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2.27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12.愛的戰士13
第十二片、【愛的戰士13】

「美乃滋13保佑我今天可以打贏那個昆布女!」

「愛的戰士啊,庇祐我今天可以順利約到阿妙小姐!」

難得美好的下午沒有公文要改、也不用出去巡邏,土方正把美乃滋當作奶精淋在咖啡凍上面好好享受一下愜意的午後,兩個只差沒拿三柱香拜他的混帳,當他是死人嗎!!

「我說你們──」嗓子剛提上來,逗點之後的話馬上被沖田截口。

「據說和傳說中的愛的戰士蛋黃醬13祈禱戀愛就不會被打擾土方你趕快去死成全我們吧!」合掌拍三下,沖田拿起愛刀菊一文字以及火箭筒,一副整裝準備出發。

喂,你那是戀愛祈禱還是咒殺儀式啊?根本就是開戰宣言吧!為什麼他要去死?

「阿年啊打擾別人戀愛是會遭天遣的所以我們跑來召喚愛的戰士打倒阻撓戀愛的混球。」用著沖田特製五吋釘芒符,近藤拿出有阿妙的照片但是週遭有一個特別用紅色麥克筆圈起來被釘子釘過的痕跡,從髮色看很明顯是某個自然捲。

召喚你個頭!就算前陣子重播魔王鷹熊傳也不要帶著電話還圍起小框框一臉像是在對話筒說話的樣子!這年頭誰用電話亭召喚魔王啊你手機辦假的啊!

「關我啥事?」不理會某兩個發神經的傢伙,土方才要開動時,又有隊員衝過來朝著他就是狂拜,嘴裡唸著都是約會順利、把妹成功,更誇張的還有直接祈求想和愛的戰士一起去喝下午茶。

很夠了你們!四下眾人講得愈演愈烈,土方的抱怨沒有任何人聽見。

溫柔地把摻了美乃滋的咖啡凍擺在茶几上,土方手一往旁邊的愛刀摸去,整個像是鬼神降臨一樣。

「──通通給我滾出去!!」什麼戀愛祈願關他屁事!來打擾他和美乃滋妖精約會的通通給他去死!

怒火狂燒九重天,莫名其妙被當成魔神召喚還被當成愛神來拜,就算美乃滋王國的入口標誌是丘比特不代表他要去關心別人家的家務事!用HELL DRAGON把所有人掃出房間後,心情突然變差的土方愛憐地把咖啡凍(加了美乃滋的)放到冰箱去,穿著不變的色和服上街蹓躂。


於是他確信今天應該是所謂的十三號星期五,就算眼前出現傑森他也不會驚訝。

屯所內的走廊貼有總悟畫得『愛的戰士可以實現你的願望』的詭異海報,活像鬼片宣傳一樣;一向只有投訴信和恐嚇信的信箱近來多了好幾十封詭異的情書,收件人全都是愛的戰士,搞什麼!這裡又不是郵局也不是快遞,寄過來是要給誰啊!

走到街上,驚悚片馬上變成肥劇,明明老梗到不行卻經典得讓人捨不得轉台。

「啊──」被牽制住的男主角之一像是見到救星,但又不敢伸出手求救的神情。

「原來你早就有了別人!給我放開苑子──」另個男主角二號氣憤地指著男主角一號,手指有些顫抖。

「不行!我已經決定和他在一起,就算你用推土機趕我走我也絕對不會放手!」女主角死命巴住男主角一號的手,只差沒有聲淚俱下要男主角二號成全。

江戶人都愛看戲,雖然他不是道地的江戶人,但住久了多少也耳濡目染染上這個惡習。土方氣定神地雙手抱臂,看著男主角一號一臉有口難言、想解釋卻被兩個(他不認識)的男女主角AB拖住動彈不得。

如果男主角一號忽略掉土方右邊臉頰出現一小枚的十字的話,他真得會錯認土方純粹在看好戲。


「苑子、難道你真的看上這個自然捲?難道連下面都是捲毛的傢伙會比我好嗎──除了讓作者少塗髮色以外,這傢伙有哪一點好!」

「就算是少年白我也不要找個禿子當我的老公!討厭我不是說要跟你分手了嗎──」

「我不服!難道禿子有錯嗎?難道嚮往地中海風光的男人有錯嗎?苑子你怎麼會看上這個自然捲?如果你要的話我願意燙個人頭和你在一起!」

「問題是你根本沒有頭髮可以燙!而且你居然騙我是地中海!分明就是馬桶蓋──我已經決定和他在一起了你早早死心吧!」

「小子你有種刀奪愛是男人就來決勝負吧!」

「喂我從頭到尾什麼話都沒說你的女人要跟你分手關我啥事就算我下面是捲的頭髮是白的血糖值是高的也是我家多串子害羞煩惱操心你鬼叫個啥勁!!」

啪嚓。

大街上不知道從哪傳來踩到樹枝斷裂的聲音,三名男女主角紛紛轉過頭去,背景音樂突然變成水手服月野的動畫音樂,作壁上觀的男人戴上墨鏡手裡並冒出詭異的美乃滋大砲,閃光一瞬間瞎了許多路人的眼。

男主角一號眼角瞥見死抓住他的女士雙眼發亮鬆開了他的手,另一個舉著手也不嫌痠的男主角二號則是嘴裡像含了鴕鳥蛋一樣。

最後再轉回土方身上。

「多串這是在吃醋嗎?變身了?多串你什麼時候也玩起COSPLAY?喂你大砲是從哪裡變來的?難道這也是變身技能嗎?多串什麼時候醋意這麼大?為什麼炮口是對著我?等等十四────」下面也是捲得不是我的錯討厭的話剃掉就好了不用連其他地方都一起除掉啊啊啊啊啊──


轟隆──


「誰是十四?我是愛的戰士美乃滋13,阻礙別人戀愛的傢伙,都給我去死!!」吹熄砲管上的灰煙,愛的戰士一肩扛起美乃滋大砲,然後就聽見女人的尖叫以及男人氣若游絲的敗北聲明。

「美乃滋先生!請跟我交往吧──」

「我輸了。」身體呈失意體前曲的男人,捉住土方的手沉重地將白巾交給他。

「…嘎?」


-


「也就是說,那名今井小姐藉故要甩了他男朋友所以就找你代打。」

「雖然沒有正式接下這個委託但是她男朋友已經殺過來了,阿銀我也很無奈啊。」

人仰馬翻之後,坐在咖啡廳裡的土方無視一旁牆上寫著餐廳裡不能吸菸的標語,墨鏡還戴著,一雙灰藍色的眼睛透過色的鏡片睨著對方。

「我倒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無奈的樣子。」

坐在對家的是灰頭苦臉、還頂了個爆炸頭的銀時。至於作為事故引爆點的兩位在愛的戰士出現之後得以完美解決(?)

「是你鏡片太厚、太厚了啦,有沒有發現阿銀也染了髮啊?」

「那把銀魂改成魂,連名字都一起改叫時,不…我看直接換主角好了。」講得頗有其事的樣子。

「JUMP史上哪裡找來像阿銀我一樣帥氣的男主角啊?不要因為作者把銀魂的主角群換掉就懷恨在心,當主角的老婆也很吃香噗哇──!」

「雖然我今天沒帶刀,不過打死一個人還不是問題。」

土方嘴裡叼著菸一邊摩拳擦掌,若換上制服或是西裝,活脫脫像是手黨幹架前的準備。照常說都會有店員來勸阻,但這次完全都窩在一邊看。

「多串捨得嗎?」啪咑。自己人打自己人,土方比誰都捨得。


銀時一手摸著挨打的地方,瞟向隔了四排座位、依舊頻頻關注的今井苑子,經過土方身邊不住頓足回首的女人,殷勤地上來詢問是否還要加點的服務生小姐──搞什麼多了副墨鏡而以桃花運就會變強了啊?那某個MADAO人氣早就飆到爆表。

定神盯著土方看,除了多了一副墨鏡外什麼也沒變,照樣是個老菸槍,行為舉止無論執勤與否都像流氓,難道就因為多了一副墨鏡就可以忽略這傢伙其實是那個美乃滋狂土方十四郎嗎?這年頭拿著大炮或炸彈在路上亂轟的角色人氣都比較高嗎吭?

──但不得不說遮去了那雙凌的雙眼,會讓人較有勇氣直視他──這是指一般常人。感覺土方投射過來的視線,銀時突然湊過去,將土方的墨鏡扯下一點,雙眼對視。

「要是多串這樣看著女人的話,眼睛瞎掉的追求者就更多了。」眼眸上勾,眼底的藍太過深邃,專注的凝視令人難以抗拒,銀時笑了笑,在土方皺眉又打算動手前退了開來。

「這是不受歡迎的男人的心得感言?」瞟向他一眼,土方扶正墨鏡低哼。「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耶耶,難道多串不是因為吃醋所以用大砲把阿銀留下的嗎?阿銀我啊,可是很深得體會到多串對我的熱情。」

「去你的熱情!」忍不住伸腳踹人,什麼話都會被扭曲成歪的,這傢伙是嫌今天他不夠煩嗎?

你來我往的攻防戰才要開始,隨及桌子旁邊站了一名女孩子。淺栗色的短髮及及膝的鵝黃色短和服及色長襪,是一般時下年輕少女的穿法;雙手合掌,興奮的表情彷彿要跳起來歡呼一樣。

「美、美乃滋先生!」女孩站到土方的桌旁,雙手握拳放在下巴的位置,有些害羞地打起招呼。「你好,我是松平栗,萬萬沒有想到可以再見到美乃滋先生的說。」

「松平小姐。」

「叫我栗子就好了的說。」

銀時看了栗子一眼,現下的氣氛讓他感覺自己有點多餘,起身讓人誤以為要離開,卻是走到土方旁邊要他往裡面坐,一隻手撐在桌上指著空下來的位子。「哎呀,別站在那裡,坐下來吧。」

你在做什麼?眼角撇向銀時的視線似乎這樣問。

看戲可是江戶人的特性啊,多串你應該也很明白吧。銀時扯動一邊嘴角,指著自己的爆炸頭,很明顯就是在報復。

更何況我也想看看鼎鼎大名的土方副長回應愛慕者的熱情啊……銀時低聲道的時候被土方用力踩了一腳,隨即後者大腿也被重重捏了一記。

「那個…」眼神游移,栗子有點難以啟齒,一手掩著嘴又偷瞥了土方幾眼,完全無視旁邊巨大的電燈泡。「美乃滋先生,不知道你有收到栗子的信嗎?」

原來連情書都收了。土方一邊接收眼前小女孩含情脈脈的凝視,旁邊傳來揶揄又帶著怨氣的發送波,狀況窘迫得讓作者不知道該畫青筋還是冷汗。

「那個…」

「栗子小姐把信寄到真選組?」電燈泡不忘舉手發問,怕是不夠閃一樣頭上一堆捲毛像燈絲一樣一閃一閃,栗子這時低下頭,害羞得把視線調離土方。

「嗯。爸爸告訴我只要把信寄到真選組,就有辦法再見到美乃滋先生的說。」栗子解釋道,「而且…不知道爸爸從哪個管道拿到美乃滋先生的……照片,被我的朋友看見後他、他們也喜歡上美……」

──原來是那個戀女成狂的流氓上司!同時間桌上兩個玻璃杯出現裂縫,透過栗子纖細的身影可以看見某個以為偽裝的很好的殺手流氓13躲在樑柱旁,沒有這麼大隻又這麼流氓的招財貓好不好!

「不、栗子小姐,你似乎誤會了……」無以回應的愛的戰士。有個有個準星瞄向自己腦袋的步槍,不管說什麼回應他的絕對是通往地獄的單程票。

「美乃滋先生…」栗子突然垂下頭,雙頰有些微紅。四周瞥過來視線又多了好幾道。

「啊?」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他不想要因為被少女告白就慘死在衝鋒槍下,眼角撇向銀時,原本還在笑的視線變成他好像什麼負心漢一樣,還有他的右腳和右手被弄得很痛!

「我可…可以約……」

「不可以爸爸不允許你和這種早就嫁人的混帳交往,爸爸絕對不允許你們在一起!絕對不可以──」戲演到這個地步在不出場就沒有說話的機會了。已經忍無可忍的殺手流氓13一衝出來就是直接將步槍抵在土方的眉心,旁邊的驚呼聲此起彼落,而且還多了好幾道啜泣的聲音。

──什麼嫁給男人的傢伙!!土方在內心咆哮,旁邊的電燈泡倒是很開心地挪開腳鬆開手,笑得一臉猖狂。

「渾小子你可終於出現了!讓我寶貝女兒每天魂牽夢縈,栗子的生命就這樣被你浪費掉了吭,需不需要在腦袋開個花啊啊──」話一邊說也開了許多槍,早有準備的土方彎下腰,雙手抱頭躲到一邊。

「喂──」雖然他知道他們上司一個比一個沒腦又囂張,不過為了暗殺掉女兒的暗戀對象連衝鋒槍都搬出來浪費公帑也該有個限度!!土方一邊閃躲,同時也有些慶幸不用聽完栗子的告白。

「吭?你是想躲到哪去?這間咖啡廳已經被大叔徵收了!就算夷為平地也是保險公司負責啊。」把沒有額度上限的金卡丟到櫃檯,肆無忌憚開始掃射起來的殺手流氓13扛著烏茲衝鋒散彈槍,不但把店員、客人都嚇跑了,連自己的寶貝女兒也都衝出店外拿起手機就撥給老媽。

「根本不關我的──咦?」土方眼前突然多了一道立起的桌子,笑得牙齒發亮的銀時,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恢復正常,捉住土方的手腕,戴上與土方一樣款式的墨鏡。

「變身的時間該結束囉,美乃滋13。」銀時不落人後地搬出阿姆斯特朗砲,十分闊氣地把玻璃窗轟爛,反正打壞公物也不用賠,抓著人就往外跑。

「什麼?」


-


一場鬧劇下來,天也要了。巷口販賣電器的店家正在撥放新聞,負責晚間新聞的花野記者已經將殺手流氓13破壞咖啡廳的事件報導出來,連愛的戰士和自稱糖分超人的銀時都有拍到。

土方一手按著額頭靠著牆喘氣,明明是在放假卻比上班還要累。

歪著一邊眼鏡睨著銀時,果然出來遇見他就沒有好事。銀時見狀挑了挑眉毛,勾起手指要將土方的墨鏡摘掉,最後還是放下手湊到他的面前。

「幹嗎?」面對銀時過於靠近的臉龐,色的鏡片無法阻擋銀時的凝視,想撇過頭卻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油然而生的無奈感讓土方口氣並不太好,想要抽跟菸手指卻和對方交扣在一起,快跑過後留下的熱汗讓掌心濕濡一片,有種怪異的黏膩感。

太過親暱的曖昧讓土方開始感到不自在,背抵在牆上所形成的溫差有種體溫過高的錯覺,銀時刻意的笑容像在提醒什麼,讓土方忍不住用頭鎚敲了銀時一記。

「有話快說,我肚子餓了,沒時間陪你在這裡玩心電感應。」

「痛…」嘴裡喊痛手卻沒有鬆開,銀時猜想額頭應該已經青。「好啦好啦,阿銀我也肚子餓了。在愛的戰士下班之前可以先聽聽我的請求嗎?」

撇嘴,土方將交纏的手往銀時的方向推,「你自己不是萬事屋?」

「可是萬事屋不代理戀愛問題啊。」將推過來的力道挪開,銀時欺身向前,近得鼻間都碰在一起,只剩下薄薄的鏡片阻擋著。「不然我又要被愛的戰士懲痛──我的祈求很簡單。」

「下次我和一個叫做十四郎的混帳約會的時候,就麻煩愛的戰士保佑我們不要被其他人阻礙。」尤其是老要出來搶戲的真選組親屬。銀時鬆開手,閉眼雙手合掌像是在祈禱的樣子。

土方突然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拳頭輕輕打在銀時腦袋,取下自己的墨鏡在手上晃蕩。「不好意思本大爺不代理自然捲的問題,有事請自唔──」

下班後的愛的戰士美乃滋13,絕對不可以去打擾喔。


-

【B款】

致親愛的愛的戰士美乃滋13先生:

  傳聞美乃滋13先生可以實現戀人的願望,拜託你實現在下一件小小的要求。
  我家那口子一直以來是蛋黃醬忠實的信徒,期待有朝可以被傳喚到美乃滋王國,這讓做旦那的我十分煩惱,因為我的目標是糖份王偏偏老婆說美乃滋和草莓牛奶可以達到水乳交融的那天才願意跟我姓,否則就獻身給什麼蛋黃醬國王,啥鬼我可是大男人主義的勇猛青年一枚,老婆說什麼都不會交出去。最近憋到都在潮濕處都長出香,小的我啊已經跟糖尿病醫生熟到一起去打小鋼珠,偶爾也去氣管炎俱樂部報到,這麼早就看泌尿科會被我老婆看不起。
  愛的戰士美乃滋13先生,請把阻礙我的性福的美乃滋帶回美乃滋王國不要在人間傳教了!

    ──正面臨過於操勞的右手生活的未來糖分王留。



(阿銀你看你出場就爆掉…)
(栗子的口頭禪因為作者懶惰的關係沒有仔細考究所以變成「~的說」←喂)



面白かったです!また、遊びに来ますね。
2008.11.25 17:44 | URL | さき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396-d13cc542