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5.02 [家教/迪雲]Something About D&H
Something About D&H
  ──關於Dino and Hibari的二三事。



Action 1. 十年如一日

迪諾清楚記得他向彭哥列十代首領說過,即使將雲雀按倒,那小子一樣不會乖乖承認失敗。
如今回想起,他便又是一抹開心又帶著縱容的微笑。
啊啊,這就是我的恭彌啊。
他的話從來不讓人覺得突兀或是意外,站在門旁的羅馬利歐如此心想,然後本能地朝裡頭一閃。

從門口飛進來的鋼拐被鞭子纏住,甩到一旁角落。
迪諾轉頭用著方才的笑容,燦爛地向唯一會用這種方式向加百羅列老大招呼的人道:
恭彌,你回來了。
再吵我就咬死你。髮少年從不吝惜那抹冷漠中充滿睥睨的斜視,縱使他的身高從未高過迪諾過。



Action 2. 進退兩難

戰場轉移過無數次,不變的是雲雀一貫「我要咬死你」作為開場白,以及羅馬利歐捧著熱飲,讓加百羅列的老大發揮該有的實力。
呦,恭彌,你的實力又更進一步了呢。
少囉唆。
有著髮的少年拐子一個轉彎,直直朝迪諾的腹部攻擊。迪諾反應不慢,但可以說是驚險的擋下。冷汗都還沒流下,趁著雲雀下一番攻勢的空隙,鬆開鞭子改捉住少年的雙腕,膝蓋微曲往前推。
因為重力改變而往後倒下的雲雀冷不防踢出那雙過於亮的皮鞋,明明是足以讓正常人痛得好幾天無法好好走路的力道,經驗老到的迪諾只是挪了腳的位置,反過來壓制老是不肯安分的雲之守護者。

不過恭彌還要再努力啊,這樣還不夠。
我咬死你──
一邊乾笑接受著風紀委員的威嚇,迪諾五指出力,讓略白的肌膚上出現了淺淺紅痕。
羅馬利歐識相地別過頭去。啊啊,天氣真好。竹林裡微弱的日光一片片灑下,如今他們老大能夠獨當一面都是里包恩先生訓練有方。
耳邊傳來髮少年不滿的低哼,直至消音。身為加百羅列老大手下心腹的羅馬利歐,再心底又悄悄加上一筆:
多虧里包恩先生,否則他們老大也沒那個能耐可以訓練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
在胸前劃上十字,窸窸窣窣、像是什麼東西撕裂的聲音,令羅馬利歐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Action 3. 輕忽不得

恭彌,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捉著髮少年雙腕,迪諾以一派輕鬆的語調道,但雙手緊握的力道可是一點都沒有放水。
從第一天認識下來就深刻的體會到,在這名未來的雲之守護者面前,一點大意可不能有,身上被咬傷的痕跡可是從來沒少過。
可以,我就把戒指扔了吧。
對於無聊的群聚,不,可以說是任何團體都沒有任何興趣的雲雀,那個戒指目前充其量只能是他找樂趣的一個來源,但並非絕對。
揚著足以稱上邪魅的淡笑,事不關己的模樣;居高臨下的迪諾細不可聞嘆了一聲氣,卻又對這樣子的雲雀感到心動。
可以馴服這倔強的人,任誰都會感到躍躍欲試。

你再壓在我身上,我就咬死你。
半晌沒有動靜,向來耐性缺乏的雲雀掙扎便要起身。明明鋼拐就在手中卻不能施展,雙眼瞇細,頗有風雨欲來的緊張。
哎。迪諾將自己的臉湊近都以散發出殺氣的雲雀面前,肌膚碰上的那剎那,嘴角又一次染血。
真是暴力。舔舔下唇,迪諾並無太大的慍怒,笑笑地又一次靠近。
但,恭彌就是這點可愛。
鮮血的味道在口中傳遞,雲雀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自己便提醒他「可不要死喔」的警語;如今想起,雲雀雙眼一閉,張口便要咬住迪諾的舌頭,卻被搶先一步按住下巴,距離又更為靠近。

…哼。
那是一手重得自由,毫不客氣地往迪諾俊俏的右臉揮去時,發出低喘的哼聲。
這傢伙讓他失去樂趣那天,就是他的死期。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07.05.19 20:35 | |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2-9cd6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