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26 [銀魂/銀土]幽會的最後就是捉姦在床番外
醉酒的真相


走得東倒西歪的兩人,手搭在彼此的肩膀上,待模模糊糊走回萬事屋的時候,月亮都已西垂。

一走進屋內,鞋也還沒脫就倒在玄關邊,土方按著頭痛苦地呻吟一聲,勉強地爬起來坐起靠在牆上;銀時則是手撐在牆壁,甩頭想擺脫酒精帶來昏眩的感覺,無奈只會愈搖愈反胃。

「喂多串…這次是我贏了吧!」

「誰怕誰啊……你怎麼可能贏我。」眨眨眼,想睡的感覺硬被壓了下來,土方逞強回道。

反觀銀時也好不到哪去,雙手雙腳並用爬到土方面前,手抵在土方臉旁的牆上,一呼氣盡是酒氣。

「憑我現在還嗝…還可以壓在多串身……嗝,多串你連動都不能動吧…」欠扁的笑容因為醉酒的關係更為無,銀時和土方的臉靠得好近,都無法分辨是從誰的嘴中呼出。

「吭?」撐著沉重的眼皮,土方抬頭就往銀時的下巴撞去,「嗝、你說什麼?」

「還逞強?」臉幾乎是貼在土方的頰邊。

「去死──」

「噗啊────」

土方在銀時耳邊咬耳朵,剩餘的力氣全用在毆打銀時的腹部。疼得只能將頭靠在土方肩上的銀時,感覺到內臟還是什麼的都要從嘴裡吐出來。然而土方得意地扯了個笑容之後,虛軟地倒在銀時懷中。

畫面變成了清醒的銀時摀著嘴巴,抱腹飛快衝向馬桶的懷抱;爛醉如泥的土方癱在地上,全身都蜷縮了起來,咕噥數聲後睡死。

於是被迫酒醒的銀時順帶洗了個澡,拖著土方回寢室,並順便替土方擦拭身體(省略需要打馬賽克的畫面),把他帶在身上卻沒有穿來的和服換上,且摸出不知道什麼時候暗藏在櫃子中的相機存證。

迴盪數聲的邪笑聲之後,萬事屋老闆的房間又重歸寂靜。銀時一手圈著土方的腰,發誓絕對不讓某人像上次一樣睡到一半就跑回去;只覺得一陣惡寒的土方打個哆嗦,無意識地往溫暖的地方靠去。



-------

意外的番外再番外


雜人等清除之後,理智稍微回籠的土方依舊踩在某人頭上,洞爺湖被他拿去砸擴音器和照相機,現在變成廢品扔在一邊。

「十四,你裡面沒穿…」頭顱和身體稍微轉動角度,改變仰角的位置,眼珠往上移動,隨即臉部正面被踩個正著。銀時維持著烏龜仰天的姿勢改試圖逃脫正在把他的臉當作踏墊踩的多串腳下,但不得不說這個角度真的很糟糕,只要撥開布料什麼都看見了。

「嗯哼哼哼…」土方抽回腳,改跨坐在銀時胸膛。撩開的和服下襬與率性的坐姿讓一雙修長的腿暴露在眼前,與裸露一片的胸膛形成最有殺傷力的殺必死,自膝蓋延伸至大腿內側的陰影更是引人遐想。銀時伸出去的手被土方拍掉,反過來捏著銀時的臉頰惡狠狠回道:

「沒穿又怎樣?反正都是男人你有的我難道有缺嗎混帳不要把鼻血噴在我身上!」已經完全豁出去的土方臉上雖然有些紅,但也不忸怩遮掩。第二次銀時手探進和服撫摸他的背脊時,土方沒有拒絕,反倒低下自己的頭貼近銀時的耳邊,像耳語般輕喃。

「十四你────」銀時又驚又喜,扳正土方撇開的視線,撑起身子便往一直誘人地勾引人去親吻的雙唇吻去。


──我答應的事絕對會做到。土方酡紅一張臉,將改欠下的聲音軟軟地送到他的耳邊;但無論銀時在怎麼哄騙誘拐,彷彿只是翅膀舞動般輕微的嗓音,就是不肯再出現一次。



FIN

所以我說我家副長是主動的誘受-////////-
鞭子和糖果要適當給予(…)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4-05b89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