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0.08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3)
03.

回到屯所時,都已經過了晚飯時間。

土方踏進屋子的時候,上膛的聲音突然從腦後傳來。僵硬地回過頭,沖田標準的百零一號表情在眼前招搖,右手手指頭扣下板機的霎那間,又有什麼東西從世界上消失了。

譬如說,土方的耐性。


「總悟────你不轟死老子你不甘心就是了?!」簡直就是撲倒在地上的土方翻個身,氣急敗壞地指著沒有暗殺成功而一臉惋惜的沖田。

「啊啊,我可是絞盡腦汁要替土方先生上最新的彩妝,包准在一瞬間內讓青光眼變成紅眼,不理解我苦心的土方先生還是趕快去死吧!」說來說去就是要去死就對了你這個虐待狂S星人!

「你才給我去切腹!」

「說來說去都這一句,土方先生難道你沒有更好的殺人方法了嗎?智商弱的連稻草人都看不起你。」五吋釘下面是寫著土方十四郎的照片,山崎拍攝。沖田像是要讓土方筋疲力盡到沒辦法再逃跑一樣死命地追擊,最後還是因為晚上十點有鬼來找碴之人妻S呻吟風波要開演了才放下大砲投奔電視機。


-


「可惡,總悟那小子…」從澡堂回來,按著一邊肩膀,累得只想倒頭大睡的土方坐在茶几旁,先是按慣例點了一支菸,沒有點任何蠟燭或是開燈,靜靜地坐著。

眼底下兩個像熊貓眼的色已經明顯到沒有人看不出來的地步。土方在找出鏡子時,摸著眼眶下明顯的痕跡,無奈地嘖了一聲,雙手交叉放在腦後躺下。

地板隱約還可以感覺到有人走動的聲響,組裡面大部分的人都還未就寢,再過一個小時就要輪班,在那之後屯所就只會剩下站崗的隊員,就連近藤和總悟也該睡了。

閉上眼小憩的土方在快要被睡意徹底侵蝕前,猛然張開眼,拿起了自己的愛刀坐在角落,才又緩緩闔眼,彷彿在提醒自己什麼,死握著刀柄。


-


真選組的後院,平時用來當訓練的空地以外,沒什人會特別經過這裡。

所以就連巡察的時候,也只是匆匆經過,不太會去注意那些雜草叢生以及根本沒有派上用場過的小門。所以當某個人站在圍牆前,打算翻牆出去時應該都不會被發現,更何況是翻牆出去不是偷摸進來。

原本他是這麼想的。


「副長。」

嘆了一口氣,土方緩緩轉過身子。「山崎,你半夜不睡覺難道是夢遊嗎?」

穿著一身忍者服的山崎無聲無息地站在他的背後,大概是太久沒有見到這小子認真執行監察的工作,土方都快忽略這傢伙其實是忍者,誰叫這小子愛打羽毛球愛到都把苦無換成球拍,會記得才有鬼。

從山崎的表情看來,不難猜到他已經注意土方的行徑很久了。

「哈哈,副長也是啊。已經很晚了,不去睡覺嗎?」

「出去買包煙。」土方避重就輕道,「怎麼?半夜出去散個步難道還要報備?」

「齊藤隊長說下午副長才去買過菸,而且我已經買好了放在副長桌子上。」山崎似乎不想讓土方就這麼出去,慢慢走向土方。「副長,眼圈已經很──」

突然拔刀指向山崎,土方眼神一冷,劍尖又更往山崎眉心刺去。

「不准和任何人說我出去這件事,包括近藤老大和總悟那小子。」先下手為強封住山崎的通報,土方對待隊員的態度難得地堅決起來,不容山崎說半句不字。

「要是你洩漏出去,我就以違抗上司命令要你切腹。」

「可是副長──」你已經連續兩個星期沒有睡好了!山崎哽在喉嚨沒說的話被土方不留情的狠瞪嚥回肚子。誰都看的出來副長有事情瞞著他們,但是他卻不打算向組內的隊員坦白。

極力的掩飾還是掩蓋不了自己一個人行動,執勤或是暇時間人不在的那段空白,就算真選組都是武夫沒什麼大腦好了,這麼多雙眼睛還是看得見土方這番異常。

「總而言之,不准告訴任何人。」冷冷地再度警告。

收回刀,土方不等山崎給予回應,逕自跳上圍牆離去。


-


「總悟,看來你今天強迫要阿年睡覺的作戰計畫還是失敗了啊。」坐在自己屯所屋頂的近藤低聲笑道,看到土方離去也不阻止,只是望著融入夜色的背影,話底下不乏有擔心的意味。

「呿,應該直接把他轟死,省得我們要在外面替他收屍。」

沒想到都已經打到快沒有力氣爬了,晚上還有辦法爬牆出去。沖田內心不斷哼哼哼冷笑,要不是近藤說要留條命給土方爬回來給自己親手宰掉,開火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催眠自己射歪。

近藤其實也不贊成土方一個人出去默默把事情辦完,但那是阿年的堅持啊。既然阿年有不說的苦衷,連隊員還有他跟總悟都不肯說的話,即使主動去問也絕對得不到答案,誰叫阿年老愛將責任一肩扛起,就連他都拿他的固執沒輒,也只能順著他的意,乖乖地等待他願意開口的時候。

只是要等到那個時候,土方大概也因為眼圈重到跟熊貓一樣被關進動物園當展示品吧?那可不行,真選組的副長只能是鬼之副長,可不能是熊貓副長啊!

「哎……雖然讓人很不爽,不過好像只能拜託他了。」

既然不能跟真選組的人說,那大概是跟他們有關吧。雖然他們笨的可以,凡事都要靠土方動腦,不過這一點推測還是難不了他們,好歹猩猩跟人類是同科,雖然腦小了一點、腦筋跟腸子直了一點,基本的思考還是有的。

但又有幾個人有能耐可以槓上副長又不會落於下風的?而且立場的問題也是很麻煩的吶。整套銀魂數來數去好像就只有一個可以很簡單就被甜食和金錢收買,且又強到一個不像話、生命力跟小強一樣頑韌的傢伙,雖然標題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他們似乎只能屈就一下了。

「哼,土方還是死一死省得給人找麻煩!」沖田不滿地哼聲,卻沒有反駁近藤的提議。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51-471108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