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1.04 [土方中心系列/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04.土方副長
第四片、【土方副長】

「副長,宇宙怪物v.s暴力男出續集了,我們去替丈哥復仇吧!」原田終開著巡邏車,到門口迎接已經巡邏完畢的土方。

「嗯,走吧。」拿著遞來的廣告文宣,土方想也不想就坐上車。

這次出場的原田,打從還是在天然理心流的道場中,他就已經頂著光溜的腦袋,在近藤的道場門下。


第一天入門…正確來說是踢館的時候,他所挑戰的對象並不是近藤,也不是沖田,而是後來真選組的副長──土方十四郎,但在當時,還只是個血氣方剛面癱不太笑的少年。

然後就被秒殺。

他還記得當時那個破舊的道場地板被擦得很乾淨,就連汗水的汙漬都沒有,他就看著每個人光裸的腳踝,聲音從上面傳來。

「哈哈~你別太傷心,就連我跟阿年對戰,也不可能討到便宜。」近藤像打氣似地拍拍他的背,然後抓著他的手起身。

「呿,這已經是第十七個了,難道你們是來加這傢伙的不敗紀錄嗎?」沖田不滿的哼聲,雖然年紀比誰都小,但是打起架來也罕有人和他打平。

「承讓了。」土方到原田站直時,才微微欠身行禮。

於是他就留下來了,留在這一群根本就是流氓的組合中,變成未來流氓警察的一員。


印象中土方並不多話,最多就是和沖田吵架的時候。當道場的人愈來愈多,原本模糊的劃分就會趨於明顯,馬首是瞻的自然是近藤,而維持整個道場秩序的,是土方。

隨著年紀的長,正值青春期的土方身高挺拔,原本還能稱之為秀氣的外表逐漸陽剛、沉穩,但還是改不了少年的氣燄;愈來愈多的事情都由土方負責處理之後,由他負責扮臉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確立。

看不爽道場,來找碴的人也愈趨多,然而矛頭通常都會指向土方。挑戰多次失敗的原田深知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往往站在旁邊聲援,然後看那名少年放倒所有人,默默地離開。

除了有近藤和沖田姐弟在身邊的時候,表情會比較柔和一點之外,都難以窺見土方面癱以外的表情。

──直到,有個巡迴劇團來到這偏僻的鄉下,全道場的人都窩在小小的看台前面,看著粗糙的戲偶,八股的劇情,坐在一隅的土方微微低下頭,捏著鼻子像是在抽氣。

「哎,土方那傢伙每次都躲在角落看,用完一堆衛生紙還說是風太大。」沖田一手支著下顎,要原田把茅廁用的草紙拿去給土方。

像是發現很有趣的事情,原田帶著草紙到土方身邊,陪著他看到最後時,還跟土方搶最後一張粗糙的草紙。

「真是丟臉死了,看這種愛情劇也可以看到哭出來。」沖田不屑地撇嘴道。

「不對啊總悟,這麼感動的結局就連我都忍不住啊,嗚嗚嗚嗚──」也哭得唏哩嘩啦的近藤撲到土方身上。顯然已經恢復的土方反過來拍拍近藤,叫他不要把鼻涕流在他身上。

之後原田終就常常和土方去看野台戲,一直到現在看過的片子劇場電影的DM都快塞爆他的櫃子。以往所認定的冷漠少年一直到現在兇悍的副長,會因為一齣戲流眼淚,迄今原田仍是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

原田看著坐在旁邊的土方激動地要為丈哥復仇,也不禁覺得這樣的副長很可愛。當然這是真選組的秘密,外面的人只要知道土方副長是很兇暴的樣子就好,雖然事實上副長也的確很暴力…


「殺出重圍丈哥!」差點被副長刀柄揮到的原田。

「宇宙怪物算什麼,一劍砍光他們!」

「先把你們砍死算了!吵死了前排的坐下!」群起激動地怒嚇。



--------------------ED進行中--------------------

銀時:「下一回,有鬼來找碴之人妻S呻吟風波第二部:陰陽師阿銀對戰鬼王多串君,『帶球跑還是溜鳥跑哪一條人命都很重要啊!』」
土方:「(青筋)你那三段話有什麼關聯啊混帳不要亂做預告!!」
沖田:「(廣告)沖田特製綑鬼索(土方only)一套含皮鞭44,444元,搶先來函預購者還附贈土方叫床鬧鐘一個!」(背景聲→土方:「不要刻意忽略我的意見那什麼鬼玩意啊!!!」)
銀時:「阿銀我要一箱。(拿錢包)」
土方:「超S二人組給我死回S星去!!(拔刀)給我死一百遍!還拍什麼拍!(踩碎鏡頭)」


(螢幕掉閃屏)

「…痛!可惡你不能小唔──」
「忍耐一下,阿銀我會溫柔一點。」
「溫你的頭……(抽氣聲)」
「不對啊老闆,這個時候就該用力一點,讓土方痛到哭出來才對。」


新八:「喂替土方先生拔腳上的玻璃有必要講得像在撥BL廣播劇嗎這可是全年齡觀賞!!ED都撥完了你們什麼重點都沒講到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預告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79-3e1d66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