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23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11.幕府走狗
第十一片、【幕府走狗】

比平日在冷涼一些的夜裡,批閱完的公文全數上繳上去後,留在桌上的是土方加入真選組以來,暗中調查攘夷派的資料。

雖然攘夷派首要逮捕的對象是勢力最大的桂小太郎,但是……比起桂還有危險的激進派大有人在,幕府卻不曾真正下令圍剿。這代表了什麼?土方重新拿起文件,心想這並不是什麼難以揣測的事情。

內神通外鬼,土方吐了一口白煙冷哼道。記錄著許多官員中飽私囊,以及背景身分不明的機密文件裡,他都可以猜想出現在他們所待的幕府究竟被侵蝕成怎生行。

「副長,今晚那群高官的會議地點在『那間』和式居酒屋。」山崎將調查來的東西寫成字條,交至土方手中。土方迅速掃了一眼,便用打火機燒掉。

「…哼,是怕眾人不知道那間店有多少問題嗎?挑在那種龍蛇雜處的地方。」那間居酒屋從營業開始就是許多人口販子走私非法交易的場所,一群政府官員聚在那是在昭告政商勾結嗎?夜夜笙歌,大把大把銀子灑在毒品、女人或是兵器、稀世珍品,迂腐的傢伙到什麼時代都一樣多。

嘖了一口捻熄菸,土方站起身,隨意披了件外衣,拎著劍打算出門的樣子。

「副長?」

「去逛逛而已。」

山崎雖然放心土方不會輕舉妄動,但是副長的外貌哪個攘夷派的不知道?為了安全起見,山崎還是問道:

「要不要帶幾個兄弟過去?」

不假思索拒絕道,土方注意了一下時間,「就寢前我會回來。」山崎點點頭,目送副長離開。


指定的居酒屋已經快要接近歌舞伎町的中心,望去皆是繁華富麗的店家;土方沿路走近時遠遠就能看見一排燈火通明,雙手套在衣袖內,挑著一根菸在橋上倚著圍欄,遠遠看著歌舞伎町燈紅的招牌,並沒有想要靠近的念頭。

既然上頭沒有下令,自己也沒有必要找罪受;他這次前來不過是出自一種直覺,一群掌握權力的人聚集在一起、卻不讓政府的力量出面保護,他有點擔心這件事會波及到真選組。

沉思之際,土方接到許多經過的女人暗送秋波,悄聲無奈地嘆口氣,將最後一口菸吐出,默默地離開橋墩。

倏地,就在快要離開可以清楚看見兩排掛著燈籠的距離,傳來紛雜紊亂的叫聲;土方先是冷靜下來左右環視,嗅到了瀰漫在空氣中的血味以及焦燥的氣氛──距離這麼遠,不可能。

那──犯人就在附近?當下土方按捺住前去調查的念頭,轉而待在橋上;現在追過去只會引人疑竇,就算他不出面的話那群高官周遭也有許多埋伏的侍者。

迎面走來的每個人身上都像戴了張面具,歌舞伎町格外的糜爛氣息打亂了土方敏銳的感知,手不自覺地按在劍上,擦身而過的低語讓土方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一瞬傾洩的殺氣不禁讓無辜的路人顫了顫,回望佇立在橋中央的土方。

「不愧是幕府的走狗…鼻子真靈。」

回首望去,一襲桃紫色的和服繡著金色彩蝶,若在尋常大街格外引人注目,但在歌舞伎町這裡卻毫不突兀;出現僅僅曇花一現,眨眼間四周斑斕的色彩迅速侵占了所有視野。

土方打開自己的掌心全是冷汗,往回看向騷動的方向,又握緊拳頭,快步離去。


暗巷裡,戴著耳機的男子靠在牆上,淡淡地看著走來的男子熟練地拿出煙管,愜意地冷笑。

「為什麼要一個人去?晉助。」耳邊傳來鼓譟的聲響,失控地亂竄,萬齋看著那殺了居酒屋內全數的高官卻面不改色的高杉,僅是漠然地將手巾交到他手上,看著他擦著毫無血漬、卻早染了滿手鮮紅的手。

雖然高杉的衣襬或是身上都還有方濺上的紅色,卻不會讓人注意到那點點殷紅的怪異,彷彿就該是出現在那那樣的自然。

「刀太久沒磨,可是會鈍掉…」又輕笑出聲,略嫌低沉的聲線卻讓人有種像是野獸低吼的錯覺。「沒想到這麼不堪一擊……過陣子,就是熱鬧的祭典了啊。」

萬齋知道高杉喜歡熱鬧的地方,尤其是在混亂的時候參雜在呻吟中獨具一格的聲音,分外讓人想要破壞;那群敗類之中能讓讓高杉露出這番高興的表情的,是誰?

「遇見了什麼有趣的人?」萬齋問道。

「呵呵,你知道人類為什麼會養狗?」高杉不答反問,不等萬齋回覆逕自續道:「那是因為自己已經無法分辨從人身上發出腐敗的氣味──沒想到那群廢物也養了這麼一隻敏銳的走狗,可惜他似乎沒有打算去守護那些人渣。」

萬齋思忖片刻,即道:「是真選組?」高杉只回以一個曖昧不明的笑,走過萬齋身旁勾起唇角輕喃:

「傳下去,找出真選組內外有誰可以利用。」他倒要看看,身為幕府的走狗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在那之前,就先去拜訪老朋友……呵呵。」


兩天後,土方從山崎那得知居酒屋的全數實情──當然這是指消息被壓下來所能得知的部分。

土方一邊尋找所有可能的人選,最後在被列為最危險的人物名單中,找到了穿著一身紫色和服的男人,雖然服裝沒有他那晚所見到的那般華麗,但那失去一隻眼的眸裡,有他一見到就會感到危險的氛圍。

「難道是高杉晉助…?這傢伙也來到江戶……」

摸著自己脖子,瞬間喉間一緊;明明手中並沒有握著刀,但那毫不掩飾的血腥味及冰冷的殺氣彷彿都在嘲笑,直直地刺向心窩那番難受。

「副長。」聽聞聲音,土方不著痕跡地將文件收為檔案夾內。看了一下原田,凝聲問:

「什麼事?」

「剛剛局長接獲命令,將軍打算參加的祭典,要真選組保護將軍。」

微一撇嘴,土方嘆息道:「才發生那種事…我知道了,這幾天我就會分派下去。」

該說是太沒有危機意識?還是看得起他們真選組?或者是根本想拿他們當作幌子做些不為人知的事?土方接過公文,取出真選組的名單,無奈地將其他東西收回櫃子裡。

執筆才發覺手心濕潤的冷汗,土方微一闔眼暗忖,雖然消息什麼都還沒證實,但當天還是向所有人警告一聲,不知道上面的人在想什麼,他們至少要做到不被抨擊,成了冤案下的代罪羔羊。

「喂山崎──把祭典那天會有的活動全部列一張清單過來!」

「是、是副長!」


----------------------------

【B款】

他加入真選組,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抱負。

所以當他以參謀的身分現身於真選組時,他就有感覺自己與其他人間的違和感,但那並非第一次感觸。神色自然地被近藤邀請坐在局長的旁邊,他看到原先坐離近藤最近位置的土方瞥了他一眼,然後按住一旁第一隊隊長沖田。

於是他明白了這個組織的核心所在,但是他不懂。

伊東以才智與毫不遜色的武藝取得了近藤的信任,但這並不夠,他還需要更大的野心,這群鄉下武士所要守護的東西對他而言太過渺小;再者他發現在謀略、組織以及個人的指揮能力上,身為副長的土方比起近藤合適,劍術方面則是年紀尚輕的沖田更勝一籌。

因此他花了很多時間觀察,但除了有勇無謀四個字以外,他難以用其他字眼描述──除了、土方十四郎以外。

近藤不在會缺乏凝聚力,而土方不在會讓整個組織鬆散瓦解,但這無妨,憑他的能力想要弄出比局中法更嚴謹、更有前瞻性的制度是種挑戰而非障礙,至於沖田年紀尚輕,並不能對他造成威脅。

於是他一開始的注意力全放在土方身上,無論是任何方面,劍術也好、策略也好。幾次切磋下來他發現,組裡面唯一可以了解他的,只有土方,只有他有那個才幹與能耐,如果他是局長的話,或許他就不會興起這個想法。

這次前來,正是因為這個想法。

坐落於歌舞伎町的遊燕坊是間小店,但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常有各方不方便出現的人物出沒。外派在外的伊東自幾日前收到有意會面的口信,直到昨日正式收到信。

伊東站在窗邊,眺望今晚格外明朗的一輪月亮,和室內僅有一盞搖曳的燈火,飄忽在臉上的光影是一片片捉摸不定的剪影。

三兩聲三味線的聲響,伊東轉過頭去,手裡拿著一封署名要給他的信箋。

「請問閣下就是真選組的參謀,伊東鴨太郎?」藉由微弱的光線得知男子雙耳帶著耳機,墨鏡在一室昏暗下能見何物?

看似毫無威脅的男子,卻令伊東按捺住握劍的衝動,心平氣和地回應:

「我是。」

「這個嘛…用一山不容二虎來形容閣下的感受,大概是最適合不過。」伊東神情一歛,而男子只是蹲下身,將另一盞更大的座燈點亮。「初次見面。冒昧要閣下前來,敝人想先前的口信已經略之粗略,在下河上萬齋。」

聽聞其名後伊東掩不住訝異的神色,但飛快地冷靜下來,拖著眼鏡跟著對方盤坐於坐塌上。

「那麼,我們直接切入正題吧。」萬齋見伊東迅速的掌握狀況,準備與他談價的模樣,不禁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


真選組的道場。

因為局中法規定不得私鬥,以切磋為名的指教在道場展開。身著道場服的兩人手握竹劍,各據一方,神色凝重,擔當裁判的一番隊長沖田笑了笑,攤平的手自兩人眼前筆直揮下。

「開始。」

率先攻了過去的土方與伊東雙劍交碰,刺耳的撞擊聲在兩個人不服輸的笑勾起時,分開、馬上又響起,接連不斷。

在土方的猛攻之下狀似疲於抵擋的伊東一邊揮舞著劍,兩人皆在對方眼底見到別於嬉鬧玩笑的嚴肅,倘若這是真劍,是沙場的話,迸發出的殺氣大概會令人為之顫抖吧?伊東隔開土方的劍,跨一步向前,拘謹地維持表面上的勝負,使力的手僵持著,對方深邃的深藍色眼底,毫不掩飾不的意味。

伊東嘴角勾起不服輸的笑意,直盯著土方,挑釁似地瞇細眼,而後見到那張臉上出現令他不感意外的狂傲;酣鬥中的二人並未關注意觀戰的隊員臉上崇拜的神情,更沒注意到當近藤走進到場時,一閃而過的皺眉。

拍手引起所有人注意,近藤走到沖田當做裁判的位置,揚起笑臉道: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阿年和老師先去洗個臉吧!」

「什麼嘛近藤老大,下一個換我打敗土方耶──」沖田率先表達不滿,看著隊員紛作兩匹走向土方和伊東,頓足了會,走向正朝著打算去沖臉的土方身邊。

土方脖子掛著隊員遞來的毛巾,捉著一端擦去滾落的汗水,沖田轉個彎發現伊東再另一端的角落,偏著頭冷淡道:

「大概只有屯所裡的笨蛋才看不出來你們水火不容吧?」指了道場,但土方知道他在指何人,所以只是轉回頭,沒有回應。「土方我最討厭你了,你怎麼不快點去死一死。」

「我也討厭你。」

手指撥開瀏海往後梳,土方沒有像平日一樣破口大罵,狀似毫不在乎地回道,沖田又接續:

「…不過,我也很討厭他。土方你要死之前先把他除掉吧,近藤老大追究下來你就會被革職,副長的位子就是我的。」盯著開始吞雲吐霧的土方,沖田說完話後背過身去,準備離開之際土方才開口道:

「局長知道他該做什麼,我們只要在後面支持他就好了。」

「哼。」

默默吐出一團白煙,土方靠在樑柱上,不去猜想現下他的臉色會比方才的沖田好到哪去。

「嘖,來了個很討厭的傢伙啊。」手心張開依稀留有握劍的僵持感,土方隨手用毛巾抹了抹臉動身。

與伊東交錯而過時,露骨的敵意彼此心知肚明不過。



(自我補完原作沒有相遇的橋段以及伊東和鬼兵隊會面的部份。最最後面的片斷是私自補上,伊東讓我卡稿卡好久啊…)
(下回就會有阿銀了,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95-c2e095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