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20 [銀魂/銀土]幽會的最後就是捉姦在床(上)
《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番外,銀X土。因為是番外所以…咳咳,人物形象偏差有,請小心服用。逃出口在左上角右上角以及右鍵請善加利用(鞠躬)。


註:我家副長的屬性除了誘受、主動受以外,還是隻暴龍(狂笑)。



〈上〉

「喂阿銀,都已經過了中午還沒起床嗎?」

正午,從阿妙那裡回來的新八和神樂,一回到萬事屋沒有見到銀時在沙發上看JUMP,但玄關卻還遺留有銀時的鞋子,自然地推敲出銀時還像沒用的大叔一樣在房裡睡覺。

於是本著員工都已經上工、老闆卻還在睡大頭覺的不滿情緒,新八沒有猶豫地就拉開銀時的房門,然後在看見床鋪上兩道身影,他們的老闆還把手環在穿著華麗的色和服有著色頭髮衣衫不太完整很明顯是他猜到的那個人的腰際時,超過聲帶所能承受的高頻讓聲波都無聲化了。

等待的神樂看見新八呈現半石化狀態也跑來探看,然後發出驚呼:

「啊,這個畫面好像昨天晚上撥的人妻S呻吟風波,丈夫摟著外面搶來的女人說:『其實我心目中的M是她不是你』那個經典畫面阿魯!」

「神樂你都看了些什麼啊!!?」深深覺得身為家長的阿銀家教有問題,被神樂的聲音喚回神的新八摀著她的眼試圖將人拖到一旁,但卻徒勞無功。「那個是邪惡的大人世界,神樂不要太靠近那裏。」

「這個就是捉姦在床嗎阿魯?」

「什麼捉姦在床!!不關我的事──」一點都不想被套進什麼鬼人妻S呻吟風波的角色,他只是一介喜歡阿通的16歲平凡少年而已!

「糟糕,他們要醒了。」已經來不及了。

新八前腳還沒縮回來,那扇通往邪惡巴比倫之塔的大門,傳來某道很熟悉的怒吼。

「混帳你在做什麼啊你────」句末附上什麼撞擊的巨響。

「痛……早上起床就是要早安吻,多串你連這點常識都沒有。」還帶有睏意的嗓音,銀時睡眼惺忪地盯著已經開機完畢的土方。奇怪他記得裏設定土方起床應該也會有好陣子天然呆的模樣啊,這次未免也醒得太快了。

誰睡醒睜眼看到一張嘟嘴湊過來的臉,相信誰都會馬上清醒的。

滾到新八和神樂腳邊的銀時撫著自己挨揍的臉頰,哀聲地向土方嚷嚷著。土方完全無視把自己,很鴕鳥地用被單裹著,清冽的雙眸迅速睨了他一眼,然後狠狠撇過頭去。

銀時這才緩緩抬頭,兩名尚未成年的少年少女就看著他和土方拌嘴;重點不是拌嘴,而是為什麼人家副長會睡在萬事屋,而且還在他們老闆的床上。

「呃,神樂,我們去看電視吧。」決定裝傻帶過的新八拖著不肯離去的神樂道。

「不要。阿銀你為什麼要帶這個M回來!難道你已經變心了嗎阿魯?」大有銀時點頭,就叫定春上去把頭咬掉的氣勢。

「不要說這種像電視劇的台詞啊!!」

從後面丟過來的枕頭精準地打在銀時頭上,背對著眾人的土方猛然站起身,蓋在身上的棉被滑落下,露出了有些凌亂的和服;原本只是很單純的動作,在某人眼中就是有種說不出的誘惑,讓銀時用最快的速度把兩個電燈泡踢到看不到的地方去。

拍拍身子,銀時站起身貼在土方身後,「睡醒的時候要說些什麼啊?多串~」

「都已經中午了你還想要說什麼!滾開──」想要擺脫像黏皮糖一樣的銀時,土方一個巴掌就往銀時的頭拍去。「我要回去了!」

發現自己睡醒居然在萬事屋,土方想也不想就要回屯所去。至於為什麼會在這裡直覺告訴他千萬不要追究否則一定會後悔。


銀時笑著在土方臉上啄了一口,在他決定拎起洞爺湖砍他時連忙向後退,笑吟吟地瞧著土方微紅的臉。

「我喜歡你。」石破天驚地宣布道。

維持了一格十二個點的靜默,撇頭粗聲大吼的土方聲音有些輕顫,銀時臉上的笑意不可自厄地擴大,但沒有笑出聲。

「大白天你說什麼夢話!」摀耳、扭頭、怒吼,動作一氣呵成。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會出現這種台詞啊啊啊啊────

「白天晚上清醒還是睡覺我都會說喔,十四這可不是夢話。」是情話才對。因為正劇中氣氛一直不對,逼得那個廢柴作者寫到番外來,外面的投訴信都快把信箱塞爆。

「我喜歡你。」

「閉嘴!」

「我喜歡你。」

「閉嘴!」

「我喜────」

「啊啊啊啊────閉嘴閉嘴閉嘴!!!再說我就把你的舌頭砍掉!」這傢伙的臉皮到底有多厚?為什麼這種害燥的話可以說這麼多次還說得晚上肚子餓說「我要吃飯」一樣理所當然啊!!?昨天去允約絕對是個錯誤!不,從遇見這個捲毛就是錯誤了!

忍無可忍的土方回首,將刀握在手中,一張酡紅的臉赤裸裸地呈現在銀時眼底。咧嘴笑開的銀時便走上前,捉住土方不成勸阻的手,不怕死地貼近。

「那十四也講一次『我喜歡你』,阿銀我可是說了很多次啊,我才要你說一次而已。」

「沒有人要你說!」抽回手,用刀柄打了銀時的肚子一拳,將壓過來的身軀踢去跟牆壁作伴。前腳方要從窗口跳出,卻讓趴在地上的銀時抓住後腳。

往前撲倒的土方轉過身,腳掌踩在銀時臉上,但身體卻很詭異的往出口的反方向移動。

「放開!」為什麼掙脫不開?可惡這不是在拍鬼片啊不要抓住我的腳踝!混帳你在往上摸我讓你一輩子都起‧不‧來!

「哼哼哼嘿嘿嘿嘿……」你以為你走的了嗎?這可是特別服務觀眾的番外篇吶。


在房外聽著告白全錄,接著又聽到他們老闆笑得都快岔氣,新八額邊滴著一滴冷汗,難道阿銀被那個鬼之副長打成白痴了嗎?還是根本就是白痴完全沒藥救了?

覺得很吵的神樂趴在將電視機前將聲量轉得更大聲,但還是可以聽到銀時的笑聲,手一揮要定春去遏止銀時的詭笑,但被新八阻止了下來。

「難道你也喜歡上那個M了嗎?你們男人都是這樣阿魯!!」神樂生氣道。

「神樂拜託你晚上不要再看那種詭異的電視節目了。」挫敗的新八無力回道。他才沒有跟阿銀一樣的勇氣和生命力去戲弄那個恐怖的土方副長,而且他的愛只有阿通小姐一個!……等等鬼之副長是M?阿銀被打成這樣結果土方是個M?

「那是現在收視率最高的午夜劇場,不會重播的說!」

「你明明還沒滿十八歲吧!午夜劇場不是給小孩子看的!」

「就是因為不能看才特別想看,只要跨過去就會變成大人了阿魯!」

「那種骯髒的大人不要也罷,神樂你是女孩子講話不可以這麼粗魯。」跟著吼起來的新八根本沒聽到樓下房東傳來吵死人的抱怨,逕自和神樂吵了起來。

鬧哄哄的萬事屋,在多了一個人的情況下迎接又一天明媚的中午。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2-96887f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