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1.07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9.5)
未成年不宜、H畫面有,如了解此代表含意也請三思再往下繼續。慎入。




9.5

細碎地輕吻在被暗與霓虹襯出的白皙胸膛,銀時不失溫柔地按撫土方的身軀,佈滿細繭的手掌心在胸前的纓紅時重時輕地捏著,聽著土方氣結的喘息,舌尖緩緩舔過時土方更是渾身顫抖起來。

土方仰著頭大口大口的呼氣,被銀時撫摸過的地方像是被種下無數火苗,難耐地扭動身子,想要逃離卻又被緊緊捉住;銀時在土方頸邊懲罰性地咬了一口,扣住他的雙手,膝蓋抵在土方的雙腿間,另一隻手則是挑起土方纖細的下顎,一張臉滿是邪氣與挑釁。

「……不可以喔十四…」怎麼可以躲呢,這可是你決定的。銀時一邊在土方的耳邊呢喃著,像是在處罰土方想要掙脫他的掌控一樣,咬著柔軟的耳殼,濕潤的舌頭戲弄似地舔著耳垂,然後慢慢覆蓋上一直昭告著邀請的雙唇。

「唔…」銀時強硬地撬開土方的齒貝,被捏著下巴而無法闔上的嘴不時溢出破碎的呻吟,被奪走的呼吸讓土方幾乎流下淚來,充盈鼻尖濃郁的甜膩不斷襲擾他的感官,搖著頭要銀時退開。

銀時鬆開了箝住土方下頜的手,在敏感的腰側淺淺地搔癢,往下探去。感覺到土方倒抽一口氣,銀時依依不捨地暫緩侵略的動作,彼此的額間貼在一起。

「十四…喜歡我的吻嗎?」吻去殘留在對方唇邊的銀絲,銀時興致勃勃地問道。

皺著眉,眼神迷濛的土方即使是對這樣的愛撫棄械投降,但還是嘴硬地回道:

「噁心死了。」都是蘋果糖跟豆沙餡的味道。土方難為情地撇過頭去,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大腿內側傳來異樣的觸感讓土方渾身一顫,吞吐著情慾的味道,土方感覺自己耳朵都快燒了起來。

「這樣說我可是很傷心的啊…」品嚐土方生澀的反應,銀時鬆開土方的手,讓他的手臂能攀在自己的肩膀上,「那麼我們萬人迷的土方副長都是怎麼回應愛慕者的熱情?」

「去死啊哈………你──」極其敏感的地方被人在掌心玩弄著,土方捉著銀時的衣襬,沁著淚雙眼控訴,不但失去了凶戾的阻喝,反而讓銀時想要更努力地欺負,看著平日絕不可能表露出如此挑逗神情的臉為他展現更多的風情。

「我可是很努力的表現啊……」不斷刺激著土方,銀時從土方的唇齒一路吻到鎖骨、胸前、小腹、下身…然後抬起土方的大腿,在接近昂起的分身旁啃咬著內側柔嫩的肌膚。

「嗚嗯…啊啊────銀時你………」土方幾乎要彈跳起來,捉著銀時的銀色髮絲,被敞開的雙腿讓土方羞得想要一腳踹開在他身上肆虐的銀時。這時抬起頭來的銀時就看著土方含羞帶憤的表情,泫然欲泣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傾聽不住呻吟的嗓音。

手指緩緩探入緊峙的甬道,銀時一邊輕柔地撫摸,讓土方掙扎得不那麼劇烈,但又壞心的在裏處搔刮著內壁,令土方咬著唇不讓羞恥的聲音從口中傾洩。

「哈啊……嗯……」

蠕動的雙唇吐出淺淺的喘息,死命的忍耐讓土方揪緊了細長的眉毛,短促地呼吸著。

隨即銀時又溫柔的吻上彆扭的嘴角,土方瞇起漾著迷藍色彩的雙眸,銀時又加進的手指在自己體內恣意的搔弄著,喉間傳來帶一點痛苦,卻愉的低吟。扯著銀時的衣襬,土方這時才發現銀時身上的衣服還是好好的,但自己除了幾處根本不算遮掩的布料以外,什麼也不剩。

根深蒂固不想輸給他的脾氣讓土方硬是忍下銀時溫柔中帶著霸道的愛撫所帶來的異樣不適,吃力地捉住銀時的前襟,指尖的顫抖讓他解開衣物的舉動更為艱難。

察覺到他意圖的銀時露出了訝異又帶著理解的壞笑,捉著土方的手扯開色的上衣,隨後解下那層披掛的白色長褂,讓他的手貼在自己胸前;土方這番舉動讓銀時再也等待不了溫吞的前戲,加快探索的節奏,另一手則在昂起的分身上細細地玩弄著,按捺不住的土方哆嗦了一聲,在銀時手中釋放。

被吻紅的唇嚶嚶地吐出參雜泣音的呻吟,沾有體液的手挑起土方的下巴,銀時喘息的聲音略微低啞,忍耐讓兩個人的身上都佈滿了細汗。

「十四……」置於銀時腰間的腿無力的垂掛著,土方聽到自己的名字緩緩撐開雙眼,下半身的炙熱讓他早有接下來的心理準備,腦袋跟醬糊一樣渾沌得連完整的句子都無法吐出,甜膩的喘息斷斷續續,只是一瞬間的停止卻讓等待像無止盡一樣漫長。

但土方還是感覺的出來銀時的意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他親口承認是自己的錯?愈發覺得不快的土方扭動自己的腰,看著銀時忍耐的表情醞釀出自己也沒想到的念頭。為什麼只能落於下風?想看這個混帳、想看這個混帳因為自己也露出一樣的表情。

只有自己意亂情迷,只有自己在那裡像跳梁小丑似的在感情的路口上徘徊,難道比他早一步認清的人就可以看著他失態的模樣?

──絕對不行!


纏繞在銀時腰間的雙腿輕輕地磨蹭著,勾著銀時的頸膀土方稍稍撐起身子,微瞇著濕潤的眼直直盯著銀時,誘人的邀請著。土方這番大膽的動作讓銀時感覺到所有的血液都往下腹流去,驚訝參雜著著迷,一張臉也燒了起來。

這麼主動真的可以嗎?十四你沒有喝醉吧?覺得今天簡直就是中了大獎的銀時傻愣的一張臉取了土方的虛榮心,唇邊勾起勝利的笑意;下一秒,就因為像是被撕裂的痛楚,而皺起了好看的五官。

「嗯啊……唔、痛……」身體被貫穿的感覺讓土方弓起了身軀,眼淚因生理上引起的疼痛自眼角汩汩流出。

「呼…可是你誘惑我的啊,十四……」銀時難掩忍耐地急喘,緩慢地推進緊至的甬道,盯著滿臉潮紅散發著誘惑的土方,喉間傳來乾渴的難耐,安撫不適的土方緩緩律動起來。

情慾迅速侵蝕土方僅存的理智,身體無意識的隨著銀時的動作搖擺,蠕動的雙唇咿啊吟哦;銀時臉埋在土方的耳旁,濕熱的氣息吐在敏感的耳蝸,用著低啞的嗓音回應那含在嘴裡,化為喘息的甜言。



-後-

寫同人文這些年來……這麼…還是頭一遭啊!


咦咦咦...終於豁出去了...(驚)
但說真的,H文難寫...Orz
2008.01.11 17:18 | URL | ARK* | 編輯
超難寫(泣)
我還是乖乖的寫清水文就好了T口T
2008.01.14 11:58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59-a4439c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