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06.27 [reborn/迪雲]Olive Branch(中)
#6. Olive Branch


〈中〉

狂亂的風呼呼掃過臉頰,一頭亂髮扯著頭皮在空中肆意張揚。

坐在敞篷車裡的一行人,看著坐在副駕駛座的某人,相互看了一眼,聲量小的都快被風聲掩蓋。

「好、好詭異的氣氛……」

「嗯…」

「雲雀就坐在前面…」

看著一手隨意支在車門門緣,雲雀像是打發時間似的看著兩旁的櫥窗,雲豆在出了機場後便飛得不知蹤影,坐在後排的三人不禁為這樣的場景興起了怪異的違和感。



五分鐘前,雲雀在機場外頭又解決了一位搭訕的人之後,彭哥列本部派來的接待使者笑盈盈地站在這台鋼琴的BMW Neiman Marcus M6[4]敞篷車旁,向隨後跟上的眾人行禮。

「我是負責接待各位到彭哥列本部的侍者,敝人叫弗爾。」

「你、你好。」阿綱回應道,他沒有想到接待的人講了一口流利的日文。

「這位就是雲雀先生?」弗爾在雲雀掉頭走人之前開口道。雲雀回頭看了一眼,弗爾立即接續:「想到彭哥列本部,第一次前去沒有人帶領並無法進入,況且雲雀先生似乎沒有將雲之戒指帶在身上。」

「戒指?」來到義大利前,里包恩曾多次提醒一定要把戒指帶在身上,這有什麼關聯嗎?

「戒指是用來證明各位的身份,在出入公共場合以及俱樂部等可以有很多方便。」弗爾解釋道。

「帶路吧。」雲雀將行李放到副駕駛座上,沒想到遊說的過程這麼順利,讓得知這任雲之守護者個性難以捉摸的弗爾愣了一下。

「請上車吧,十代首領、里包恩先生,以及其他守護者。」

「Dr.夏馬爾不去嗎?」

「不去不去,去一堆男人在的地方做什麼?」夏馬爾一臉嫌惡地揮手,雙手插在口袋裡。離開前突然停了一下,向里包恩問道:

「這次特地把雲雀請來,是因為那件事?」對先前的事情略有耳聞,夏馬爾低聲道。

「嗯,九代首領大概是想讓雲雀管理手黨的事。」

「所以才把那樣東西轉寄給他?」夏馬爾失聲笑道,確定後便離開眾人的視線。



「不過…我不覺得雲雀他會這麼乖乖的上車。」愈是安靜就愈有問題…

里包恩輕笑,道:「大概是想到本部直接向九代首領興師問罪吧,畢竟戒指的爭奪戰以及先前的事情都發生在並盛。」依雲雀的個性,十成足是這個原因。

「什麼?不會吧──」

「那小子這麼喜歡學校?」真是服了他的愛校心。

「這也說明了雲雀和學校有某種程度上的關係。」看似知情的里包恩拉下帽簷,不多做描述。


「原本是打算開禮車接送,但為了讓各位欣賞義大利的風景,特地調來這台車。」弗爾的聲音被風聲擠壓得模模糊糊,儀表上的數字早就過了半圈有餘,街道上的景色在眼中根本停留不到一秒,能夠欣賞的也只有較遠的建物。

「真、真是辛苦你了。」可以慢一點無所謂,阿綱看著除了自己之外一臉愜意的眾人,究竟是儀表上的數字有問題還是他們的感覺神經有問題?

「不過這台車沒辦法加裝防彈玻璃,如果有什麼緊急狀況就請各位隨機應變了。」能夠有什麼緊急狀況啊?一瞬間捉緊了胸前的安全帶,阿綱看著迅速流逝的街景無聲地吶喊道。

「嗯?有人打電話過來?」將車上的視訊打開,一張熟悉的笑臉呈現在螢幕上,爽朗的笑聲從喇叭傳來。

「迪諾先生!!」

『喔~你們來義大利玩了啊!哈哈,可惜我手邊有事情走不開,沒辦法現在去找你們。』

弗爾將車速放慢,迪諾透過加裝在車內的攝影機向眾人打聲招呼。而雲雀依舊是一臉愛理不理的模樣。

『恭彌也來啦!…啊,又要開會了。你們待在義大利大概多久的時間?我這邊一忙完馬上過去。』

「沒關係啦,我們──」消音。


喀喳一聲,畫面上的螢幕化作一片。雲雀切斷通話,向弗爾道:

「這台車不止有方才的速度吧?」

沒有預料他會擅自關閉與加百羅涅首領的通訊,弗爾先是一愣,隨即答道:「喔?是,這當然了。」

「那就麻煩你了。」雲雀像是在挑釁般地露出淡笑,大感不妙的阿綱連忙捉緊安全帶。油門加快的瞬間,整個人像是被風力扯出車體,連聲音都傳遞不出。

「呵…」

眼睛被風壓所矇蔽,阿綱勉強睜出一條縫便看到雲雀若有似無的笑容,像是很享受這樣的奔馳感。

…雲雀學長果然很強…噁……


「喂,阿綱你沒事吧?」

「十代首領!」

「看來是暈車了。」里包恩嘆了一聲,卻絲毫沒有要車速慢下來的意思。



另一方面,遭受拒絕談話的迪諾看著斷訊的螢幕,有些無奈地笑笑。

「難得來到義大利,還真想帶恭彌來我們家玩玩。」

羅馬利歐拎著西裝外套,道:「等事情忙完後,BOSS在考慮開個宴會吧。」

迪諾活動自己的雙肩,在肩膀上施力按壓數次,伸個懶腰。「也只能這樣了,走吧。」


-


陽光透過枝葉灑下一片粼粼波光,遠離城市的幽靜從四面八方擴散。在鬱鬱蒼森中舒服的吸了一口氣,稍稍撫平了方才的不適。

撇下一行人,不待跑車將一行人送至本邸,雲雀逕自走向一道宏偉的門前,枝芽纏繞其上,透露出一股凜然的莊嚴,上頭的意卻讓人不會感覺到冰冷。

腳步一個靠近,那扇門便緩緩敞開露出了乳白般柔順色調的道路。然雲雀對於這一切視若罔聞,從門的東邊圍牆上依稀傳來紛嚷的雜聲,跌落樹梢的飛葉中竄出了小小的影。

雲雀跳上圍欄,無視隱藏在其中的鉤刺與陷阱,在窄狹的磚牆輕盈地游走,纖瘦的背影眨眼間便消失在一片鮮中。

驚嘆動作之輕巧的同時,弗爾的驚呼隨之傳來:

「雲雀先生!那裡很危險──」

證明此話般,接連竄出的火焰與灰煙接連爆炸聲出現。在煙硝中徐徐踱步而出的雲雀側頭,一手握持拐子,雲豆則停在另支手的手背上。

「哪裡危險了?」儼然不做一回事,雲雀低眸輕笑道。

「…」



在獄寺堅決「十代首領一定要走在最前頭」的論調下,除了領路人弗爾外幾乎都走在阿綱之後。

向來討厭群居的雲雀聽了後,瞇眼勾起了不以為然的冷笑,無視那些嚷嚷聲,穿越佇立的眾人之前,撇頭:

「我可從來沒有想和你們同行的意思。」

「可惡,雲雀那小子…」氣極的獄寺點菸,從口袋拋出炸彈便往雲雀轟炸。「去死吧──」

「哼。」不感興趣地低哼,雲雀只用一手的拐子將炸彈上的火星全數熄滅。

垂下的雙眸隱隱浮現風雨欲來的前兆,面無表情地掃過眾人一眼,離去。

「雲雀先生,替你準備的臥室在東邊最高的高塔。」弗爾只來得及在雲雀走遠前提醒道。


「雲雀學長生氣了嗎?」

「哼,管那個小子做什麼。」乾脆讓彭哥列的反諜系統掃射死算了,攻擊未果的獄寺氣沒得發洩,撇撇嘴將頭轉到一旁。

「還是因為時差的關係?我們坐了很久的飛機啊~」只是在上頭,多數時間都用來補眠了。

「雲雀不喜歡一群人行動,再逼他下去…」話猶未說完,眾人早已意會,不約而同點了點頭。里包恩走至弗爾的身旁,提醒道:

「先別管雲雀了,我們進去吧。」


-


孑然一身,在濃郁的古香中穿梭,堂皇富麗的建築宛若從圖畫中立體呈現。

間或雕像、噴泉,除了隱藏在祥和之後的危機外,這裡與一般的豪華、卻又帶著濃厚歷史的味道的古堡並無太大的不同。

雲豆在雲雀的肩膀上吟唱並盛的校歌,穿過了幽深的長廊,皮鞋在質地良好的地磚擦出清脆的短蹬聲。無人看守的步道上隱隱幾道目光集中在那身髮白色襯衫的少年身上。

四通八達的通路,彷彿替雲雀開了一條專屬於他的空曠,沒有言語地領著雲雀到達內部。

直到一扇深褐檀木製的門前。


「請進吧。」

傳來地低啞嗓音,顯示了說話者的年紀。雲雀也沒有客氣,推開了並無阻攔效果的房門,進到了彭哥列的核心。

九代首領的房裡。

「雲雀君,我從很多人那裡得到關於你的傳聞。」老者溫和地微笑,示意雲雀隨意找個地方坐下,待命的部下隨即端上剛泡好的熱飲。

「你就是彭哥列的九代首領?」雲雀走至皮製的沙發椅上坐下,側頭注視著勢力最大的龍頭──九代首領,Timoteo。

「是,雲雀君。」九代首領溫藹笑道,面對雲雀時隱隱透露出符合這個身份的沉穩與威迫,卻又不讓這分壓迫讓雲雀感到不適。「先找你過來是有件事想先和你談談。」

「關於校園的破壞,我已經與該校的校長聯繫過。」

「你認識校長?」彷彿只是確認上的提問,雲雀出聲問道。

「待在日本的期間,有過幾次見面。嗯…也聽說過雲雀家裡的一些事。」九代首領意有所指,對於雲雀與並盛間的關係頗有了解的意味。

「與我無關。」冷淡的回應。

「不喜歡義大利的天空嗎?據說雲雀君十分喜愛並盛的頂樓。」

瞳孔一瞬間縮緊,雲雀看著九代首領不變的笑意而歛起神情。

「這裡可以成為你第二個天空,彭哥列並不會束縛你到任何地方。」

「找我談的是這件事?」喉嚨傳出些許沙啞的雜音,雲雀放下原先要入口的紅茶,煤玉般的雙眸冰冷地盯著九代首領。

「托巴斯已由加百羅涅所滅,不過還有個態度上的問題需要解決。」九代首領不疾不徐道,口吻彷彿在安撫雲雀般輕緩。「你的決定會影響到一個家族衰亡與否。事實上,這次所要談的是一個掌握軍火輸出的家族‧克蒂亞,與彭哥列和加百羅涅有貿易上的往來,卻在托巴斯的攻擊行動中給予協助。」

「也就是說那些炸藥是這群人的惡作劇?」

九代首領頜首,將一份印有彭哥列族徽的文件交至雲雀面前:

「由於過去有一部分的槍械是交由克蒂亞家族協辦,目前加百羅涅決定斷絕關係,但克蒂亞家族卻對彭哥列家族釋出友善,試圖想要利用彭哥列與加百羅涅的友好關係,給予克蒂亞庇蔭的空間。」

「身為這次事件中的當事者,雲雀君,你擁有決斷的權利。」

也就是說,無論拒絕與否都逃脫不了干係?雲雀的神情逐漸冷默下來,唇邊勾起了冷諷的怒意。

「那堆樹枝就是這個意思?」橄欖枝,象徵和平。因而沉默下來的雲雀愈發冷酷,在九代首領身旁待命的部下不約而同的將手擺放在置槍的胸口,九代首領拿起了拐杖制止。

「嗯。」九代首領並無追討答覆的意思,退下部屬,露出了長者和煦的笑顏,沖淡了一室緊繃的氣氛。「我想雲雀君不用急著給我答覆。一趟旅途下來,先去休息吧。」

雲雀旋身離去時,拐杖點在地上清晰的敲擊聲彷彿腳步聲般傳來,雲雀沒有回頭,放任雙耳收下無論他想或不想,都會清楚聽見的言語。

「為什麼歷任首領所傳承的是大空之戒?雲雀君,彭哥列不會因為戒指的關係,去束縛守護者原有的一切。」

「…卻會擅自加上新的包袱?哼…」

彷彿呢喃般扔下這距離開的雲雀沒有看見九代首領露出無奈的神情,隨後才飛上雲雀肩頭的雲豆不斷複頌著:「包袱、包袱──」,彷彿在宣揚主人那根深蒂固、不想被束縛的本性。

「每一任的雲之戒守護者都讓人煩惱啊。」頗有感觸的九代首領笑道,走至雲雀方才坐下的沙發旁時,有些意外地發現那張印有族徽的文件已被帶走。

「負責教導雲雀君的迪諾,還真是辛苦了…」想要讓束縛捉摸不定的雲,除非有更為廣闊的天空容納其中,否則眨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通知加百羅涅,彭哥列在這件事情上的態度,全權交由第十任雲之戒守護者負責。」

「是。」


-


加百羅涅本邸,幾分鐘前收到彭哥列的回覆。

迪諾將拆掉的信封扔至垃圾桶,看見上頭寫著「第十任雲之守護者」時咧嘴笑了笑。先是摀著嘴低笑,從指縫中流出無法遮掩的笑意,最後轉變為大笑。

「哈哈哈…還真是故意啊,九代首領。」將信件交給羅馬利歐,迪諾抹抹眼角的眼淚,笑得好不開心。「恭彌知道了肯定又氣上好一陣子。」

恭彌收到從彭哥列轉寄過去的橄欖枝肯定氣得不清,現在又有了獵物可以咬殺發洩。九代首領從一開始就打算讓這件事下放給下一任的家族成員,將籌碼放在彭哥列上的克蒂亞…這次可倒了個大栽。

「九代首領的本意是幫十代首領拉攏恭彌先生啊。」羅馬利歐看完後也忍不住低笑。

「下次去彭哥列時再去問問看九代首領是怎麼說服恭彌,據說第九任的雲之守護者也很難纏的樣子。」

迪諾將外套披上,拾起玻璃桌上的鞭,起身準備。

「給克蒂亞發個通知。依恭彌的性子很快就會有行動。」迪諾下達命令道,忖度了一會冷哼:「這次終於可以給那個老煙槍一點顏色瞧瞧,只不過是利用軟弱的克蒂亞族長爬到現在位子,現在還想試探加百羅涅和彭哥列的能耐…」

羅馬利歐無奈地聳肩,幾乎可以預料即將到來的風波,尤其是在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加入下,克蒂亞將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早已揭曉。




-

[4]BMW Neiman Marcus Limited Edition Individual M6 Convertible:(簡介)2006年生產,僅産50輛,專爲Neiman Marcus打造。寶石的外觀,某些重點的裝飾區采用的是鋼琴,訂制的金黃色電動座椅用料是寶馬獨有的Merino皮革。百公裏加速時間僅要4.5秒,發動機爲5.0升V10最大馬力達500匹。
圖片請點此

註:Timoteo,九代首領之名;武器:杖。(從日本維基百科得知)


-後-
……為什麼又變成上中下……(無語看蒼天)


阿哈哈XD
文字可是會無機繁殖的鬼玩意阿!加油加油XD

是說,我還是租不到里蹦第一集= =
今天中午去線上漫畫看竟然出現了ERROR...
我只是想看雲豆是哪種鳥而已阿(被揍)
2007.06.28 13:40 | URL | ARK* | 編輯
一次把全部感想了結,嗯,蘇佩Reborn同人全部食完。
結論就是:真的是太讚了!
讚到期末考期期間都會爬來看ˇ
請繼續加油ˇˇ
2007.06.28 19:52 | URL | Gray-Black | 編輯
啊,油已經燃燒完了orz
文字為什麼會爆到這個程度啊太可怕了Q口Q

呃,第一集...[想起某人似乎只有草草草的翻過一次第一集未果<喂>]
拍拍,一定會成功的...
雲、雲豆──雲豆在很後面出現=v=
至少要...要第七集以後吧="=因為是雲雀馴服敵方的鳥的XD


>>Gray-Black:
啊,一次看完很累吧[拍拍]
謝謝稱讚哩XD

期末比較重要=V=考試加油~
回來還有熱情會繼續加油的...orz
2007.06.29 01:26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40-63d69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