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0.23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8)
08.

暗的世界,會跑到哪裡去呢?

歌舞伎町五花八門的招牌,燈紅酒糜爛的氛圍,讓佇立在人妖酒吧前的兩人石化了十秒,從對面街道走來的遊女讓土方率先回神,然後注意到自己的手還被銀時握在掌心,一股氣提起,伸出另一手用力扳開。

「痛…十、多串你做什麼?」像是剝螃蟹一樣使勁扳開的力道,銀時以為自己的手指都被當成螃蟹腳扳下來。

「是問你在做什麼吧?」跑到這種鬼地方。

看見土方抱臂,臉撇到一邊去,銀時才「噢~」恍然大悟,死性不改地逗著土方。

「沒想到多串這麼迫不及待啊。」挽著人家的手,銀時拇指指向後方亮著粉紅色照牌的HOTEL。「那就走吧,夜可是很短的。」

想當然爾,一向視風化區為毒蛇猛物的土方青筋馬上爆起。不說他們家局長老是被轟出去,光是那群看到他馬上就黏過來的鶯鶯燕燕也讓土方頭痛不已,更何況這個銀捲毛還要去HOTEL!!!

「去那裡做啥?為什麼要和你去?混帳不要再抓我的手!」明明不是很大力,但土方就是無法將手掙脫出來。惱怒地看著又莫名奇妙出現在眼前的銀時,土方惡狠狠地瞪著。

「討厭啦,去HOTEL還會要做什麼?多串你這不是明知故問。」銀時用自己的身子擋住土方,不讓經過的人們發現土方的人。

「除了我以外……十四,」俯身,銀時湊近土方的臉頰,一手摟著土方的腰際,語調溫柔,卻含著讓人冷冷脅迫的意味。

「你跟其他人去開過房間?」雖然只是疑問句,但銀時的口吻卻是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土方馬上就會被生吞活剝一樣。

被銀時的認真的口氣弄得一陣心慌的土方扭頭,推著壓近自己的身軀,土方低聲地輕吼:「神經病,誰和誰去開房間啊?」

聞言銀時露出滿意的笑容,但土方卻因為這個笑容賞了銀時一拳。會因為他認真的樣子就以為他講話正經根本就是個錯誤,土方看著銀時抱著肚子彎下腰才感覺到心裡舒坦了一些,但他還是被銀時禁錮在手臂裡頭。

「多串還真是狠心啊…」壞心的在土方的腰際捏了一記,土方因為吃痛扭動身子而主動埋進銀時胸懷,驚覺而打算退後時,銀時已經將土方整個人擁在懷裡。

但,兩個人都還未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時,從幾條街外就傳來追捕的呼喝聲,從描述的髮衣男子來說很明顯就是在指土方。

「還真是不死心啊,追到這來。」銀時捉著土方就往另一邊跑,起步踉蹌而往前摔的土方被銀時撈起,也顧不得曖昧的氛圍什麼的,整個人被帶著走的土方抿細雙唇,看著地表不發一語。


-


「哎呀,結果還是……」銀時有些煩惱地不知道該不該接下文。這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雖然內心有這樣想過,但他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是啊,結果還是來開房間了。

土方看著一張大雙人床,昏黃的燈光,揮之不去糜爛的味道,為什麼都是兩個大男人來了還要給他們雙人床呢?不可能房間不夠吧明明今天不是公定假日不是情人節不是七夕不是聖誕節啊老闆你騙誰啊!

外頭還是亂哄哄一片,偶爾還可以聽到踢館的聲音。這麼沒有情趣的房間難道是看他們可憐所以刻意拿來當破壞氣氛的賠罪禮嗎?土方給自己點了一根涼煙,坐在床角胡思亂想著。

背對著土方坐下來的銀時這時反而安靜了下來。這種地方擺明是除了睡覺以外還可以做很多這樣又那樣的事情啊,但真正有了機會又讓人卻步,阿銀啊你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既然要發生些什麼什麼就拿出身為男人的魄力來啊!!!

背景都已經起了驚滔駭浪的銀時,肚子突然傳來一陣陣天價響的鳴鼓聲,之後就像某個立志當上海賊王的男孩沒有補充肉一樣像史萊姆一樣癱軟下來,銀時這才想起,他從中午過後就沒有吃東西了補充糖分了啊。

土方很自然的也注意到那個聲音,墨藍色的眼瞳看著銀時,盯得銀時尷尬地笑笑,也不等土方開口就舉起手,要土方暫停一下。

「我、我先出去買個東西,多串你就在這裡先等等吧──」混帳這樣一說等一下他就跑走了啊!那來開房間又有什麼意義?原來你的本意還是要來開房間啊被識破了!

銀時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但是肚子還是一直咕嚕咕嚕地響,土方沒輒地嘆了一口氣,擺擺手要銀時趕快滾出去。「白痴。」

「多串,你不可以跑喔。」銀時在從窗外爬出去前又回頭叮嚀道,「絕對、絕對不可以跑走喔,外面還有追兵,出去一定會被發現唷。」

看著土方又轉過身子抽著自己的菸,銀時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溜煙地就消失在房間裡。


「切、你憑什麼要我留下來?」土方口頭上這麼說,但身子還是一樣陷在床舖裡,沒有任何起身的意思。「…該死,到底是怎麼了……」

手放在自己頭上,土方躺在柔軟的床鋪,被銀時捉住的手還留有他的溫度一樣,光是想起就讓人有灼傷的熱度。屈指成拳,土方打在床舖上,翻身將自己蜷縮成蝦子一樣,默默地看著從窗戶透進房裡的殘影。


-


銀時回HOTEL時,其實是懷著忐忑不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回去的。

土方一言不發閃人是正常的,當他看到空蕩蕩的房間也不會失落……銀時這樣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畢竟土方真的沒有義務要聽銀時的要求乖乖留在那裡,所以所以,銀時懷著一股壯士扼脕的心情從窗戶翻進去,看到土方背對著窗口蜷縮成一團時,驚訝混合感動簡直要感謝那些他從來沒拜過的神明們。

「糖份之神一定是聽到阿銀我的拜託了啊!」錯了錯了是作者聽到你的吶喊啊!喂你感謝錯對象────

銀時輕手輕腳爬到床上,很隨便買了幾個白豆沙包和蘋果糖回來,但是帶回來的袋子卻有好大一袋,好像是將整個店舖買下來一樣。

這已經是第二次猶豫要不要叫醒土方了。銀時很認真地嗑著蘋果糖,一邊簡單處理身上的傷口,擦去身上沾到的血跡灰塵,看著土方垂下的色髮絲,忍住不伸出滿是甜膩蘋果香的手去觸摸。

在解決第六個的時候,銀時嚥下最後一口隨便找個布巾要擦手,打算幹壞事的時候土方很煞風景的清醒了。

「……沒想到多串真的留在這裡等我回來呢,阿銀我真是受寵若驚。」縮手,銀時是很真心真意的感謝著。

土方淡淡瞥了銀時一眼,撐起身坐起,「只是不想要自己付房間錢而已,哼哼。」

就算是這樣,也可以一走了之啊,阿銀我可是一定會回來的,銀時在心裡開心的呵呵呵傻笑著。土方被銀時詭異的眼神弄得全身寒毛豎起,往後退了老遠。

「喂,現在幾點了。」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房裡又沒有任何時鐘,土方只擔心自己太晚回去被發現。

「還很早唔、」被一顆枕頭砸到臉,「大概兩三點而已吧,我只出去四十分鐘。」

「喔。」買個東西會這麼久?土方看著那袋鼓起的袋子,頗有疑惑地看著。

「順便帶了點東西回來給你。」從袋子裡摸出一樣絨絨的東西,迅雷不及掩耳就往土方頭上扣。

「哇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56-fba0e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