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1.23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13)
13.

昏黃迷濛的燈光映在雨中讓街景成了一片流金的色調。

涼意伴隨著楓紅逐漸席捲江戶,在雨天裡出沒的人們更顯稀少。雨裡撐著油紙傘的土方淡淡吐了一口菸,半是尼古丁半是水氣的凝結,凝視著站在屋簷下,正朝著他揮手並笑得一臉不正經的銀時。

「喲~多串,你來得可真慢。」手上抱著一個布製的袋子的銀時率先開口。哎,才剛休息完馬上又跑出來,好不容易消失的眼圈肯定很快又出現了,銀時不禁悄聲嘆息。「這次要去哪裡幽會?我可是把變裝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嘖,到底誰是多串?」土方瞪了銀時一眼,然後頗不自然的撇過頭去。「誰要跟你去幽會了,萬事屋?」

銀時臉上的笑意有些變質,冒著雨將土方拉到身邊,土方詫異地看向銀時抽去他的菸,然後將手越過自己肩膀放著。

「不正是撐著紙傘來接我的多串嗎?知道我沒帶傘來,多串還真是貼心啊。」輕搔著土方的髮尾,銀時懶散的語調總讓土方沒由來的火氣,頭一擺側開銀時的手。

「半夜不睡你的覺,難道你有夢遊的習慣?」

「因為受到十四愛的召喚啊。」銀時把雙手都放在土方肩上,在他的耳邊低喃。「我喜歡你呢,十四。」

「你──」摀著瞬間紅起的耳朵,土方握著傘的手滑了一下,傾斜的傘頂令雨水滴到銀時的頭上。「混帳你、你你────」這是先上車後補票吧!明明不滿的抱怨含在嘴裡,卻一句也吐不出來。

即使是被陰影遮住,銀時仍依稀可見土方微微紅起的臉頰。接過紙傘,並未急著逼土方在此時回應──反正該做不該做的事情,阿銀他全都享受到了呼呼……銀時為此又揚起一抹得逞的笑容,但他很小心沒讓土方發現。

頃刻的沉默讓土方頗感不自在,手伸向懷裡便要拿取菸盒;銀時不著痕跡地欣賞土方羞窘的模樣,在土方又要點一支新的煙時開口阻止道。

「難道多串連簡單的變裝都不會?」銀時一副瞧扁人的模樣,讓原本啞口無言的土方一拳就是往前打,像要擺脫什麼尷尬,土方呿了一聲,頭扭向一邊,就是不看銀時。

掐於銀時指尖的菸蒂掉落至水漥成了一小點泥灰,銀時將土方與自己換了個位置,將手上的布袋塞到土方手上。

「切。」打開袋子,裡頭是一頂色長假髮,以及一套質地良好色的和服。土方暗暗啐了一聲,要是出現見鬼的貓耳他就把他打到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換上吧。」

隨意的將頭髮往後梳,因為髮色相同的緣故,土方並不是很想用準備好的髮網;拿起假髮,把袋子扔回給銀時拿著,轉過身去戴上,烏亮的柔在肩後散開成一道長瀑。一瞬間銀時突然有些愣眼,攫住土方的手,因而轉首的墨藍雙眸不解的看著殷紅的眼瞳。

怎麼?銀時很輕易就解讀出土方眼底的意思。

「啊……沒、沒事。」只是覺得,光是這樣的十四就過於奪目;明明只是髮型的不一樣,為什麼會有種格外吸引人的風情?就算看到假髮也不會這麼感覺,難道是因為過於在意所以很輕易就被擄獲嗎?

覺得自己因為這樣的十四感到彆扭起來的銀時,一手解下圍在脖子上的圍巾,套在土方裸露在外的頸子。

「我看現在下雨…多串你、還是圍上圍巾做掩飾好了。」銀時不想讓土方換上那身華麗的色和服,現在的多串就已經夠吸引人注目了,加上那套和服根本只會讓他更加引人注目罷了。

穿上去誘人的風情他自己看見就好,其他人連作夢都不行。

原本也不想換上那件麻煩的和服,土方聳聳肩沒作聲,還帶著銀時體溫的圍巾讓土方有些難為情地扯開,一把抓起散落的長髮,土方伸手跟銀時要東西:

「繩子,你有帶嗎?」

銀時從袋子裡摸出了紅色的細繩,土方接過後熟練地將長髮束起在腦後。盯著土方熟練的動作,銀時突然感覺到疑惑起來,一個男人,會對綁頭髮這種事情很老練嗎?

土方並沒有去注意銀時對他的新造型投以任何注目,甚至對自己變成長髮的模樣都不甚在意。從銀時手中搶回自己的傘,雨仍嘩啦嘩啦地下,被傘與屋簷獨立起的空間只有兩個人淺到不可聞的呼吸聲,但心跳聲卻又如此的震耳。

從寂靜中又邁出的步伐,踩在水灘上的聲響漣漪般的擴散。一瞬像電視劇裡描述的場景一樣,金色的雨聲的蕭瑟的兩人的背景,銀時直直地看著土方,勾起了耐人尋味的微笑。

「還沒說這次幽會的地點是哪裡啊。」

微一偏頭,土方停下腳步,斜斜睨著捉住圍巾尾端的銀時。

「你沒必要跟來吧。」都察覺他要做些什麼,還要裝成若無其事的模樣,難道當他沒長眼睛嗎?

三番兩次在他眼前出現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話,做了讓人想起就會羞憤到去撞牆壁的事,他的任務在碰上這個男人後全亂了套,就連心情也隨之浮動;土方不知道銀時到底知曉多少,也不清楚他在自己不知情的地方做了些什麼,可確定的是他出現的原因肯定和屯所裡的笨蛋出不了關係。

難道只有他不可以嗎?只有他自己不能夠解決?

並不希望被這樣看照著的土方對銀時總能理解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快,也對銀時的設想彆扭起來,不習慣被這樣看待,對於每個人默默付出的忍讓與體貼讓土方極欲將事情結束。

瞧著土方冷淡下來的神情,銀時知道他大概不想再把相遇的巧合當做胡鬧。歛起了過於慵懶的笑容,把和服藏在身後屋舍的廢棄櫃裡,銀時改捉住土方的手,快走到傘下。

因為大家關心你啊,阿銀也是啊。銀時帶著寵溺的意味心想,但嘴裡仍是不饒人。

「沒辦法,我已經不能沒有多串了啊……」土方的耳根悄悄浮現櫻色,銀時輕輕地磨蹭著土方的手掌,語調輕緩。「譬如阿銀我的草莓雪糕就沒有人可以付帳,那晚上我可是會煩惱到睡不著。」

「關我啥事,滾回去!」

捉緊欲掙脫的手,銀時半推半就的把土方帶走。「那可不行,沒有把阻礙我們幽會的人解決掉,就算回去阿銀我半夜睡覺也會夢見多串哭著衝到我懷裡喊救救我吶。」

「根本沒有幽會!救你去死──死自然捲你別太過分!」晃動的傘分別濕了兩個人的肩膀,銀時捉住圍巾的一頭,纏繞在自己頸上,過於貼近的體溫讓土方往另一邊退,銀時伸長手臂扣住土方的腰,讓兩個人乖乖待在傘圈起的圓形中。

「就別害羞了~我們可是連午夜劇場裡的橋段都已經做遍了喔,多串你這樣翻臉不認帳可是會被認為欲求不滿的妒婦啊。」

「坂田銀時!你真的嫌命太長了────」

土方的低吼逐漸低弱。秋夜裡金色的淺影拉長至巷內的陰暗,終歸於寂靜。



-後-
又再幽會了…(茶)。
秋天大好,秋雨大好,秋夜大好,秋天的紅楓大好,秋天裡撐著油紙傘穿著和服去幽會的兩人大好vvvv
沒辦法看到別人畫別人寫只好自己動手了……我就是想看戴著紅色圍巾撐著傘在阿銀面前展露出其他人沒福分見到的十四長髮的模樣啊!!(激動ing)

日本的紅葉狩也該開始了呢。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64-dd373f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