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08 [3Z校園35題/銀土]課後輔導的空教室
【04.課後輔導的空教室】

斑駁的鐵窗上四處都是學生用立可白或是麥克筆留下的塗鴉,映進教室裡的夕陽被切割成好幾塊方格,留下一片片的殘影。
銀八翻完今日的教師日誌後,站在可以眺望整個操場的窗口。摘下眼鏡,揉揉乾色的雙眼,微波後的草莓牛奶已經放涼,少了一群小鬼頭的教室像是第一次安靜下來,令人感到有些寂寞。
然後他就看見了,載著滿身輝色的少年將空蕩的寂寥帶走。

從社團離開,換回色制服打算離開校園的土方突然停了下來,佇立在操場回望教室的方向。
染成橘黃色的白袍都帶著那麼點黃昏的慵懶,揮舞手像是告別,像是再也不會回來的憂愁,大片大片的自瞳孔飛快渲染成一片金色。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做,或者說太過接近櫻花漫舞的時節,第二顆釦子、胸口的諾言,擠壓肺部脫口一連串的急喘。土方拉開教室的大門時,第一次覺得握把如此冰涼,手心全是汗。

喔?多串君不是要回家了嗎?

銀八搖晃手中的草莓牛奶,莞爾一笑。
氣喘噓噓的土方看起來有些狼狽,上衣釦子沒有扣好,色的硬領外套上還有一條紅色的手織圍巾,銀八知道那是家政課做出來的,雖然有些粗糙,但應該很暖。

我、我有東西忘了拿,不行嗎?

土方走進教室,沒有換上室內鞋,皮鞋與地板摩擦的聲音太過刺耳,卻無法掩飾急促的心跳。
板上的相合傘、刻在木製桌椅上的殺人咒語,粉筆刷刷落下的粉塵似乎都清晰可見,土方看著離開窗邊的銀八朝自己走來,教師日誌的封皮寫著DEATH NOTE,翻開盡是像交換日記的胡言亂語。
慢慢靠近的溫度讓身軀有些僵硬,土方隨意從抽屜抽出一本作業本,銀八像是理解似地從上衣的口袋摸出一支筆,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

恰恰在土方的前面。

原來是有問題要問老師,該不會是作業出得太難了吧?
有哪個老師像你一樣連作業都給學生改啊!

失措地握著作文簿,賭氣似地坐下。銀八跨坐在椅子,手撐在椅背上自動自發地搶過土方的簿子,翻開到什麼都沒寫的新頁。

好吧,那老師就給多串君特別指導吧。這次的題目是……
什、什麼?
最喜歡的老師銀八。嗯,老師會考喔。

勾著一點邪意的笑容,銀八無視想搶回作文簿的土方,逕自在格子中寫下作文題目。全暈上紅色的臉頰被烏的髮絲掩蓋,銀八手探向土方的下顎,微微偏著頭。

老師會現場改完,並給多串君評語喔。
評你個頭!

手指按在土方的下巴,使其抬頭看向自己;眼前土方不滿地皺起雙眉,怎麼看都不像是快樂的神情。
雖然眼前的少年並未將夜色帶走,卻將滿身的暖意感染至全身。慾望湧起的剎那,讓全副武裝的少年,吃驚地瞪大雙眼。

…這是個別輔導的費用。
唔。





3Z校園35題:http://nutswen.blog2.fc2.com/blog-entry-385.html
畢業就是分開的日子(嗯)。
不過我家3Z應該注定是師生戀…(呃)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90-37c9c2f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