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11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08.流氓警察
第八片、【流氓警察】

「你們這群小毛頭,難道不知道大叔是很忙的吭?大叔我啊還要回去替女兒錄人妻S呻吟風波第二部,晚上還要去大人去的遊樂園啊…看看你們幹了哪些蠢事,大叔我啊已經不能忍耐了!」

松平片栗虎,流氓警察真選組的長官。來到了真選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隊長級的含局長副長一起叫來,一個個用槍指著腦袋瓜恫嚇。

「別、別扣下板機啊松平叔──」近藤阻止道,但子彈直接擦過許多男人的褲檔邊,當下出現許多摀著下體尋找庇蔭的隊長們。

「阿年你說是怎麼管這些混小子的啊?連你也學壞了嗎?大叔我啊,可是最放心你這個小鬼頭,結果你居然不接受我可愛的栗子?吭,翅膀長硬了就不管大叔說得話了嗎?捅出這些簍子扔給大叔收拾,你們一個個都去切腹,還是大叔直接動手啊──」

捲著舌頭拖長音,松平大叔講到興處又胡亂掃射,整間房間四處都是彈痕,充斥著隊員的慘叫。土方摀著額頭,計算又要撥多少預算在整修屯所上。

「有沒有在聽啊阿年?當年會錄用你們都是你說會管好這群混帳才交給你。現在出了事就丟給你負責、你負責吭。」完全無視指著自己說是局長的近藤,松平大叔將槍指著近藤眉心,聽到消音後才滿意的放開。但近藤的頭頂卻有數條被尖銳的東西擦過去的痕跡。

松平回想當年,啊哪年就不要計較了,反正就是這些渾小子那頭亂七八糟頭髮都還沒剪,因為廢刀令的關係只繫上木刀做象徵的小毛頭。近藤領著數十名道場的小鬼來到江戶,傻里傻氣地大街上打探消息,然後被警察抓來審訊是不是攘夷派的可疑份子。

那時幕府的大權旁落,對外有天人,對內還有攘夷。將重心放在天人上的幕府並沒有餘力顧及戰後依然四處打游擊戰的攘夷派,況且天人手中掌握當時最強的兵器。

於是他們需要一群專司攘夷的人選,就算扔棄也不會心疼的棋子──這些都是寫正劇的官方說法,松平才管他那麼多,一把槍威嚇下去叫他們把全部的傢伙找來,反正上面缺人這邊又有要拿劍保護他人的傻瓜,這種笨蛋上哪找。

而當下前來交保的,就是這個叫做十四郎的少年。

瞠著一雙藍色的雙眸,面對兩大排魁梧凶惡的守衛和長官面不改色,反倒表情比誰都難看,筆直地走進警局到松平大叔眼前,微微垂下頭顱凝聲道:

『不好意思,造成您的麻煩了。』

登時松平就直接打電話通報,要所有的混蛋全都到警視聽集合,說有命令要頒──啪嚓。

「我知道了,松平叔。」土方打斷松平大叔的回憶,走到眾人之前無奈地接令。後面的隊長群趕緊將白電視機搬走,要是讓回憶篇又無止盡地演下去大夥這一晚大概又不用睡了。「善後的事情我會處理好,松平大叔電視已經要撥了。」

「你這小子──難道大人沒教你老人在說想當年的時候不可以打岔嗎?」

「你是來這裡講古還是來訓話的啊!」

有這種流氓上司就會有什麼樣的部下。山崎在一旁紀錄著:近藤傳承了大叔貌、副長得到流氓個性、沖田隊長則是活生生的移動兵器。雖然如此,但還有負責的流氓副長總比為了女兒枉顧下屬和平民的上司好太多了。


----------------------------

【B款】

「啊吭?我說這條路暫時由真選組徵收你有意見嗎?」抓過擋在路中央不讓真選組的警車通過的群眾,土方抓過其中最為壯碩的大漢,刁著菸大搖大擺的讓後頭的兄弟追上去。

「萬一攘夷的傢伙跑掉了,你們是打算怎麼解釋?還是一個個抓起來拷打啊?沒事的話就給我滾回去看電視轉撥!這種地方不是你們這群三腳貓來的地方。」手一拐把人扔到一邊去,土方一邊指揮,肅清的路上四處可以看見砂石飛煙,拿著大砲轟得正爽的沖田一不小心,把人家的屋頂給轟掉了。

不過那本來就是這次攘夷派聚會的場所,弄壞了也不用賠。土方一邊吼著要總悟不要亂炸壞民房,踹走還在當路障的配角ABCDE。

站在土方身旁的山崎忙著安撫民眾情緒,然後要副長小心自己人的流彈攻擊。原本土方站的地方都被手榴彈炸出一個窟窿,山崎也覺得待在這裡有夠危險,尤其是副長身邊。

不過副長啊,你要別人小心的舉動也太暴力了一點,已經昏過去的路人F被土方副長踹到救護車裡面,還真不知道致命傷是誰造成的。


(證明我還沒有忘記這個…來更新一下<汗>)
(耍流氓的松平大叔大好<拇指>)


松平大叔有形~

努力(?)攘夷的土方副長有愛--贊啦!!!

(還以為「攘夷」過程會攘到某人的私心貴)
2008.02.13 23:24 | URL | iguei | 編輯
噢噢歡迎摸到這來[打,別說得像是爬牆一樣]
私心?啥咪私心阿XD?


2008.02.14 13:56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91-46df3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