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18 [銀魂/銀土]睡夢中也能殺人才是奧義
《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番外篇,接續於隱藏版9.5章。
一切都是作者不甘心某銀捲毛甜點吃太多的產物(喂)。



累得已經連瞪銀時的力氣都沒有的土方,趴伏在柔軟的枕頭上,依舊沁著淚光的藍色雙眸瞇成一條線,銀時看了笑了笑,搓揉那頭凌亂的髮,低聲道:

「先睡吧。」都已經累成這樣,還不服輸地強撐。銀時將人拉到自己懷裡,寵溺地拍著土方的背。全身都放鬆下來的土方慢慢閉上雙眼,在沉沉的呼吸聲傳來時銀時才將人置回暖暖的被窩裡。

銀時輕手輕腳地起身,將兩個人身上的衣物撿好放在一旁,已經皺成一團還沾著不明液體的色浴衣,自己的上衣也被扯得像條破布;銀時又看了看床上的土方,溫柔地笑笑,抓起白色的長掛打抱起土方走向浴室。

不管如何,善後的工作還是要做的吶,總不能讓副長大人帶著滿身做過了什麼的氣味回去。


恰到好處的水溫,舒服得讓人泡著泡著都會沉睡過去。或許是HOTEL的關係,所以浴室的浴缸比起一般家裡的還要大上一些,銀時輕柔地把人放到水裡,讓土方靠著浴缸邊緣,一手越過腋下撐扶著,被熱水及毛巾擦在身上的觸感而驚醒的土方抬眼看向銀時。

「我不會再做什麼的。」銀時似乎很認真地說著。腦袋已經變成跟攪和的美乃滋茶泡飯一樣的土方輕輕點個頭,被銀時輕輕刷著的背部,令土方發出舒服的咕嚷聲,臉頰還會不時蹭著銀時。


──我馬上收回這句話!倒帶給我倒帶啊!!內心咆哮著的銀時簡直要為這樣的場景流下一整個臉盆的鼻血。


浮蒸的水氣將兩個人的肌膚都烘成暖暖的粉色,土方乖順倚在他手臂裡,濕潤的頭髮貼在頰邊,因為他的擦拭而輕啟著雙唇發出淺淺的低哼────你這是犯規!要他不對這樣的土方做些什麼什麼根本就是犯規!

土方根本無從體會理智與情感在交戰的銀時。因為溫水及恰到好處的手勁,順從自己本能而發出黏膩的低吟,銀時幾乎要為這樣誘人的土方一頭撞向旁邊的牆壁,好讓自己從某人無意識散發著誘惑的情色醒來。

「你──可惡!」這麼相信他嗎?雖然他很高興沒錯,但是不要是在這種天人交戰的時候啊!如果很彆扭地瞪著他,一臉狐疑地懷疑他的情操而順勢欺負下去,也比將現下純良得讓人無法犯罪好上許多倍!

銀時咬牙閉眼不去看,但順著胸膛延伸下的軀體根本不用看就可以想像出的姿態,腦內像快燒壞的主機板,耳朵不時傳來低哼的嗓音,讓銀時一張臉脹紅起來。以後再也不要在這傢伙睡覺的時候幹這檔事!根本就是挑戰理智極限!!理智的極限到底是什麼玩意啊吭──

迅速擦乾土方的身體,穿上自己的衣服,銀時隨手抓過HOTEL準備的衣服穿上,又一次打抱起土方走回床上。

然後又快步衝向浴室,將冷水開到最強。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1-50804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