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1.15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07.青光眼
第七片、【青光眼】

手裡拿著土方的警察手冊,翻開有照片的那面,銀時看了看上面的人,對照現在側在一邊小憩的男子,然後嘆了一口氣。

怎麼會差這麼多呢?照片上的少年還是用一張很兇狠的表情看著鏡頭,像是怕自己不夠兇一樣頭髮剪得短短的,怎麼和回憶篇裡的少年土方差這麼多?不說這些,光是睜眼和闔眼就讓一個人的感覺有如天壤之別。

說這個是凶暴角色的共通裏設定一點也不為過啊,醒著的時候是暴龍,睡覺時又像天使……不知不覺把內心的話說出來,銀時看著被磨得白亮的刀鋒貼在自己頰邊,眼角恰恰可以瞥見土方睡醒時有些呆的表情,卻皺著雙眉讓自己看起來很兇的樣子。

「衝著這一段孽緣要我幫你介錯你就別客氣了,混帳你這傢伙為什麼會在我的寢室裡啊?!」馬上開機完畢的土方刀一揮空,氣沖沖地轉首瞪著銀時。

「哎哎好危險吶,多串你又低血壓發作?哎這又是裏設定了只有我知道喔。」

「知你個頭,你怎麼會在這裡?」按著腦袋,沒睡飽的模樣讓土方的表情頗為猙獰。「喂,警察手冊還來!」

輕巧地躲過凌的劍技,銀時將證件擋在自己頭上,不想重辦警察手冊的土方忿忿地抽回刀,改用拳頭向銀時致意。

接住拳頭,手一拽腳一畫將土方放倒在榻榻米上,銀時隨之盤腿坐下。

「看來多串是習慣發號施令問題好多啊阿銀要從哪一個回答起?」

「你直接去死就什麼都不用回答,還有我根本不叫多串!」土方內心暗想,組裡面一個個都太過鬆懈,看來是訓練不夠的關係居然會讓自然捲混進他的房間乾脆全部都去切腹!

只是土方不知道的是,除了他以外,還在屯所裡的隊員們根本不知道有人偷溜進來,只能說是某人爬牆的功力太過高超。

「喂十四。」銀時突然正襟危坐,眉毛和眼睛的距離變近,被這樣的視線看著渾身不自在的土方下意識又一拳打向銀時,但腫了一邊臉的死魚眼自然捲卻還是維持同樣的動作和表情盯著土方。

「幹、幹嘛?」

「把眉毛和眼睛的距離拉遠一點好不好?」這樣眼睛就不會看起來像在瞪人。

啪。土方攫住銀時的領口,眉間的距離又更近一些:「你當我跟你一樣嗎吭?死魚眼的傢伙!」難得放假跑來吵他睡覺就是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眼睛和眉毛的距離天生就是這麼近這傢伙是找荏討打嗎?!

「死魚眼遇到緊急狀況也是會發出鏗鏘鏗鏘的聲音。多串瞳孔又張開囉,你這個表情到底是怎麼通過面試的啊面試官都被你嚇跑了吧。」

「不用你管!」會認為那個表情正經的自己一定是看錯!是錯覺!

「不然笑一個嘛~」攬住土方的肩膀,銀時耍的掛著土方身上,不讓土方重新握起刀。壞心地在土方的耳旁呼氣,點燃副長大人日趨火爆的脾氣。

雖然很嘔但是他看著總一郎那小子拿著真選組的照片在招搖就覺得萬分不爽,尤其是那幾張照片還有本人都不會承認的笑靨,面對他的時候不是怒吼就是面癱要他切腹,阿銀他啊也很想見十四天天用溫柔的微笑溫柔的語調看著他說話啊──他發誓絕對不是聽到吉米說可以讓副長這樣對待的對象天下可能只有猩猩一個所以吃醋了,他怎麼可能會吃類人猿的醋嘛啊哈哈……

──放屁!阿銀他獨佔慾可是很強的憑什麼自己家老婆對其他男人笑的次數比他還多啊吭!!?就算那個人等於他的再造父母兄長也不可以!

「就是這個原因?」滴水不漏地將銀時的自白聽進耳裡的土方凝聲道,臉上的潮紅無法分辨是因為某人在他耳邊呵氣還是慍怒,根據銀時長期觀察答案應該是以上皆是。

眼一閉,大大深呼吸了一口之後,土方按捺住想把銀時打到外太空的念頭,嘴角微微上勾,眼睛稍稍瞇細,回頭:

「等你的頭髮變直再說!」忍耐只有三秒鐘不到。

「噗啊──」

隊員們聽到副長的房裡傳來漫天的怒吼和撞擊聲,紛紛循聲而來,見到銀時朝天倒在土方房外的走廊上時,二話不說又抄起傢伙。

土方拍拍雙手背過身去,無視在門外又開打的架,翻開自己的警察手冊,撇嘴低哼。

──廢話身為副長能那樣笑嗎什麼醜態都被你看見了還會在乎這種小事還是去切腹吧誰叫他天生眉毛和眼睛距離就是這麼近!



(什麼便宜都佔了阿銀不要太囂張啊你<指>)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84-6125ee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