴小丑帽的男人打趣道。
隨便他,不要死在我面前礙路就好。
嘖嘖,還真是狠心的傢伙。
少來,我看你連報警都懶。
哎,我有這麼殘忍嗎?(受傷地看)
(不理)哼哼。

即使是對話,兩個人的眼神卻未對焦。戴小丑帽的男人裝無辜的表情後,便又仰頭探看。
順著戴小丑帽的男人視線往上瞧,那棟大樓他不陌生,也知道那裡的圍欄有多高,如果可以跨過圍欄跳下來也挺有勇氣的,倘若他有本事先跨過圍欄。
無趣地揮了揮手,凱一頭藍紫色的頭髮一甩,大步流星地跨步離開。他深諳那個傢伙無聊透頂的個性,這傢伙興致一來往往都會幹一些糟糕的事。

你自己慢慢看。
哎哎,真是無情啊。

又盯著頂樓的男人看了幾眼,戴小丑帽的男人隨後小跑步跟上。





天空開始下起小雨。
在室內開著空調還是會感覺到濃厚的溼黏,咖啡的香氣與外頭的雨儼然是完全不同的個體。
從玻璃窗看出去是一片灰色的景象,雨打在窗上留下一片模糊的暗光。

13,也就是戴著小丑帽的男子,無聊地用湯匙玩弄杯裡的咖啡,鏗鏘的聲響在安靜的屋內有規律地響起。


你這傢伙,別窩在那裡耍白痴。
吭?

瞥了那一臉寫著我很無聊的13,凱嘖了一聲,沒好氣地給了一個白眼。

想知道那個傢伙死了沒不會出去看看?
哎,外面在下雨。
最好是這個蠢理由。

重重哼了一聲,拿起早就空去的咖啡走至廚房。13盯著凱的背影,在沙發上換了個姿勢,將頭埋在枕頭之下。
小丑帽被隨意扔在一旁的地上。

想跳樓的白痴應該在第一天就乾脆地say goodbye。
或許雨天比較浪漫。
聽你在屁。
好啦好啦,我只是無聊而已。

翻過身,眼睛因為日光燈的關係而微微瞇起眼。13用手臂遮去了白茫茫無機質的明亮,煩躁地抓抓一頭灰白色的頭髮。

只是這樣?

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與其說是對這個話題有興趣而找話講,還不如說是對這傢伙無聊到可能會幹些什麼蠢事在做打聽。

只是這樣。

沒什麼底氣地回答,彷彿只是應付的答覆。


我先警告你,傘在鞋架旁邊,毛巾好不容易才乾,你敢弄濕地毯你就準備拖一個星期的地板。
說得好像我一定會去一樣。
嘖嘖。
…還真是瞞不了你。

拿起地上的帽子,13隨意拍了拍,卻不是走向大門而是返回自己的房裡。


自己惹的麻煩自己收拾。

在13重新換上一頂帽子時,凱對著走出房門的13道。

I see.
慢走。
Bye.




腳下的水漩濺起灰色的泥濘。
道路兩旁不時被汽機車輾過而激起的水花弄濕了13的褲管,皺著一張臉盯著上一台沒什麼道心的摩托車,暗暗瞪著排氣管一眼,嘆口氣放棄了想要找碴的心情。

該死的下雨天。

帶著藍白色透明的傘面只有形狀不一透明液體,一旁店家的玻璃映出13略嫌狼狽的模樣。
不僅是褲管,就連白色的上衫也四處有水漬的痕跡。

嘖嘖,這下真的像丑角了。

盯著帶著小丑帽的自己,13哼哼笑個兩聲。無視一群朝著他的帽子和刺青投以疑惑、好奇、弔詭等大驚小怪的表情,對著玻璃露出淺淺的微笑,除了幾個人之外沒多少人看得出的嘲諷。

灰色的天空恰恰是13此時顯得黯淡的髮色。


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隨著下午斷斷續續開始插撥的新聞漸漸熱鬧起來,然後慢慢傳開高中生放學的嬉鬧聲,喇叭聲接二連三響起。
一路哼著歌,並未刻意放緩腳步,卻也沒有多輕快。
一貫的不疾不徐,偶爾朝著幾個向他表示善意的女孩子露出過於挑逗的微笑。

你這個賣笑的。
嘖嘖,伸手不打笑臉人吶。

他在穿過一群女高中生旁時突然想起有人這麼對他說過。
摸摸自己的臉頰,隨後食指在左眼下的刺青上輕點個幾下,做了一個鬼臉後13迅速從拐到一個小巷,繞回某一處他早已經過的大樓。


傘被放在頂樓的門旁。
管理得當的頂樓除了偶爾隨著風沙一起沾上的水珠外,乾淨的像沒有人來過一樣。
但也可能是雨沖刷掉了什麼。

13戴著帽子,正要踏出沒有屋簷遮蔽的空曠前,後頭的腳步聲讓他縮回了自己的腳,轉而氣定神閑的抱胸等待。


是你。


聲音並不是特別高亢,但也非過於低沉,若真要形容,大概只能說是淡然,甚至是有點懶散。
挑高了雙眉,13有些訝異的看著這個一直待在頂樓的男人,萬萬沒有想到那個看似瘦弱的身軀居然比他稍高一點。
笑容綻放,雙眼笑成月牙形,隱隱遮去了青色的妖異。然對方同樣有一雙不輸13的銀藍色雙眸。

認識我?
會戴著小丑帽在路上走的人畢竟不多見。
喲。

沒有想到他有注意到路上的人,13暗暗心想。
對方一頭棕色的頭髮隨意扎成一束放於肩前,紅色的絲帶格外顯眼。也不掩飾自己打量的眼神,徹徹底底的將眼前這個傢伙看得仔細。

只是剛好看見而已。

像是要解釋他的疑惑,男人道。
從對方指間傳來香菸的味道,露出細不可聞的不,13隱藏的很好,而笑容依舊燦爛。

我以為你雨天也會窩在那裡。
菸會濕。
不問我為什麼會來嗎?

對方首次笑了笑,即使那笑容在13眼中只能算是扯了顏面肌肉的程度。

你想說你自然會說。

歛起笑容讓13整個人冷漠了下來。
而男人倒是維持著那不算笑容的笑容,執起手湊近唇邊,淡淡吸了一口。

不笑的小丑?
畫了妝的小丑即使是哭也還是笑的。


笑意在眼中流轉,褪去了假像流露出原本的模樣,在陌生人面前還是頭一遭。
雨聲漸漸縮小,就像電視中主角兩人出場時背景音樂會自然而然的放小。
只是點綴的聲響,雨水打在鐵架的水塔上。


這種認識的方式還真像老八股的肥劇。
同感。
這時候不說點什麼?

斜睨男人一眼,唇畔重新掛起笑。
或許是因為冷而顯得有些蒼白,灰白色的髮與沾了水的白色上衫,沾了泥水的褲管,讓13看起來有些滑稽。
而男人注意到13遠離了他執菸的手,身軀倚在另一面牆上。

自我介紹?我叫ADY。
13。
數字?還真是特別。

掃過他左眼下的刺青,暗紅色細紋的刺青在蒼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突兀,像隨時都可能流下血一樣。

謝謝稱讚。哪天我們夠熟我會告訴你為什麼。
我會等那天到來。

最後一口菸飄向男人身後的梯間,菸蒂卻未放下。

看來肥劇可以再演下去呢,ADY。


身子離開了白灰色的牆,13狀若無事的拍去倚上牆上的灰塵。
而男人的眼神並未從13身上離開。

嗯。

沒有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棟大樓並非是一般尋常隨處可見的公寓,而是頗為森嚴的公司,就連13想要上來也是因為他和大樓的人認識才有辦法辦到。
憑藉這一點他就不需要多問。

雨聲似乎又大了起來。
場景正在轉移。


一時半刻我沒有想換掉遊民的身分。

在13白色的身影離開樓梯間之前ADY突然背對著他道。
離開的人也沒有停下腳步。

自然ADY也沒有看見一朵如花開的笑容。


拿起一把放在頂樓門旁的雨傘,藍白色的雨傘緩緩在雨中移動。
一具蹲在平台上,叼著菸往下看的男人都沒有從煙盒拿出第二根菸。

看來要翹回去拿衣服。
被逮到可有得吵了。

雨中一頂小丑的帽子依然是顯眼的存在,即使他不刻意去尋找也會被狠狠刺激到視覺。




滂沱的雨。
音響開得震隆遇聾,一打開門便正面迎接聲波的衝擊。
而到家的人卻早已習慣。

喲,回來了。

看著狼狽到直接代稱為落湯雞的13,凱戲謔的看著那張被雨打得蒼白的臉。
手中的毛巾毫不客氣往13臉上招呼,而後者不躲也不閃,只是伸手在被砸中前捉住。

ADY。
問到名字了。

並無多熱烈的反應,凱瞥了他笑得詭異一眼,連問句都省了。

講得我好像把妹的混混一樣。
難道你不是?

不清楚凱所指的是是把妹還是混混,又或者以上皆是。
聳肩,扯去小丑帽,隨意擦了擦尚在滴水的灰白髮絲。

嗯哼。
空房你自己整理。──你帽子實在是多到我看不下去。
我還沒嫌你你每天換指甲油。

一腳踩進屋內,陽台已經積了一攤的水漬。


另外,一個禮拜份的地板。




2007.03.05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0-7acdf5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