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0.07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2)
02.

土方並不是那麼想在疲倦的時候出門巡邏,但因為職責的緣故,即使他多想留在屯所把昨天晚上的連續劇重播看完,也都只是放在心裡想想。

明明就已經秋天了,接近正午的太陽還是那麼炙熱。土方一邊要齊藤終去開車子出來,一邊扯開綁得好好的領巾,甩甩頭提振精神。

「副長。」坐在駕駛座的齊藤叫喚道。

「喔。」坐上車,搖下窗戶。土方一手撐在車窗上,點了一支菸,緩慢的車速讓他得以仔細地去看他們所待的江戶,看著看似和平的江戶。


如果啊,每天都是這番光景,就算巡邏會變得再無聊不過的一件事,也是一樁好事吧?不用舞刀動槍,更不用去理會那群天人作威作福,可以坐在居酒屋裡小酌一杯,這樣的秋天才是讓人神清氣爽的吧?

想著不切實際的事情,土方嘲諷地笑了笑,一定是太熱沒睡好才會想這些有的沒的。要是這麼和平的話,也就不需要他們這群武裝警察,也不需要任何人提起劍來。


「等一下我去買個菸,你先回去吧。」土方在車子行駛至平日常去買菸的店鋪時像齊藤道,不待齊藤多說什麼便揮了揮手離開。

「喂!副長──」你的手機。手裡拿著土方的色滑蓋手機,齊藤看土方已經彎進小巷,也不打算追上去。


-


大街上,川流不絕的人在經過土方身邊時,不少人下意識讓開了路,也不少人懷著畏懼、不滿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土方就這樣毫不在意的接受每一雙投射過來的視線,嘴裡叼著一隻菸,看著埋伏在暗地裡的人,不著痕跡的笑了聲,隨即彎進小巷裡,看那些人有何動作。

卻在這時,和迎面走來,穿著集英建設工作服的人撞上。

「痛…是誰這麼不長眼……多串?」

「誰是多串啊?!」下意識反駁,抬起眼看見那頭銀髮時低聲嘖了一聲,「死自然捲,你擋在路上做啥?」

「撞到人還這麼囂張啊,你這個流氓警察。」忿忿然地從地上站起身,銀時一腳踩在方才扛在肩膀上的一大捆木頭,劈頭就是朝土方痛罵。

「是你自己眼睛不知道長到哪去!」像是見到仇人分外眼紅一樣,土方很快就忽略掉走進小巷裡的用意是為何。

「有沒有天理啊~阿銀我在太陽底下勞心勞力的工作,被警察撞倒不但沒有醫藥費補助,還要忍受臭警察的訓話,唉呦我的骨頭快斷了…」把手放在後腰,煞有其事地哀號著。眼角已經開始抽蓄的土方忍不住想要拔刀。

「我先把你那張嘴給砍了──」

「光天化日之下,警察砍人囉~對一般無辜市民動手,你有沒有良心吶──」

「少囉唆!」

「救人啊~警察在哪裡?天理在哪裡?一條人命就要斷送在這裡了,誰來救救我救救我?」

「我就是警察!」

豎就是砍不到銀時,愈發火大的土方動刀更顯暴躁。銀時嘴裡不斷嚷嚷著,擺明就是存心要氣死土方,就連抵擋的氣勢都懶洋洋的,就像只是鬧著玩似的。

好不容易逮到空隙,惡狠狠地往銀時門面砍下,不得不找東西擋下的銀時偏頭看著一臉狼狽的土方,銀時唇邊突然漾起了詭異的笑容。

「可惡!你給我認真點──」連用劍都不肯,只是拿起地上那堆木材隔開他的攻擊,這傢伙是想耍人到什麼地步!!?

「多~串~君,我可是一直都很認真喔。」才怪,誰看到你這表情都會認為你在說謊。

「你那雙死魚眼和自然捲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

「自然捲又怎麼了?你歧視自然捲嗎?你這個用蛋黃醬當髮蠟的傢伙一點都不明白自然捲的悲哀啊。」

「你那頭自然捲哪配用蛋黃醬當髮、不對──」神經線確定斷掉的土方也不跟銀時客氣,一瞬間動了真格,逼得銀時也拿出真本事應戰。

但,銀時手上拿的是用麻繩捆起來的木材。

於是乎,承受不暸真刀的鋒利而斷掉的繩子,啪拉啪啦,散落一地。


「…」連傻愣的時間都分毫不差。


銀時嘆了一口氣,搔搔頭認份地蹲下身子將東西撿好整理。突發靜默讓土方有些手足無措,但也僅是一瞬間,收起刀啐了一口,也蹲下替那堆為數不少的木頭疊好交給銀時。

「多串啊,」銀時沒有抬頭看他,低著頭看著土方的手間或在自己眼前晃動,最後仍是沒有動作。「這條巷子後面可是什麼都沒有,你平常不會巡邏到這裡來吧。」

「關你啥事。」

「我只是想抄個近路而已,還會遇到流氓警察,你們真是陰魂不散耶。」

「囉唆。」粗魯地將最後一疊推向銀時,「你到底弄好沒有?」

「難道你就不會幫幫無辜的小市民嗎?看到阿銀我雙手都抱地滿滿的還硬要往我的懷裡塞,阿銀的胸懷沒辦法包容這麼多的負擔啊!」雙手腋下扛了一大堆,除了要銀時用嘴巴咬或用頭頂或是更高一層樓的要他用雙腿夾以外,似乎還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塞了。

那手上這一疊到底是從哪裡多出來的?剛剛那一捆有這麼多嗎?土方看見銀時那張擺明就是要自己出手幫忙替他跑個腿的表情,死忍住不把手上這一疊往他頭上砸,哼了一口氣,口氣十分不道:

「下不為例。」

「原來流氓警察還是有點良心的嘛。」銀時依然不改習性,嘴巴還是不饒人的損著,像是吃定土方不會把手上那一疊東西往他臉上砸一樣。

其實硬要拿的話還是不成問題的,但他就是想看眼前這傢伙氣急敗壞,卻又忍著不發作的表情。他也不否認,這是一種很惡劣的趣味。

為什麼會走進小巷裡?原因也不是多難猜,不外乎又是不爽真選組的傢伙想要藉機惹事,索性引到巷子裡來解決。銀時走到土方身旁並肩而行時,不太意外地發現暗地裡窺視而來的視線,身旁這個傢伙肯定早就察覺到了吧。

「喂,還有多遠?」

「過去再過去數來第三間房子旁邊的左方那扇門轉進去第二個大洞就是了。」

「切。」


走到一棟連門都還只是掛上去的大門前,土方將東西放在木梯旁,扭頭便要離開。

「等等,多串。」

「誰叫多串啊!混帳。」回過頭來大吼,左手臂被銀時捉住而停下腳步,土方抿起雙唇,似乎還想要罵些什麼。

銀時瞇起那雙眉毛與眼睛相距有點遠而顯得非常無神的紅色雙眸,盯著動作開始變得相當不自在的土方,隨後扯開痞痞的笑容:

「難道這是最新眼妝嗎?沒想到鬼之副長也會追求流行啊~」

「什麼?」土方想到是自己的眼圈,嘖了一口掙脫開銀時的手,「我看你才需要上眼妝讓你的死魚眼看起來有精神一點!」

不打算搭理銀時說些什麼,土方掙脫後馬上邁開步伐離去。

「還真愛死撐啊…」望著土方執傲離去的背影,銀時喃喃自語道。


「啊,這個是…」低頭,銀時看著自己腳邊的東西,彎腰撿了起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50-1f644c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