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6.15 [OP/ACE中心]來日(4)
4.

天色明媚。

徐徐吹來的暖風讓人忍不住在床上多一會,而事實上艾斯也的確這麼做了。

然而,在快接近正午的時候,透進窗內的陽光逼得他不得不清醒,手方抬起想要揉眼,卻發現不能動彈。

「喂!魯夫──」想要騰出手將他的這個橡膠老弟推開,但被壓麻的手卻使不出力。

「笨蛋魯夫──起床了!!」在魯夫的耳邊大喊。

「啊…?」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魯夫,「艾、艾斯?幹嘛…」

「魯夫,把你的橡膠手收回去──」

「艾斯答應陪我去當海賊了?」

無力,連在睡夢中都還在惦記這檔事。艾斯嘆了一口氣,扭動身子,掙脫魯夫纏繞在身上的橡膠手。

如果每天早上都要來一次,他肯定會把魯夫的手打結扔回他自己房間去。

「你還在做白日夢?快點起床啦!」很好,終於掙脫了。雙手重獲自由的艾斯老大不客氣的用拳頭叫醒魯夫,挨揍的笨弟弟摸著頭上一個包,不甘願地從床上坐起。

「啊~~」

下了床準備刷牙洗臉,艾斯回頭看了看耍性子的魯夫,不免臉上掛了幾條線。

「少吃早餐也無所謂嗎?」

「啊!!」瞬間清醒。

「喂!魯夫!你還沒刷牙洗臉──」

看著穿著草鞋,臉上還有睡痕和乾掉的口水的魯夫衝了出去,艾斯實在沒那個力氣把人叫回來。


-----


大概也可以猜到魯夫人在哪,艾斯不疾不徐地在村裡散步,沿途因為聊天停下不少次。

收下鄰居給的牛奶,一邊玩著牛奶瓶,低哼著歌,艾斯走到村長的家附近時,突然被村長叫住。

「艾斯,早啊。」

「喔!村長早安──好久不見了。」九十度行禮,艾斯不忘把嘴邊白色的牛奶渣抹去。

「這次格普又幹了什麼好事?看你身上不少傷口。」

神經一跳,艾斯又想起那個整人玩具,臉突然了一下。

深諳他那個好友會對自己的孫子做什麼事,村長頓時對身為兄長的艾斯肩上背負著比一般哥哥還要沉重的責任發出一聲長嘆。

「辛苦你了。」發之肺腑的感言。

「哪裡哪裡…」


村長咳了一聲,道:

「艾斯,我有話要跟你說。」語重心長的口氣。

「什麼事?」

村長無奈嘆了一聲:「最近魯夫那小子都跟海賊混在一起──」

「香克斯他們嗎?」艾斯接口道,「哈哈~他們是一群有趣的海賊耶,跟平常聽聞的海賊不一樣。」果然傳聞都是會騙人的。艾斯想起他那個海軍爺爺,跟傳說壓根不符,不由得開始懷疑起『傳說』這個玩意。

「艾斯…」連你都被洗腦嗎?

想到整個鎮上的人有泰半都被那群海賊給洗腦,就連剛回來的艾斯也不例外,身為風車村的村長,一股氣哽在喉嚨,頗有不滿地用拐杖敲了艾斯的頭一計。

「痛──」

「管好魯夫,別跟海賊瞎混在一起!」又敲。

「痛痛痛──」摸著頭,艾斯急呼疼。「貝克曼他們看起來不像壞人──」除了香克斯以外──

「壞人會告訴你『我是壞人』嗎?不要跟海賊玩在一起聽見沒──」這個消息給格普那傢伙聽見,不馬上調派軍艦去幹架才有鬼。

「可是魯夫很喜歡他們──」他也很喜歡,艾斯沒有說完,村長的柺杖又落下,每一下都準確的打在艾斯頭頂,力道不大打久也會出事情。

「你爺爺把你和魯夫寄放在我這,你們兩個小鬼跟海賊混在一起要我怎麼跟格普交代?」

「痛痛痛痛──」


「還有一件事。」在艾斯離開村長家前,村長又道。

「啊?」

「最近有消息傳來,有山賊在村莊的附近活動,你跟魯夫溜出去玩的時候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笑笑地回答,「那我先走了,村長再見。」

看著艾斯走遠的背影,村長還是認為跟海賊瞎混的魯夫遲早會變成真正的海賊。

「艾斯,你可別辜負你爺爺的期待啊。」不無擔心道。


-----


「我要看香克斯的海賊船────」

艾斯晃到酒店,一進門便聽到魯夫氣勢磅礡的宣告。

一眼望去就是支著手歎息的海賊眾人,艾斯也省了嘆息的步驟,走向酒店裡面都還未說什麼招呼的話,左手右手便各纏上一人。

「艾斯艾斯,我們到海賊船上去冒險吧──」

「快阻止魯夫到海賊船上,萬一壞了我會被貝克曼唸到死──」


臉上得不能在的艾斯,雙手扯也扯不動,被夾在兩人中間連話都沒辦法說,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向貝克曼。

嘆了一口氣,頗有整船的顏面都被敗壞的感嘆。貝克曼走到他們老大後面,雙手抱臂。

「…」

還沒有出聲,一陣惡寒的香克斯頗識相地鬆開十歲小孩的手。

同時感染到這股氣魄的魯夫也鬆開緊捉老哥衣服的手,不過眼底仍閃著不死心的光芒。

「貝克曼,謝謝。」大感輕鬆的艾斯今早進瑪姬店裡的第一句話。以後他一定要向貝克曼多學習,除了收拾善後以外的本領。

轉頭,艾斯決定先從專惹麻煩的弟弟下手。

「魯──…」

「我想當海賊!想看看海賊船是什麼模樣──」截去話口,魯夫說得一臉理直氣壯。

「喂喂身為船長的我沒答應──」

「香克斯!」

「魯夫…既然香克斯都說不行了──」

「艾斯也想看!」一副有福同享的態度,強硬地把尚未表態的艾斯算進去。

別把我扯下水…


其實魯夫這麼一提,他也對海賊船是怎副模樣挺感興趣的。瞥向又開始打鬧的兩個人,他開始覺得無力,就算再有興趣也會變得興致缺缺。

「小艾斯,說服一下魯夫吧。」嘴裡這樣說著,倘若香克斯眼底促狹的意味別那麼重,或許他們會相信香克斯是極力反對。

看了看魯夫,又瞧了瞧香克斯。艾斯揚起他一貫爽朗的笑容,道:

「那你們就猜拳吧,贏的人決定。」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35-7fe254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