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6.20 [reborn/迪雲]Mourning Dress
【Chemistry】系列
  ──Dino X Hibari  文:蘇沛


#5. Mourning Dress


「恭彌你知道嗎,再也沒有比色西裝更適合喪禮。」

窗外的雲朵密集地擠壓,將一朵朵白色濃縮成風雨來前的沉悶。由白色做為基調的病房將著色睡衣的自己格外突顯出過於張裂的對比。

指間觸摸鋼拐的冰涼,他斜斜睨著金髮男子,不帶感趣回應,目的就像只為了維繫呼吸。

「然後?在為你邋遢的服裝做自白?」

腰間的環繞的體溫太溫暖,手臂爬滿的刺青蔓延到頸上與腰腹,像囚牢般將整個人禁錮在體內。指甲在肌膚上搔癢,他的手被更大的手掌包覆,沿著骨節緩緩撫摸到左手的無名指上。


「如果可以,我一點都不想換。」輕吻,白皙的手指在自己掌中彎曲成美好的弧度,卻依然帶著太過理智的冷酷。

假設性的言語,更諷刺實際上的不可行。



「而恭彌又太過適合。與白總讓人感到冷漠。」

清一色與白的制服,衣櫃裏整齊排列,紅色的臂章多麼突兀,從死沉中迸發燃燒的火燄,灼傷的會是誰的視網膜?


「怕死不用拐著彎說。」

「好險我趕去的時候恭彌還活著。」話語急切,連續未斷像在說服誰,但不會是雲雀。

迪諾很有自知之明地笑著。「要死也只有恭彌能動手,嗯?」


琥珀色澤的眼盯著自己,答案在嘴裡呼之欲出。鋼拐在握起的時候總是冰冷,貼上人的表皮汲取溫暖,卻永遠不會傳至掌心。

「不要試圖用你的哀傷影響我。」

「至少給我一個擁抱吧。」

「無聊。」


他還是沒有拒絕。掛在床尾延伸至白壁上一套整齊的制服,像雷雨來臨前張牙五爪,試圖啃逝過白的空盪。抵在自己肩膀的頭顱什麼也沒有流下,沒有顫抖,純然的體溫隨著重量壓疼他的傷口。

「好痛。」他沒有說,用行為讓男子知曉。



「好險沒有人死亡。」摀臉,他伸手捉住拐子。攫取玫瑰總是要小心刺,鋼拐生刺更是要人小心翼翼。

「人要死比什麼都簡單。」

「所以我們才要努力的活下去。」


勵志的話與八股文太過相像,雲雀露出嘲諷的低笑。茶几上嬌豔的花朵開始慢慢凋零,輾過了時間留不住美麗,什麼都徒勞無功。



「因為你也只能這麼做。」



收緊,胸口的氣體被擠壓,像是窗外濃厚的雲層,水氣飽和便會下雨。然而他的笑聲他的冷哼都在舌尖變成一連串斷斷續續的喘息。可以使力的手指在迪諾的手臂上刺青上留下紅痕,撕裂禁錮,試圖扯開什麼被緊瑣的壓抑。

或許結果會令人流淚,但他從來不管那些。背部傳來柔軟的觸感,布料在肌膚上磨蹭,金髮在灰沉的空中太過耀眼,於是他閉上雙眼,讓濕潤的柔軟在身體點起一叢叢火苗。


「他們也都在醫院。」銀絲在唇邊勾起黏膩,他彎身輕吻他的嘴角,在喘息的段落間延續。

「因此可以少洗一套西裝?」蔑笑,他的雙手被壓制在枕頭兩側,情慾撩起時總是性感的讓人忘記些什麼。


好比年紀,又或者是身份?

在意的人從來不是他,胸前的釦子脫落幾顆,青澀的氣味迷繞在少年身上,鎖骨曖昧不明的邀請著。



「還有一些鮮花。」


「迪諾先生,請你從我上面離開。」


與迪諾相映的微笑惡質地發顫,雲雀沒有掙扎,鳳眼微微瞇成兩條弧線,貝齒清晰地咬合,一字一句都恭敬地虛偽無比。

僵在臉上錯愕蛻變成一連串的呆愣,跳躍性地思考太過措手不及。髮少年發揮了難得的耐性,氣定神閑地看著男子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窘態。


「你果然還在生氣。」苦笑。

「禮尚往來。」


「恭彌……說了這句話後,我們的關係可是牽扯不開。」迪諾鬆開了雲雀的左手,旁邊茶几上一枚奪亮的戒指宣告了雲雀的身分。

套牢於無名指的束縛,在每個人心裡交織成天羅地網,誰能不知曉,誰能夠不執迷。一而再地親吻沒有戒痕的手指,齒間用力就能留下霸道不過的印記,迪諾的舉動還是溫柔。


「我什麼也沒說。」

「我聽見了。」

「咬殺你。」



「『如果你敢在我之前先死的話。』」



斬釘截鐵的宣言,從迪諾的口袋滑出的手槍落在兩人伸手就可以握持的距離,沉甸地太過輕易,幾乎無法察覺僵持的界線。


喪服、

威脅、

死亡、

鮮花。


「墳前一樣都不會少。」

「我會記得。」


打在窗口的滂沱最終還是沉沉落下,墮落的水漬彈跳碎成更小的分子。沉默背後不需要多贅述的心知肚明,就好比容不下任何瑕疵的白色如此清楚。

「就像恭彌說的,要死實在太容易。」

「所以手黨一套套白分明的西裝都在悼念,以及迎接新的開始。」



打過方框的雷光映在色的制服上,撕裂了一室煩躁,卻始終在肌膚留下黏膩不堪的難耐。

一次開闔都像在吟唱,熟稔地找出愉的臨界。



間段。


「原來我沒跟你說我站在屍體上才能夠安心。」語氣中一點恍然大悟,卻不甚有誠意的落語。

「我也從來不知道我也會是恭彌不安心的因素。」阻斷反駁,對於事實強詞奪理。被咬住的手指在白芒中暈開焚燒的花朵,迪諾止不住微笑,揚起的唇角開出一片片紅花。「除了我以外,全部咬殺?」

「去死。」



2007.06.19 Fin

-後-

接續《No Promise》。
文字抽象,言語表達無能。

好怕一個擦槍走火就出現了死人,默。


是說...
我還沒看過里蹦都知道這部裡面有個超傲嬌屬性的傢伙叫雲雀...(拖走)
2007.06.21 13:47 | URL | ARK* | 編輯
噗[握手],
我在萌之前也是認識雲雀才去看他XDDD
[也就是說其實俺看漫畫都是衝著雲雀<毆飛>]
2007.06.21 19:31 | URL | 蘇沛 | 編輯
啊哈哈XD
因為之前有朋友COS雲雀,他有跟我推薦,只是到現在都還沒看...
書店都租不到阿!我不要從第10集開始看...

我倒是想看里蹦10年後的樣子呢~一定是腹到了極點=_=
2007.06.22 11:22 | URL | ARK* | 編輯
哈哈~
老實說我覺得前面七集沒有特別的劇情- -"比較是單元劇的劇情,如果人都認識了或許可以跳過........[這樣講好失禮但是我看的時候是這樣認為沒錯<被打飛>]

總會借到的XD,如果紅了租書店就不會只進一套ˇ加油ˇ


也超想看reborn十年後[舉手附和],現在就如此副成人貌肯定更了不得ˇ
2007.06.22 21:51 | URL | 蘇沛 | 編輯
http://pics17.webs-tv.net/4/userfile/c/community666/blog/1467c1d71792d0.jpg

鏘鏘!今天挖到的同人圖...可惜是作者出處都不明...找時間去詳細一下XD

我覺得十年後的里蹦不只腹了...好像是集女王腹任性攻於一身...~_~
然後十年後的藍波牛根本就是道里蹦私養的牛郎嘛!!!(誤太大被槍殺)
2007.06.23 03:10 | URL | ARK* | 編輯
噢噢,沒想到reborn的身高略矮~~[被槍射殺]

他一定是攻的調教達人[正色],把所有腹的要素全攬了XDDD
藍波到死也只會有被欺負哭的份啊XDDD[在傷上烙上reborn only?←被牛角電飛]

2007.06.23 14:43 | URL | 蘇沛 | 編輯
突然能了解為什麼藍波老是會說要忍耐了...(遠目)
2007.06.25 14:44 | URL | ARK* | 編輯
XD
[因為只有reborn可以欺負他到哭<被pia>]
2007.06.25 18:48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38-b21e99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