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7.12.31 [銀魂/銀土/山崎視野]偶爾也要體諒洗衣服的人
山崎視野,《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番外篇。
依舊(銀)土方無理智溺愛,毀形象惡搞性質有,輕微山→土(誤很大),上一頁在左上角,請酌量食用。




被打到險些要住院的山崎,花了約兩話扉頁的時間恢復了能夠活動的狀態,只能說是作者一點都不想花時間在醫院的描寫上才會讓他擁有如同史萊姆一樣的生命力。

因為副長秘密執行的任務被近藤局長他們知道,無法對上發怒轉而虐待下屬,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從本篇第三章就知道概況、並且還直屬於副長底下的監察忍者山崎退,光榮的成為鬼之副長遷怒的對象。

明明這次就沒有打羽毛球……受虐者當時如此哭訴道。


現在的他人在副長的寢室內,手裡拿著剛洗好的衣服,準備放回副長的櫃子裡,然後他拉開抽屜時發現了某樣東西。

茶几旁邊擺放著隊員擺放的慰勞禮,其中還有一顆不該出現在副長房間裡的水果糖,其中沖田隊長的詛咒稻草人上用五寸釘扎著副長的照片更是讓這間房間的溫度下降足足有十度。

那樣超出他猜想以外的東西,勾起了他幾十章前的記憶。


自從他阻止副長之後,他便開始著手調查真相的部分,也因此大多數副長溜出去的時候他也不在屯所內。

直到、直到那天!因為太想睡覺所以留在屯所等待副長歸來的那個半夜!某個銀毛糖尿病自然捲抱著他們家的副長回來!還很自動地拉開副長的衣櫃亂翻。

最最重要的第一點──為什麼副長會被你抱回來啊啊啊啊?!!難道副長受傷了嗎?

最最重要的第二點──為什麼副長會穿著銀毛糖尿病無自然捲的衣服啊為什麼為什麼?!!

還有馬上要補充的第三點──你、你你你亂脫副長的衣服做什麼這是犯法、犯法啊!!不要亂親!也不要動手動腳!難道讓副長累成這樣子的罪魁禍首就是你?就算局長和隊長答應讓你介入這件事你也不准亂動副長啊!!

腦內小劇場已經開始崩潰的山崎用著兩條線加個口字型的表情,看著他們的副長乖順地被這樣又那樣,待人離開後才解除定身狀態哭著跑回自己的寢室;據說當天晚上許多隊員都聽到了鬼哭神號的泣聲,陰森的讓近藤局長考慮是否要再除靈一次。

一到天亮,拿著火箭筒當鬧鐘叫醒副長的沖田隊長,看了副長的樣子後馬上決定了今天早上晨訓的地方。

被打死是活該,拿著新研發的微型羽毛球炸藥的山崎在轟炸萬事屋時如此心想。


不過生命力遠比史萊姆還要堅韌,又擁有主角威能的糖尿病自然捲是不會這樣就掛點,更何況作者偏心本來就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可惡明明就是比較喜歡副長為什麼占便宜的都是那個自然捲??!

所以在沖田隊長對外宣告副長跑出去幽會時,他的羽毛球拍都快被他揮斷。尤其是有一天副長在凌晨垂著頭回來時,幾乎可以想像的畫面讓他不得不哭著跑回房間把生肌消炎止痛軟膏拿給副長,因為他知道那個混帳糖尿病無大叔銀毛自然捲絕對沒有替副長著想!就算副長紅著臉把軟膏丟還給他還附帶好幾記重踹,但是他絕對要把心意傳達到。

副長,晚上是很危險的,這是你跟每個隊員說的話啊!


於是當山崎手上拿著這件異常華麗的底勾桃金線飛花和服,尺寸還跟副長的身長相吻合,綜合以上悲情的回憶,他已經可以想像到副長是從哪裡得到這件和服……還有旁邊的配件,好比叫做貓耳的髮箍。

男人的妄想,比月風高的午夜劇場還要恐怖。手裡拿著貓耳,小宇宙自動連線接上副長戴著貓耳的樣子……下一秒,強迫當機的腦袋在恢復之際見到了寢室的主人。

「副、副長…」屋子裡面開始閃電颳風又下雨,是他的錯覺嗎?頭上長了角的副長也是他的錯覺嗎?為什麼手上有血?到底是從哪裡流下來的?

「嗯哼………」逕自冷笑的土方就看著罪證具在的山崎,周遭像是颳起了寒冬中的飛雪呼嘯,手中握著刀,走到山崎面前:「給你一句話當作遺言,說完就給我去切腹!!」

顫巍巍地拿著和服,山崎捏著鼻子,小心地不讓鼻血滴落在和服上,抬頭看向副長。頃刻,山崎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捉住土方的褲管:

「副長!!」驚人的氣魄讓土方不得不倒退了一步,「如果你真的要穿著這件和服去見那個糖尿病齷齪猥瑣銀毛自然捲的話請讓屬下替副長更衣!!」噗啊!HP登時歸零的山崎華麗麗地落在副長寢室外幾十公尺遠的圍牆上。

「你給我去死──────」

滿臉青筋十字下,淺到不可察覺的櫻色並沒有任何人瞧見。


Fin

-




當事者的自白

忿忿地將和服塞回櫃子,土方解決掉山崎之後,發現自己絕招的等級已經從三十六煩惱鳳升級到七十二煩惱鳳的時候,新點燃的香菸濾嘴就這樣被自己咬掉。

可惡的臭銀毛自然捲!土方一邊處理菸灰,還是把昂貴的和服拿出來重新摺好再擺回去。

那天被打昏帶去萬事屋睡了一晚,回來就見到山崎那小子拿著塗外傷的軟膏(土方破口咒罵,臉還有些紅)哭著奔到自己眼前。等到天已經完全亮了,輪到排班的隊長和隊員見到他先是皺起跟山崎一樣的哭喪臉,然後拍著他的肩膀語音哽咽,他根本什麼都聽不懂。

內心只有邪惡值的總悟還特地跑過來好心的解釋。屁!神秘兮兮地跑過來咬耳朵就是為了宣告副長要出嫁了位子要讓給他所以隊員們覺得土方先生太可憐因為要嫁的對象是連房租都付不起的落魄自然捲────

誰要嫁給那個自然捲了!?總悟你別跑────


但,該來的還是得面對。雖然他確定後天他放假某個混帳也沒有委託但是──

「什麼貓耳通通給我切腹死一百遍!!!!!」捏著早就破爛的字條,土方看幾次就暴走幾次,只差沒有從嘴裡吐火。

凸出皮膚表層的青筋十字兄,溫柔地與櫻紅色交融在那張端整好看的臉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5-f2a28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