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07 [100題/OP/全員]#064.失眠症
行走的路途中,有一條河越在他要前進的路上。

彷彿到彼端似的,距離不遠,卻始終無法拉近視野。那條河一直在那裡,他一直走,不知道所謂的疲倦,後方傳出崩塌的聲音,也不曾阻礙過他的腳步。

「我為什麼在這?」

「那裡有什麼?」

不走下去就無法得到答案,至少索隆是那麼認為。

或許他的三把刀就在那,或許Thousond Sunny在那裡拋下錨,或許那不是河、是大海,或許他要離開這就必須踏過這一片鮮紅的花朵,世界不是白的,當然、也不會只有紅色。

他走在名為修羅的路上,不該是這個場景,不該是如此寂靜;索隆感覺自己沐浴在血中,低頭看了自己的掌心,握緊,卻感覺不到疼痛。


『喂,該醒醒了,索隆。』

回頭並沒有任何人,自那句過於熟悉的話之後陸陸續續有聲音傳來。

索隆一邊皺著眉頭,看著手上逐漸乾涸的血跡,凋零的畫面,腰間沉甸甸的重量,以及唯一那一次、被世界第一大劍豪砍成重傷,無法自己的疼痛,緩緩從每一條神經衝出叫囂。


-


宴會的尾聲總是伴隨著夜深而逐漸沉寂。

從其他人那知道了詳情,香吉士除了清醒時見過滿身是血的索隆後,就再也沒看到他。當時他也是唯一一個與失去意識前的索隆對過話的人,在索隆說完話之後,像是放心似地鬆口氣,直挺挺地倒下。

那也是他第二次看見索隆,渾身散發出將死的氣味。

倒下的那一瞬間,世界像是只有一個人微弱的呼吸聲,等到他回過神接住那個開始失溫的身軀,溫熱的血與過於僵硬的軀體都讓他體悟到死亡有多麼接近。

之後就是所有人的驚呼聲,喬巴抹著眼淚,手搭上索隆的胸口時小蹄子還有些抖;他將索隆交給喬巴處理之後,便站在索隆原先佇立的地方,靜靜地抽菸。

活蹦亂跳的魯夫也在那霎那間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然後沉默下來,壓低的帽簷讓人無法看見船長的神情。但在騙人布緊張地嚷嚷時,魯夫僅是揚起一貫的笑容:

「沒事的,索隆不是說好要當上世界第一大劍豪?他不會死的。」

當時他們都以為索隆會死在鷹眼之下,但他沒有;那現在更不可能。

只有刀能讓他邁向巔峰、亦或死去。


香吉士扯了個安慰地笑容,吐了一口菸圈:

「藻向來以生命力旺盛著稱,照照太陽就醒了。」


一邊收拾廚房,由於宴會的關係忙了一整天,待香吉士將早上的材料準備完成時,外頭已經睡死成一片,就連說好要守夜的佛朗基也喝得醉醺醺的。

體貼地抱來兩條毯子蓋在娜美和羅賓身上,香吉士踩過一排肚子撐得像氣球的男人,在走到索隆的病床前,看見那一大桶準備給他酒就放在他的床頭邊。

「睡得還真熟…」熟悉的溫度,不熟悉的寂靜。香吉士摸著索隆亂糟糟的頭髮,抽回手時,上頭似乎還留有血。

「用自己的命換整艘船的存在?這麼篤定自己不會死?」

「藻頭,現在的你只要隨便一個人就可以輕易要你喪命,不死在那隻大熊手下,要是死在其他人手中?」

把手移到索隆的脖子,只要一個使力,羅羅亞‧索隆就再也不存在這個世界上;身為廚師,他太過熟悉宰殺活體該如何下手,才會讓生物用最完整的屍體保存下來。他沒宰過人,但不代表他不會。

香吉士縮回手,改坐在床邊,背對著索隆。

他不像魯夫那麼有自信,確定索隆不達成目標前不會死;他是個現實的人,雖然可以為了理想枉顧生命,為了他的紳士道一直對女人腳下留情,但他的路途並不是像索隆踩著荊棘前進那番顛簸,也不像魯夫需要比任何人強大的力量,踩在海賊的峰頂。

暗自低笑數聲,腳底踩熄菸,雙手插在口袋裡。


「小賓…賓?」

香吉士腳步頓了頓,羅賓帶著笑朝他揮手。

「這麼晚了,還不睡嗎?」訝異過後香吉士也揚起笑,將拿起的煙盒又收了回去。

「太累了反而睡不著。廚師先生辛苦一整天了,去睡吧,我來守夜。」羅賓微笑道。

「怎麼可以讓淑女守夜呢~小賓賓,這裡就交給我吧。」

羅賓看了香吉士一眼,然後掩嘴一笑,眼底帶有疑惑地意味。「廚師先生,被劍士先生打得那一下不疼嗎?」

香吉士的動作突然一愣,雖然很快就掩飾下來,但她猜想事實應該距離她的猜想不遠。

回過頭,香吉士就看羅賓一臉猜對了的表情,有點無奈笑。

「小賓賓…」她也有聽見?到底有多少人發現這件事呢?香吉士並未從羅賓臉上得到答案,最後只是苦笑。

「來杯熱牛奶可以嗎?廚師先生。」羅賓詢問完後卻轉身回到原先休息的地方,香吉士知道這是女士的體貼,溫柔地綻開笑。

「樂意至極。」



披著毛毯,羅賓捧著熱騰騰的牛奶,撥雲散霧後的星空格外迷人。

「吶,羅賓……」身旁傳出微弱的聲響。羅賓不感意外地應聲:

「嗯?」

娜美躺在一旁用毛毯將全身包裹,只露出一雙眼。

「…索隆他,是因為我們才會變成那樣吧。」

「嗯?」饒富興趣地問,除了幾個人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才對。

沉默了半晌,羅賓並沒有催促,一口一口的吮喝溫熱的牛奶。隔著毛毯聲音悶悶的,娜美道:

「只要有活下去的方法,索隆才不會考慮到後果,就像小花園那次…」聲音又低了下去。

娜美決對不會忘記當時篤定自已可以活下去,為了逃脫索隆不惜砍斷雙腳,那兩道傷痕至今都還留在腳上。那這次呢?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要跟七武海對決。

「索隆一定跟那個大熊交易什麼吧?不然我們怎麼都沒事?魯夫會恢復也是因為索隆的關係吧。」

靜靜地聽娜美的推測,羅賓既不否認、也沒有多說些什麼。

「呵呵,只要活下來,不就好了嗎?」

「那個白痴…算了。」毛毯罩住全身,娜美縮著身體翻過身,賭氣似地靜默下來。



喬巴閉上眼睡不到一小時,因為擔心又醒來,拿著隨身的藥袋以及一盆清水走到索隆的床邊。

發現香吉士還醒著,喬巴拜託他煮了一鍋熱水,說是要消毒用的。

緩緩剪開繃帶,喬巴一面消毒,仔細地看了索隆身上的傷。雖然索隆和魯夫戰鬥完之後總是傷痕累累,用得繃帶與碘酒也從來沒減少過,但是傷口卻從來不一樣。

因為是肉搏戰,魯夫的四肢都佈滿了疤痕,由於身體是橡膠的關係,所以會留下的幾乎都是銳器所造成,或是燒燙傷,但每次戰鬥完所留下的幾乎都是巨大的衝擊留下的大片淤血。

而索隆的傷口都遍及在肩膀、腰側或是腿骨,對戰的敵手不同,但幾乎都是刀劍傷。

這次留在索隆身上的,卻是像魯夫一樣整片的衝撞傷,而且雙手也有輕微的骨折,像徒手接下火球,掌心破了皮也留下嚴重的裂痕,對於用劍的索隆而言,幾乎不曾見過。唯一不變的,是索隆背上幾希的疤痕。

「為什麼…索隆發生了什麼事……?」用力吸口氣,喬巴替索隆重新蓋好被子,坐在床邊踢著小蹄子。



──嗯…睡不著。

第三千五百一十六隻綿羊跳過柵欄,騙人布還是瞪大眼,天上的星星就像他數得綿羊一樣多。

踏入這座島到劫後餘生這段時間並不長,卻可以在他偉大的航海史上洋洋灑灑寫了好幾頁,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變得微不足道。

都會懷疑起說得謊發生的可能性。

發現人後,騙人布注意到索隆的三把刀沒有在腰上,而是被扔在他們昏厥的附近。

之於索隆而言這是再奇怪不過的情況,騙人布想了很多可能性,但都被昏睡的本人給否決掉了。

連眨了三次眼,綿羊雖然一直在跳,卻始終無法入睡。

「喂長鼻子,還沒睡啊?」打了個酒咯的佛朗基道。「睡不著嗎?很多人跟你一樣。」

指著不遠處的喬巴以及香吉士,騙人布坐起身的時候,恰恰與羅賓視線對上,還點點頭打招呼。

「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們應該全都掛了吧。」佛朗基甩甩頭,將肚子裡的可樂空瓶拿出來,放了三杯水進去。

「咦?」

「我啊…一拳就被那個七武海打到失去意識,那傢伙被打成那樣,真不知道實際狀況是怎麼回事。」佛朗基摸著被打歪的鋼板,若是肉身的話,應該骨頭全碎了。

雖然如此,但是他身上很多處關節也開始鬆脫,都是因為那一拳留下的後遺症。

「反正最後索隆贏了就好了!」騙人布斬釘截鐵道。「索隆強得跟怪物一樣,絕對會醒來。」

就連身體差點被砍成兩半,索隆都有辦法撐過來,騙人布不相信他會輸給這樣的傷勢之下。

佛朗基笑了笑,沒有質疑騙人布的信心從何而來。一番相處下來,他已經可以體會草帽一群人建立起的默契與信任。


「耶?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騙人布聽到沙沙的聲音,反射性就往離自己最近的人身後躲。

「好像是搬動什麼東西的聲音,喲呵呵呵…」

「哇啊啊啊────」從後面探頭而出的布魯克讓兩人嚇了一大跳,舉著火燭,骷髏的眼底還有紅光。

「不好意思,聽到你們的談話了。」布魯克先是道歉,「雖然我已經沒有耳朵了,喲呵呵呵…」

「原來是你──」還以為這個島上還有殭屍,嚇得騙人布退了好幾步。

「你們有一位很好的船長,喲呵呵呵。」

「嗯?」布魯克只是逕自地笑,沒有解釋。指著沙沙聲的出處,將光源移向兩人,騙人布確定之後低呼:

「魯夫?他在那裡做什麼?」


三人好奇地移動過去,魯夫精神奕奕喊了一聲,便又低頭動作。

「不對啦魯夫,要生火樹支應該要這麼擺。」憑藉累積下來的默契,騙人布很快就察覺魯夫要做什麼,動手接了過去。

「噢,謝了!」

「不過,你生火要做什麼?」佛朗基問。

拍了拍雙手,魯夫扭扭脖子,轉過身朝著其他還醒著的人揮手:

「營火啊,大家不都是睡不著嗎?」眾人一愣,魯夫又續道:

「雖然不知道索隆什麼時候會醒來,不過天亮之後,索隆也該醒了。那傢伙每次睡醒都以為天亮了,既然睡不著的話,就等著一起看日出吧。」

不像擔心的口吻,裡頭卻都是濃濃關心的味道。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笑了笑,走向那小小的火堆,每個人經過都用力的拍了魯夫的背,坐下。

除了他們幾個人海賊以外,其他人都還在沉睡著。直到現今才真正屬於草帽海賊團的宴會。


「有這麼一個笨船長和沒好到哪去的藻頭,你要我們怎麼安心的睡覺啊?」

香吉士給每一個人一杯熱牛奶,嘆了一口氣之後笑了出來。

「嘻嘻嘻,一起乾杯吧。」魯夫率先舉起手,「為了新船員和索隆醒來,乾杯──」

「乾杯──」



2008.02.06 FIN

100題文創之 #64.失眠症
文案:同人∕OP∕全員→ZORO

(時間定於485話前後。)

藻康復祭主催網址→http://dixieland.blog57.fc2.com/




很感動啊
真的,好喜歡你的文筆.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確實是看著看著心裡就暖了吶.

我想大家應該多少都會猜到的吧,因為是夥伴,
即使不經證實也該都各自有底了.
2008.02.09 01:27 | URL | daria | 編輯
寫到一半就當了囧(開太多視窗的結果)
我覺得這篇文..關於沛在信裡面說的寫的時候的問題
我想與其說是劇情問題,不如說是因為這樣發展太合理了
所以感覺可能作者自己會覺得比較沒有新意吧?(笑)

這篇很有大家患難與共的感覺
沛的這篇文感覺是為了目前連載上沒有出現的演出
作了很完整的詮釋,
所以會有一種目前連載的"裏頁"的感覺XD

我很喜歡S掐住Z脖子那一段
感覺很震撼,台詞也是,有一種看著看著有點心痛的感覺
連想起連載的時候看到Z那一幕的心痛感了(滾動)
S和Z真的是非常矛盾的一對阿...我也相信
S在見到Z被M砍的那一刀的一幕,一定是對他有很大的震撼的,Z對S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雖然誰也不服誰
也可能對於彼此的了解有限,但是卻已經深深的在心理認同了對方,所以當S見到Z為了保住船長作下決定的那時候
S的反應是很正常的,換作是兩個人立場對調
應該也會有一樣的結果吧。

選用"失眠症"這個標題最後像是ALLZ的收尾感覺很溫馨阿
其實這篇的感覺很正常向哩(奔)
相信他會醒來,這樣的心情,
果然是信彼此的夥伴才會做的事情。
我也懷著這樣的心情等著Z醒來的那一話來臨
雖然說是這樣,但是還是很擔心Z阿囧 下一週休刊
我想早一點看到Z的笑容阿Q口Q...(打滾)

話說好久沒看到沛寫的海賊文哩
看到覺得好像賺到了!!(握拳)
這篇非常有原作色彩,被我亂喊希望沛寫文的願望成真
真的很高興Q口Q(跪)
如果可以請再多寫一點..(←得寸進尺阿混帳)
2008.02.09 03:05 | URL | 嵐果 | 編輯
>>daria:
[搔頭]謝謝稱讚,很難會在這裡看到初次見面的人的回覆啊。
雖然WT大概會不畫其他人隱約有猜到的場景,不過憑藉默契應該也知道大概了>口<←有很大一部分是私心認定



>>嵐:
啊哈哈...[乾笑],雖然一開始就有秉持著"補完連載"的想法,但是寫出來還是會覺得八股= ="
在我筆下ZORO都不知道看過幾次彼岸和差點死過多少次了[默]
關於S掐住Z的片段,唔唔,我自己的印象是應該不止寫過一次這種畫面[好像LZ的LWF篇也有一次]
我自己感覺是有點像警告的意思,這麼輕易讓人靠近你,不要老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雖然S和Z衝出去的時候已經有必死的覺悟了,
要是反過來的話Z應該比較傾向一拳毆過去[何]←很多私心的傢伙

我中間標題換過很多次XD,有光、堅強而善變的人們、或是Crush...etc
一直到全部人都補完之後,才發現每個人都失眠,100題中又剛好有這題XDD,
有其中一個結局是ZORO醒來就看見正在生火的L。→《光》,不過這就是LZ了[乾笑]
SZ的結局是S坐在床旁邊說要是我去承受那些痛苦的話搞不好真的死了,藻頭你這是在證明你比我強嗎?→《堅強而善變的人們》
Crush只是單純要寫ZORO承受的痛苦,不過這個題目好難定義所以在選到失眠症的時候很乾脆的就替換掉XD
結果WT居然畫了布魯克的劇情之後就休刊T口T,也就是說要等到ZORO醒來又要多等一個星期[滅]

哎我在ALLZ發文的時後有注意到的確挺久沒寫了[汗]
[現在都習慣儲稿所以沒有在文末打上完結日期]
=3=是因為搞笑寫膩了啦剛好晚上的很適合打這種文章所以就生出來了XDD
哎OP是心情有到就可以寫文作品啊,
哪天feeling又來再考慮吧XDDD
(噢我要看你寫的銀魂考慮一下吧XDDD)
2008.02.10 16:18 | URL | 蘇沛 | 編輯
(潛水好一陣子了, 覺得還是浮起來透透氣, 不然一直白看文章真不好意思)
其實接觸OP的時間還不到一年, 但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看到蘇沛的幾篇LZ就愛上了這一對. 很羨慕OP裡夥伴們那樣子的信, 而蘇沛的文章很貼切的傳達了這樣子的情感.

很喜歡你的LZ文和銀土文. 請繼續寫下去呦~
2008.02.11 22:01 | URL | celui | 編輯
謝謝稱讚XDD[似乎良識文比較容易釣到人?]
喜歡LZ的人比較少,可以因為我的文喜歡上很感動-/////-。LZ文未來可能少很多,目前正朝著銀土文邁進XDD
2008.02.13 13:46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89-5f15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