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15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10.智多星
第十片、【智多星】
(副標題:能者為什麼會多勞都是因為像老媽子一樣勞碌命的個性)

最後一個進入澡堂洗澡的土方,穿著夏日輕薄的條紋浴衣,頸上掛著毛巾,濕淋淋的長髮隨意用長尾夾夾起,然後走回距離道場有點遠的房間裡頭。

其實天然理心流的道場並不大,空房自然也不太多。但近藤還是弄了個小房間給土方使用,其他人則是窩在大通舖裡頭,雖然近藤和沖田也各有自己的房間,每個人也有各自可以回去的地方,但多數都是和大家混在一起。

這個時間,應該是其他人在打枕頭戰的時候。

角落的座燈籠將紙張映得昏黃朦朧,土方一手握著筆,思忖前陣子有人來鬧事所造成的破壞該如何善後,紙上清楚簡單地寫著修繕的費用,以及接下來一個月來他們的伙食等雜項支出。原本這些事情不該是由他負責,畢竟他並不是這間道場的主人;但是,好幾次他看到近藤對著數字煩惱,他便接手拿去做了。

之後這些瑣碎的事情,便都由土方接手,其他人沒有異議,土方自然也不會有意見。

原本只是個獨行俠的土方,因為近藤的關係融入了團體之中,原以為他只有在劍術上的天賦,卻因為愈來愈多人加入道場,管理與組織的能力也被開發出來。先前的事件也是一樣,若是只有土方一個人,勢必是打到有一方完全倒下才會結束;但現在不同了,土方的身後有了他想要保護的東西,他可以為了他們,放下桀傲不馴的性子,思索其他的方法。

雖然處理這些小事情既麻煩又瑣碎,但那一筆一畫都像是將這段荒唐的年少歲月記錄下來,代表了他生活在這個團體中的證明。除了平常道場練劍的時間以外,近藤許多次看見土方為了怕打擾到其他夥伴,默默地提著紙燈籠,走到道場默默地練劍或是整理財務。

因此他們私下決定,弄出一個空房間給土方使用。怕他不高興接受,便由近藤代表開口,沖田在一旁搭腔說你每次點著燈偷看黃色書刊都打擾到我睡覺。雖然土方不滿自己有這個特權,但在眾人起鬨之下還是答應了。


從眾人那打完枕頭戰的近藤,去完廁所後回來發現,土方的房裡還是亮著。搔搔頭無奈地笑著,改走向那間依舊清醒的寢房。

一邊走著,近藤想起自己意識到土方有這方面的才能時,他和沖田,以及道場本身,都已經無法擺脫有土方存在;若沒有他在身後做這些事,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加入,雖然他本人都尚未感覺自己出對這個道場的重要性,但是他們卻早有發現。

露出寵溺的笑意,近藤沒有敲門,走到土方後頭,拿掉長夾,用手弄亂那一頭還有些濕的頭髮。「別弄了,阿年你連頭髮都還沒弄乾啊,我們都要去睡了。」

「再一下就好。」土方一個偏頭,但纏在一起的髮尾在拉扯之下全糾結在一起。微微皺起雙眉,土方放下筆抓回自己的長髮,然後就看見門口出現好幾個頭顱,手上抱著枕頭。

「你們──」

「上啊!!快──」不知道是誰起的頭,一顆柔軟的枕頭用飛快的速度打到土方臉上,接著又有許多枕頭往土方身上飛來。

土方隨手抓過一個枕頭就往回扔,氣沖沖地站起身,沖田便溜到土方後頭,踩在茶几上抓住枕頭的尾端,重重往土方的頭打過去。

「總悟!!」

被點名的沖田趾高氣昂地做鬼臉,竄過土方舉起手底下的衣襬,嘴裡不忘回道:

「近藤哥,就不要理土方了,土方打算挑戰最快掉髮的紀錄,成為禿頭協會會的會長,趕快讓他過勞死成全他吧──」

「誰會禿頭啊!」土方低吼道。隨著土方加入戰場,小小的房間湧入了許多人,在土方也沒察覺的情況下,那一疊整理好的紙張與筆被放在小櫃子裡頭。

才要勸架的近藤隨即被混戰中的枕頭面中顏面,話還沒說就被眾人用枕頭圍毆。氣一個上來,近藤也跟著攪局。

直到眾人都打累了,房間裡除了枕頭以外,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的棉被,散亂地堆在一起。土方回過神時,茶几什麼的根本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一個個混帳各自找到舒服的位置躺下,絲毫沒有想要回房的念頭。

「要睡回──」土方語未畢,近藤和沖田已經自動自發勾住土方的雙手,其他人則是趁機襲擊土方的膝蓋,重心登時不穩的土方隨之倒下,所幸四處都有枕頭,並沒有撞疼到哪裡。

「啊啊討人厭的土方打算貢獻出自己的床舖,總悟我會接受笨蛋土方的好意把他趕出去走廊睡覺。」頭很自動地枕在土方手臂上,頗沒睡像的沖田把棉被抽去自己蓋著。

「阿年,你也很久沒有和大家一起睡了吧?哈哈~」大腿大剌剌地擺在人家肚子上,睡像一等不好的近藤比較好心的拿過涼被蓋在土方身上。

「喂──」是這樣沒錯,不過這樣他要怎麼睡?

雙腳被固定,手臂被人用來當枕頭,還有點濕的頭髮黏在臉頰上,土方不太舒服的轉動頭顱,便看見倒了一片的夥伴們。兩邊是近藤的大臉和沖田的後腦杓,遠遠可以瞥見倒得東倒西歪的軀體,把身體捲得像春捲一樣,或是成大字形攤開跨在其他人身上,還有人的臉被腳踩,一間狹小的房間裡頓時悶熱起來。

刻意地打呼聲下,傳來一句句夾雜呼聲的噫語。

「土方,下次我絕對不會再鬧事了。」

「就算要鬧事也絕對不會被人家發現。」

「其實我很想揍土方一拳,啊我在說夢話土方你沒有聽見。」

「副老大其實昨天我吃掉了你的炸蝦,這個也是夢話。」

「阿年其實我不是數學白痴啊!」

「吵死了夢話說這麼大聲!」

土方沒好氣地低喝,窸窸窣窣地聲音逐漸轉小,但還是有很多夢話在耳邊縈繞,讓一貫冷靜的神情轉變為縱容的笑意。

被吹熄的紙燈籠擺到了走廊外,透近房間裡的月光就像夏天裡的冰水一樣,自內心沁涼至體外。雖然空氣中還有些燥熱,但卻讓人心情平靜得不可思議。

土方稍微扭動自己的四肢,卻換來更為蠻力的鉗制。無奈地輕嘆一口氣,土方沒去阻止,輕聲開口道:

「……一群笨蛋。要是明天要繳的水電費出錯,就從你們額外的開銷扣。」明明是抱怨,卻說得毫無怨言。

看著被打掃得乾乾淨淨,沒一點蜘蛛灰塵的天花板,土方眨眨雙眼,又看了兩旁才闔眼沉睡。


(真選組大家庭的設定多溫馨啊Q/////Q,超喜歡道場時代的說vv)


----------

本系列第二季已全數播畢=v=。真選組大家庭(除伊東)全數上陣(心滿意足ing);不是不給伊東戲份是出了點意外然後…(乾笑)
接下來就真的會有銀土了…真的……(除了一篇吧- -");阿銀不准瞪我副長的親屬優先你都吃我那麼多字數你還想怎麼樣啦…(淚)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93-f3c1b7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