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25 [銀魂/銀土]幽會的最後就是捉姦在床(下)
〈下〉


時間追溯到昨晚。

就連蛙聲都稀微的夜裡,僅有流動的攤販還亮著燈。土方就坐在僅遮住腦勺的布簾下,背對著走向店家的人。

雨在傍晚就停了,但留在地上的水窪卻依舊沒有蒸散,彷彿是預告冬日來臨的前兆,天氣有些微寒。

雙手套在和服內,頭微微低下步向店裡方坐下,一杯早已溫好的清酒擺放在自己眼前。

「喲~多串這麼早就來了。」銀時笑笑地將那杯清酒飲下,爽快了呼口氣,拿起土方的酒杯準備飲下第二杯,卻被用筷子打了手背。「這麼迫不期待和阿銀幽會嗎?這麼早就來了。」

「誰是多串啊死自然捲,這個太老梗了。」神色不太自然的轉向他方,土方替自己點了一根菸。「我只是因為明天放假所以出來晃晃而已,少胡說八道。」

銀時的嘴角掛起寵溺的上揚,向老闆招手又多點了幾樣下酒菜;土方僅是抽著菸,沒有去看銀時。

「我可先說,這攤酒錢給你付。」

討饒地擺擺手,銀時用著你怎麼這麼小家子氣的表情睨著土方:「好吧好吧,看在公務員的錢也很難賺的份上,阿銀我只好發揮大愛救濟一下即將失業的副長大人。」

「不管怎麼樣,都比失業中的沒用自然捲好。」吐了一口菸圈,土方輕聲哼道。


照慣例地吐槽沒有意義的進行著。當銀時喝到有三分醉意,重重的放下酒杯時,等於是宣布前面的和平畫面已經結束,已有前車之鑑的老闆開始考慮是否要提早打烊。

銀時抓住對方的圍巾往自己的方向扯,土方身子一陣踉口就往銀時那個方向傾,連忙按住桌子才穩下來。今天土方圍了一條天藍色條紋圍巾,身上還是那萬年不變的色和服,銀時瞇著有些醉意的雙眼上下打量著土方。

「你幹什──」銀時兇狠的神情不知怎麼,竟讓土方縮了縮肩膀。

「土方十四郎你這個騙子,你說你現在身上的衣服是怎麼回事?!」指著土方終年不變的和服,銀時不饒人地逼問。「都已經這麼多話過去你還是只有這一套便服吭?阿銀我辛苦弄來的色和服你是打算結婚典禮才穿是不是那種場合只有白無垢白無垢你聽到沒有?!!人生就是要像角色扮演一樣換上不同裝扮體驗一下不同的人生啊!就像你體內那個otaku一樣,乾脆叫他傳授你幾招吧!幽會居然只是來喝喝酒泡泡茶嗎?吭────」

所謂的幽會,就是要這樣那樣,然後冒出一堆要打馬賽克冒粉紅泡泡的畫面,現在這種跟廢柴大叔一起喝酒沒啥兩樣的場景不應該出現在這種18N的標題下啊!

「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滿足你的妄想!白什麼啊吭!!你根本罹患有換裝癖吧你!」不甘示弱地罵回去,一個拍桌讓桌面上的東西和老闆的心跳都晃了一下。「幽你個大頭,你是想要做啥?該做不該做的事情全都做光了,你是想要作者那顆貧乏的腦袋想出什麼劇情?下流自然卷──」

無視一旁瞠目結舌的老闆,火氣也跟著上來的土方一點都沒有自覺說出了什麼話,從懷裡拿出一張揉爛的字條,副長的威力全開,劈頭質問道:「要說是不是?你最好先給我解釋這張紙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貓耳啊!貓耳!!只有一格的畫面根本不夠!」搬出不知哪來的意見調查表,銀時指著貓耳那一欄證明想看貓耳的絕對不只有自己。隨即那張紙就被土方撕成碎屑,一陣涼風過去什麼也不剩。

趁隙老闆偷偷把紙條撿回來攤開,上面寫著:『記得和貓耳一起穿來喲vv(句末愛心)』,然後向銀時悄悄豎起拇指。

貓耳亦是男人的浪漫。一向不帶字幕的旁邊打上了這句標語。


「去你的貓耳!約定是只有那件衣服吧──」當時看到這張字條時,瞬間就把憤怒值儲滿的土方當下就讓屯所的晨訓變成施展究極BASARA的試刀場。

「是男人就用拼酒來決定吧!誰先醉倒就把貓耳戴上,多串你輸了就穿上那件和服學貓叫!」

「誰怕誰,死自然捲你輸了就給我跪在地上學狗叫!」

相互瞪著對方的眼,不約而同地迸出一句:

「誰怕誰啊!老闆拿酒來────」


-


嘎喳,倒帶結束。

銀時維持著捉住土方腳踝的姿勢盤坐在床舖上,色的和服下襬露出了經年不見天日的皙白,視線上移到敞開的和服領口;注意到銀時眼球骨碌碌的盯著他瞧,土方的手化為手刀縱向劈下──請相信他,真的只是反射動作,或者說他得了一種看到銀色自然捲就會想打人的毛病,跟大腦無關。

「痛……」銀時按著頭,卻沒有放開手。注意力放回土方窘紅的臉,賊賊地笑出聲:「這下你記起來吧,這次比賽可是我贏!!多串趕快把貓耳戴上去,快快快──」

銀時催促土方,拿著上幕場景沒有的貓耳在土方面前晃啊晃;臉撇向一邊,雙手撐在榻榻米上,攤開的和服就像潑墨一樣在陽光下閃著柔軟的色澤,桃金色的飛花恣意飛散,土方看著自己的袖襬,這才注意到自己原本的衣服被換了下來。

「…這個是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給我換的?」明明看的時候沒有這麼花俏啊!為什麼穿在身上一點都不樸素啊怎麼會這麼華麗!!?

看到土方對樣式滿臉不贊同,銀時辯駁道:

「廢話歌舞伎町的都是這種樣式!」當初翻箱倒櫃才翻出這麼一件正常的男裝,要不是怕土方死也不換上他早就把那些男用的女裝帶回來!

「為了怕你不相信是阿銀贏了,所以昨天回來的時候順便換的。」銀時這才鬆開手,轉而替土方打理凌亂的和服,但是土方還是沒正眼看他。

「呿,我怎麼可能輸給你這個自然捲……」萬分覺得自己不可能喝輸銀時的土方,努力地回想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記憶在拼酒完時就已經斷訊。

難道就憑著這件和服和自己出現在萬事屋這件事就可以證明自己輸了?騙人,這其中絕對有詐!

「事實擺在眼前喲~~副長大人。」銀時揶揄道。

已經整裝完畢的土方穿著黝色為底的和服,袖子及下襬皆繪有桃金色調的飛花,勾勒出纖細的線條,束帶及領口則是淺淺的嫩櫻色,若現在是夜晚的話,就能看出這件和服非凡的地方。

可惜現在是中午,銀時一邊欣賞著紅透臉頰及耳根的土方,突然也覺得白天也不錯。

「難道鼎鼎大名的土方副長是不守承諾的人?阿銀我真的是太失望了。」聲音捏細,一副委屈的受挫的口吻,臉上促狹的意味卻不減反。整個人靠近土方,輕輕抬起他的下顎轉向自己。

被瞧得無所遁形的土方輕咬著下唇,雙眉都蹙在一起。他說話一向說到做到,但是這種不符合自己個性的舉動讓思緒全糾結在一起。

「多串~土方~十四~十四郎~」

──不要用那種表情和他說話!被盯著不知道臉該往哪裡擺,一雙眼四處游移。見狀,銀時惡意地含住土方的耳垂,時重時輕的啃咬,感覺到土方的戰慄才稍稍停口,改在耳旁吹氣。土方摀住被呵氣的耳朵,臉上都快冒出煙來。

銀時氣定神地等待,吃定土方絕對不會出爾反爾的性子,一邊把玩著腦後的碎髮。


掙扎了許久,已經鑽到死胡同盡頭的土方惱怒地低吼一聲。拖拖拉拉算什麼男人就算作者亂開金手指自然捲濫用主角威能他約定的事情就絕對要做到這才是男子漢的信條!

不爽拖沓不乾脆的自己,牙一咬,搶過銀時手上的貓耳連看都不看就戴上。

豎都是死,早早結束投胎去。土方抱著壯士扼腕的決心,完全不理會雙眼已經變成愛心的銀時。

「然後呢?」視覺滿足了、觸覺滿足了,還有聽覺啊!覺得今天真是賺到了的銀時抱摟著土方不讓他逃走,墨藍色的雙瞳流轉,當銀時的手撫過頸後,土方渾身一顫突然低下頭,捉著銀時的肩膀湊近他的耳邊,緩緩張開雙唇。


──碰!


「喂喂喂────貓叫的狀聲詞不是這個吧!!」露出獠牙的銀時吼道。搞什麼!每次都在這種重要關頭!!

瞬間體會到絕對零度的土方像是貓被踩到尾巴,全身寒毛全都豎了起來,不管銀時怎麼箝制、巴住他的腰或是直接黏在他胸前,猶自掙扎地要往窗口奔去。

隨後跟著那個聲音一起出現的是住在這裡的兩個小鬼,踩著重重地步伐過來。

「討厭鬼不要踏進萬事屋!」

「等等,裡面是邪惡的大人世界啊!」

逃脫未遂的土方又被抓住腳踝,一手的手腕也被扣住,一陣天旋地轉過後,銀時欺身壓在土方身上,用膝蓋按住那雙修長卻毫不安分的雙腿。

土方躺倒在床舖上,露出了線條漂亮的小腿肚,掙扎過後被扯開的和服很配合地滑落至雙肘;比起全裸,若隱若現的感覺反倒添了幾分情色,睡醒依舊凌亂的髮絲,掙扎後的喘息,更別說現在是一上一下行動遭受控制的姿態,衝進來的人不認為有問題,那就絕對不是人。

粉紅色的跑馬燈友情附註:貓耳還在頭上。


「──例行檢查。」


僵硬地看向門口清晰的人影,維持著跳到太平洋也洗不清的動作,土方頓時覺得世界正在崩塌。

出現在萬事屋老闆門口的真選組(副長儲備)第一隊長沖田總悟,以暗殺現任鬼之副長為樂,此時手上拿的不是武士刀也不是火箭砲,而是照相機以及擴音器。


「早安啊,親愛的坂‧田‧夫‧人。」


萬事屋老闆的房間,登時傳出了什麼斷掉的聲音。不過並在某人咬牙切齒的聲音、錯愕驚呼的聲音、幸災樂禍的聲音掩蓋下,沒有人察覺。

「喔喔~~看來今天真選組的晚飯會是紅豆飯啊。各位聽著~土方副長已經委身嫁人,決定把位子交給最信任的部下沖田君,感謝各位的支持,副長你就早早去死吧──」

「嘖嘖嘖,現在吃紅豆飯已經太晚了喲。」銀時搖搖手指,大搖大擺地辯駁道。

「啊,老闆動作還真快。」語氣與表情完全不是一回事,相較於新八吃驚的模樣,沖田像早有預料一般。

「什麼阿銀你真的做、做了那種事?」下集就是銀魂會面三途川嗎?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我絕對沒有看到他們的糟糕老闆把土方先生壓在身上而且還把人家的手銬在頭頂上方,土方先生你不要瞪我────

「呿,你們沒衝進來阿銀我難道只會做到這裡嗎啊!!」

「臭小子你打斷阿銀的造人運動!我就快要有個弟弟了啊!」昨天電視劇裡的正妻抱著自己的兒子說:『這個孩子就是我被M的證據!我要控告你──怎麼可能有人比我更M!』,然後被搶來的M人妻瞬間就變成最強的S。

「喂真選組已經夠多臭男人了,要生也是女孩子,才不要你這麼暴力的。」

「喂喂男人是生得出孩子嗎────!!!?」


銀時看著頭上的對話框不斷多,唯獨少了躺在自己身下,氣得破口大罵的人。

嚥嚥口水,稍稍挪開身軀,光線照在土方臉上恰恰留下一片陰影遮在土方鼻樑以上的部分。力道一放輕,殺氣便像破柙而出的猛虎銳不可擋。


──糟糕。


銀時還來不及制止,已經握起洞爺湖,並揮刀把他打趴的土方踩在銀時頭上,畫面的右下角出現了攻擊力及HP的提示,如果新八的眼鏡沒歪的話,上面應該是寫著『鬼之副長,Lv.99,憤怒值MAX』。

「……啊。」

一雙青光眼微微瞇著,臉上掛著笑的鬼之副長佩戴最強屬性的防具及飾品,背後還有般若的鬼影。

「天氣很好啊,今天。」啊咧,今年的冬天好像提早到了──


Fin


【媽媽說大人的房間不要亂開,無論外面站著三個女的三個男的還是三個小鬼房裡面有兩個聲音就不可以進去否則人妻M就會變身成最強的S少婦懲罰偷看成人頻道的小鬼,你們是聽見了沒有啊吭────把電視給我關掉野郎們!】──晚間十點有鬼來找碴之人妻S呻吟風波,華麗完結篇。

GxH‧拉普吐糖屋製作,某沛監製。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3-abe0cc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