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13 [銀魂/銀土]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18)Fin
18.

之後又過了許多天。街上的落葉有時會飄到萬事屋外的走廊,看去滿是秋意。

銀時翻著這一期的JUMP,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頭靠在沙發上百般無聊地重看第四遍。差不多的場景讓打掃的新八以為作者是偷懶複製前幾章的內容貼上,但好歹是把主角的表情換了換。

「阿銀,廢柴大叔的標籤已經黏在你的額頭上了偶爾也去照照鏡子。」

「反正還有長谷川頂著,小心我拿阿通的照片貼在你老二上幫你製造存在感。」放下漫畫,招牌死魚眼搭配讓人氣絕的話,讓新八的憤怒值又往上攀升兩個百分點。

新八揮動雞毛撢子發出咻咻的風聲,指著阿銀怒道:「阿通小姐的照片怎麼可以貼在那種地方!!神聖的阿通小姐的照片是要繡在衣服背上表示忠貞!」

「我看你是想繡在床單上吧你這個萬年御宅族。」銀時摸著下巴,像是想到什麼而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捏著鼻子,腦內自動撥放床單上有阿通小姐自己還躺在上面的場景,新八脹紅一張臉囁嚅地回嗆:

「誰、誰是御宅族?我我我才不會把阿通小姐的照片繡在床單上!!……不對等等,不要因為土方先生沒有巡邏就決定停止連載靠吐槽過活啊!」

「誰叫我預定的草莓聖代遲遲未來啊阿銀我的糖分值都直逼負數了……」像洩氣皮球一樣攤在沙發上。幸福圓滿的劇情就是要在最後一章來個粉紅色的愛心框格,兩位主人翁在同個畫面下面打上HAPPY END的字樣啊!

各自幻想的兩個男人,緊接著面臨的是大門被武士刀衝破,來者氣勢洶洶地將某樣東西貼在銀時胸口,然後舉起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火箭砲對準射擊:

「老闆,我最近發明了一種新的詛咒方法,就是把照片貼在真人上,效果比稻草人好上數倍。副長之位很快就會是我的。」沖田迅速的解釋完馬上就扣下板機,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銀時手撐在桌上往旁翻個筋斗;回過神來,已經成了砲灰的沙發和JUMP…還有新八,像陪襯一樣遠離了攝影機的鏡頭。

「沒人教過你武器是不可以帶進屋子裡的嗎?你根本是想謀殺我吧!你到底是想暗殺我還是多……串?」

捏著照片一角,銀時看著照片中的土方先是怔在原地,然後露出了然的神情,緩緩地笑起,接著自動自發把照片收到衣服內裏。

「呿,老闆你的表情不合格我們就倒帶再一次好了,這次我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NG。」舉起砲管,沖田嘖了一聲大感不滿了決定重來。

原以為銀時看了照片會是驚訝、錯愕,或是奚落照片上的人根本不長這樣之類云云,看了之後露出理解的模樣根本不在預定的選項中,令沖田失望的按下第二發。

銀時一邊閃避沖田的攻擊,又拿出照片看了看,緋紅的雙眼被溫柔綴成柔和的波光。照片上是土方站在一片櫻色的樹下,看著一片片拇指般大的春櫻如細雨般輕巧地落下。

墨藍色的雙眼並沒有注意到面向他的鏡頭,與色的和服逕自活在一片粉色的細膩中,唇邊掛著淺淺的笑,五官都因為那抹淡淡的笑意軟化了過於銳利的氣勢,凸顯出少年該有的青澀模樣。

當時的土方,留著一頭長至肩下再長上一些的髮,在粉紅的背景中,以風勾勒出漆的深線。

若是如此,那夜裡土方並不對自己長髮的模樣感到彆扭,以及熟練綁著髮的動作就可以解釋了;沒真實看到以前,銀時一直沒有聯想到,過往有許多武士留著髮、扎成髮髻。在成立真選組之前的他們,也是過著與一般武士無異的生活吧。

猜想應該是為了真選組的關係把那頭漂亮的頭髮剪掉實在是很討厭,但是又覺得短髮的土方有著更為精明幹練的氣息也很好;但不管是哪一種風情的土方,阿銀他啊全部都很喜歡,何況有機會可以看到長大後的多串長髮的模樣只有自己一個,哼哼。


將照片收好,心情突然變好的銀時沒有怪罪沖田又把他的桌子轟掉,懶洋洋問道:

「啊啊,我眼睛吃完冰淇淋了。你該不會是特地來測試你最新的詛咒方法吧?」這小子在這,那照片的本尊會去哪了?

沖田這才恍然大悟自己來的用意,稀鬆平常地將手搭在火箭砲上。「沒辦法我發現這招頗為奏效馬上就拿著付給你的酬勞飛奔過來。順帶一提土方先生還在工作喔,光是處理山崎就讓他變成一整天的S,多虧我靈機一動想到這個方法,不然Mr. M土方就要轉化形象了。」

銀時戲謔地笑道:「美乃滋妖怪還有什麼形象?」

「人妻啊,我看老闆你妄想很久了吧。」唸著被作者塞到手裡的紙條,覺得今天日行一善做得太超過的沖田把紙揉掉,自動自發地找了個還算完好的辦公桌坐下。

「啊,我想起來近藤老大要我傳話,我就順道說了:近藤老大說組內要辦個圍爐,可以邀請親屬過去。」哪裡來的親屬,根本已經化成灰了。

銀時瞥向還沒復活的新八,無聊地吐槽回道。要不是把新八騙去阿妙也會跟著去的話,哪有可能會邀請到萬事屋來。多串那個傢伙難道都沒有想過寒冷的冬天就是要一起縮在暖桌裡踢著對方的腳搶川燙好的牛肉才有圍爐的感覺嗎!!

「阿銀我也算是親屬吧?喂喂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前面這麼多章都是騙人的嗎?你們這樣對得起作者的右手君嗎?你們這群稅金小偷用納稅人的錢在享樂,這種事情我絕對不允許的啦!」

「允你去死!」耳邊傳來熟悉的咆哮聲,伴隨聲音破空而來的是朝銀時頭顱的突擊。土方手握利劍,在沒有打中銀時候轉而掃向總悟。

「總悟!你又拿我的照片去做什麼──」一早醒來就全身惡寒,在房間外面的院子看到五寸釘還有稻草人,讓久違的早晨再度傳出副長的怒吼。

「慢跑啊,土方先生。」輕鬆地避開。

「胡扯!晨訓就沒看過你跑這麼遠!」

被晾在一旁的銀時看兩個人在萬事屋打了起來,打了個哈欠搔搔肚皮。已經脫離對話框很久的新八撿起自己的眼鏡,頂著一張灰臉走到銀時身邊。

「阿銀,你現在的表情跟猥瑣大叔一樣。」要報警嗎?但是他猥瑣的對象就是警察啊!這世界真是沒有道理可言。

「少囉嗦,要是你不答應去白吃白喝的話我就把你那堆應援海報拿去燒掉。」戀愛中的人都是不理智的,新八看著他的老闆心想這次真選組要付多少醫療費在類人猿上。

沖田越過銀時,拿主角當盾牌開溜;銀時就站在土方面前,像是玩老鷹抓小雞一樣擋著不讓他前進。頗有自知之明的新八背過身準備回房,方帶著定春散步回來的神樂甫進門口就被沖田攔下,進行另一番交涉。

「滾開!」土方口氣不甚好道,臉撇向一邊,收回刀拿起菸出來。

「喲~親愛的副長來到小小的萬事屋難道不是來找老闆,難道只是刻意路過?」

「慢跑不行啊?」

銀時一個擊掌,沒有戳破土方照抄沖田台詞這種無聊的舉動,反而順勢接續道:

「說的也是,因為多串沒有穿約定的衣服啊。」打量的眼神在土方身上游移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和惡寒的土方不禁打了個哆嗦。

「穿你個頭!你那頭裝滿黃色廢料的腦殼就不能裝點別的東西吭?!」額旁不斷冒出十字,土方險些一口咬斷香菸濾嘴。

「有啊是粉紅色的,是草莓牛奶、是準備圍爐的綺想喔,雖然是和流氓警察一起,不過冬天就別計較這麼多了。」

講得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口吻,還親暱的攀上人家副長的肩膀,像是手捧一杯清酒邀請的姿態,手指才要靠近土方的下顎馬上就被上鉤拳轟到一邊。

「沒有人邀請你!什麼冬天、什麼圍爐?現在才要秋末而已你們的時間觀到底是哪個時代吭?」看到銀時那張無的臉,土方絕對不將出入許可證交給銀時,也不打算把圍爐完後的紅豆湯端上桌,更不會將預定好要溫的鬼嫁清酒拿出來給這個傢伙沾到半口!

土方扁完人後氣沖沖打算走人。大門已經被沖田和神樂轟成粉末,跨過名為自然捲的屍體;正要下樓時,總是從銀時身上傳出的甜膩的香味撲鼻而來。

定眼一瞧,濫用主角威能的銀時已經先跳下二樓往樓上走,站在樓梯口等著土方。

「那就換我邀請十四吧,只有兩個人的圍爐也不錯呢。」向土方伸出手,勾著柔軟的笑意;銀時在土方發怔的空檔攫住他的肩膀,推向牆壁。

連忙抬手抵抗靠近的身軀,土方漾起別有意涵的邪笑,頭偏向一邊:

「邀請的人出錢,加上一份土方特製蓋飯,或許我會考慮考慮。」

「嘛……這就要看我的荷包准不准了。」最後的話吞吐在土方耳邊,被照得燦亮的銀髮搔著土方臉頰,讓他有點想笑。

「連頓飯都請不起的窮酸混帳,回去練練再來吧。」

說著不像拒絕的話,土方扯著銀時後腦的髮絲,稍稍抬起下頷讓兩道呼吸準確無誤的對在一起;銀時一邊環抱著土方的腰際,一手捧著他的臉頰,齒間細細的在柔軟的唇上磨蹭,煽情的氣息、靠在一起的暖意,緩緩閉上眼感受從一邊照射進來的陽光以及逐漸低喘的呼吸。

退離只有一個指尖不滿的距離,呢喃在嘴裡的字句一吐出舌尖就會送到對方口裡。土方微瞇著眼,過近的距離讓他只感覺到銀時的唇舌在唇邊蠕動的細微。

「吶十四,下次就是真正的幽會了吧。」

極淺的弧度掛在那張端整的臉頰,土方只吐了個單音,卻讓銀時咧嘴笑開。

「你笑唔──」


HAPPY END

2007.11.26 Fin By蘇沛

word計算,全文51781字。
論壇計算,113449字。





後記:
阿銀如你所願,最後打上HE又加上粉紅色愛心框框(不甘心地咬手帕)。──但那八個字母和第八字母真的是多餘的- -
首先……我要說的是,打從第九章劇情就開始脫軌了啊原本真的只有清水(跪),但既然米都變成熟飯了我也只能含著淚替副長煮紅豆飯(被砍到外太空去)。

但這是第一次寫這麼長的同人文而且還是完坑,完坑啊!!,中間發生很多囧斃了的事情(譬如考試重感冒、電腦壞掉…),但是可以寫完真是太好了~~vvv
銀土大神在保佑我啊(合掌)。我不是說其他神不保佑我但是這次真的是第一次可以寫到這個字量而且完坑……

此外,特別感謝在某飢荒的時候翻文給我看的某人=v=,答應好當作謝禮所以寫了這篇,雖然原本預定是只會是四五章多的篇數但是爆成這樣…(乾笑)


小聲:事實上這篇在寫完與發表之間,至少有五章的存稿量…但是這種事情還是在最後再說好了(遭毆)。

以上。
完結於2007.11.26
正稿2007.12.13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69-33c0a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