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6.12 [銀魂/銀土]花瓣撕了滿地只是浪費錢而已
「切,那個該死的巫女控…」

一襲色的浴衣,土方左手持刀,嘴邊叼著一根涼煙遊走於罕有人煙的小徑,背後通往一間破敗寺廟。

夜色逐漸昏暗,髮在涼風的吹拂之下細微的擺動。土方將前額的瀏海稍稍撥到一旁,眼前的景色像是整桶紅色顏料一樣,嘩啦嘩啦地淋下。

──彷彿浴血一般。

若不是指尖乾淨的祇有白天吃剩的美乃滋油漬卡在指縫,他會以為傳入鼻尖的是腥臊的屍臭味──儘管他太過習慣煙硝瀰漫的氣味,唯有鮮血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想習慣的味道。

五指在劍柄上用力,像在遏阻妖刀傳來不明的震盪。

身體仍是有一部分無法受自己控制,好比手機鈴聲再也不是過去一貫制式的長短音而是足以冠上御宅兩個字配樂,但他還是土方,那個被稱為鬼之副長的土方十四郎。

他該回真選組了,該回去了。

然而還不到時候。



銀時從萬事屋出來蹓躂兼尋人便是看到他們親愛的副長站在他篤定可以遇到他的路上。

不說背景是一片荒山野鴉,就連夕陽都像早上被搶走的蛋黃酥一樣殘缺的一半。銀時撓撓自己的後頸,自己平常怎麼晃怎麼逛都不會到這種窮山僻里,有著同樣的思維也很令人感到煩惱啊……腳他自己走著走著就走到這來了,就算大腦傳送糖分過去,腳底板的距離口腔還是稍遠了一點。

「多串~迷途的小孩要回家了喲。」雙手抱臂,銀時不改其懶洋洋的作風,微微斜睨著土方。

「誰是迷途的小孩啊!?還有,你多串是在叫誰啊!!」土方低吼,藍灰色的眼珠子死盯著銀時,瞳孔因為銀時的走近慢慢縮小。

「是誰答聲就是誰囉~」銀時笑道,視線往下看向土方右手的木桶,語帶驚訝,眼底卻絲毫沒有半分訝異的成分道:「哎呀呀呀,黃色的小花,多串君在玩『你愛我、你不愛我…』的撕花瓣遊戲?放心阿銀我絕對不會因為一臉凶相的多串就鄙視你玩這個遊戲。」

「去死────」瞳孔縮到幾乎只能看見眼白,左手一個洩力,甩開刀鞘就往銀時的脖子招呼去。「改成『殺死你、我砍了你…』的遊戲比較有趣你說是不是?」

木刀抵去利刃襲來的力道,銀時身體向前傾,刻意由下往上睨看土方帶慍的神情。

「如果噴出像蕃茄汁的紅色就一點都不好玩了。」

銀時的微笑讓土方心底沒由來的一陣火氣,刀子往旁一劃,銀時順勢退了一步,看著土方扭頭去撿刀鞘。


他還不曾逛大街逛到死人墳墓旁──銀時看著土方始終沒有鬆手的桶子,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喂喂我說土方啊,你還不打算跟我回去嗎?」

「吵死了──」回頭土方就是一貫中氣十足的吶喊。神情一歛,土方冷淡道:「你說回去哪裡?」

「萬事屋啊。誰叫土方副長死在我們小小的萬事屋不走,身為主人的阿銀我又不好意思趕走四處求神拜佛的鬼之副長,只好親自把人接回家囉。」

銀時在土方再度拔刀前按下他的刀柄,土方微微旋身,將右手的木桶往銀時的自然捲揮去。

不感意外地看著銀時擋下木桶,卻也讓桶裡的水撥了他一身溼,連帶濡溼了自己的前胸。

「那個死禿驢除了對著巫女流口水以外什麼法術都不會啦。」銀時挑著一邊嘴角,轉而按住土方的手背。

「你想在墳前插什麼花,在死前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口氣兇狠道。

「想送我玫瑰我是很歡迎啦,這樣撕花瓣也比較浪漫不是嗎?」

「去死──」


木桶在兩個人的劍下化為了一堆木屑,眼眶被濺出的粉末刺得生疼。銀時眨眨眼睛,憑著直覺躲過土方的一劍,反手想要一刺,幾希飄揚菊花瓣落在兩人之間,他低頭一閃,痞痞地笑著,收回木劍伸出右手。

「吶,土方。」

「肯乖乖讓我砍?」土方哼笑道,將刀收回刀鞘,對於沾在自己肩上的菊花瓣沒有任何關注。

「我肚子餓了,你要負責我的三餐啊。」

雙眉一緊,又是拉開嗓子低吼:「我什麼時候負責你的三餐了?!!」

「喔喔,是我們。」察覺自己說錯話,銀時一個恍然大悟的擊掌,改口,「除了我,還有家裡兩個小的,哎哎加上土方你就是四個了。」

「你再說什麼鬼話──」

土方覺得自己額邊的青筋從沒爆到腦溢血的臨界點,憤恨地踩過一片木屑,趕在銀時之前離開了背後早已化為一片漆的小徑。

走在土方的後頭,銀時抓了抓濕淋淋的頭髮,盯著這幾日穿著色和服的土方,似乎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明明卻還是真選組的副長,卻跟隔壁老王一樣來家裡串門子,什麼官架子什麼幕府什麼流氓警察,那走在自己眼前一身色的土方十四郎就只是個拎著刀、一雙死魚眼、味覺有毛病,動不動就拔刀相向的二十多歲青年──跟他明明就沒差到幾歲公文量卻多到可以早衰十年。

銀時露出了有些惡質的笑容,走在距離土方一步半的左側。

「喂喂多串,你是想要走去哪?」

冷冷瞥了他一眼,「回去。」

「回去哪裡──」尾音拖長音,因為那聲調實在是太惹土方厭,以致於沒發現聲線中滿滿促狹的意味。

「除萬事屋之外你還想──」接的太過順口,土方愣了一愣,轉頭便看見銀時笑得一臉得意,卻又裝做「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無辜表情。

切了一聲,土方決定不去理會開始哀著今晚要吃什麼的銀時,快步流星地前進。


那一小瓣的菊花被銀時拈在手上,在到已經可以看見萬事屋的招牌前傾輕呼了一口氣,飄落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喂多串,我今天想吃紅豆泥拌宇治銀時蓋飯淋蜂蜜~」

「自然捲死一死吧你。」



2007.06.12Fin


-後-

明明死期在前,還硬要把花痴具現化…(乾笑)

原本是想讓土方說:「菊花還要幹啥?不弄菊花茶太浪費了吧。」這句話,但因為不知道腦袋神經到底是接到哪根線(死),所有劇情跟原來想的完全不一樣了- -

內容與168訓相關=v=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29-d27724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