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5.05 [reborn/迪雲]Icy Welcome
【Chemistry】系列
  ──Dino X Hibari  文:蘇沛



「看到一群草食動物群居,就會讓人想咬死。」

迪諾輕聲微笑,伸出右手便要捉起雲雀。然而後者卻像釘在校園頂樓的灰白色石灰地上,用著一雙被陽光透照出一層淺灰色的雙眼,分不清楚是盯著背光的迪諾或是天空。

「那麼,」迪諾蹲下身子,讓一片陽光灑在兩個人身上,手上的鞭子與鋼拐一併飛到伸手也捉不到的彼端。

「一群肉食動物群居呢?」

不高也不低地淡笑,雲雀又一次揮開迪諾的手,從鼻子淡淡哼出地嘲諷,不著痕跡地回答了迪諾的問題。


---


#1. Icy Welcome


里包恩傳來要他幫忙的信息,一向簡單、直接,而且不容拒絕。

這點在他還是里包恩的學生他就徹底明瞭,所以正在忙著處理組織大小事的迪諾只是聳了聳雙肩,要羅馬利歐準備好相關的事宜。

「迪諾,雲之守護者就交給你了。」里包恩把手上一疊關於雲之守護者的資料交給迪諾,弄來這些資料對於手黨而言,從來不是難事。

乾笑著一張臉,迪諾沒有忽略列恩隨時都會變成手槍,哪怕他閃過拒絕的念頭。

「──噗!」隨手翻了翻,迪諾突然笑出聲。「里包恩,這真的是你們選上的雲之守護者?」

「你不是也見過幾次面。」

的確,如果那樣匆匆的幾瞥也算是見面的話。印象中,只有一身色硬領的制服,左手臂的外衣繡上「風紀」的臂章,明明個子並非十分突兀,卻又異常搶眼……卻也意外強悍。

迪諾一邊低笑,一邊翻著素有不良少年之行、卻異常愛校的風紀委員。

「真有趣的傢伙…阿鋼在他身上吃到不少苦頭對吧!」簡直就是肯定句,幾篇紀錄翻下來,迪諾已經可以想像他的老師這次派下來的任務有多艱難。

「家族一定要有雲雀恭彌,他會是阿綱重要的幫手。」

「不過恭彌他討厭群居,會乖乖加入手黨嗎?」

聽聞迪諾的稱呼,里包恩稍為拉下帽沿,稍稍揚起了嘴角。

「那就是你的任務了。我要先回去訓練阿綱。」

迪諾急呼:

「等等!里包恩你有跟恭彌說過這件事嗎?」

「我已經把戒指交給他了。」一溜煙變不見人影,留下錯愕的迪諾拿著一小疊資料流下一滴無言的冷汗。


-


踏進並盛校園,幾名穿著色西裝大漢與一名燦金髮色的帥氣青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迪諾動了一點小手段得以安然進入學校,然而到了接待室所在的那層樓,卻是安靜得可令皮鞋在走廊上發出清脆的回音。

沒有任何風紀委員出現在視線內,迪諾卻可以感覺到暗地裡投射而來警戒──對他來說只能算是小兒科般的威脅力。

輕鬆地笑了笑,迪諾一手握上接待室的門把,推開。


---


里包恩的來訪,令雲雀有些意外。

窗外斜射進屋內的陽光,恰恰照在他手持的簿子上,一行一行用色原子筆書寫的違規紀錄,雲雀一手輕點著尚未清算的人頭,心想大概要花多少時間讓這些傢伙受點教訓。

在學校內違規就是不對。

出現在窗口的小小人影開口道,卻像是早就坐在那裡話家談一樣。

雲雀訝了一下,不慌不忙地出口招呼:

「喲,小傢伙。」

「雲雀,我今天來有東西要給你。」里包恩自動自發跳下,走到雲雀對面的沙發上坐下,又自動自發的拿起桌上的茶開始泡了起來。

闔上簿子,雙腿交叉擺放,左手抵著右手手肘,雲雀的態度一派適。

「人情嗎?」他沒忘里包恩還欠他一個人情,當然他希望的是里包恩用真本事來報答。

里包恩將一枚戒指放在檀木製的桌上,雲雀並未急著拿起來把玩,而是抽出鋼拐,拿出手巾輕柔地擦拭。

「我希望你成為家族的守護者。」

「我拒絕。」

不容置喙的答案,里包恩並未意外地飲下第一口茶,而雲雀手上的動作也未停下。

陽光將兩道身影映在面窗的那扇門上,氣氛平和的彷彿將一切煙硝隱藏在白光之下。

雲雀唇邊的笑意並未減弱過。

「過幾天會有一名家庭教師來教導你。」

「我沒興趣。」

「雲雀想怎麼做都行。」

拐子在日光之下反射過於刺眼的光芒,雲雀的笑意有些變質,隱隱有緊繃的對峙,隨時都會被撕裂般的靜默。

「包括咬死他?」

里包恩笑不答,而雲雀也未追問下去。


-


如果雲雀只是個徒有武力而沒腦子的武夫,並盛町的所有人不會在聽到「雲雀恭彌」四個字自動讓出一條路來。

縱使人所畏懼的都是加諸在表面所能見到的傷害。


桌上那名戒指在夕陽西下時也只是沒冰冷無用的金屬,全然沒了璀璨的色澤。

雲雀不大感興趣地拿起在指尖把玩,戒指的大小恰恰是他的無名指在大一些,再過個幾年依然可以服貼在手指上大小。

他自然明白收下這名戒指背後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然而此時他卻沒有多想,任由那枚戒指在他的視線內叫囂。

「這次小鬼…不知道會帶來什麼有趣的事情。」即使那會令他粉身碎骨。


---


換上薄薄的長袖襯衫,坐在接待室裡的雲雀並未披上色硬領的外套,看起來就頗為保暖的色背心抵去了平日看到的戾氣。

上衣與西裝褲燙過的線條,整齊的服儀,亮的皮鞋,滾金線的亮紅風紀臂章。迪諾打開門便見著坐在沙發上,一手玩著戒指、一手捧著簿子瞧的髮少年。

雲雀恭彌。

面對面的相視是頭一次,縱使外界相傳雲雀恭彌是如何恐怖的一個人,阿綱也說過雲雀的個性反覆無常,但眼前除了冷睨的視線外,那身裝扮著實無法與「不良少年」相連結在一起。

──適合與白,極端對比的守護者。迪諾不難想像他穿上手黨一貫的色西裝的模樣。

迪諾很快就將自己的訝異放在心底,語氣輕快地開口。

「你是雲雀恭彌?」


-


雲雀領著迪諾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屬於他的天台。

幾名風紀委員會的人盯著雙眼目送,似乎只要委員長一有不對,馬上就會衝上去拼命的氣勢。

迪諾饒富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恭彌,我聽說你不喜歡成群結隊。」迪諾在雲雀的身後,用著只有少數人才能聽見的音量道。

雲雀斜斜睨了迪諾一眼。相見不滿半個小時又被這小子的眼神駭了一次,迪諾可以想像到了頂樓他會應付得很辛苦。

「你想說什麼?」

雲雀對這個男人印象不壞,有好對手可以咬殺是樂趣之一,撇除那一身妨礙校園形象的服裝,旁邊的護衛穿得都比他順眼。

不待迪諾接口,雲雀動作輕緩地打開頂樓的門,亮開雙拐卻是狠勁十足。早有準備的迪諾拿起鞭子,囑咐羅馬利歐到一旁不會被波及的邊緣。


「學校的頂樓真令人懷念…我很喜歡這裡。」

「那麼我就讓你一直待在這裡吧!──讓你趴倒在這裡!」鋼拐毫不留情的往前一揮,雲雀褪去了平和的偽裝,狠冽的殺氣直逼笑得吊兒郎當的迪諾。迪諾咧嘴笑開,不慌不忙地用鞭子接下攻擊。

果真是有趣一個傢伙。


一輪對峙下來,左邊額頭險些被拐子掃到。迪諾摸著流下的鮮血,心裡大呼好險。

「…居然可以躲過我的直擊。」雲雀心想。然而在迪諾開口的同時又迎上前去。



一方測試雲雀的能耐,迪諾暗暗將眼前的少年與資料上所給予的印象做比較,得到的結果卻令他露出饒富興趣的微笑。

雲雀見狀,只是更不留情地擊出拐子。迪諾曾說過些什麼話在腦子一閃,卻未停留。


「恭彌,我是迪諾。」迪諾想起他在進接待室的時候還未報上自己的名字,在第一輪攻擊停緩的時候插口。

「…不認真的話,我就咬死你。」

啊啊,這就是對待家庭教師的態度嗎?內心雖然默默地吶喊著,想起當時給里包恩教導時的慘狀,還是會一陣惡寒。如果他也有恭彌一半的決斷也不會在每次訓練都弄得灰頭苦臉了。

「哼。」

雲雀甩開纏在鋼拐上的鞭子,向後退了一步,身子前傾又往前,大有致迪諾於死地的心狠;迪諾退開鋼拐的攻擊範圍,朝雲雀的左腳甩出鞭子,雲雀右腳用力蹬地,做為重心往旁一移,鞭子往上一挑,險些劃傷雲雀的臉頰。

「喔…身手不錯。」看著那條鞭子,雲雀露出了咬殺敵人時,才會表露出的笑容。

「里包恩到底跟你說了什麼。」無視一旁看好戲的羅馬利歐,迪諾額邊掛著幾條線,看著興致愈來愈高昂的雲雀頗為無奈道。

右手的拐子捲起狂風,雲雀不給喘息的空閑,左手一揮就是往迪諾俊帥的臉上去。

「隨我處置。」

「什麼!?」

一旁的羅馬利歐笑得更為大聲,又怕惹來髮少年的注意而背過身去,身體微微抽蓄,手上的咖啡隨時都會灑出來一般。

過於誇張的臉部表情並未讓雲雀的攻勢停緩,迪諾有驚無險地躲過朝鼻子的拐擊,若再打馬虎眼應付下去,還沒訓練雲之守護者之前他就先掛病號。

眼神一斂,雲雀感覺到氣勢一變的當下,拐子已經拖離自己的控制。

「這麼熱烈歡迎你的家庭教師我是很開心,但可不可以換個方式?」口氣輕鬆,鞭子可沒卸下警戒。

「我沒說過我歡迎你。」

冷冷地回應,攻擊被迫停止的雲雀倏地冷漠下來,盯著不請自來的迪諾冷淡道。

「…果真是問題兒童啊。」迪諾笑道。突然有點明白里包恩教導學生的心情,從自己管教下蛻變或重生,教導中帶著某種意義上的精神征服。

無論是哪一樣所會有的結果,都會讓人感到興奮。

「恭彌,你一定要成為雲之守護者。」

偏頭,「我拒絕。」



──Icy Welcome END
2007.05.02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5-f83ad1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