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1.03 [土方中心系列/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03.去死吧土方先生
第三片、【去死吧土方先生】

一早沖田起床打了個噴嚏。

揉揉鼻子,沖田心情不太高興地戴著眼罩翻個身,準備繼續睡回籠覺。但是被打開了房門以及熟悉的聲線,讓沖田沒辦法繼續數著「殺死混帳土方一千零六十七個、殺死白痴土方一千零六十八個…」作為催眠的咒語。

「幹什麼啊土方先生,大清早的,難道害我打噴嚏的傢伙就是你這個混帳?」

「早班的隊員都已經巡邏回來,你倒是說說看現在幾點?」土方嘖了一聲,也沒有粗聲吼叫總悟別把工作當作一回事,像是義務性地唸個幾句就離開了。

雖然有點疑惑,不過暖暖的溫度正好睡,其他人都各做各的事去了,正好睡的沖田很不客氣地又開始數起殺死土方的咒文,枕在自己曲起的手臂,沉沉睡去。


夢裡面還是一樣有很討厭的土方,沖田埋伏在土方身後,忖度該從哪裡下手才可以最快秒殺。

然後眼前那個土方,突然回過頭來,嘴巴不知道說些什麼,讓夢裡的沖田十分生氣。當他睜開眼時,下午兩三點的太陽正大,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掉眼罩拿起配劍走到起居室去。

見到色的頭顱就用力砍下,榻榻米因而被斬出一條縫。連忙閃開的土方看到一臉失望的沖田聲量突然大了起來。

「總悟──」

「呿,不管是夢裡還是現實,土方先生都趕快去死一死吧。」又往土方突刺,這次有所準備的土方翻個身,抄起村麻紗擋下接連的攻擊。「聽說感冒運動會比較快好,既然土方先生有意走好好先生路線就趕快成全我去死吧。」

無論是在哪邊,而且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一樣討厭的土方都表現出他是小孩子的態度,不論他怎麼無理取鬧,他和近藤頂多是破口大罵幾句,不會放在心上。

近藤老大就算了,土方也這樣就罪該萬死。他可以任性,但是要放在心上!

「既然你那麼有精神,就給我去頂替代你班的隊長!」土方又用著跟勞碌命沒啥兩樣的口吻道,沖田眨眨眼,不當一回事道。

「嘖嘖,我很樂意代替你的職務,土方先生你去死吧。」


-

【B款】

張開眼睛,是道場旁邊小房間的天花板。像是睡了很久沒有換姿勢,身體有些痠麻,沖田記得他還在道場練劍,外面太陽不大也不可能中暑,為什麼會躺在這裡?

「因為你感冒了,而且還在練習中發燒。」這絕對是幻聽,他的夢境怎麼可能聽到那個討厭的土方的聲音,總悟試圖翻個身,頭上的毛巾就掉了下來。

然後他又幻聽聽到那個討厭的土方嘖了一聲然後走到床邊,把擰好的毛巾重新擺在他的額上,把他的臉強迫扶正。

這下他不止有幻聽,還有幻覺了。頭頂那個討厭的土方垂下來的髮尾搔到他的鼻子,打了個噴嚏之後他伸手去捉幻覺,聽到慘叫之後才滿意地放手。

「…幻覺做完了趕快滾出我的夢,討厭的土方。」

土方把一盆清水擺在一邊,有些無奈地看著門口,跪坐在沖田打不到他的地方。「近藤送走醫生後,去找你姊姊了。」

「姊姊!!」沖田聽了馬上坐起身,緊張地就要回去。土方一手抓過沖田,塞回被子裡面。

「誰叫你摔到河裡面,吹點風就睡到現在。」土方不像是在對沖田說話,臉轉向別方,從門口走進來擔心的三葉嘴裡呢喃「小總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然後土方小心翼翼地把餵服總悟的感冒藥全部收到袖子裡面,悄聲離開。

總悟這才看見外面已經日落,那個練功狂土方老是怕他追上所以每次這個時間都不見蹤影,難道就因為照顧自己所以沒去練習?騙人──

又被迫塞回被窩裡的沖田總悟只露出額頭和雙眼的部分,死盯著天花板,彷彿要瞪穿兩個洞出來。



(寫總悟耍S很容易,寫感性很困難……)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8-08a3dc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