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11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17)
17.

被炸過後的廢墟裡,一襲修長的身影倚著半傾的木牆,無視仍在坍落的碎石逕自吞雲吐霧。

整齊的色鑲金邊制服,不離身的菸味繚繞,配刀斜靠在一旁。除了他以外,四下沒有其他雜人等。

土方瞇著眼,即使視野很遼闊,但仍有不少死角是自己無法窺見。從暗處慢慢湧出的影雖然迅速又隱沒到深處去,但土方靠著敏銳的感官仍可以判斷出人數正在加中。

他不由得低聲哼了聲。

等待的同時,那名在爆炸現場警告過土方的人徐徐前來。長得像大熊,體型也像大熊,事實上根本就是大熊星來的天人位居幕府高層,三番兩次挑釁真選組多次,但在鬧大之前多半都被松平大叔擋了下來。

這次由他秘密指派給土方的任務,就本意上來說就著實可疑。

大熊長官看了土方一眼,不改倨傲的神情道:

「看來真選組副長辦事能力還算差強人意……我以為真選組早該廢除了。」

土方將菸扔至地面踩熄,拿出兩張卡片出來,然後在大熊長官面前折斷;面對土方無禮的舉動,大熊長官不怒反笑。

「我已經完成任務。」土方的聲調平板,純粹是敘述般地口吻道出,但眼底所閃爍著與鬼之副長之稱相襯的冷冽精光。

「接下來只要對外散撥:『真選組副長持有高層機密的卡片』,你的任務才算真正達成。」雙手環胸,大熊長官發出了陰謀得逞的笑聲。「原本以為你會在野屋那裏就被幹掉,沒想到那傢伙這麼不重用,果然人類就是低賤,還讓上繳給將軍的禮物栽在你手中!」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我隱瞞身分?」

「哼,不這麼做,豈能凸顯出卡片的價值?」

這一番說詞讓土方倏然理解背後的用意,包括野屋得到卡片用意,以及不准其他真選組成員調查的原因。土方氣極卻飛快冷靜下來,在看到卡片的當下他就有所預感了。

不過是尋常的卡片,跟一般上酒家的V.I.P金卡並無差別,那種卡片他也在松平大叔皮夾裡看到許多張。

利用市的霸主野屋曾經持有,以及上層秘密派他前去尋找這項舉動,讓『最高機密的金卡及銀卡』這件事實成真。這項情報勢必引來各方的注目,因而對真選組下手;手中根本沒有傳言中的卡片的真選組亦無法向外界解釋,多方的輿論之下,真選組都只能落於被動的局面,甚至是因此解散。

然而在這場混亂中,可以獲得利益的不做他想,就是那群妄想操控整個幕府的天人,他們根本不必管下面的人的死活,可以讓礙眼的真選組及攘夷派兩派俱傷是再好不過的結果。

倘若土方在野屋那裏就已經被陷害身亡,他們依然可以用同樣的方法達到一樣的效果,差別就在於那是暗世界彼此勢力的牽扯,只要對真選組一聲令下,他們照樣得攪進這攤爛局。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必須是在土方必須接受威脅;對於大熊長官如此了解真選組對他的意義,土方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土方十四郎,錯就錯在你在那群廢物之中,實在是太過出色了。」大熊長官說話的當下,潛藏在暗地底的影紛紛冒出,在被警戒線拉起的災後現場,根本沒有多少人會經過,土方放眼望去,盡是一片鴉。

「被你們這些垃圾天人稱讚,還真開心不起來。」刀身自刀鞘脫離時滿目鋒銳的白光,土方自知人數上對他的不利,率先動手起來。

「哼,這一切外界只會知道『真選組副長為守幕府秘密身亡』這項消息罷了。」

「喔?那也就是說這都是秘密行動?」應付的同時,土方還有餘力去思考大熊長官會親自出面的緣由,隨即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那我就算在這裡把你的熊掌砍下來,也不會有人知道了。」

「憑你?」大熊長官輕蔑哼道。

「再加上我~我嘛,勉為其難點一道熊腦好了。」自場中傳來突兀的聲音,讓土方的劍停了半拍。大熊長官驚愕地看著從他身後竄出的人,沒個預警自腹部傳來刀柄重擊的痛感。

「你────」怎麼會在這裡?

土方一閃而逝的錯愕讓來者一陣想笑,但現下似乎不是談情的好時機。

「瞳孔都張開了喲,就是因為你這個樣子長官才不會錄用你!」銀時將偽裝的衣脫掉,手裡握著的依然是那柄看似無奇的木刀。「我接到的委託可沒有說明確的期限啊,光是把卡片給你,沒有打倒大魔王任務可不能算結束喔。」

原本還在猜想土方要去的地方會是那棟噁心的警視大樓,騎著小綿羊打算過去的時候,暗巷不尋常的騷動讓銀時頓了頓,躲在暗地巡查騷動的去向,一路追過來便看到佇立在廢墟裡的土方,在聽完大熊盤算的陰謀時,銀時對於這群沒藥救的上層簡直火大到了極點。

「不關你的事,滾回去!」對於銀時的救援,土方方見到心底湧出的安心馬上又被理智踢到外太空去。擺明不是討好的爛差事,這傢伙不窩在他的萬事屋看JUMP或是去打小鋼珠做什麼!

「這麼容易動怒,多串一定是缺鈣,阿銀我可是千里迢迢從超市買草莓牛奶過來給你補充鈣質啊。」銀時朝著土方眨眨眼,幹掉敵人的動作利索得讓人難以相信。

「誰要喝那種甜膩膩的東西──」哪裡來的鈣質?喝了只會血糖高!

「該死的礙事者…一摒除掉!」挨揍的大熊吐了一口血,慍怒吼道。

沒空給土方回話的機會,接連湧出的敵人要兩人疲於應付似的輪番上陣;兩人背靠著背佇立,就像那夜在野屋聯手的姿態在場中散發莫可媲擬的張狂。

「跟臭警察聯手啊……這都第幾次了?」銀時看著身邊的土方暗忖。每次拔刀,每次都是這種要命的陣仗,這種賠本的生意為什麼會甘願做這麼多次?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是笨蛋。

「算了,反正欠我的可以用一生慢慢拿。」銀時喃喃自語。從他眼前掠過迅速擊倒敵人的土方斜睨了他一眼,眼底帶著譴責的不,卻摻有那麼細不可聞的放心。

「你是想找死嗎?」在戰場中閃神,是嫌拿重傷當賭本不夠格嗎?若不是土方夠敏銳的話,根本無從察覺到銀時在剎那間流露出不自然的停頓。

銀時扯了個痞痞的笑容,揮刀將土方左後方的敵人砍倒。

「未來的糖分王怎麼可能死在這種地方?」帶著揶揄的口吻,銀時又道:「況且十四都還沒嫁給我,難道多串有冥婚的打算?」

瞬間身後鬼氣暴漲,刀像月牙般畫過一邊圓弧,掃過阻礙的傢伙,飛濺起的鮮血沾在土方臉上;銀時就看著渾身散發冬日裡的寒天雪地般殺氣的土方,朝著他冷笑。

「冥婚是吧?」


-


同時間相反方向傳來爆炸聲,闖入的三名來者戴著墨鏡,手持加農砲、火箭筒及機關槍,腰間還有配劍。

為首的年輕人將一名男子踢到被轟出的一小塊空地上,火箭筒扛在肩上,欣喜若狂地笑道:

「老早就想把那層熊皮扒下來當腳墊,又可以光明正大將土方暗殺掉,還加上野屋的情報探子,嘿嘿~今天果然是我的幸運日。」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S別人的痛楚上,拿這種扭曲的快樂泉源當飯吃的傢伙,整部銀魂中除了一個人以外還有誰。

「總悟,不要這樣。」近藤阻止道,被打趴男子已經快要失去意識。

「放心我會留他最後一口氣說出遺言的。」

「我的意思是要留他給我打的力氣,噢不不,是要留他作為汙點證人。」一旁稍微正常的山崎聞言,向著可憐的男子露出同情的表情,腳下卻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計。

「呿,好吧。」沖田不甘願的停下施虐的動作,向山崎道:「喂,把調查到的事情說出來,免得觀眾又以為我們在欺負善良市民。」這種事情一直在做啊,山崎內心吐槽道,卻是敢怒不敢言。

清清嗓子,好不容易有了發言權的山崎對著快要口吐白沫昏去的男子道:

「根據調查,大熊長官以金卡作為野屋走私的保障信物,銀卡則是當作身分證明,利用職權保護進口大批的毒品以及違法販售的藥物,再販售給市以及高官不等。經查獲搜出數百萬元的貨品,其中剛要出貨的兩間工廠被毀,貨品估計損失高達市價四百萬元。而先前的爆炸事件也已經查出犯人,炸藥的來源出自於野屋底下的兵工廠,唆使人是大熊長官下的秘書長。」

唯一的聽眾在最後一個句號標上去時正式陣亡;很久沒有占這麼大篇幅的山崎滿足的嘆口氣,將預先準備好的講稿撕毀扔掉。

「嘖嘖,土方先生真是無恥啊,一個人吞了四百萬居然沒有拿出半毛錢出來貢獻。山崎,等一下把兵工廠的地址給我。」

「隊長你是打算……?」山崎乾笑道,但沖田的笑容很明顯是他想到的那樣。

「嘿嘿……」

最近的喪葬業,總是很忙碌啊,近藤在一旁憨厚地笑著說出會讓人嚇死的言論。


沖田對著場中的土方射擊,一瞬間場面被突如而來的砲火轉移注意力。看著土方詫異、又滿臉不能認同的怒容,讓沖田氣勢猖狂地再度舉起火箭筒。

「你就和老闆一起共赴黃泉做苦命鴛鴦吧!打倒大熊的功勞就交給我。」

「你們──」

土方把視線轉到近藤身上,怎麼會連大將都來了?難道真選組的職責都不用顧了嗎?這群傢伙不去執勤也跑來湊熱鬧做什麼!!?

「十四……把你交給那種人我怎麼會放心!」近藤哀悽地拿起加農砲開火,每一發都恰恰打在銀時腳邊。「與其把你給那種死魚眼保護不如讓我們自己動手!」

像活魚在油鍋上一樣跳來跳去,銀時應付自己人比應付敵人還要棘手。「喂我是哪裡礙到你了?是你們把十四交到我手中了可不能反悔啊!」

「你全身上下都礙眼!」不知哪蹦出來的和聲。

「山崎!回去我一定要你切腹!」說過不可以告訴任何人,連長官的話都不聽了嗎?無法對近藤責備的土方雙眼冒火,惡狠狠地瞪向有口難言的山崎。

不、不是我說的啊!山崎拼命搖頭。原本手裡拿著的機關槍早就被彈藥用光的沖田搶走,場中滿是煙硝的味道。

「可惡的真選組……」靠著肉盾庇蔭的大熊長官低聲咒罵,想要利用發訊器向外界尋求協助,卻被射來的苦無和石頭、子彈打成廢物。

「誰是真選組啊?」尾音上揚,情緒十分高昂的沖田S王子扛起了機關槍笑道。「我是殺手總悟13。」

「工作那種事情早就丟給別人去做,我這是翹班來著。既然不用工作我想做什麼是我的自由!」講得一點愧疚都沒有。

「我是殺手猩猩13!順帶一提,我向上面請過假,所以十四不用擔心。」一樣講得理所當然。

剩下的山崎左看右看,然後將指縫塞滿了苦無和羽毛球型的微型炸藥。「我、我是殺手羽毛球13!我的上司只有副長一個,因為沒有下令所以我不需要工作!」

通通都在胡說八道!!接過山崎遞來的無線電得知其他弟兄已經潛入野屋裡頭做準備,土方沒轍地看向近藤他們,到頭來還是將整個組拖下水,難道都沒有想想萬一被發現了全組會遭受什麼樣的懲罰嗎?

與之並肩的銀時唇邊掛著笑,游刃有餘地對付敵人,趁著空暇輕聲對土方道:

「看來打魔王這關可不能讓你一個人獨享啊。」就連責任以及後果,都讓大家一起擔了吧,那是你的真選組啊。

「哼……」自鼻子發出輕哼,表面上土方還是很生氣,但夥伴在旁的感覺卻讓人卻著實放下心來。

土方舉著劍,氣勢磅礡宣布道:「既然要打魔王,就把他打到再也不能復生為止!」

「喔喔─────」




-後-
分兩章發太麻煩乾脆一次貼完吧=V=
下章就是結束了~



番外篇篇名預告:
《幽會的最後就是捉姦在床》
《偶爾也要體諒洗衣服的人》
《睡夢中也能殺人才是奧義》

(怎麼每個篇名都很怎麼樣的感覺……)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68-c80d0a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