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5.13 【愛の十三題速寫】12.兄弟
「我去找哥哥了。」
「路上小心。」
門喀一聲緩緩被關上,接近傍晚的陽光自身後拉長了影子,映在街道兩旁房牆的身影都未及圍欄的最頂端。
不該是小學生一個人獨自走在街上的時間。





──────。兄弟



青學的練習因為接近比賽而延續到夕陽開始西下。
一貫胡鬧過後,青學正選全員被勒令跑操場五十圈。站在場邊登記所有隊員跑步成績的乾不忘將乾汁放在褶疊椅上,每個人在經過「殺人飲料」前時都發揮出比平日高出50%以上的爆發力。
剩下最後一圈的眾人更是沒了命的狂奔,除了不二老神在在以外,每個人都緊盯著終點線。

然,乾反常地看著遠方的人影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在接近終點時出現了難得的落差。

「小朋友──?」
「耶耶!!?」
「葉末!」

最後一句是乾和海堂的合聲。
訝異的眼光投射在海堂葉末身上,簡直就是海堂翻版的小學生看了眾人一眼,最後朝著哥哥筆直走去。

「哥。」
「葉末,你怎麼會過來?」跑了五十圈還只是有些喘的海堂有些疑惑地看著葉末,其他人同是一臉好奇地盯著海堂和海堂葉末。
「媽晚上有事去找爸爸了,所以我跑來青學。」
「那也不用特地跑過來…待在家裡就好了。」
「想來看哥哥練習。」
海堂啞口無言,葉末則是用著與哥哥相仿的臉笑了一下,即使細微卻還是被察覺到。

看了看雙海堂,桃城從地上爬起,戲謔地朝死對頭道:
「有兩隻毒蛇啊。」
眼神一歛,比大腦更快動作捉住桃城的衣領,「臭桃子,你討打是不是?」
「兄弟都長得一樣啊。」
「嘶──」

「桃城。」
從後面逆光的人影伴隨著恐怖液體出現,乾毫不客氣地展現惡勢力。
「你剛剛比其他人慢了0.001秒到終點,別忘了特製青醋。」

騙人!!!怎麼可能看到!!!?(你這個偏心的魔王!!)
被眾人用「祝你好運」的眼神目送,將乾汁塞到學弟手裡便轉頭盯著雙海堂,還來不及開口不二便到海堂葉末面前,微笑地拍了拍葉末的肩膀。

「來看哥哥練習?葉末真是好孩子。」
「不二學長…」不知做何反應的海堂無言。葉末倒是直直盯著不二看,比起海堂,稚氣多了些的葉末這個表情只會讓人覺得認真,凶惡倒是其次。
「你好,我是海堂葉末。」微微低頭敬禮。
「果然是的弟弟。啊…如果裕太也像葉末一樣喜歡哥哥就好了。」不二用略嫌可惜的口氣道,臉上卻見不出有對弟弟的報怨。

「葉末真的好像小的縮小版,好可愛~~」菊丸也湊到葉末面前,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捏葉末的臉,卻被一旁的大石阻止。
「英二,別這樣。」朝著海堂歉意的笑。「不過…看到葉末會想起海堂一年級剛進社團的樣子。」
「啊啊!!~你有沒有多帶頭巾?」菊丸興沖沖地追問。
「嘶?嗯。」海堂在學長的催促下進社辦拿了乾淨的頭巾出來。菊丸接過頭巾,向葉末揚了揚手上的頭巾,葉末會意地點點頭。

戴上頭巾之後,菊丸更是直接撲上葉末,其他人阻止不及,而葉末更是瞪大了雙眼,有些不知所措。
「好可愛────真的好像小一年級剛進來的樣子!」
「英二,你嚇到葉末了。」其實連哥哥都被嚇到了。
「菊丸學長,他快被你壓垮了。」平常頗有經驗的龍馬額邊三條線道。
「啊!抱歉抱歉…」
「呵呵。」
「有這樣的弟弟真好~」身為么子的菊丸有些羨慕道。

左一言右一句,成為注目焦點的海堂兩人從後頭被輕輕扯了上衣,海堂視線稍稍往上移,乾的身影遮去了兄弟倆大半的表情。
「再聊下去今天就不用練習了,還是…要來嚐嚐我昨晚新研發的五味青醋?」
什麼液體會有五種味道啊!!?
不想當乾汁亡魂的正選腳步迅速的散開,隨後大石分派訓練下去。還留在原地的海堂有些感激地看著乾,如果他們在繼續聊下去他還真不知道該直接拖著葉末離開還是繼續留在原地。

「先讓葉末去一旁休息,大概在一個小時就會結束了。」乾拍了拍海堂的肩膀,接著又摸了摸海堂葉末的頭。
「真沒想到你會跑來學校找。先在一邊等吧。」
「我有帶作業來寫。」葉末指著背包,「今天我要跟哥哥一起回家。」

鏡片一閃,乾露出「長者」的笑容,不把葉末的「提醒」當一回事。
「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實在是太像了,如果相機在手就好了!乾有些悔恨心想,平常可看不到葉末乖乖受人擺佈的模樣。
「我比較喜歡問哥哥。」戴著頭巾的海堂葉末,也不看乾一眼,走到哥哥身旁詢問東詢問西。

「看來是因為你搶了他的哥哥,所以對你心生不滿呢。」
不二走至乾身旁,看著因為縮小版的而出現腦袋當機的畫面,有些壞心地笑道。
「93.59%是這個緣故。」乾頗有經驗道。
「他們倆個感情真好……乾是獨子對吧?」不二笑問。
「嗯。」
「會羨慕嗎?」

乾沉默片刻,呼了一口氣。
「…67%。雖然有兄弟姐妹會讓私人的空間減少,但這樣也很好。」
「像乾的兄弟?」不二的聲量足以讓不少人聽見,一張張露出驚愕與冷汗的臉讓不二呵呵笑出聲,「還真難想像呢,如果有兩個乾的話。」


──是非常恐怖!!


想像不能的眾正選內心吶喊道。就連海堂都不敢想像他去拜訪學長時,有個跟乾長得相像的兄弟向他打招呼的情景──雖然這樣說對乾伯父和乾伯母很失禮,但是會開發出乾汁這種詭異蔬菜汁的人世界上只要一個就好。
光是兩個乾(威脅力xN)這句話就讓人一陣惡寒。

「哼哼…」逆光出現。發出不明哼聲的逆光君在簿子上刷刷寫了些什麼沒人知曉。




幾分鐘後,青學的正選們又恢復了訓練的步調。
雖然偶爾視線還是會瞥向正在做作業的海堂葉末,但也只是在訓練中途的休息片刻會跑去關心一下。

之間,除非葉末開口有事情要找哥哥,海堂幾乎沒有主動前來和弟弟交談。

「哎,那傢伙都不會主動來關心自己的弟弟啊?!」偷的桃城用著不會被乾和海堂聽到的音量道。
看著死對頭的弟弟,跟海堂同時進青學網球部的桃城不免想起個子都還沒長、卻什麼都要比的一年級的自己──雖然現在也是一樣啦。

「沒關係。」海堂葉末則是用習以為常的口氣道。

與哥哥顏色相仿的深色頭巾在抬頭時一顫一顫,夕陽逐漸染上藍灰,卻還是橙紅的讓人不斷散發出暖意。
葉末看著場中上在做訓練的海堂,環視周遭一樣努力的隊員們,大大的雙眼眨了眨,桃城簡直可以讀出他和海堂進青學網球部時,看到學長們練習時所感受到的認真。

忍不住悄悄上揚了唇角。


「哥哥做任何事情都是這麼認真,我喜歡那樣的哥哥。」語氣不乏對哥哥的崇拜,葉末坐在椅子上,雙腳晃啊晃的。
「雖然很多人說我跟哥哥很像,但我沒有像哥一樣對於任何事情都那麼有毅力。」
「哥是我努力的目標。」

「哈哈,那要不要也加入網球部啊?」桃城忍不住揉蹭葉末的頭,這小鬼雖然長得像他的死對頭,但個性倒是坦率多了。
「不要摸我的頭──」

「嘶──臭桃子,你對我弟做什麼?!」
看到桃城在弟弟周遭,手還放在葉末頭上,雙眉皺的不能再皺,走了過來還把桃城的手打掉。
「呿,我哪像你都不關心自己的弟弟。」
「嘶!要你管──」
「我偏愛管,你這條冷血的臭毒蛇──」
「爛桃子!」
「臭毒蛇!」


「桃城和海堂,跑操場20圈!」

「啊!」
「嘶…」


-


「嘶,我先走了。」
拿起背袋,已經換回制服的海堂在離開社辦時道。
「路上小心~」
「有空可以叫葉末多來玩玩!」
站在海堂身旁的葉末向眾人揮揮手告別,隨即自動自發的牽起哥哥的手離開。

「乾。」
大石叫住尚在整理東西的乾,後者應聲道。
「嗯?」
「海堂已經回去了,今天下午的訓練也取消了吧?」
「嗯。放葉末一個人也不太好,太陽都已經下山。」夜晚遇到壞人的機率上升26個百分點,變態則是31%,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
「那你也先回去吧,剩下的我們整理。」
「…啊。」

「乾會去海堂家的機率是100%。」不二微笑接續,不著痕跡糗了乾一句。「記得打電話告知海堂父母一聲,他們還沒走遠喔。」
「多謝。」

乾迅速離開社辦。
社辦裡相視而笑的眾人看著乾急忙的舉動,在高大的身影都消失在橘橙的盡頭,隱忍的笑聲就連操場都可以聽見。




街燈紛紛亮起的路上,兄弟倆的身影在眼前逐漸放大。
有些喘地在海堂身旁停下,海堂停下腳步好奇地看向乾。

「乾學長?」
「哈…我想起有份訓練表要給你。」乾說話不打草稿道,葉末睨了乾一眼,悄聲道:
「騙人。」

「嘶……乾學長,可以明天再給我…不用特地跑這一趟。」而且不是前幾天才更新嗎?
「想早點拿給嘛。」
「嘶──」
葉末發現哥哥的手有些發燙,看了臉色不大自然的海堂一眼,然後一腳往前跨。

「啊。」視線往下調,白色的球鞋被一隻小上許多的腳踩住。葉末抬頭看乾。
「──對不起。」擺明是刻意的。
「葉末……學長對不起。」
「沒關係。」乾笑道。


又邁開的步伐,葉末卡在兩個人中間,聽著乾聊些什麼運動鞋的功能較佳,哥哥哪裡些地方需要改進…之類讓他無法插話的話題。
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傳來媽媽的簡訊,知道了乾大概已經先打過電話給媽媽,今晚可能回在家裡留宿的事情,葉末有些小小的不開心。

然,在插口詢問乾「不回去不會被罵嗎?」的時候,乾的臉上出現了習以為常的莫可奈何,語氣讓葉末一時軟化下來。

「他們不在家機率是76%…打電話通知一下就好了。」
「嘶,學長的父母常常不在家?」
「比較晚回家倒是真的,參加網球部之後因為在家的時間變少了,所以相處時間也比較少。」身為獨子,父母不在總是比較無聊。
所幸乾很懂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做,但回家沒什麼人可以說話還是難免覺得孤單。

「…葉末?!」看著牽住自己右手的葉末,乾語氣訝異道,這機率可是連10%都不到。
「只有這一次而已。」撇頭,捉著兩個人的手急忙往前走。

「等等,葉末──」生怕出力會讓弟弟跌倒,海堂只得跨步向前走。轉頭看向微笑的乾,有些疑惑地出聲:「學長?」
「沒事,我們趕快回去吧,晚飯時間快到了。」


-


坐在沙發上睡著的葉末被乾輕輕抱起,帶到寢室裡。
收拾碗筷後,走到客廳便看見乾下樓。

「麻煩學長了,葉末很重吧。」
「哪裡。在沙發上睡著對身體的發育不好,只是可能要明早叫葉末去洗澡。」
乾摸摸海堂的頭,捉著他的手到沙發上坐下。

「葉末今天到青學來看哥哥,小很開心吧?」將抱枕塞到的懷裡,乾一手輕輕擺在海堂的肩膀,摟著。
「嘶…」捉著抱枕的指間掐進枕頭裡,海堂不承認是因為那句話還是乾的舉動令耳根子有些紅。
「機率是98.7%。」

乾勾起淺淺地微笑看著狀若無事轉起遙控器的,將頭枕在海堂的大腿上,取下眼鏡彷彿要小憩。
「嘶,學長?」不是說在沙發上睡覺不好?海堂帶著一點不滿地看著大剌剌枕在他腿上閉眼的人。
「不會真的睡著,借我靠一下。」乾低沉的嗓音說服了海堂,只是後者裝做一臉不在意的任由對方這個舉動。


「其實有個像葉末一樣的弟弟很好,我說我想要有個兄弟是真的。」睜大的眼看著乾,海堂手上的遙控器有一瞬差點滑出掌心。
「受人欺負了,有兄弟可以依靠;偶爾跟弟妹吵架,一起挨父母的罵…很多事情會讓兄弟姐妹的感情更好。」

「所以當我出現要把搶走的時候,葉末會不歡迎我出現在的面前。」
失去鏡片遮掩的雙眼直直勾著海堂,乾起身湊在海堂的耳邊悄聲道。
「嘶……」臉有些紅的海堂一手推開過於靠近的身體,眼睛卻沒跟乾四眼對上。

「不要胡說八道。」
枕頭推到乾的手中,海堂起身便準備上樓。
大手一撈,精準地朝著海堂的腰身圈住向後帶。乾總是十分懂得善用自己高大的身軀做事,也十分享受疼寵比自己纖瘦的身軀。

倒在乾懷裡的海堂有些惱怒地盯著乾,掙扎地打算起身。
「乾學長──」
「生氣的機率是21%,剩下的79%是害羞。」
「嘶──」

在柔軟的唇上輕柔地磨蹭,在惹來有些抗拒的彆扭舉動時,乾才稍稍使上力,讓對方在自己的懷中柔順下來。
撫著對方的背脊,乾感覺到被捉住的雙肩傳來些許的顫抖,他笑著鬆開手臂的力量,讓海堂埋在自己懷裡喘氣。

「都已經這麼親暱了,接吻的時候還是不會換氣。」但也是這樣特別可愛,乾滿足笑道。
「…嘶!吵死了──」
「這個意思是要我再來一次?」
「笨蛋學長!」

站起身,隨手捉過抱枕便往乾的臉上砸。這次乾沒有捉回人,而是拿著枕頭低笑。

「哈哈……」


如果可以像葉末一樣,向他人自傲的介紹自己的哥哥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坐在沙發上,乾將臉埋在自己的掌心。如果想要讓快樂,就一定要得到他親人完全的認同。
不管如何都要得到弟弟所重視的哥哥,又不能讓弟弟心生不滿,這個挑戰讓乾忍不住笑意,或許對方不用受到同樣的問題也是好事一件。

「葉末…其實很羨慕你可以每天和在一起呢。」乾朝著樓梯口笑道。




2007.05.13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7-14108a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