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1.02 [土方中心系列/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02.阿年
第二片、【阿年】

「阿年啊啊啊啊──」哭著從阿妙那裏回來的近藤,也不管正在批閱公文辛勞的土方,鞋一拖就跪坐在土方旁邊。

「吭?又被拒絕了?還是冰淇淋又融化了下次要多買十個?」既然回的來,那應該不會是酒錢之類的問題。土方一邊將組內的帳看完簽字,一面應付近藤,剩下的文件只需要再給局長過目就可以往上呈交了。

「阿年,我們一起去邀約阿妙小姐跨年吧!阿妙小姐他說她怕半夜出門,我們去給他壯壯膽。」

這種謊話還有人會信嗎…要壯膽的是你吧。土方看著他們敬愛的局長,無奈地嘆口氣說等到年底再試試看吧反正現在才十二月初而已。

「這次一定要和阿妙小姐手牽手一起去拜年啊啊啊!!阿年,到時候你會陪我去吧。」替土方泡茶的山崎走進門,便看到他們的副長雖然很不耐煩地推開局長,最後還是認命地答應,隨即被近藤熊抱開心地嚷嚷。

這時候的副長,總是用著沒輒卻又很溫柔的表情看著近藤局長啊,山崎暗忖。每當想起局長又短路的時候,山崎都會覺得可以這樣包容近藤的土方,像是兄長般的感覺總讓人很感到溫馨。


相較於土方拘謹的叫近藤老大、近藤先生之類的,局長直接稱呼副長為阿年,態度上顯得親近許多。山崎曾經問近藤局長,為什麼不叫姓氏就好了?雖然副長的姓唸起來有點長。

「因為阿年自我介紹的時候,我這麼叫他,他沒有反對。」近藤不改爽朗的語氣回答。

第二次帶回那個孩子,對於近藤而言,應該是看到那雙已經流出血來的掌心,覺得佩服卻也有點心疼,想到他大概無家可歸所以帶回道場去,況且這麼有才能的孩子被埋沒實在是太可惜了。

原來他是這樣想的,直到他很自然的叫出阿年兩個字時,那雙總是冷漠的眼神動搖了,像是不曾被這樣溫柔地對待似的,明明就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在那霎那間露出的模樣讓近藤決定,把他當作兄弟一樣看待。

待土方把文件整理完全數交給山崎,近藤拍拍土方的背,笑著說:

「阿年,我聽說城中開了一家新的壽司店,我們去吃吃看吧。」


-

【B款】

打完架後回到道場時,近藤渾身是傷的樣子讓沖田以為他打輸了,拿起木劍就要走出去。

一邊聽著師父抱怨:「既然要打就絕對要獲勝你這樣傳出去道場還要不要招生啊」,近藤搔著後腦,指著門邊傷痕比他還多的土方,說:

「要啊,我這不是把人帶來了。」近藤笑的時候扯動了傷口,疼得齜牙咧嘴。手一攬,把土方拽到燈光照得到的地方。

「喏,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是土方十四郎,請多多指教。」垂著頭,可以看見沖田詫異得突然瞪大眼,然後衝出道場,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像是稻草的綑綁物。

眼前的老頭子突然上下看了看土方,把他的手翻過來看了看,然後拍拍他的手臂:「不錯,是個有前途的孩子。不過比起我們總悟還差了那麼一點,啊哈哈哈。」插著腰狂笑,為自己找到那麼一個天才自豪。

「別太在意,師父寵總悟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近藤笑著解釋道。「啊對了,你就先睡在之前的房間裡吧,有什麼東西要帶過來嗎?」

「不用了。」除了這一柄木劍與一兩件衣物外,土方還真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行李。

重新環視這個道場,因為人數稀少所以頗為冷清,接下來就要在這個地方生活了嗎?土方一邊聽近藤嘮叨,身上的傷口還沒處理也還在抽痛著,心卻著實放鬆下來,有點想睡了。

「…土方?」近藤皺了一下眉毛,很認真地在考慮這個問題:「唸起來好長…十四郎?十四(とうし)?你有沒有什麼綽號?」

土方愣了愣,根本就沒有什麼朋友,打架的時候通常都是連名帶姓,哪裡來的綽號?「沒有。」

「十四…十四……那就叫你阿年(トシ)吧!」近藤擊掌敲定,手擱在土方的肩上,哈哈大笑地宣布:「從今以後這也是你家了,不用拘束啊。以後我就這麼叫你了!阿年。」

在土方快一步撇過頭去時,近藤看見了一臉像是突然得到溫暖的孩子一樣,睜大了一雙藍色的眼睛,手裡拿著糖果卻不敢撕開包裝的表情,手不由得拍拍他的頭,像是在說不要緊一樣。

「…隨便你。」低著頭,土方喃聲道。



(上段請接連載,兩個人去吃壽司結果來的都不是自己點的東西XD)
(十四和阿年的發音,差在前者是長音。)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7-f043e0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